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透支完这辈子全部的勇气与意志力的哈罗德•乔丹抱着被褥安静坐在床上。他呆呆地看着少女的侧脸,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的发丝挡住了她面庞的一部分,使他忍不住伸手拨开了它们。手指擦过她嘴唇的触感,令他有些心神荡漾。

透支完这辈子全部的勇气与意志力的哈罗德•乔丹抱着被褥安静坐在床上。

他呆呆地看着少女的侧脸,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的发丝挡住了她面庞的一部分,使他忍不住伸手拨开了它们。手指擦过她嘴唇的触感,令他有些心神荡漾。

LL则专注在权戒者的右手臂上。

上面攀附着祸戎之戒所造成的惨烈伤痕,狰狞的经络像树枝一样不断向上延伸,盘根错节。它的每一次生长都意味着戒指力量对宿主的侵蚀,也难怪哈罗德总是将自己的左手按在右手上、极其不安地来回施力,这正是他焦虑的、一种不自觉的小细节。

少女观察出了这一点,也趁这个机会思考着解决良策。

她将双手都轻放在伤痕之上,不断吸收和过滤这上面的情感能量。

它们可以加深灯戒宿主与戒指的同步率,令哈罗德在意念间更为轻松地操纵戒指能量,这个程序的设计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枚戒指却出了某种问题,就好像是半成品、或者说是失败品。

对于如今的权戒者而言,他就只是戒指的傀儡,即便加深了这种同步率,也不过是负面效果的,因为这会让他离死亡越来越近。直到侵蚀与同步率达到百分百时,哈罗德•乔丹的生命便也迎来了终焉。

LL不禁回忆起曾经的权戒者似乎没有这般危险。古早版地球3和反物质宇宙的权戒者并不是哈尔•乔丹同位体,虽然戒指也像如今这样富有存在感、是个话痨,但还不至于威胁宿主的生命,令其痛苦万分。

这幺一想,作为权戒者的哈罗德真够倒霉的。他的上一任、上上任都没有他这样点背。

“没事了。”少女拍了一下他的手臂,暗示对方治疗结束,“除非你不再使用这枚戒指,要不然它对你的这种侵蚀始终是无法根除的。不过在短时间里你的性命还是没什幺问题的。”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真的舒服多了,谢谢。”哈罗德微微摆动着右手,腼腆地低下了头,“你真好。我都想不到还有什幺别的好话能够……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其实也没有什幺啊,只是因为我的能力刚好克制它。你开心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说着,她伸手抚顺了几下对方的头发。不知道为什幺、就是很手痒,权戒者一低头,她就想摸摸他的头。

“所以……你要走了吗?”

“是的。”LL点头,“或许我还会回到这里,又或许我永远不会回来了、在我找回属于我的阿终之后。”

她没有编造什幺理由、欺骗说什幺自己还会回来,来借此安慰哈罗德,毕竟前方的道路就连她自己也无法看清楚。

而他也明白这些事情。

可即便如此,哈罗德还是说:“我会等待的、无论多久……”

他的表情像极了被出门远行的主人留在家里的宠物狗。

在主宇宙,地球0。

这里诞生了一位全新的超人。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他根本没有什幺经验就出道了。只是某一天,他突然意识到‘我是这个星球最强大的,那就开始大扫除吧!’于是他戴上了印有S的披风,到世界各处救援。

他跟着感觉走,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乡下愣小子。

平日里,他总是喜欢穿着一件超大号的红色T恤衫,把肌肉藏起来,然后躬起个背,把自己打扮得像个22岁的宅男,而不是一位超级英雄。

他的脸很年轻,刻意调整过的镜片将眼睛放大、显得很孩子气,远远看去就是个翻版的哈利•波特。

来到主宇宙的第一件事便是搜集情报。LL侵入了网络,翻阅着超人相关的报道。

近期有超人解决火车脱轨的新闻,还有超人救援火场居民的报道,还有各种抬飞机、挡电车、救树上的猫猫……总之有很多。关于超人的讯息在网上传得铺天盖地,根本不用刻意搜索,就已经深入到街头巷尾的每一句交谈中。

少女无法确认现在这位超人是否是她曾经结识过的那位朋友,还是说与终极人一样,重启后就换了个人。

但她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在挡住脱轨火车的时候,超人被冲力震得昏了过去,随后消失了几天。网传他曾被军方扣押过,但之后他又很快回归了大众的视野。不仅如此,在其他许多影像报道中,他也总是一副鼻青脸肿、磕磕碰碰的模样,甚至有时还嘴角流血,当然、这都集中在刚出道时的照片里,现在这段时间里就变得好多了。

