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宝贝再加根手指…总裁 老熟女激烈的高潮视频

薛夕慢悠悠抬头:?     总觉得这人话里有话。     不过她没多想,毕竟一百块的茶叶怎么跟明珠比?

薛夕慢悠悠抬头:?

    总觉得这人话里有话。

    不过她没多想,毕竟一百块的茶叶怎么跟明珠比?

    车子还在外面等着,她不能多待,于是留下一句“明天见”就离开了。

    薛瑶早已等得不耐烦,见她上车脸色更加阴沉:“你怎么事儿这么多?磨磨唧唧的!”

    薛夕没理她。

    车子驶进薛家,刚停下,薛瑶就下了车,“砰”的用力关上车门,气冲冲的进入了大厅。

    薛夕慢悠悠带着茶下车,还未进门,却看到门口旁边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头发花白,端庄知性——宋文曼?

    她疑惑走过去,询问:“外婆,您怎么坐在这里?”

    宋文曼满脸苦涩:“夕夕,那个茶,是真的买不到啊,我怎么这么无知,竟然放了狠话,我没脸进去……”

 宋文曼在外奔波了一天。

    她有几个学生在滨城,可大家都说整个滨城只有三两大红袍,还在高老那里。

    宋文曼越问越觉得绝望。

    她被刘桂华嘲讽几句倒没什么,可叶俪得罪了她公公,以后在薛家的日子肯定更难了!

    薛夕想说什么,宋文曼却又开了口:“当年你妈要嫁给你爸的时候,我就不同意,这种豪门哪里是容易生活的?婚后刘桂华就对你妈各种看不顺眼,尤其是老二家的媳妇是门当户对的,你妈妈在家里地位就更差了。”

    薛夕好不容易找准空隙,说道:“外婆,我……”

    “后来你又丢了,你奶奶就更针对你妈,我劝她再生一个孩子日子会好过点,可这个傻子说什么也不同意,说这样对你不公平。”

    薛夕愣了愣。

    胸口处涌上一股暖流,原来叶俪曾为她做到这种地步……这让她对叶俪的归属感和对妈妈这个词的认知感倍增。

    “她就是个死心眼,什么事情认准了就一门心思往前扑,她以前多清高啊,那么多人追求她,可现在把自己搞成这样子,我看着就心疼。”

    宋文曼眼圈红了:“你爷爷现在已经回家了,而你爸爸去了邻省出差,今天肯定赶不回来,家里连个帮你妈说话的人都没有。不行,今天我就是拼出这条老命,也不能让你妈受委屈!大不了我就带我女儿回家!”

    说完这话,她直接往大厅里走去。

    薛夕:“…………”

    外婆您听我说句话行吗?

    她无奈的跟在宋文曼身后,快速将放进书包里的茶叶拿出来,塞进她手中。

    宋文曼想看这是什么,客厅里却传来薛老夫人的呵斥声:“叶俪,你就是我们薛家的罪人!”

    薛夕眉头微蹙,宋文曼也顾不上再说话,两人加快脚步进入客厅。

    保姆们都站在餐厅位置,伸长了脖子往客厅那边看。

    客厅里,薛老爷子和薛老夫人坐在沙发上,薛老爷子脸上阴云密布,而薛老夫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叶俪站在他们两人面前,被骂的抬不起头来,红着眼睛,眼泪滚落。

    “你有什么脸哭?”薛老夫人继续骂,“除了哭,你还能干什么?叶俪,你知不知道这个项目对公司来说有多重要?”

    叶俪无话可说,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爸,妈,这次是我不对,我认罚。”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反驳也无用。

    叶俪知道,老爷子最注重面子,上次帮她是因为老夫人那一巴掌做得太过分,有损薛家的体面,并不是他对自己多么偏爱。

    老夫人直接开了口:“好,那就传家法!”
宝贝再加根手指…总裁 老熟女激烈的高潮视频

 

    家法两个字一出,叶俪身体抖了抖。

    薛老夫人继续说道:“叶俪啊,不是我针对你,这么大的错,如果轻描淡写的揭过,薛家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老爷子,你对这个惩罚没有异议吧?”

    薛老爷子蹙起眉头,点了点头。

    他点头后,孙嫂捧着早就准备好的戒尺慢慢走过来。

    在看到那宽大的尺子后,叶俪瞳孔微缩,肩膀慢慢抖动。

    这把尺子是精钢制造的,打在身上生疼,薛晟说过,这把尺子打一下,就她这身板,被打的部分能肿一个月!

    薛老夫人眼睛里迸射出亮光。

    昨天让她丢了的颜面,今天她就要找回来!

    她对孙嫂点了点头,孙嫂立马挥起了尺子,就要对着叶俪背部打过去——

    “住手!”

    宋文曼冲过来抱住叶俪,怒视薛老夫人:“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请家法?你们这是私设刑堂,是违法的!你要是敢打我女儿,我就报警!”

    薛老夫人耷拉的眼皮抬了抬,嗤笑道:“豪门世家谁家没点规矩了,亲家母,这是我们薛家的事儿,我劝你还是让开,免得误伤了你。”

    宋文曼丝毫不惧,盯着孙嫂:“行啊,那你就对着我打,堂堂薛家欺负老弱,我看你们名声怎么好听?”

    薛老夫人下巴微抬,语气里带着鄙视:“行啊,你们家女儿娇贵,接受不了薛家的家风,那你就把你们家女儿带回去呗!”

    宋文曼拽住叶俪:“走就走!叶俪,薛夕,跟我回家!”

    却见她沉默着没说话。

    叶俪舍不得薛晟……薛晟是个有些保守的男人,他不怎么管家里的琐事,但他是个好丈夫。

    这些年,薛老夫人最多嘲讽她几句,没真格的伤害过她,就是薛晟的功劳。

一边是亲生母亲,一边是妻子,他能做到这样很不错了。

    而薛老夫人打她那一巴掌,是这些年最过分的事儿,其后老爷子帮她撑了腰,这其中是怎么回事,薛晟没表功,但她知道,是薛晟给老爷子吹了耳边风。

    再比如现在,家里的座机还有老爷子的手机一直在响着,是薛晟因为距离太远赶不回来,在疯狂的打着电话……

    他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保护着她。

    现在,女儿回来了,薛晟也处于就要接替老爷子掌管公司的关键时刻,她回娘家的话,第二天就会传出薛晟离婚的传闻!

    这对他的名声很不好!

    老二这么多年一直想要取代薛晟的地位,她不能给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叶俪松开宋文曼的手:“妈,我不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1888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