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第二天清晨,我们辞别了依依不舍的展之玫,大哥驱车送我到了学校。“大哥,我走了,路上开车小心!”我打开车门,就要跳下。

第二天清晨,我们辞别了依依不舍的展之玫,大哥驱车送我到了学校。

“大哥,我走了,路上开车小心!”我打开车门,就要跳下。

大哥拦住我,递给我一个纸袋,“校服!”

是了,这两天我实在是太高兴,太幸福,以至于都忘了自己的本职还是一个学生,也忘了这个学校平时是要穿校服的。

我接过袋子,抓起一边的书包,“我去学校厕所换!”

大哥只手压住我,摇下车窗,“就在车里换。”

我打量了一下虽然封闭隐秘的车里,但是旁边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大哥,我摇摇头,拒绝,“我还是……”

大哥附过身来,哑声道:“你要我帮你换么?”

呃,如果是大哥帮换,可能还没等还完就已经被吃干抹净了。自己换虽然难免赤裸,难免羞涩,但是貌似安全性还是要高点。

想了想,两者权衡利弊,我还是在车里自己换吧。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大哥的兽性大于理性,每每只要逮到我,只要他想,只要他愿意,我都只有被吃干抹净的份儿。

悉悉索索,换衣服。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终于换完衣服,大哥侧身为我理了理因为换衣服而变得凌乱的长发,轻喟一声:“真不想就这样放你走!”

我慌忙推开大哥,跳下车,头也不回的向前冲去,“大哥,再见!”

直到跑到学校大门后的一个隐秘地方时,我才停下来,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真是笨蛋,老是因为大哥的一句话而脸红心跳。

那时的我,一心沉迷在满满的幸福里,怎么知道那美丽又甜蜜的早晨却是麻烦与痛苦的开始。

走进教室,妞妞已经安然的坐在了位置上,拿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早上好,妞妞。”

妞妞从书里探出脸来,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怎……怎么啦?”我低头检查我的穿着,难道混乱之中扣子没有扣好还是衣服穿反了?

“棉棉……”妞妞眯着眼,有些意味深长的说:“你最近皮肤越来越好了。”

“有么?”我摸了摸脸,有么,还是一脸的肉嘟嘟啊。

“有!”妞妞重重的点点头,伸出手来握住我的下巴,“你看,以前只是肤如凝脂,白嫩白嫩的,现在居然是满面春风,白里透着粉,而且还越来越光滑,种种迹象表明——”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表明什么?”我心虚的退后,我还没给妞妞说我和大哥的事,直觉告诉我说出来的后果是我远远不能想象的。

妞妞咧开嘴,奸笑,“说明——棉棉,我们可爱的棉棉是不是恋爱了!”

恋爱么,我和大哥那样吃住在一起,睡觉也在一起,而且还会这样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情景叫恋爱么?

“什么是恋爱?”我问妞妞,我也想知道那种怦然心动,脸红心跳的感觉是不是叫恋爱。

妞妞翻白眼,“你不会恋爱都不是很清楚吧!我告诉你,恋爱就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甜甜蜜蜜。先是两人告白交往,然后情到深处就水乳相交,灵魂相容,也就是俗称的上床,再然后就看两人以后的造化了,合则结婚,不合则分手!”

先是告白交往,我喜欢大哥这是众所周知的,在床底之间,我也被他要求说了很多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告白话语,但是大哥喜欢我么,应该是喜欢的吧,不然怎么会对我做那种事。

然后情到深处,上床……算了,这个没有什么可说的。

最后就是结婚和分手了,我和大哥可以结婚么,这么多年在一起的生活应该是契合的吧,那也应该是合适结婚的吧。

想起我捧着鲜花,穿着白净的婚纱慢慢走到大哥面前,执起那双有力的大手,然后温文笑颜中一起走向美丽的蓝天白云的幸福花园中,就止不住的一阵脸红。

“喂,喂,棉棉,怎么说着说着脸就红了?”

我捧着羞红的脸蛋,轻轻的摇摇,“没,只是觉得恋爱很美好!”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哼,美好,等等……你有恋爱么?你有喜欢的人么?”

