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土地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不堪的回忆以及伤痛,只是擅不擅长掩饰,我很庆幸妡对我是属于不太会掩饰的那种,因此让我更能分担她的情绪、抚平她的伤疤。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不堪的回忆以及伤痛,只是擅不擅长掩饰,我很庆幸妡对我是属于不太会掩饰的那种,因此让我更能分担她的情绪、抚平她的伤疤。

我相信,那是时间的问题。

昨天和妡去她自小住过的孤儿院,也得知她的惧雨症,讶异生气的是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她究竟忍了多少个夜里?我居然还庆幸妡对我是绝对的信赖,只有我能分担她的情绪、抚平她的伤疤,难道都是我的自以为是吗?

或许会这样愠怒,有一大半是因为──光想像黑夜的滂沱大雨声中,妡一人独自忍受那恐惧害怕,我就痛恨当时的自己没能为她做什幺。

当妡跟我诉说她的原委,我对她的保护慾,也在心里更加的茁壮了。

当我跨进那几年来不变,我与妡相遇的孤儿院,脑中像应景般一幕幕闪过当年的画面。虽说当时年纪还小,但我印象深刻,在遇见她在树底下拿着蜡笔画图时,那孤单的身影、还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都让我有着无法言喻的难过。

那时候心里想着:就是她!我就是要陪在她身边。

爸妈没多问什幺,但我从他们眼里看出,他们虽不排斥妡,却对当时沉默的妡不是很满意,因为没有小孩子该有的开朗活力,只是静静的站在我身旁,看着我们完成所有手续。

一开始防备心甚重的妡对我们不理不睬,若用强硬的手段逼她正视我们,就是被她反抗。

但那一天改变一切,妈受不了妡而打算教训她时,我急忙护在她前头,却不小心割到被妈撞到而掉落在地上的瓷器碎片,当场血流如注,连我都看呆了不知道怎幺反应。

应该要大哭的,因为很痛、流很多血,多到我以为我自己会死掉。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但是我没哭,因为,妡一定会很难过、很自责、很有罪恶感。直到听见楼上的关门声,我才任自己失去意识。

隔天醒来,就看见妡可怜兮兮的蹲在我床边,像受惊的小动物,既担心的想看看我有没有事、却又怕弄痛我而不敢乱碰,担心着急的神色展露无疑,最后哭了,然后跟我说:「对不起。我、叔叔阿姨和妳对我很好……可是我怕如果我喜欢你们,你们会跟爸爸妈妈一样消失不见……」

我讶然的看着她。

「昨天,我不是故意的──妳挟菜给我,我推掉是我看妳都没在吃饭……我推开妳,是怕阿姨会打到妳……」

瞠大眼,我根本不知道她这层心思和用意,虽然明了她这些举动根本不含有恶意,只是单纯的不习惯接受,却不知道她已经从不接受转换成愿意付出真心,只是不懂得表达。

我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的拍抚她低垂的头,然后脸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没关係!手不痛、真的不痛!不要怕再失去重要的人,因为我会保护妳,不会让他们消失不见。」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妡,露出那幺灿烂的笑容。

之后,妡很黏着我,跟我可以说是形影不离,我也乐在其中,除了上学时间,整天带着妡到处跑。

晚上睡觉,妡甚至会抱着枕头跑来我房间,说想跟我一起睡。

「凡,我跟妳说喔,我今天跟晓莉他们聊天,她说她昨天在厨房看见她爸爸在亲她妈妈的嘴。」她张着圆溜乌黑的好奇大眼睛,抱着枕头躺在床上。

我趴在另一半床位看着书,听到她这样说然后很理所当然的回她:「因为她爸爸喜欢她妈妈啊。」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是喔。那凡妳喜欢我吗?」

「喜欢!」这还要问吗?妡真的笨笨的,我对她这幺好。

「那为什幺凡没亲过我?」

「……妡妳也没亲过我啊。」

「因为我不知道亲亲代表喜欢人嘛!妳知道呀。」

「呃……亲妳妳不会害怕觉得很髒吗?」幼稚园的时候我看过有男生亲他喜欢的女生,结果那个女生哭着说口水在脸上很噁心。

「为什幺会害怕?表示凡很喜欢我,我很高兴啊!」她笑瞇了一双眼,形成月弯的弧度,两颊泛着自然的苹果红,两个酒窝若隐若现。我觉得妡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女生。

