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现代经典h文_h文看看

赤裸的双腿挂在连长先生的腰上,迷彩军服凌乱不堪,即使紧紧的摀住嘴巴,声音还是会洩漏出来,所以,乾脆就不遮掩了。

赤裸的双腿挂在连长先生的腰上,迷彩军服凌乱不堪,即使紧紧的摀住嘴巴,声音还是会洩漏出来,所以,乾脆就不遮掩了。

连长双手扶着小牧的腰,偶尔发出浅浅的喘气声,下半身硬挺的器官在小牧的身体里进出。小牧的身体很温暖。

小牧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很柔软。连长低头望着张着嘴喘气脸色泛红的小牧,低声询问:「喜欢吗?」

小牧的声音带着泣音,长长的「嗯」了一声,声线颤抖着:「喜、喜欢啊……」

「喜欢什幺?」

脑袋里一片空白,什幺都没有多想,小牧回答:「你……啊、连长、唔──」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到底给了什幺答覆,心里有点后悔。

现代经典h文_h文看看

连长的动作停下了,停了几秒,然后又开始律动。

「你刚刚说喜欢什幺?」

「你、你的,」小牧想改口,话还没说完,连长就把他的右脚抬起来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挺动的更加用力。话语在两个人交叠的体温下融化、消失,最后连一个字都不剩,全部都被两个人吞噬掉,湿热的舌头一捲,所有语句顿失效力,就像入口即化的棉花糖,经过咽喉与食道,被嚥进腹中。

甜甜的,但是没有真实感。

交换过体温,小牧躺在连长专属的独立休息室里的床上,在连长出去之后才有余裕思考究竟为什幺会变成这样。他是政战,只是帮辅导长拿东西过来,怎幺就滚到了连长的床上呢?

摸摸鼻子从床上坐起来,他决定把这件事当作退伍前在军中的一笔美好回忆。

现代经典h文_h文看看

对,美好的回忆。连长人帅身材好,各种意义上的技术也很好,和他滚过一次床单,很棒。

连长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杯水。打开门的时候,下午三点的阳光从他的背后照过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闪闪发亮。小牧瞇着眼睛看他,他好喜欢连长这个样子。

很灿烂,亮晶晶的。

想到没几天后就要离开这里,小牧本来很期待退伍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现在他感觉到有点遗憾。他想要继续看见连长,若想要这样,大可签志愿役,但是他不想做一辈子的兵。

喜欢连长,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

连长走到床边,安静的望着小牧。小牧看不见连长藏在雷朋太阳眼镜后面的温柔,所以他站起来,默默的行了一礼,快速的走了出去。

现代经典h文_h文看看

连长抿着唇低头望着手中的水杯,这杯水是要给小牧的。他从杯子里的倒影看见自己的失落,然后他笑起自己的莽撞和冲动。

但是做都做了,谈后悔也晚了。

把水杯凑到唇边,连长把里面混杂着的複杂情绪一口气喝掉。

就这样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0716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