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死而复活自述经历!地狱真的存在?

       人死后真的会下地狱或上天堂吗?有人就从地狱里险里逃生,死而复活,还有人专门去寻找地狱之门,那么地狱和天堂真的存在吗?请跟着小编往下走。

       人死后真的会下地狱或上天堂吗?有人就从地狱里险里逃生,死而复活,还有人专门去寻找地狱之门,那么地狱和天堂真的存在吗?请跟着小编往下走。

       俄罗斯男子从地狱死里逃生车祸地点

       据媒体称,一名俄罗斯男子在路上开车时,突然一辆大货车向他撞来,他立刻陷入昏迷。据说在他发生车祸的地点,就是地狱的入口,被车一撞,这男子的灵魂就被撞入了地狱。该男子称一入地狱就非常的抵触,一直有着什么东西把他吸引着往里走,里面的寒冷让他无比害怕,地狱里聚集了各种牛鬼蛇神。

       人们对该男子的叙述感到不可置信,认为他只是撞晕了顺便做了个梦,还有一名科学家为了证明这一切只是男子的幻觉,所以来到车祸地点,命令同事用大卡车撞击他。

       没想到就在同一个地方,这名科学家的灵魂也进入了地狱。后来这名科学家调查后发现,车祸地点正处于地壳最薄弱的中心位置,这里是链接地球和地狱的焦点,经过猛烈的撞击后,人的灵魂会被撞到5900公里以下的深渊,那里就是地狱的真正位置。

       青面獠牙鬼

       科学家表示,超过3千米深以后,便有一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奇怪现象出现,人们会听到从钻孔中传出人类的嚎叫声以及尖叫声。据一家芬兰报纸报导,一位前苏联着名地质学家狄米尔阿撒哥夫博士说,他们在用机器钻开了9英里深的地洞后,里面竟然飞出一头青面獠牙、长有翅膀的怪物。稍后他们将一台收音器送下洞去,收听到阵阵凄厉悲惨的惨叫声,仿佛有数不清的人正受到极大的痛苦。而这是无法用科学来进行解释的。

       所以,地狱和天堂是存在的吗

       从科学家们的勘测中可以知道,地狱也是存在的,不相信的人可能都会说,没亲眼看见的就没有。但是人死后真的有地狱和天堂吗?可以这样来解释:我们人是生活在三维空间里的,所以看到的任何事物都是通过我们的眼睛看到的光反射到物体上,然后再反射给我们。所以,我们看到了就认为有,看不见的就说没有,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当然因为目前只是一些疑似案例,就算苏联那个地洞现在依然没有挖到底,所以说关于地狱和天堂的猜测依然是个未解之谜,一切只能等待以后慢慢研究探索吧。

  2019年3月,一个叫孙小果的人因故意伤害案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决定逮捕。孙小果这个名字一经公布,顿时引起轰动。许多昆明人都有印象,20多年前就有个孙小果,犯下多起性质恶劣的大案,当年已经被判处死刑。

为什么二十年前就应该被执行死刑的孙小果,离奇“复活”了?纪检监察机关成立专案组与政法机关协同办案,深挖背后的“保护伞”和涉黑涉恶腐败问题,查清了这一案件中存在的公职人员徇私枉法行为。

 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二集《守护民生》,就带我们抽丝剥茧,揭开背后秘密。

回顾孙小果的“复活”历程,有几个关键环节:

第一个关键环节:强奸犯保外就医

专题片介绍道,孙小果第一次犯罪是在1994年,当时在昆明市环城南路,他和另外四名男子光天化日之下将两名女青年强行拉上车,开到郊区实施轮奸。

 当时孙小果不是主犯且未满18岁,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然而到了1997年,本应在监狱服刑的孙小果离奇地出现在了社会上,再次强奸4名未成年女性,其中1人是未满14岁的幼女。

 他还非法拘禁并虐待侮辱两名女性,手段极其残忍,伤情惨不忍睹。他的恶行当时引发公众强烈愤慨。

 经调查,发现是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在1995年找关系非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随后又非法为其办理了保外就医。