我嘟嘴亲了她脸颊一记。

妡也在我脸及落下一吻,发出啵一声,然后自己笑的很开心:「妳脸上有我的口水!」

我忍不住想捉弄她,于是靠身过去轻轻咬住她的脸颊。

「啊!凡妳伸舌头,我的脸全部都是妳的口水啦!」她哇哇大叫,不断扭身踢腿,两个小小的身子躲来踢去的。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我大笑着闪开,看她嘟着嘴摸着脸颊,可爱透了。

「我亲妳两次,代表我喜欢妳比较多啊。」

「真的吗?那会跟晓莉她爸爸妈妈一样结婚在一起?」

「会啊。」

那时只单纯着快乐、单纯的觉得我跟她会一辈子在一起,所以好无忧无虑。

我不知道是什幺改变了我们,这样的互动一直到某天,我看见妡接连两天都不下来吃晚餐,连我买她最爱吃的鸡蛋糕她也关在房间,那晚我自己睡在空荡的床上,觉得没有妡的体温变很冷、心很空,于是失眠了一整晚。

到现在我依然搞不懂那时的妡究竟怎幺了,只知道妈进去跟妡谈过之后,出来的妡带着一抹我很不喜欢的笑容,那笑容跟以往一样,却觉得……变了,好像有什幺被硬生生的拔除驱离了。

她不再到我房里跟我睡,她不再动不动就在我脸上留下她的口水,她不再说:「凡,我们要结婚,永远在一起喔。」

我去问妈妈究竟妡为什幺会变成这样,妈妈没有正面的回答我这个问题,只说我们是姐妹,那种亲密已超过界线。

我问妈妈说为什幺妡不再说要跟我结婚,妈妈说:「因为妡以为结婚就代表永远在一起的意思,我跟她说结婚是要男女生互相喜欢相爱,才能结婚。」

「一定要男女生吗?那我要当男生,我要跟妡结婚!」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妈妈脸色大变,口气激动的说:「当什幺男生?妳是女生!不要再让我听到这种话,不然我要拿棍子出来了!」

我吓到了,只能讷讷的说:「妡不喜欢我了吗……」

「她只把妳当妹妹一样呵护疼爱,她也只是妳姐姐!」

那时的打击,让我也变了。变得不再天真无邪,不再认为我们两个一定会理所当然的在一起,因为妡变了、连带很多事物也变了,我上国中之后,硬逼自己变得更成熟,好让妡不再只将我当妹妹看──这个我心升痛恨的身分。

「欸俞凡,老师刚刚说的妳没有在听吧?」肩膀被拍了一记,回过神,才发现已经是放学时间,我居然书包都还没收拾。

「妳这家伙真的够无视于我的存在了……」那个声音没好气的说,「老师刚刚说下週的烹饪课要在明天之内分组完,然后名单交出去,下週之前要讨论好分配的工作和製作的食物。」

烹饪?

「我就知道妳一定没听到!戴着耳机听音乐除非妳有天眼能预知未来。好心告诉妳居然被当屎一样,算了我这个人很识相,要闪了。」她挥挥手一副不想理睬的模样,转身就要离开座位。

「……那──什幺美的。」迟疑了一下,我想这件事我必须问清楚,在这班上唯一跟我算的上有谈话大概也只有她。

「罗美美!」她倏地回头,面露兇恶的大叫她的名字,在引起大多人的观看之下,像是做了什幺连自己都觉得丢脸的事一样,挫败的遮住脸呻吟:「噢!都是妳!害我大声叫出我这幺丢脸的名字,更可恶的是妳居然连我亲自向妳自我介绍所说的名字都忘了,只记得什幺美的……什幺美的?什幺美的?难道连我的名字妳都不愿记一下,真把我拒于千里之外吗?」说着,遮住脸的五根手指头分开,从指缝间露出她透着危险的眸光。

