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每天舌头舔吻花缝喝花水_一女多男灌满浓精

「各位姐姐请放心,玉儿已向大汗进过言了,要大汗多到各位姐姐宫里走动关怀,相信各位姐姐很快就能和玉儿一样了。」

「各位姐姐请放心,玉儿已向大汗进过言了,要大汗多到各位姐姐宫里走动关怀,相信各位姐姐很快就能和玉儿一样了。」

「妹妹,还是妳贴心,但凡有好的,总为了大伙儿着想。」扎鲁特博尔济吉特氏温言道。

虽说诗社里的嫔妃和玉儿的感情,因参与诗社,共同阅读与排戏之故而有了紧密联繫,然而玉儿这一有了身子,大伙儿心里多少还是有所担心。玉儿此番荣宠愈深,待一诞下皇子,地位则愈形稳固。一旦她的恩宠与地位稳固的话,那幺往后其他嫔妃要有出头露脸之机可就更不容易了。

这宫室里,看似一片融洽祥和,然而每人皆各怀心事,谁也不肯轻易向谁吐露。

玉儿一个个地看向这宫室里的每位嫔妃,心下不住揣测,究竟设下「假孕」毒计者,会是这里边的哪位嫔妃呢?她很好奇,真的很想知道,眼神不觉犀利地瞅了起来。

一旁的沉璧,亦看向满室围绕着玉儿的嫔妃。她亦不住揣想,陷害玉儿的人究竟会是谁,何以要设如此置人于死地的假孕欺君毒计,陷玉儿于两难的境地呢。难道,真只单为争宠之故,抑或是有什幺更大的仇怨呢?

◆◇◆◇◆

玉儿躺在床榻上,手里拿着卷书正在阅读。整天躺在床上,啥事也不能做,连一向不好动的她都觉得有些受不住。

是时,沉璧双手抱着一个似月琴的乐器走了进来,坐到玉儿身畔。

玉儿见她手里所抱的乐器,样子有些奇怪,故而问道:「这是什幺乐器呢?看似月琴,可又不太像是月琴,从未见过的样子。」

沉璧笑道:「这乐器是前没多久沉璧请製造乐器的工匠所製,是沉璧家乡大学里的学子们时常玩的一种时兴乐器,叫作吉他。」

每天舌头舔吻花缝喝花水_一女多男灌满浓精

沉璧请工匠所製成之吉他,画草图时,本欲以吉他葫芦形的共鸣音箱外型所製。工匠未曾看过如此乐器,觉得特奇怪,不停和沉璧争辩,沉璧不想多费唇舌,被恼烦了,只好妥协,让工匠将吉他製成如月琴般圆圆的共鸣音箱。

「什幺是『大学』、『学子』?他们为什幺会喜欢玩吉他呢?」

沉璧笑着解释道:「所谓『大学』校园,是一种高等教育机构,说通俗点儿就和咱们所听过的『私塾』一样,就是专提供给孩子们念书学习的一个地方。只是,『大学』远比私塾大得多,学生人数也多。方才我所说的『学子』就是『学生』、『弟子』之意。他们喜欢玩吉他,是因为这是一种相较于其他乐器,较为轻便且亦好学的一种乐器。」沉璧念大学时期曾参与过学校吉他社,弹得一手不错的吉他,勉强还能唬唬人。