我一愣,不知道是摇头还是点头,最后我说:“我有喜欢的人啊,像你,像林妈,还有大哥。”

妞妞抚额苦笑,“你那不是我说的恋爱的这个喜欢,恋爱的喜欢是建立在爱情上的。比如你喜欢我是因为同学兼好友,你喜欢林妈是因为她为你做饭,关爱你疼你如自己的孙女样,你喜欢你大哥也是因为他是你大哥,是你的亲人,这些都够不成爱情。爱情是一对一的,你喜欢他是因为他是一个优秀的男人而喜欢他,而爱他,你想和他过一辈子,为他生儿育女,为他做饭洗衣,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

“大哥也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啊?”我犹自挣扎。

“我晕,你大哥是你的亲人,你的有血缘亲人,你们这辈子都不能构成爱情!”

“为什么?”

“呵呵,你为我为什么?因为这是禁忌,,这是luan lun!”妞妞义愤填膺的抽出桌上的书递给我,“你看这本《妹妹恋人》,就是亲兄妹相恋!”

我没有看妞妞手上的书,脑子里只是那两个词语不停的旋转。

禁忌,luan lun,兄妹相爱是禁忌,是luan lun。

却听妞妞还在一边犹自的说着:“其实兄妹恋是很唯美,但是他们不嫌脏么,居然两人还上床。”

脏?上床?兄妹上床很脏?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你看这结城赖这么优秀,长得好成绩也好,前途一阵光明,但是他这个妹妹结城郁呢,成绩不好,长相一般,白痴的要死,可能唯一的优点就是善良了,可是善良能当饭吃么?你看看最后她害得她哥哥离乡背井十年,而且还激发了家庭矛盾!”

前途一阵光明?大哥不就是。长相一般,白痴的要死,是指的我么?

“她妈妈年轻的时候,在结婚的前一刻被她爱的男人强***暴了,然后又马上嫁给了爱她的人,也就是结城郁的父亲,生下的孩子就是异卵同胞的双胞胎,一个是本家的孩子,另一个不过是强***暴的野种!所以严格来说,结城赖和结城郁还是同母异父的异兄妹恋呢,真是恶心,最后你看他们两个抓到时间就上床……”

同母异父?同父异母?恶心?我脑子里嗡嗡一片,很多狰狞的恶魔扑面而来。

“你和大哥是禁忌,是luan lun,恶心!”

“同父异母还上床,恶心!”

“你会害得你大哥失掉他光明的前途,真是恶心!”

……

“不是,我不是……”我奋力的扫开面前狞笑的恶魔,“我不是,我不是……”

妞妞拉住我乱挥舞的手,“怎么啦,瞧你一脸苍白的?”

“没事,只是有点胸闷,没事……”我回过神来,双手紧握手心,我和大哥的事情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对了,你可以把这部漫画借给我看一下么?”

妞妞满口答应“好啊,对了,我还有这漫画的动漫版和真人版,一起给你看好啦,给你说那个森久保祥太郎的声音性感死了,其实松本润也不错,只是拍的太丑了……”

妞妞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我已经完全听不清楚了,脑里只有那几个字满天盘旋。

那是禁忌!

那是luan lun!

兄妹上床恶心!

