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三攻一受同时做文_耽美nph

小玉儿厉眼瞅了她好几眼,才让她起身。「起来吧。」「谢嫡福晋。」她看了小玉儿一眼,见之光鲜亮丽打扮,可能是要进宫去,便道:「如若嫡福晋无事,那幺请恕沉璧先行告退。」

小玉儿厉眼瞅了她好几眼,才让她起身。「起来吧。」

「谢嫡福晋。」她看了小玉儿一眼,见之光鲜亮丽打扮,可能是要进宫去,便道:「如若嫡福晋无事,那幺请恕沉璧先行告退。」

小玉儿却故意一派张扬地于她面前道:「很意外,是吗?」

沉璧抬起眼来看她,不解她此话究竟是何意义。

「妳该知道,贝勒爷已解了我的禁了?」

「是,沉璧知道。」

「沈沉璧,这就是妳比不上我的地方了。怎幺说我也是个蒙古格格,是舒妃亲姪女,就算贝勒爷他恼我,想软禁我,又能禁得了我多久呢?」她示威地道。

「沉璧未曾有过想与嫡福晋相较之心。」

三攻一受同时做文_耽美nph

「是吗,若妳所言属实,倒算是妳有自知之明了。」

沉璧笑了笑,「在沉璧眼里,没有所谓主子奴才之分,每个人皆生而平等,故而根本毋需相互比拟。」

「没有主子奴才之分?」小玉儿嗤之以鼻,「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妳也敢说?若不是贝勒爷宠妳,我早命人打妳几十板子了。」

沉璧闻言未语,只是轻笑。

小玉儿见状,心下愈发恼怒,然为免担搁进宫时辰便不想再多说。「罢了,我即刻就要进宫面见舒侧妃娘娘,没时间同妳在这儿浪费口舌。哼!」说罢,她白了沉璧一眼,掉头就走。

沉璧见她远去的身影,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这厢缓步行于廊下的小玉儿,即对着尾随于己身后的彤雀吩咐地道:「妳记得了,待咱自宫里回来以后,妳可得好好地帮着监视沈沉璧,不论她有任何动静,皆需立即向我回稟。可知道了?」

「是,奴婢知道、奴婢遵命。」

三攻一受同时做文_耽美nph

◆◇◆◇◆

是日,天气很好,阳光一派豔丽地舖排开来,所有物事皆染上了一层金黄色调,十足舒人心怀。趁着天气好,沉璧着一袭简单衣装,正欲出门採买些笔墨纸砚和书籍,顺便外出散心,走动走动。

苏媚上前,福了一回道:「璧福晋要外出吗?那幺让奴婢随侍您一块儿出府去吧。」

沉璧回眸一笑,说道:「不用了,我只是出府买些书和笔墨纸砚,一会儿回来,妳忙妳的便是,毋需顾虑我。」

苏媚笑了笑说:「璧福晋总这样平易近人,替下人们着想,难怪那些侍候嫡福晋的奴才婢女们才说羡慕我和容嬷嬷,真希望能换来侍候您呢。」

沉璧闻言,左右张望了下,低声于苏媚耳畔说道:「这话可别乱说,要被嫡福晋给知道了,那可不好。」

苏媚颔首,「是,奴婢知道,奴婢不会乱说的。今儿是见只有璧福晋您在这儿,奴婢才敢说的。」

「好了,把陪我的时间给省起来,好好地去忙妳的活儿吧。」

三攻一受同时做文_耽美nph

「是,奴婢恭送璧福晋。」苏媚福了一回笑道。

沉璧回以一笑,便款款地离开去了。

※※※

出府以后,沉璧逛了好一会儿市集,买了些所需的笔墨纸砚和书籍,拎着所买的物事正欲回府。市集里的舖子商家很多,有小茶馆、酒肆、客栈、南北杂货舖,店外尚有一些小摊贩,卖吃食、卖菜的、卖童玩的、卖书本字画的,什幺都有。此外,还有来自蒙古、朝鲜等做生意的商贾川流不息。街道上熙来攘往的行人很多,男女老少、扶老携幼,各自皆专注于自己所需採买或有兴致的物事上。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拍了下沉璧的肩头,她回眸一望,见竟是豪格。

「沉璧,好久不见了,看妳气色愈发好了。」

沉璧福了一回笑道:「多谢贝勒爷关心,看着贝勒爷的精神似乎也很不错。」

「对了,」他笑问道:「妳出来买东西的吗?」

三攻一受同时做文_耽美nph

「是呀,买好了东西,正欲回府呢。」

他点点头,「听说妳现在回到十四贝勒府帮忙了。」

听见他所说的话,她有点儿不好意思,因为回贝勒府帮忙只是个幌子。她笑道:「是呀,十四贝勒府需要人手。」

他回道:「妳是打他那儿出来的,回去了我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心想,西侧妃娘娘与妳情如姐妹,居然捨得放妳回去,还真是难得。」

她低头一笑,没有接话。与多尔衮之间的情事,一直是个小密秘,除了玉儿、多尔衮、沉璧自己,与十四贝勒府邸里的奴才府婢外,无人知晓。

他关心她的近况,便问道:「对了,那多尔衮待妳,应该很好吧?」

闻言,她脸上透出一股小女人的幸福娇羞状。「多尔衮待沉璧很好,还赐沉璧一座小小宅子,取名『沉月璧居』。」说完,她一时惊觉自己说多了,有些尴尬。

听她嘴里所唤着的是「多尔衮」而非「贝勒爷」或「十四爷」,知她与多尔衮的感情已不平常,再听见方才她说多尔衮已赐了座小小宅第与她,看来两人间的关係已然匪浅,不觉心下有些淡淡愁怆。

三攻一受同时做文_耽美nph

她尴尬;他怆然,于是两人就这幺站在街头,似进也不是,退亦不得。

他忙拾掇起落了一地的愁绪,勉强笑道:「看来,多尔衮倒是挺疼妳的。也是,妳这幺机灵聪慧的府婢,一个能抵上十个,待妳好些、赐妳宅子作赏也是应该。换作是我,只怕我的赏赐不仅如此。」他贴心地化解了她的尴尬。真正喜欢一个人,并非得要一生长相厮守,其实,只要伊人安好快乐,他不也能感受到幸福吗?他这幺对自己说。

她笑道:「是沉璧有福,能遇见待自己好的主子。」

他回以一笑,「不对,是多尔衮有福,府里竟能有妳这样得力又伶俐的好府婢。」他沉吟了会儿,说道:「咱们今儿既然这幺巧遇上了,择期不如撞日,现下不妨一块儿至茶馆里头喝茶一叙。如何?」

「这……」

见她面有难色,他问道:「可是府里还有事儿忙着,抑或多尔衮限妳时间回府?」

「倒是没有。」

「既如此,咱们这幺久未见,叙个旧应该无妨吧?」

三攻一受同时做文_耽美nph

她心知他待自己好,也十分愿意以朋友方式待他,便笑道:「那好吧,咱们就到茶馆里头歇歇腿、喝杯茶聊聊就是。」

如果喜欢这故事,请留言回应让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连载,同步连载于/

1.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PCHome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POPO文创网: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1854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