第二个关键环节:死缓改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原名孙学梅,早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继父李桥忠当时是五华分局副局长。

 1998年,二人就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所犯强奸案被查处,孙鹤予被开除公职并以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李桥忠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和撤职处分;

 给孙小果违规办理取保候审的两名警察也被以渎职罪追究了刑事责任。孙小果也于1998年2月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调查发现,孙小果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之后,先后经历了两次改判。第一次是1999年,孙小果被判处死刑后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经调查,这次二审改判在事实认定和适用法律上存在错误,但并未发现徇私枉法情节。

 改判死缓后,孙小果被投入云南省第一监狱,按照法律,死刑缓期两年期间没有新的犯罪,则转为无期徒刑。

 如果孙小果就此依法服刑,也不可能再为祸社会,然而,2003年他的母亲孙鹤予刑满释放后,又一门心思要从监狱里捞人。

孙鹤予当时已被开除公职,但李桥忠仕途又有了起色,在五华区城管局担任局长。孙鹤予于是和李桥忠提出让他再去找关系,李桥忠也就一口答应。

调查发现,正是李桥忠和孙鹤予的多方运作,致使2007年9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启动再审,并最终由死缓改判孙小果有期徒刑二十年。这一再审改判显然极不正常。

云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在片中介绍道:“中间只要有一个人是严格执法,他的这个事情就走不下去,每一个人都松这么一个小口子,最后就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立案关是再审的第一关,正是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田波开了这第一个口子。孙小果的继父李桥忠曾经在部队服役,他打听到田波也曾经在同一个部队当过兵,就辗转托战友约田波吃饭。

两次每次5万块钱给田波送过10万块钱,田波在这个过程中,就想方设法为李桥忠出主意想办法。

专案组成员介绍道:“李桥忠这个人很掌握中国社会的潜规则,这个事情放在他那儿,尽管他官不大,但是他通过绕,我认识你,你认识他,他认识他,他认识他,最后绕到那儿,这是决策者,行了。

 那个年代就吃饭,吃吃吃一路吃过去,再集中火力,再送点东西,找到了能办事也能办成事的人。”

调查发现,李桥忠通过不止一个人和时任云南省高院院长赵仕杰打了招呼,其中之一是时任云南省长秦光荣的秘书袁鹏。李桥忠辗转通过一个私人老板结识了袁鹏,送了3万元,袁鹏接受请托给赵仕杰打了个电话。

这些绕着圈子打的招呼起到了作用,赵仕杰找到时任审判监督庭庭长梁子安提了这个案子,大意是如果能动就动一动。

孙小果案再审历时一年,进行了三次审委会讨论,之所以反复讨论,正是因为不少审委会成员都认为,这个案子事实证据没有错误,不该改判。

 遗憾的是,少数人最终将人情关系和领导意愿带进了属于法律的空间,并凌驾在了法律之上。

就这样,孙小果完成了“复活”的重要一步,刑期变成了有期徒刑20年。

第三个关键环节:多次违规减刑

调查发现,李桥忠夫妇同时又在监狱系统活动,操作违规减刑,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罗正云和李桥忠既是老乡又是战友,于是不顾原则答应给他帮忙。

调查组调取孙小果服刑期间的记录查证,发现多名监狱管理人员在领导授意下违纪违规,给予孙小果不正常的特殊待遇,孙小果每个月考核都是满分。

 连续七年被评为劳动改造积极分子,接连获得减刑。尤其荒唐的是,孙小果还号称在监狱里发明了一个“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后获得了实用新型专利,第一监狱据此认定孙小果“重大立功”再次报请减刑。

网友们都在问:孙小果家究竟有多大的权力,能办成这么多事情?调查人员起初其实也有同样的疑惑,当一路查下来,发现孙家最大的官员只是继父这个城管局长,却成功打通了层层关节,堪称拍案惊奇。

 而且,虽然不少人收受了孙家的钱物,但他们都表示其实不是图财,更多的是“朋友圈”“战友圈”熟人请托,看的是人情和面子。看似匪夷所思的背后,其实深刻地反映了那个时代社会风气的积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631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