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宠妾》by大包子-宠妾h

回程,风还是在肆虐的吹着。方子阳自告奋勇的提起全部食材,那是那些东西还真不是普通得重,虽然他并没有面露难色,但是光看到那袋食材我就觉得吃力。

回程,风还是在肆虐的吹着。

方子阳自告奋勇的提起全部食材,那是那些东西还真不是普通得重,虽然他并没有面露难色,但是光看到那袋食材我就觉得吃力。

「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啦。」

这里刚好是上坡,说不累是骗人的。

我正想在多说些什麽的时候,他提前打断了我,「璐缘。」

「嗯?」

「你不觉得你真的变了很多吗?尤其是飞出笼子的你。」偏着头,我疑惑的望着他。

「什麽飞出笼子啊?」我自顾自得为方子杨分担一半的东西,他先是硬抢,最後也无可奈何得放下手。

飞出笼子?什麽飞出笼子?有时我真觉得,他说得话好难懂。

见我不解,他露出一抹邪恶坏坏的笑容,朝我的脸却来越近,只剩下一个手掌的距离时,他不再靠近,可两人的气息都可以清晰传递,「你可别说你不知道李皓凡为什麽不跟我们同行的用意啊。」

《宠妾》by大包子-宠妾h

脸上迅速窜红,我急忙推开他,「干,你白痴吗?」

的确,李皓凡的用意他比谁都来得清楚。

李皓凡说了,必须实际去飞翔,而不是只会幻想,那样得东西太不现实、太虚幻了,总有一天它总是会被击碎的。

方子杨歛起坏坏笑容,在我来不及反应之时,猛地拉起我的手向前方那栋建筑物走去,我无可奈何的也没去挣扎。

「回来啦。」闻声,我和方子杨纷纷望向严豪,严豪笑着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拭汗珠。

走近,我放下食材,「你怎麽把自己搞得这麽狼狈啊?」

严豪满脸得意,将手指向他身後的成品,「值得啦。」

「那好,我跟方子杨先进去拿食材给阿姨,稍微梳洗一下就出来。」指着身上略为凄惨的浅灰色,他微微一笑,「替我把凯旋和那两个小子叫出来吧。」

点完头後,我便走进屋内高声呼喊凯旋,凯旋双手各拉着一个小鬼,摇摇摆摆走出房间。

《宠妾》by大包子-宠妾h

「出去外面陪陪严豪吧。」甜甜一笑,她蹲下身似乎在跟小鬼们协议什麽,不一会儿功夫,小鬼的脸上都逐渐扯出一抹笑容,有一愣没一愣的点着头,凯旋浩浩荡荡的跟着他们走出屋内,不停晃着牵住他们的手掌。

我和方子杨对看一眼,轻叹一口气。

现在正处冬季,徐徐的刺骨寒风透过领口贯穿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夜色迷离,我们一群人中央升起一株火苗熊熊燃烧着,火焰披哩啪拉作响,染红了周围小小的空间。

琳琅满目的食物放在一旁,令人垂延。披长的头发包裹住纤细的颈子,随着发香淡淡的烤肉味也传入鼻内,由远至近,依稀中我听到口水缓缓落下的声音,两个小鬼等不急的抽起一跟烤肉串就往嘴里送。

我心里憋笑着。

那串烤肉串分明还没有熟嘛。

方子杨若有所思的撑着手看向星星点缀的天空,眼神里一如初见他的模样、那样的温暖。

上身衣服的下摆随着风轻轻飘了来,接着缓缓落下。就这样重复,风也不停歇的吹起满地的欣喜和隐藏着的忧伤。

凯旋和严豪肩靠着肩,亲昵的勾着严豪的手,表情甚是安心。阿姨叔叔手里忙和着翻转手里的烤肉串,两个小鬼凑在一旁一脸想栽进里头。阵阵飘来的浓烈香气,和大自然的气息结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宠妾》by大包子-宠妾h

手里那串凉掉的烤肉,轻轻被我的手指扣住。

一时反应不及,一张脸向我凑近咬掉了三分之一的烤肉,紧紧握住我的手。

「你干嘛?」

「谁叫你发呆。」

「我只是在看你。」此话一出,他颤了颤身子讶异的问,「看着我干嘛?」

微风扬起他的发丝,映出我的笑,「谁叫你看天空看的那麽认真,认真到有些傻气流露出来了。」

他也轻笑,和我那腼腆的笑相映成趣,繁星收进他那辽阔而深远的眼眸中闪闪烁烁,连同陪衬的黑夜的也一样。

「我一直都很傻,只事你不知道。」话中的意味深长,我缓缓闭上眼,心里不由得的渐渐清晰,他的每一句话我都懂,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

「但我想有更多事你都懂。」他接着说,眼神一瞬间融化了,忍不住勾起嘴角。

「我想我懂。」懂得别让你再受伤害?

该接受?还是拒绝?又或着让那层曾经痛过的伤疤越来越深?最後让我一次一次的拒绝使他彻底绝望?

《宠妾》by大包子-宠妾h

渺渺的未来,终究该如何开出怎样的一朵花?

谁又知道,谁能知道?

是否,我对他的喜欢已经到了不敢伤害的地步,所以才会一直退缩。

望着他安心的侧脸,我起了一个自私的念头、我不想再让你等了。

顿时,我与他的视线对上,时间彷佛静止,阵阵风声呼啸而过都是那麽的清晰,连同那灼热直直抓住我不放的眼神一样不假。

他欲言又止,我则心虚的撇过头,不想让他察觉我的心思。

过了一会儿,凯旋紧紧抓住我的手,硬是将我拖起来。以为可以置身事外的方子杨,下一秒就被严豪不预警的架起。

我们陪着那划过天际的流星奔跑着,心里感叹,不停摆动的双脚此刻正炙热着,没有终点的狂奔。

一群人就这样跑着,阿姨叔叔带着安详的面容双双靠拢彼此。叔叔大方搂起阿姨的肩膀,有一下没一下的指着划过的流星。如果现在是一幅青春快乐构成的画,真的好美好美。

跑了一会,我开始不规律的喘气。

手里煞时传来一阵温热,方子杨没朝我瞧,只是那样使风迎面将衣服贴紧自己,然後使出好大的劲握牢我的手,心里不禁一震,他有感觉到了吗?

《宠妾》by大包子-宠妾h

不然就在平时,他手的力度是那样舒适、那样不具压力。现在,我却有浅浅的压迫感,也偶然间感觉到他的不安。

感受着那奢侈的温暖、我彷佛听见心碎落一地的声音。

只知道,我们跑了好久好久、好累好累。

却好快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15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