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小h文图书馆_内插黄文

「教、教官!」在接近正午的时候,一名通过选拔接受交通大队重机特训的小学妹急忙跑了过来,一边向陈路安大幅度的挥手。正在指导另一位小菜鸟的陈路安抬起头,「怎样?」

「教、教官!」

在接近正午的时候,一名通过选拔接受交通大队重机特训的小学妹急忙跑了过来,一边向陈路安大幅度的挥手。正在指导另一位小菜鸟的陈路安抬起头,「怎样?」

「小瑶……瑶婷被重机压住了!」

闻言,陈路安跟着小学妹走向训练场的另一端。

「怎幺会被压住?」

「她刚刚想停车,结果一个不小心就……」小学妹说着,皱了皱眉。

「抬起来,试过没有?」

小学妹露出尴尬的表情。

「教官,试过了。」

「抬不起来?」

「……嗯。」小学妹抓抓头髮,不敢对上陈路安墨镜后的视线。老实说她有点怕陈路安,这个教官带着墨镜又面无表情的,教学很认真,感觉上就是个严肃又不苟言笑的人。

小h文图书馆_内插黄文

走过去后,陈路安看见那个叫瑶婷的学妹双脚被压在重达两百六十公斤的机车下,动弹不得。旁边的人七手八脚的想把机车扶起来,动作不敢太大,不得要领。

看见陈路安走来后,他们往旁边退了几步。

瑶婷看见站的笔挺的教官正俯视着自己,马上局促起来。

「教官,对不起。」她很下意识的道歉。陈路安歪过头,「道什幺歉?」他走到机车旁,三两下就把机车扶了起来,「在练习的过程中摔倒、犁田是很正常的事,我以前也摔过。有没有哪里受伤?」

瑶婷屈起脚想站起来,马上到抽了一口气。

「右脚、右脚的脚踝,感觉怪怪的。」

陈路安让小他一届、也负责训练新人的学弟把人带去医院检伤。时间,十二点零五。

「大家先休息,要吃饭的去吃饭,不要跑太远。一点五分的时候点名,没到的我直接退训,注意一点。」他宣布。

陈路安坐在训练场边缘的花圃上,望着训练场里的新人。新人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一边吃着便当一边聊天,有几个学长姐加入他们,新人本来还很闭俗,没几分钟后就聊开了。

有人从后面点了点他的肩膀。陈路安回过头。

「吃饱了啊。」所待的出版社就在附近的叶陆佳微笑着说,陈路安拿掉墨镜,回以一笑,应了一声。

小h文图书馆_内插黄文

「怎幺跑来了?」

叶陆佳露出灿烂的笑容来。

「嘿嘿,我们下午要开会,然后啊……我忘记带资料了。忘在家里,嘿嘿。」他乾笑了几声,「离开会时间只剩下十五分钟了,嗯,我在想,唔唔,你可以……载我回家拿吗?」自己骑车回去肯定感不上会议开始的时间,他就跑来求助了。

「小佳佳。」

「嗯,我在。」叶陆佳乖乖的低着头回应。

「下次注意一点。」陈路安又带回墨镜,「过来吧。」他抓着叶陆佳的手,把人扶过花圃。随手拿了个安全帽扣在叶陆佳头上,跨上重机,就这幺载着人往住处的方向骑去。

看见这一幕的小学弟不明所以,然后看了看也看见这一幕的学长姐们。学长姐们在偷笑,发出了近似调侃的「啊呀,好幸福」等等更加让他不解的句子。

「啊,真是的,有点羡慕吶。」一个学姊托着脸颊,如此说道。

「呃,学姊,刚刚那个……?」小学弟发言了,「这样可以吗?」

「嗯──那个算是『民众』的小小特权吧。」

小学弟发出吃惊的声音,随即面露愤慨:「特权阶级吗?」真是的,怎幺可以这样嘛!交通警察的业务範围可没有包含「载赶时间的民众去○○(地名)」啊!

小h文图书馆_内插黄文

「哎哟哎哟你误会了啦。」学姐笑着搧搧手而后掩嘴发笑,「如果是那位『民众』的话,你们教官可是很乐意的。」

小学弟「啊」了一声,还是不明白。旁边的学妹推了他一把,笑骂了一声「呆头鹅」。

「学长学姐,所以陈教官在追人家喔?」

「早就死会了啦!」学长大笑。「人家在一起好久了。」

听见这种八卦的学弟妹们好奇的围了过来。

陈路安载着叶陆佳回来后,把安全帽收回,接着揉乱了叶陆佳的头髮。

在不远处的学弟妹和学长姐们把这光景看进了眼里。

然后,

「欸!」

「教官笑了耶!」

「哦哦哦哦哦我的小心脏!」

小h文图书馆_内插黄文

「闪光什幺走开啦啦啦啦啦人家的眼睛好痛!」

受到闪亮亮闪光攻击的学弟妹们开始乱叫,夹杂着羡慕和小小的嫉妒。学长姐们则是「呵呵」笑个两声就过去了。

之后叶陆佳离开了,陈路安看了看錶,拿起挂在颈上的哨子吹了一声。「集合!」他又恢复到那个训练新人时认真严肃的模样。

「现在开始点名。嗯?你们在笑什幺?」

后记:

就算赶时间也不可以麻烦警察先生小姐喔,人家的业务範围真的不包含这个。没记错的话,台北的警察在柯P上任后是可以「拒载」民众的,其他县市的话似乎没有明令规範。

咦,妳问这篇翻外是怎幺回事?为什幺路安载了?

来来来本鹿告诉妳:

1.因为他们所处的空间不是台北。(欸)(外县市也不可以麻烦警察啦!!)

2.因为对象是小佳佳。

3.本鹿私心。(乾)←欠揍(但是这篇之的是大大的私心包裹其中)

小h文图书馆_内插黄文

好啦,就是这样,

不可以麻烦警察,

不可以麻烦警察,

不可以麻烦警察。

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

是说,这应该是最后一篇翻外了……

小小小小的翻外:

小学弟揉了揉眼睛,「耶欸?虽然有点距离,可是刚刚教官载的人是男的吧……?还是我看错?」毕竟现在也有头髮剪很短的女孩子嘛。「教官死会……?」

学长听了拍拍他的肩膀。

「哈哈哈,反正就是死会啦,名草有主啦,有爱就是一切性别是浮云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640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