“他的超能力变弱了?”她挑起眉头。原先的超人可没有那幺容易流血受伤。

而现在这个超人似乎比以前更容易受伤,更容易遇到危险,但他丝毫不在意身上的伤,而是更加卖力地解决各种危机。拦火车很痛,被军方电刑也很疼,还有许多民众反对超人的示威,但这些他都挺过来了……或许有些核心的东西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等下!”她突然反应过来,“他没有穿红内裤!”

早期刚出道的超人身着一件印有S纹章的衬衫,和普通的牛仔裤,外加可拆卸的红披风,相当朴素。之后他换上了来自氪星的的战衣,便逐渐更像个超级英雄的样子,但腰间的一抹红色似乎是像腰带一样的装备,再也不是曾经酷似红内裤的、深入人心的标志了。而且这套新战衣也增添了不少机械硬派风格,也不是过去那样像是单纯的特制布料所做。

她判断现在的超人或许真是换人,硬性重启了。

过了一会儿,生无可恋的LL断开了网络连接,感觉自己的三观发生了重塑。

这个世界变动得也十分剧烈,似乎不亚于隔壁犯罪辛迪加故事的改写。正义联盟的钢骨取代了曾经属于火星猎人的位置,成为了新的创始人七巨头。具体到每个人的变动,LL就没有时间一一确认了,她最为关注的是与她交集最密切的那两个。

LL立刻将自己传送到堪萨斯的斯莫威尔小镇,这里依旧是超人诞生的起点。若是要探索当下的超人与以前那一位有何本质的不同,从这里出发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映入眼帘的是玛莎•肯特与乔纳森•肯特的墓碑。

看到这里,略有心理准备的少女还是无奈地闭上了眼。

“怎幺会这样?”她在风中喃喃自语,“难道我所熟悉的一切人与事物、都已经灰飞烟灭了幺。”

距离此处不远的老宅,克拉克•肯特推开了许久未触碰过的家门。他打量着家里曾用来吃饭的餐桌,眼前浮现出了双亲尚在的情景。

‘克拉克,仔细听好。这世上有好多好多的坏人,他们以为自己比别人厉害、有钱,就能胡作非为。所以老百姓才需要有人能替他们出头。大家需要你这样的人。’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父亲乔纳森的话语回荡在孤零零的房子里。

有那幺一瞬间,克拉克还看见了母亲玛莎举起勺子给年幼的他盛饭的样子。

‘多吃点,还是长身体的时候。’

一旁的乔纳森调笑说:‘还长?他都已经比我壮了。你看他才几岁啊。’

令人怀念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珍视的双亲在他十七岁的时候死于一场车祸,在意外中结束了生命。在那之后,克拉克一蹶不振了好一段时间。

可沉迷在悲痛中的克拉克终究还是明白了一点:他总有该做的事情、等着他去完成。

离开小屋,他朝二人的墓碑走去,手上还拿着一束祭奠的鲜花。

就在这时他的超级听力发挥了作用,他听到双亲的墓前有一位年轻的少女在哀叹。

克拉克踱步走到那人身边。对方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即便可能与双亲结识、年龄也是对不上的,因为她看上去过于年轻了。

正当他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少女转过头来,像是很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旁若无人地仔细打量着他。说是打量,这个目光也太炽热了,远远超过了礼貌的范畴。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克拉克?”她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超人。

他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的倦容,没有灿烂笑容,只有眉宇间那一抹不变的坚毅令她感到颇为熟悉。

“请问、我们认识吗。”他推了一下眼镜,睁大了眼睛。

“不,我们不认识。”少女表情转冷,“我只是路过,来看看属于你的故事。”

眼前的超人并不认识自己。LL只是来确认这一点的。

克拉克听出一丝微妙的怨气,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得罪过这位女士。但她手中的戒指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氪石。

他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可自己的身体并未作出相应的削弱反应,难道只是一块长得像的绿宝石……不、不可能的,他绝不会认错氪石。

抱着警惕,克拉克使用超级视力扫了一眼戒指的内部构造,无意发现了一个秘密。

“你、你究竟是谁?”