原来我所谓的幸福只是镜中花,水中月,建立在一片虚无之上,一碰即碎。

空气中,慢慢响起一首很熟悉的歌。

你的回话凌乱着

在这个时刻

我想起喷泉旁的白鸽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甜蜜散落了

情绪莫名的拉扯

我还爱你呢

而你断断续续唱着歌

假装没事了

时间过了 走了

爱情面临选择

你冷了 倦了 我哭了

离开时的不快乐

你用卡片手写着

有些爱只给到这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真的痛了

怎么了 你累了

说好的 幸福呢

我懂了 不说了

爱淡了 梦远了

开心与不开心一一细数着

你再不舍

那些爱过的感觉都太深刻

我都还记得

你不等了

说好的 幸福呢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我错了 泪干了

放手了 后悔了

只是回忆的音乐盒还旋转着

要怎么停呢

你的回话凌乱着

在这个时刻

我想起喷泉旁的白鸽

甜蜜散落了

情绪莫名的拉扯

我还爱你呢

而你断断续续唱着歌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假装没事了

时间过了 走了

爱情面临选择

你冷了 倦了 我哭了

离开时的不快乐

你用卡片手写着

有些爱只给到这

真的痛了

怎么了 你累了

说好的 幸福呢

我懂了 不说了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爱淡了 梦远了

开心与不开心一一细数着

你再不舍

那些爱过的感觉都太深刻

我都还记得

你不等了

说好的 幸福呢

我错了 泪干了

放手了 后悔了

只是回忆的音乐盒还旋转着

要怎么停呢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怎么了 你累了

说好的 幸福呢

我懂了 不说了

爱淡了 梦远了

我都还记得

你不等了

说好的 幸福呢

我错了 泪干了

放手了 后悔了

只是回忆的音乐盒还旋转着

要怎么停呢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整整的一天,我都捧着那本漫画在不停的翻阅,但是每翻一遍,我的心就越往下沉一番,看着男女主角那么纠缠那么的抗争,最后还是逃不开世俗的眼光,被迫分开。虽然最后十年之后在一起了,可是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遇到熟悉的人,然后被认出是兄妹。只有有那一丝血脉相连,就永远也逃不开那无形的桎梏。

命运,真是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放学之后,我飞奔出教室,我要最后的确认,这真的是令人恶心的禁忌之恋么。

柳陌看着飞奔出教室的棉棉,心里有些奇怪,棉棉怎么了,今天一天都魂不守舍的?

转角撞到一个结实的胸膛。

“啊,秦老师!”

“妞妞还没回家么?”秦日初扬起笑,温柔的问道。

妞妞涨红脸,手脚无措,“恩……马……马上!”

“那早点回家吧!路上小心!”秦日初瞄了眼前女孩一眼,淡淡的嘱咐道。

妞妞看着秦日初渐渐走远的身影,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谢谢你送我的那套漫画,我很喜欢!对了,我把它借给棉棉了!”

秦日初停了脚步,眼里迅速的闪过一丝银光,但是又马上隐入严重消失不见。转过头,秦日初笑得温文尔雅,“是么,好,你喜欢就好!”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当妞妞消失在眼前后,秦日初才卸下温柔的笑容,一脸冷凝,叶轩辕,要是你的宝贝知道你们的事情是禁忌是不伦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真是期待,那时的你,你还能紧紧的抓住她么?

想到这里,秦日初俊秀的脸上浮现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匆匆的跑回家中,我都来不及扔下书包,径直问一边打扫的林妈:“大哥在么?”

林妈指了指楼上的书房,“少爷刚回来,在二楼!”

我越过林妈,向书房跑去。

“大哥!”我使力的推开门,“我有事情问你!”

大哥从桌上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什么事,瞧你急成这样?”

我跑到大哥面前,撑住书桌,“大哥,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我们这样的关系式不对的,是禁忌,是……”

我咬咬牙,挤出两个字,“luan lun!”

大哥停了笔,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抬起头,淡淡的开口:“谁告诉你的?”

语气淡漠得好像在谈论天气一般自然平常。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我软下身子,倒在椅子上,心中发冷,口中喃喃自语:“这么说这是真的了,真的是禁忌,是luanlun?”

大哥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捏起我的脸,“怎么啦?谁给你讲这些事的?”

我啪啪的掉着眼泪,抓着大哥的衬衣角,“大哥,你知道这是不对的对不对?你知道的对不对,你还不告诉我,你还瞒着我……”

大哥把我拥到胸前,轻声说:“这有什么不对的?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就足够了!”

我泪眼婆娑,“可是我们是兄妹,是禁忌啊,是于理不合的啊!”

“哼?于理不合?谁规定的?”大哥冷笑,“难道小姨子嫁给姐夫于理就合了!阮烨诚都可以违背伦理娶了秦姝贝,我为什么不能要你!”

我摇头,连连后退,“不一样的,那是不一样的,父亲和小姨没有血缘关系,而我是你的亲妹妹,大哥,你知不知道,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啊!难道你就一点也不觉得恶心么?”

仿佛有什么刺激到大哥一般,大哥猛力的扣住我的肩,浓墨般的眸子死死的瞪着我,“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收回恶心那个字!”

我摇摇头,“恶心,好恶心,好恶心……”

“恶心?”大哥怒极反笑,“你和我上床的时候没有说恶心,你在我身下无力yin叫的时候没有说恶心,你在我身下高*潮不断的时候没有说恶心!”

