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男人说对你很无奈_想让多个男人一起无奈

汗宫附近那条小河上,一艘画舫随潺潺河水缓缓地向前流去。夜空宛如一大块无边无尽的黑丝绒,其上聚拢着满满闪亮如珍钻的星子,远远地吐放星芒,似为庆贺沉璧的生辰一般。

汗宫附近那条小河上,一艘画舫随潺潺河水缓缓地向前流去。

夜空宛如一大块无边无尽的黑丝绒,其上聚拢着满满闪亮如珍钻的星子,远远地吐放星芒,似为庆贺沉璧的生辰一般。

画舫上虽无丝竹金石之乐,然风声、虫鸣声与潺流水声,好似天然的乐音不绝于耳,无穷无尽、闻之不竭。

多尔衮与沉璧相互偎躺于画舫中,是时帘捲而上得见夜空,两人头抵着头数着夜空里的星星,好不快乐。

「沉璧……」

「嗯?」

「总觉得与妳在一起以后,我好像变得幼稚了。」

闻言,她一逕地笑,笑里有着丝丝甜暱藏心。她知,他是真心爱着自己。

「妳为何笑了?」

她并未多言,仅侧身伏于他胸膛。

两人呢喃、说笑,欢声笑语好不快乐。

男人说对你很无奈_想让多个男人一起无奈

她如银铃般的笑声,与风声、水声、虫鸣相互交融,竟十分和谐,夜里听来不觉突兀,倒似成了天籁。

※※※

夜已深沉,多尔衮与沉璧尚未回府。小玉儿心下十分不甘,揪疼难耐,便独自一人行至沉璧所居的暖阁,想一探现下两人究竟是否回府了没。

她疾步行至沉璧暖阁前,见屋里仍一片幽暗,只屋外高挂着两盏揶揄取笑她似鬼魅厉眼的宫灯,知两人尚未回府,异常愤怒。

她愤恨地喃语道:「为什幺怎也拆散不了你俩?我不信、不信没法子可破坏你们的感情,我定要找出你俩之间的缝隙来。」

正喃喃自语时,听见一男一女嬉闹欢笑声,她仔细一听,是多尔衮与沉璧。

这厢多尔衮拉着沉璧的手,开怀地自外头走进院落里。

他将她抱起,转了好几个圈儿,她被转得昏悠悠地,不住地边笑边叫道:「放我下来,不行了,头昏了。」

他这才将她放下来,「今晚便宿在妳屋里了。」

她点头,笑道:「嗯,那……,抱我进屋去。」

拿她没辄,他呵呵一笑道:「是,遵命~~」他作势就要将她抱起。

男人说对你很无奈_想让多个男人一起无奈

她顽皮,竟跳上他的身,正面地偎进他怀里。

他怀里抱着她,吃力地道:「天哪,竟要我这样抱妳,可知妳有多沉哪?」

「不管,这是给你的惩罚,谁教你今晚让沉璧掉了那幺一大缸眼泪?」

让她伤心,是他不好,他无话可说,只能无奈一笑。

她圈住他的脖子,往他唇上一啄。

两人亲亲暱暱,边吻边进屋里。最后他单脚一勾,将寝室大门给关了起来。

一旁小玉儿见状,眼底早已满是怒火,泪已不争气地划过双腮,掉落之后濡湿了衣襟。

◆◇◆◇◆

玉儿寝殿内,除了小婴孩的衣物外,尚有满桌子的童玩;风铃塔、七巧板、波浪鼓、蹴鞠球、小纸鸢、陀螺、毽子,什幺都有,一整屋里添了满满的童趣。

皇太极端坐椅榻上,怀里爱怜地抱着女儿,正细细地看着襁褓之中熟睡了的她。虽不是头一回做阿玛,然这小公主乃他与玉儿间的头一个孩子,他珍爱她,自当亦重视与她所生之子,哪怕仅是名公主,他心里仍是疼的。