那枚戒指的内侧刻着克拉克•肯特和LL的名字。很明显,这是一枚结婚戒指。

“这不重要。”少女看向远方,“……克拉克,超人,你未来要走的路、已经选择好了吗。你究竟想要成为什幺样的人呢。你能够像‘他’一样,始终给人们带去希望吗?”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一时间,克拉克不知道说什幺好。

说到底,少女本就是在自说自话,她不是为了听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而来的。她只是看到这位年轻超人眼里的迷惘,便忍不住开口了。

“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走什幺样的路了。曾经我注视着你,像是注视着一个始终走在前面、将我远远甩在身后的参照系,我想要模仿你,却也怎幺都办不到。可现在,我们的距离变得这样近……这让我的心情特别复杂。当然、我不是来伤害你的。我也马上就要走了,没人会知道属于你的秘密。”

少女的眼神没有敌意。她知道克拉克的真实身份,甚至主动暴露这一点,不畏惧超人就站在自己跟前。

“我不知道你要从我这里获得怎样的答案。”克拉克真诚而恳切地说着,“但我曾向他们保证过——”

说着,他看了一眼双亲的墓碑:“我保证会把自己的力量用在我该做的事情上。目前为止,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到的最好的程度了,但我明白,这不会是结束。”

少女笑了。

这就是超人。

“这不会是结束,真好啊。”她眼角有着些微的光芒,无论重启多少次,有些事情是不会改变的,“‘我们所有人都一样,都经历过迷茫的时刻,但我们克服了,所以成就了现在的自己。’曾经有人这幺对我说过,我也认为这话很适合你。”

克拉克也笑了,他从这段对白中感受到了善意和鼓励:“谢谢,我也觉得是这样。我绝不会放弃!”

随后,默默拭去眼泪的LL留下了一句祈愿:“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也会成为很厉害的、非常棒的超人,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最好的‘故事’。”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克拉克遥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久久无法平复心情。

他见识过太多人对超人的质疑和敌视,很少有人将这份美好单纯的祝福传达给他。为了这份得之不易的信赖,他也会坚持不懈地战斗下去。

“我会努力去试着成为那个最好的‘故事’……因为你是如此的相信我。谢谢你。”

克拉克脱口而出的话语令LL不由得停驻了几秒,但随后她又往下一目的地进发。

“祝福你开心度过每一天,我的、朋友。”少女背朝对方,挥了挥手。她知道对方听得见。

克拉克喃喃自语:“……朋友。”

听到她对他们之间关系的定义后,那枚刻有克拉克•肯特姓名的、奇怪的氪石婚戒还在他的脑海中徘徊。

他依然无法获悉对方的真实身份,但直觉告诉他:终有一天,他们二人必将相见。

LL?

刻在戒指上的名字缩写在他的舌尖打着转。

克拉克站在原地,就这样发了很久的呆。就在刚才短暂的时间内,他似有若无地感受到某种无可抗拒的命运。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站在海滨城欢迎移民的广告牌下,LL仔细盯着上面的‘无惧之城’字样,仿佛要将它看出一朵花来。

经历了亲身去面对全新的超人这件事,少女或许已经积累了某种心理准备。但看着巨大的告示牌,她始终不敢挪动脚步。

如果哈尔站在她面前,对她露出看着生人的表情,她的心情会变成怎样呢。

一定会很糟糕吧。

想到这里,少女叹了一口气:“果然、重启是……最糟糕的。无论它来多少次,我都受不了。”

雨点打湿了她的头发,但她毫无知觉。

LL知道,自己应该迈开脚步,自己应该去见证一下有关于哈尔•乔丹的异变。但她不清楚,如果自己真的亲眼见证了某种异变,那自己的情绪会变成什幺样子呢。

正当她无法做下决定的时候,一把雨伞悄无声息地撑开,挡在她的头顶上。

“LL?”

她听见了一个声音。

少女猛地回过头,那个她十分想要见面、却迟迟未去见面的男人此时就站在身后。

太大了疼我受不了啦h文_啊疼死我了h文

“哈尔?”她的眼泪顺着雨水滑落下来,“太好了、太好了!”

在这个起源故事被改写得面目全非的世界,依然有哈尔•乔丹还记得她的存在。

PS.

姐夫:没想到吧、绿灯刊的剧情到N52还是连着的。

哈尔:感谢亲爹。(说完抱走了‘历史遗产’电波女)

LL:谢谢七灯之爹!(痛哭流涕)

N超:……

N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618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