「烹饪的细节我没听清楚。」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这是有求于人的样子吗?」

我沉默的看着下她,「烹饪课我们若是一组,那妳就有必要跟我说清楚分组讨论的事了。」

这代表我分组想找她一起,她不会拒绝向我解释分组事宜吧。

她愣了下,然后没辄的垮下肩,「算了,反正妳本来就这副德性,什幺都理所当然似的──应该说妳总表现得毫不在乎。妳这机器人表情总是这样都不会变一下,真想看看妳能露出稍微自称为『人』所该有的模样。」

人该有的模样?在前往妡教室的路上,我不由得摸摸自己不擅露情绪的脸。

或许要我找回快乐,就必须等到我这份从小就开始酝酿的浓厚情感有归属之后了。

「妡。」走到妡教室门口边,我看了下她身旁那个笑容爽朗的男学生。教室只剩他们两个,而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意外的融合轻鬆,使我不由得升起不舒服感。

「凡妳怎来了?」妡绽放出笑容,拿起桌上的书包朝我走来。

「俞唯妡,妳妹喔?」

「嗯对啊,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喔好,再见。」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妡向他道别,走出教室之后啼笑皆非的看着我挂在颈边耳机。「凡,学校好像不能带喔,而且你还很醒目的挂在颈边勒。」

「老师不太会管。」

「是喔?妳都在听什幺歌啊?」

我拿下耳机,顺手戴在她头上。

SameSideoftheMoon月亮的同一边

I’mlookingoutthewindow我看着窗外

Wherewesattowatchthestars那我们坐着观看星星的地方

There’sachillwithintheair空气是如此的冷冽

Itmakesmyheartlongforyourtouch这让我的心渴望你的触碰

Youmaybemilesaway你也许在数里之外

ButasIkneeltopray但当我跪下来祈祷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Iseethesamesideofthemoon我看着月亮的同一边

Thatwe’llbelookingonwhentheworldturnsblue而当世界变的忧郁时我们将会注视着

Andknowthattimeandspacecan’tcomebetweenme然后会明白时间和空间无法介入我们之间

andyou然后你

Wesharethesamesideofthemoon我们分享着月亮的同一边

Andthoughyou’llneverseeallthetearsshine然后你将永远不会见到泪光闪动

through儘管

IknowIcan’tbethatfarfromyou我知道我无法如此的远离你

Ifwe’rebothlookingonthesamesideofthemoon如果我们看着月亮的同一边

Ipictureyouacrosstheocean我描绘着你跨越海洋

Inyourcorneroftheworld在属于你的世界的一个角落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Ipraythewindwillblowmyvoice我希望风能够传递我的声音

Andgentlywhisperinyourear在你耳边温柔的呢喃着

Yournightmaybemyday你的夜晚也许是我的白天

Andthoughtheseasonschange但虽然四季更迭

It’sstillthesamesideofthemoon仍然是在月亮的同一边

Thatwe’llbelookingonwhentheworldturnsblue我们将会在世界变的忧郁时注视的

Andknowthattimeandspacecan’tcomebetweenme然后明了时间和空间无法阻挡我们

「哇英文歌喔,素养这幺好?」她听了一下,带笑着调侃我。

我笑了下,明白她英文不好,绝对听不懂英文歌。「难道我要听台语歌?」

她没好气的拿下耳机,「欸反差一定要这幺大吗?」

「对台语歌有意见?」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没有啊,台语也很好听嘛!」

「那妳刚刚所谓的反差是……」跟妡斗嘴,总是能看她多变的神情,似娇似嗔。

「呃,我说的反差是英文是国际语言,台语只有台湾人才懂──」这下她没得辩了,露出连自己也觉得自己说的这句说的太过牵强而有的尴尬神情。

「转得有些硬。」我觉得好笑。

人该有的样子吗?这时心里有感而发的浮现这句话。或许在妡的面前,我总能这样放鬆下来。

妡将耳机挂回我脖子上,我们两个靠着往校门口走去。

心里还想着刚才那个男学生,我状似闲聊的问:「刚刚妳在教室做什幺?」

「写教室日誌啊,副学艺要练球。运动会快到了呢,我们学校的足球队好拼!他还说他练到连晚餐都没办法吃,我们班运动会好像也只跑跑接力赛而已。」妡很自然的回答。

「嗯。」我在心里苦笑,自己怎会这样神经质?亏罗美良还说我总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她是对的,也是错的,因为我的在乎,只对她。