玉儿见皇太极如此珍视自个儿所生的女儿,虽所出并非阿哥,亦不觉有什幺遗憾了。于她而言,不论阿哥或者是格格,皆是自个儿所出的骨肉呀。

男人说对你很无奈_想让多个男人一起无奈

哲哲一旁笑道:「玉儿,妳看看,大汗抱着公主都捨不得放下来呢。」

玉儿婉约一笑,笑里有着初为人母的喜悦。「与其如此,不如儘早为小公主起个名儿才好。」

「大汗,这玉儿可为她的小公主向您讨起名儿来了,您可得赶紧想个好名儿赐与公主才是。」

皇太极看了眼玉儿,与她眉眼含蓄传情。这小公主是他俩之间亲密的联结,他是该起个好名儿才不负她所期望。他看着小公主,想了好一会儿,遂笑道:「咱给小公主起名为雅图,玉儿妳说可好?」

「爱新觉罗‧雅图……」玉儿喃喃地唸起这名字来,很是满意。她起身,遂福了一回道:「玉儿替雅图,多谢大汗恩典赐名。」

一旁多尔衮笑道:「臣弟替大汗高兴,恭贺大汗弄瓦之喜。」

皇太极呵呵一笑地道:「你不也一样嘛,这义顺公主也为你生了个格格呀。对了,可起名了没有?」

「回大汗,臣弟之女名为东莪。」

「那可为东莪办了庆生宴了?」皇太极关心地问。

「还没。」多尔衮笑了笑,遂稟道:「臣弟倒是提议大汗应为雅图公主举办庆生宴,以庆贺公主降生才是。」

皇太极点点头,看向玉儿。「玉儿,妳意下如何?」

男人说对你很无奈_想让多个男人一起无奈

「一切但凭大汗作主。」

多尔衮复又稟道:「臣弟愿尽绵薄之力,但请大汗恩准,由小玉儿来操办雅图公主的这场庆生宴。」

玉儿闻言,很是有些讶异。「小玉儿?她可愿意?」

「西侧妃娘娘请放心,能有机会为小公主尽心尽力,小玉儿自当愿意。」

玉儿不语,看向皇太极。

皇太极略一思量,点头地道:「也好。已往宫里每每有任何寿宴皆着沉璧操办,如今就让沉璧歇一回,换小玉儿试试吧。」

多尔衮闻言,心下十分欣喜。「臣弟多谢大汗。」

※※※

听闻多尔衮为自个儿挣得了替雅图公主操办庆生宴的机会,小玉儿自是十分高兴,虽觉得有些奇怪,为何没举荐沉璧而是给了自己这样一个表现机会,但她未再细想,只约略猜测大概是多尔衮捨不得沉璧辛苦,所以才将机会给了自己。

为了能于雅图公主的庆生宴上有所表现,小玉儿十用心地着人準备。她的脑筋其实并没有沉璧那样灵巧,想不出什幺十足创意能引人瞩目惊奇的点子来,因而只能将心思用于菜色的安排上。

很快的,雅图公主的庆生宴就将来临。

男人说对你很无奈_想让多个男人一起无奈

小玉儿端着一副高姿态,于汗宫内颐指气使,指挥众奴才宫婢做这做那儿,端着主子架子,一点儿也不懂得要体恤所有下人。

殿内,许多奴才宫婢洒扫拾掇完毕,一张张黄梨木桌皆舖上华丽桌巾,盆栽亦安置妥当。小玉儿见天色有些暗下,时辰差不多了,便着人将早已备妥的珍馐佳餚一一端上,待稍后所有宾客齐至,再逐一献上美酒佳酿。

小玉儿突然见上菜的奴婢中,有一名是十四贝勒府中的大婶,许是被多尔衮给叫进宫里帮忙的。那大婶约三十余岁,原是府中安排给东莪的乳娘,近期她复又怀胎,已五个月的身子了。大婶似乎不懂宫里诸多规矩,连最简单的出菜也频频出错。小玉儿原想隐忍,可见她出了几次错后,嫌她粗手笨脚,便端着高架子来到她面前。

如果喜欢这故事,请留言回应让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连载,同步连载于/

1.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PCHome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POPO文创网: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1855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