「那幺,」玉儿问:「妳会弹吉他吗?」

「会呀,沉璧请工匠製了这把吉他,就是想为主子解解闷儿的,不然主子为了『有孕』一事,不知得在床上躺多久,说真的连沉璧也为主子感到难受了。」

玉儿点头如捣蒜,迫不及待地。「那幺,妳快弹来听听吧。」

「是。」沉璧敛容,将吉他置放于胸前,开始弹了起来。她弹的,是周杰伦作曲,方文山作词的一首流行歌曲──「琴伤」。

她一边弹,一边跟着吉他所奏出的旋律唱和。

海天连线的地方是那夕阳,

木造的甲板一整遍是那金黄,

你背光的轮廓就像剪影一样,

每天舌头舔吻花缝喝花水_一女多男灌满浓精

充满着想像任谁都会爱上。

琴键声在船舱随海风迴荡,

竟有一种属于中世纪才有的浪漫,

微笑眺望远方是你的习惯,

古典钢琴在敲打小小的那哀伤。

你的眼神隐约中有着不安、不安,

你不敢、不敢继续的暧昧喜欢。

你泪化了妆不捨全写在脸上,

摇摇晃晃船已入港,

我不忍为难问谁在等你靠岸,

一圈戒痕在你指上,

每天舌头舔吻花缝喝花水_一女多男灌满浓精

目送你越走越远的悲伤……

沉璧弹唱完,玉儿觉旋律似乎有些感伤,词却是她所无法听懂的。

她好奇问道:「这曲子的唱词我听不懂,可是妳家乡的方言?」

沉璧点头,「是,这叫作『普通话』。」

「沉璧,妳将这乐器弹奏得真好,轻轻柔柔的,煞是好听。」

「如若主子喜欢,那沉璧就日日奏与您听,替您解解闷可好?」

「好啊。沉璧,真是多谢妳了。」

沉璧笑了笑,低下头来。

正巧,皇太极入内,所有守在门口的宫婢皆齐声问大汗安。

玉儿与沉璧听见,玉儿急忙下床跪于皇太极前头,沉璧亦放下乐器跪下身来。「玉儿给大汗请安,大汗万福金安。」

皇太极赶忙扶起玉儿,「有了身子不方便,以后不必行礼了。太医说妳胎象不稳,可得小心点儿。知道吗?」

每天舌头舔吻花缝喝花水_一女多男灌满浓精

见皇太极如此在意关心这孩子,玉儿明知自己无孕乃因遭人陷害而不得不假装有孕,心底不由得慌了起来,亦觉歉意无限。

沉璧知玉儿心虚,于是赶忙出声提醒。「大汗请放心,奴婢一定会替主子多多注意、好生照拂的。」

一听沉璧说话,皇太极倒一脸好奇。「方才本汗听玉儿宫里似有一特别琴音,可是妳所弹奏?」

「是。」说着沉璧便将搁在玉儿床榻上的吉他抱来,呈与皇太极眼前。「稟大汗,就是这个。」

皇太极将这看似月琴的玩意儿拿起来瞧了瞧,很是惊奇。「看像月琴,往细里一瞧却又不是。」他指着乐器的共鸣音箱边瞧边说道:「这里,是一个中空的部分,和月琴的琴身大不相同。」

玉儿笑,「这是沉璧家乡所时兴的乐器,沉璧弹着很是上手,大汗可愿一听?」

皇太极高兴地坐了下来,「好,本汗批了一天摺子,乏了,正想放鬆一下精神,妳就奏来与本汗听听。」

「是。」沉璧坐在一旁,为皇太极弹奏一曲。她所弹唱的,是多年前一齣电视连剧续「江山风雨情」的片尾曲「汴水流」。这齣戏,最主要诉及的乃大明朝的末代君主──明思宗;思宗就是以后顺治帝入主关内时被取而代之的国君。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

情哥哥,慢些走,妹妹等你在楼外楼。

汴水流,泗水流,瓜洲有渡没有头。

每天舌头舔吻花缝喝花水_一女多男灌满浓精

情妹妹,亲一口,哥哥餵妳盅交杯酒啊,交杯酒。

汴水流,泗水流,瓜洲有渡没有头。

情哥哥(情妹妹),亲一口,妹妹餵你(哥哥餵你),盅交杯酒啊,交杯酒啊。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

情妹妹,慢些走,妹妹等你(哥哥等妳),在楼外楼等你,在楼外楼……

如果喜欢这故事,请留言回应让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连载,同步连载于/

1.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PCHome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POPO文创网:http://www.popo.tw/books/39796

(创作|连载小说)

每天舌头舔吻花缝喝花水_一女多男灌满浓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1836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