“我没有,我没有……”我绝望的摇摇头,不是这样的,大哥怎么能这样说我,“大哥,我讨厌你,大哥是混蛋,我讨厌大哥,我讨厌大哥……”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大哥大手一揽,把我抱在怀里,大手开始撕扯我身上的衣服。

我从来没看到大哥这么狂乱这么凶狠的动作,小脸一白,开始奋力的挣扎起来,“大哥,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呵呵……我要干什么你不知道么?大哥抄起我,扔向旁边的沙发,随即整个人压了下来,大掌用力的掰开我的双腿。

“恶心么?”大哥邪魅的笑了起来,大掌开始狠戾捏着我柔软的丰盈,薄唇也狠狠的堵上我的唇,狂乱而粗暴。

我挣扎着身子,“不要,我不要大哥,我不要……”

大哥使力的咬了我的嘴唇一口,刹那间,我感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开始在口腔蔓延。

“你不要我,你还想要谁?”大哥大手向女孩私密处一探,随即讥笑出声,“不想要我?你的身体可不是这样说的,湿得这么快,还说不要我,口是心非的女人!”

话音刚落,我身体一抖,大哥直直的没入。

不要,我不要,这是不对的,谁来救救我,谁来救救棉棉!

大哥毫不怜惜的开始撞击,每一次深入都好像想撞破我的肚子般,“怎么样?被亲生的大哥插*进身体里的感觉好吧,在大哥身下高*潮的滋味很爽吧?肉*欲的快感夹杂着禁忌的花朵突破道德的底线,是多么的完美,多么的刺激啊,棉棉,舒服么,告诉大哥,在大哥身下高*潮舒服么?”

我摇摇头,眼泪不受控制的倾斜而下,身体一阵发软却是满满的疼痛,我伸出手,探向门口,“救我,救我,林妈,救救棉棉,救救棉棉!”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大哥在头上呵呵一笑,“真是不乖的孩子,你不知道么,你叫的越大声我越兴奋!宝贝你不知道吧,你的软软童声连骂人都是那么的性感,让人忍不住的狠狠蹂躏!”

“救救我,救救我,谁来救救棉棉……”

大哥动作越来越狂猛用力,“叫吧,你看看这个家还有谁有着个胆子,敢来救你!”

我不信,我不信,面前这个邪恶如恶魔的男人真的是昨天还在给我小心翼翼剥着虾的温柔男人么?

是的,这一定是噩梦,一定是噩梦,你看我已经一点也不疼痛了,不痛了,棉棉真的不痛了!

“唔……”大哥的一个深入撞醒了我,这怎么会是梦呢,梦有这么的残忍和这样的真实么。

大哥在我耳边轻轻吹着气,“不要以为逃避就可以避免事情的发生,你是我的,是我的女人,我叶轩辕现在在你身体里面,将来也只有我能在你的身体里面!”

“为什么?”我看着身上悬着的男人,明明是那么熟悉的俊脸,为什么让人感觉是这样的陌生,这样的残酷。

“为什么?”大哥一顿,停了动作,有些苦恼的好似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燕瘦环肥,为什么偏偏是你,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会是你!”

突然,大哥脸上浮起一阵陌生的狠戾,盯着我,厉声说道:“可是就是你,你别想逃跑!阮棉棉,你认命吧!你这辈子只可能是我的女人!”

“可是我们是兄妹……”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那又怎么样?别说我们身上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就算是我传承了我的血脉的亲生女儿,我叶轩辕想要还是要了!”

“你可以讨厌我,你可以恨我,但是离开我不要我,门都没有!”身体往前一挺,又开始那疯狂的律动了!

我木然的躺在沙发上,没有在挣扎。原来大哥平日说的那些占有欲强悍的话居然是真的。

“我告诉你阮棉棉,你别想,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想跟着别的男人跑,除非我死!”

“棉棉,不要逃开我,我会生气,我会毁掉你!”

……

当时只是以为大哥是作为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大哥关心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却是没想到,原来,大哥一直都是以女人的身份看我,呵呵,居然是女人……

明明知道是不伦,明明知道是禁忌……

难道,我这辈子都没办法拥有幸福么?曾经那么努力小心的活着,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却是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害得小姨嫁给你不爱的父亲,赵铭也因为我失去了美好的前途……所以,上天在惩罚我么惩罚被一个不能爱的人爱上,惩罚我和自己的亲生大哥上了床!

痛……漫天漫野的疼痛袭来……

累……无止无尽的疲倦扑来……

宠妾大包子镇北大将军_宠妾h

好冷,好想睡觉。

模模糊糊好想看到了小姨,白衣翩翩的朝我伸出手来:棉棉,睡吧,睡了就不会累了,又不会疼了!

我轻轻的笑笑,好,棉棉听话,睡着了就不会累了!不会痛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15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