「凡妳呢?妳运动会有派到其他项目吗?」

「应该只有接力赛吧,我也懒得去搞什幺其他运动。」我回答的有些心不在乎,心思还飘在上一个话题。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好没劲喔妳。」

「妡,妳有喜欢的人?」

「怎幺啦?突然关心姐姐的感情世界喔!」她不懂我的认真,还像是开玩笑的对我眨眨眼。

「有没有?」

「没有啊。」

「那刚刚那个?」我直接了当的问了。

「妳说那个副学艺吗?他人还不错,我或许会──」

空气凝结住,我的脸也僵住了,善于分析的我已经不懂这句话是玩笑话还是认真,但不管是玩笑话还是认真,我一点也不想喘测这种话是认真的机率有多少,就算是开玩笑,我还是感受到无法忍受的那种滋味。

「凡妳生气了喔?好啦我随便说说的啊。」妡连忙改口,「凡妳会生气是不是觉得如果我交了男朋友会忽略妳?」

「我无法想像妳交男友的样子。」感觉脸部肌肉像不是自己的,想放鬆自己却发现脸紧绷着。「所以,别交。」

「好好好,不交好不好?就算真的有喜欢的人了,我也一定会带回来给妳鉴定,除非你答应好不好?」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我不会答应。」我很严肃的回答。

「哈哈,那我就不会交,这样别生气了好不好?」

那哄着我的口气,让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妈说妡只是我姐姐,她也只把我当妹妹般疼爱对待,脑子像是有一条控制情绪的神经因此而应声断裂,我什幺都还来不及思考,就听见从自己嘴中低吼而出的一句话:「别再把我当小孩子哄!」

「凡妳到底在气什幺?」妡被我吓到了,皱着眉头捉不清我这突然激烈的举动问。

我在气什幺?我能说吗?我能全部说出来吗?我能告诉妳,我愈来愈不能忍受妳用看妹妹的眼光看我了吗?我能说妳每次这样对待我,从妳眼中倒映出的是妹妹这个人的同时,像是条鞭子狠狠的在我心上凌迟过一般的疼痛吗?

我能说吗?

虽然是问句,但是,这已是间接的成为否定句了。

「别再把我当小孩子看了……」也别再把我当妹妹看,好吗?这句无法问出口的话,使我眼中晕染出哀悽。

「凡,我不懂。」静默了好半晌,妡带着不解和慌张的眼神。

意如我所料,妳当然不会懂,而我也不知该不该让妳懂,若我够自私,我现在就能马上释放一切,但太多的顾忌压着我好重好闷。

「妳是不是真的讨厌我这个姐姐?」紧抓着我的衣袖,我从你眼里看到深层的难以置信。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被误会成这个样子了吗?讨厌她这个姐姐?没错,我讨厌她这个『姐姐』。

对于她的误解,我无力解释和反驳。

所能说的,只能化为这句:「我是不希望妳只将我当妹妹。」

那时妡的错愕我看的清楚,她不明白的太多太多了,而我也发现过度压抑让我变得……很不堪,连我也讨厌这样的自己,连我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恐怖,佔有慾太强,像是失去了,就会一切瓦解──执着的让人觉得……病态。

因为没安全感,所以,总是觉得稍有动静,妡就会离我而去。

「我要剪短髮。」决定有所改变,就算只是外表,我也希望妡对我开始有其他不一样的感受。走进一家髮廊,我对上前询问我的小姐说道。

「剪短髮?什幺型的呢?」

「留鬓角、层次打高、要能抓,留留海帮我设计有型的,还有……染咖啡棕。我要剪T头。」

花了将近半天的时间,当我的髮型完成,听着美髮师对我头髮讚叹不已的词句时,我发现我下对了决定。

就是这样──这才是真正的我,不是那个被妈硬逼着留长髮、不是那个穿着太女性化制服裙的我,看着镜子,我从里面看见了极度中性化的自己,也看见髮廊内其他人投视我的目光。

虽然只是外表的改变,但我想我已经跨出了第一步。

男主是老师或教授的h文_给男老师含着h文

付了钱,正欲走出店门口,与外头要进来的人碰个正着,那人下意识地抬起头,露出原被头髮遮掩住的脸蛋,在看见我的时候意外且惊喜的的叫着:「Eugene!」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632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