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让人看了就湿的h文_湿了h文

(一)「站住别跑!」早晨八点多,车辆多卖早餐的摊贩也多的大马路上,身穿刑警的深色背心的许阳悠和伊俊庭正在追逐前方一名高壮男性。

(一)

「站住别跑!」

早晨八点多,车辆多卖早餐的摊贩也多的大马路上,身穿刑警的深色背心的许阳悠和伊俊庭正在追逐前方一名高壮男性。

许阳悠现在的心情,出奇的差。

「我干!」骂了一声,许阳悠说对着前方兇恶的大吼:「再跑我就要开枪了!」言讫,他将右手伸向左边胁下。稍稍落后的伊俊庭见状,出声制止。

「你真的要开?人很多!」

「……不会开啦。」许阳悠咬着牙说道。开枪等于上报,上报就等着被公干,大家谯完之后还要写报告,他才不做这幺吃力不讨好的破烂事。

可是,不开枪真的追得到吗?许阳悠很怀疑。他和伊俊庭已经三十六个小时没有进食,就只是为了围堵前面那个他妈的製毒贩毒的社会败类。在这样下去,他们的体力一定告罄。说实在话,他已经觉得很累很疲乏了。

(二)

沙沙、沙。对讲机发出模糊的声音。

『路安,有听见吗?』

让人看了就湿的h文_湿了h文

听见自己被点名,人站在早餐店里完全不怕被投诉偷懒的陈路安连忙应声。

『W路三段有紧急状况,你那边勤务结束了嘛,去支援一下。』

「好。」答应后,陈路安对早餐店老闆娘抛下一句「我等下来拿」就跑出了店外。「是什幺事?」他问。

『侦查队在抓人。』

「喔。」

陈路安戴上白色安全帽,跨上警用重型机车。

(三)

「学长你叫支援了?」

「对……」伊俊庭喘了几口,跟着学弟继续追着前面的犯嫌。双方的距离正慢慢的被拉开,让他感到紧张。「中心回报说有交通队的会支援。」

许阳悠不解的「蛤」了一声,觉得有点崩溃。

「交通队的?就算人家骑重机来也追丢了啊!」

让人看了就湿的h文_湿了h文

「啊中心就这样回我啊、干!」伊俊庭在看见犯嫌抢了一名女性机车骑士的车后,骂了一声。许阳悠也看见了,顿时傻了眼,停下了脚步。两个人全身充满干细胞的看着犯嫌骑车绝尘而去,默默的相看了一秒,伊俊庭往吓坏了的女骑士走去,许阳悠去和其他同样在停等红灯的用路人徵借机车。

此时,雪白的车身跃入眼中,接着那台警用重机,就追着饭鹹的背影去了。

「……好快。」呆愣了几秒,伊俊庭往白色消失的方向看去,喃喃唸到。

「呃、要追吗?」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的许阳悠晃了晃手上借来的锁匙。

「要。」伊俊庭点头。不追铁定被电到外焦里嫩。然后他跟女骑士借了她那顶粉红色凯●猫图案的安全帽,再看看许阳有手上那顶黑色的安全帽。

嘛、这时候就不要太计较了。

(四)

当他们双载赶到时,他们发现女骑士的机车带着犯嫌倒在地上,前来支援的交警脱下全罩式的安全帽往犯嫌走去。犯嫌从地上爬起来,眼带兇光,恶狠狠的注视着他们。

许阳悠看着交警那张看上去年纪颇轻的脸,判断他的年纪和自己相去不远。

高大的犯嫌一边后退,一边把手伸向外套的内袋。交警发觉不对,停下了脚步,慢慢的往后退。

「他有枪!」伊俊庭轻呼。他看看那名交警,糟,没配枪。

让人看了就湿的h文_湿了h文

许阳悠这次真的拔了枪。

「把你武器交出来,不配合我就开枪!」他怒吼。

犯嫌被激怒了,他的外套里果真藏了把枪。被这幺一吼,他也掏枪出来,立刻对準了那名交警。交警卧倒。

犯嫌扣下扳机──

枪响震耳欲聋。

呼、呼──……

许阳悠发出紧张急促的粗重喘息,慌恐的看着卧在地上护着头部的交警。他清楚的听见那名交警的喘气,看见他紧张的微微发颤的肩膀。

犯嫌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压抑还要惊慌,正拼命的扣着扳机,却什幺都没击发出来。

接着许阳悠看见那名交警,完好无缺的站了起来。

「没事吧?」许阳悠朝交警发出乾涩的询问,交警依然面对着犯嫌,然后跟他摇摇手表示没事。

犯嫌卡弹,交警没配枪,他也没有扣动扳机,许阳悠扭过头,看向伊俊庭。

让人看了就湿的h文_湿了h文

伊俊庭握着手枪,右手在发抖。他刚刚对空击发了子弹,以示警告。

又扣了几次扳机,手枪真的没有动静,犯嫌愤怒的把枪摔到地上,发出一声咆哮,就往交警冲了过去,像是困兽之斗。

许阳悠收枪,一个箭步往前。那交警比犯嫌小了一号,看起来显得很瘦弱。

接着他看见交警毫不犹豫的闪开,躲避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毫不迟滞。

接着他看见那犯嫌煞不住往自己扑来。

许阳悠差点破口大骂出国骂,内心顿时充满了Whatthef●ck。可是情势不容他出口成髒,在看见犯嫌狰狞的脸庞后,他挥出拳头。

犯嫌是老江湖,大概老早就猜到了许阳悠的行动,在许阳悠抬手的剎那,他就将脸偏向一边,躲开了攻击。

可惜他顾到了前面没顾到后面,顾到了拳头没顾到脚。

交警闪开后绕到了犯嫌身后,从后面往犯嫌的膝窝狠狠的踹了下去。后方无防备的犯嫌跪倒在地,马上就被粗鲁的锁喉,发出了奇怪的惨叫声。

把人压制在地后,许阳悠将犯嫌上铐。

逮到人后,许阳悠瞬间瘫坐在地上,一脸郁卒。伊俊庭也蹲下来,拍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不怎幺好看、累到一个极致的无奈微笑。

让人看了就湿的h文_湿了h文

「饿死了,又累。」许阳悠发出抱怨。

交警听了,问:「你们埋伏很久喔?」

「快四十个小时。」讲到这里,许阳悠就恨恨的瞪了犯嫌一眼。「有够奸巧,到现在才抓到。」

「你们快两天没吃饭喔?」交警有些诧异的问。伊俊庭点点头,笑容惨淡。

「要不要帮你们买吃的?」交警面露同情,「我刚刚在早餐店买早餐,等等要回去拿,可以帮你们买。」

「早餐?」许阳悠更加诧异的望着交警,「你怎幺买早餐?」

「我一进局里就被叫去处理车祸,没有吃早餐,处理完肚子饿买东西吃很正常。」

好大胆。许阳悠意外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怎幺敢买?」

「怎幺不敢买?本来就是要吃饱才有力气工作啊。」交警用一种「你问这什幺傻问题」的眼神俯视许阳悠。

「你不怕上面电?」

让人看了就湿的h文_湿了h文

「我会告诉他有种他不要吃东西工作一整天。」

「……你叫什幺名字?」许阳悠好奇的问。

交警露出灿烂的朴实笑容。

「陈路安,我叫陈路安。」

后记:

这篇是陈路安和许阳悠认识的过程,当时他们分别是22岁和25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640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