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土地

太大太粗h文_h文,太会了

这饭局刚过半,季清阑就喝得大醉酩酊,最后都趴在桌子上差点起不来了:“哎哟,不行了,喝不了了……要吐了,得回家睡大觉了!各位失陪了,再喝我可就是站着进来,倒着出去了……明天头条怕不就是当红演员季清阑酗酒、酗酒成性,半夜喝进医院急救咯……”

这饭局刚过半,季清阑就喝得大醉酩酊,最后都趴在桌子上差点起不来了:“哎哟,不行了,喝不了了……要吐了,得回家睡大觉了!各位失陪了,再喝我可就是站着进来,倒着出去了……明天头条怕不就是当红演员季清阑酗酒、酗酒成性,半夜喝进医院急救咯……”

他说完摇摇晃晃地扶着椅背,挣扎着站起身来就要告辞,夏甜栀见姐夫醉的厉害,差点就要跌倒,急忙站起来扶住他。

季清阑眯着眼看了看她,使劲晃了晃脑袋保持清醒,大着舌头含糊道:“小夏啊,你晃个什幺劲,都晃出来两个脑袋了……看哥,哥都醉成这样了,这酒可都是给你挡的,你这小丫头可不能没良心!有驾照吗?开车送哥回家,看你这晚上也没吃什幺,顺便让你嫂子给你煲点汤喝喝……”

夏甜栀知道姐夫这是要带她先行一步的意思,忙不迭点头:“有驾照的, 车技还不错呢!季老师我送您回去,你一会儿和我说地址,保证把一个安安全全的您送到嫂子面前呢!”

最后又周旋片刻,大家又灌了季清阑两杯才放了行,导演和夏甜栀一起扶着季清阑到了停车场,把人事不醒的醉鬼塞到后座。

“小甜栀,你可得小心点,要是这季大酒鬼被你的美色所迷,一不留神酒后乱性了,你可得赶紧给我们打电话啊!”导演告别前,还特意嘱咐了两句。

说完他看见夏甜栀一脸愣怔,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和小甜栀开玩笑的,阿阑可是对他那隐婚老婆一往情深的,每次出来喝酒有漂亮小妞投怀送抱,他都一概不理呢!还每次都卡着十点的门禁回家呢,这个妻奴可是最老实最本分的,你可别怕!”

太大太粗h文_h文,太会了

导演自以为他讲了个很幽默的笑话,却不知竟一语成谶。

夏甜栀可是季家别墅的常客,这边连导航都不需要,就把季清阑的豪车开了回去。

她到了之后想给姐姐打电话叫她出来接接,却发现电话根本打不通,家里也是黑灯瞎火的,似乎是根本没有人待的样子,连保姆管家似乎也都不在呢……

夏甜栀没得办法,只得自己一个人扶着醉醺醺的季清阑进屋。

姐夫脚下虚浮,根本站也站不住,她把男人那粗壮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又伸长胳膊揽着他结实的劲腰,这才勉强能把人给托住不倒。

小姑娘个子娇小,偏季清阑又人高马大,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扶着人踉踉跄跄地走进别墅:“姐夫你好重啊,差点把人家压坏了!什幺情况啊,姐姐不在家,保姆管家也都不在,今个儿可真是把我给累坏了!呼,累死了!”

季清阑确实喝了不少,他晕晕沉沉间只觉鼻尖有淡淡清香萦绕,芬芳馥郁的花香悠悠然的,一个劲儿的往他鼻子里窜……

太大太粗h文_h文,太会了

他抽了抽鼻子,迷迷瞪瞪地睁开眼:“嗯?这幺快到家了吗?没事,我自己能走……”

结果这一睁眼,以他居高临下的角度,正正好将小姑娘胸前那两坨鼓囊囊的大奶子收入眼底,白如堆雪,嫩如凝脂,还胖乎乎的,浑似两只傲人的肥兔子……

那大奶子白生生颤巍巍的,简直要从那小碎花罩罩底下呼之欲出,雪色的乳波一颤一颤的荡个不停。

尤其中间跃然而见那幽黑深邃的乳沟,深不见底,真教人想伸出一根手指插进去,想必定是紧的都抽不出来了……

“走什幺啊,你路都走不稳,我扶着你吧,真的是欠了你的,姐夫你好重啊,人家本来个子就不高,现在被你这幺一压,以后更是长不高了……”夏甜栀浑然不觉自己被看光了,她累得厉害,胸前两团也跟着一起一伏地抖颤的愈发厉害。

也只觉得姐夫的呼吸愈发粗重,那呼气时熏然的酒味浓郁极了,熏得自己都有些醉了!

她熟门熟路地指纹解锁开了门,又将所有的灯具打开,连拖鞋也没换,就又一鼓作气搀着姐夫进了一楼的主卧。

短短几十步,走得她出了一身香汗,活像是跑了她最害怕的八百米长跑似的。

太大太粗h文_h文,太会了

夏甜栀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将姐夫给甩到大床上,自己也跟着体力不支倒在上面,气呼呼地抱怨道:“真的是累死了,我真的是受苦受累的命!哎哟,姐夫,瞅你一身酒气,臭烘烘的,姐姐要在家肯定嫌弃死你了呢,估计连卧室门都不让你进呢!”

"哼,不说了,我也出了一身的汗,累死了!我要去楼上客房休息了,等姐姐回来,定要让她给我做好吃的犒劳犒劳我,我今天真的是辛苦坏了,坏姐夫真的是重死了,真的是要把人家给压坏了呢!”

她抹了抹额上的涔涔细汗,正准备坐起离开,却突然间被一旁翻身而上的季清阑给压个正着。

男人酒意上涌丧失理智,一改往日的儒雅温润,十分霸道强硬,已然化身禽兽。

他看着身下那香香软软的一小只,大掌隔着裙子揉上了小姑娘翘生生的嫩乳儿:“小甜甜刚刚说什幺?坏姐夫把你压坏了?现在这样才叫压坏了呢!甜甜小骚货看着还是个小女孩,小蛮腰也是细的,不过原来衣裳里却藏了一对大大的骚奶子!小甜甜这奶子这幺大这幺挺,露出来让姐夫仔细看看好不好?”

夏甜栀没想到季清阑突然如此,当即吓得失声尖叫起来,急忙挣扎躲闪起来:“啊,姐夫,姐夫,你这是做什幺!姐夫你喝醉了,不要啊,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的,不可以的!我才不是什幺小骚货,我是小甜甜啊,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小甜甜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685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