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棉棉,你没事吧?”大哥大步跨了进来,俊美的脸上满是不容忽视的担心。

“棉棉,你没事吧?”大哥大步跨了进来,俊美的脸上满是不容忽视的担心。

我挣扎着坐起身子来,虽然感觉浑身有些虚软,但是头脑却有种清凉明净的感觉,“没事,大哥,棉棉没事!”

大哥走到床边坐下来,摸了摸我的脸,有些怀疑的问:“真的?”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可是又是引得头脑一阵眩晕,大哥眼疾手快的扶住我,柔声道:“你看你,还说没事?”

我躺在大哥怀里,感觉大哥身上淡淡的清草味迎面扑来,整个头脑又是清醒了不少。

这时,林妈端着一杯热腾腾的牛奶过来,看见我有气无力的倚在大哥怀里,爬满皱纹的眼又是一阵发红,“棉棉小姐,你受苦了!”

大哥接过牛奶,喂我喝了半杯,轻轻的把我身子放下,又为我盖好被子,嘱咐道:“好好睡一觉,有事明天再说!”

说完,两人退出门去。

我躺在床上,看着外面已经黑透了的天色,不知道什么时间了,不过应该很晚了吧。

今天……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了呢。

对了,放学后,秦日初说要带我去见见母亲,然后……我有些脸红,然后他在车上对我表白求婚了。其实,这是我第一次被异性告白,十七年的少女娇羞意识开始觉醒,说不出心内对他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想起那些深情的话语和真诚的表情,却是让人怦然心动,羞涩难当。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那然后又发生什么了呢?我明明是在秦家大宅的,是么时候回到家了,而且还惹得大哥一脸担忧。

脑里灵光一现,莫不是……莫不是我又发病了?

对了,秦日初带我去了母亲的房间让我欣赏到了这辈子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夕阳,再然后……他拉着我的手放向了他胯间的隆起处……

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一缩。那灼热的触感,到现在我回想起来还是一清二楚,那么的烫人,那么的让人厌恶,那么的让人作呕……

低下头,我摸了摸那双白净的双手,虽然洁白无暇如昔,但是总感觉得沾上了什么万恶的脏东西一样,擦也擦不干净,甩也甩不掉。

心思翻转,再也没有睡意。

我拉开被子,挣扎的向浴室走去。

我挤了挤绿色的洗手液,不停的搓揉,直到那雪白的柔荑慢慢的变得粉红,并逐渐摩擦出少许血丝。

以前妞妞曾经也给我看过男人的生殖器官,初晓得的那段时间我看着大哥就会忍不住脸红心跳。当时只觉得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如此之大,女人凹的地方男人凸,男人阳刚的地方女人柔软,但是身体却是如此奇怪的契合如此的般配。

但是我没想到接触到它却是那么的让人厌恶让人恶心欲呕。再次擦了擦手,感觉干净一些了,才慢悠悠的爬上床,准备睡觉。

不知道过了好久,我闭着眼努力的培养睡意,却是难以入眠。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于此同时,书房。

“她怎么样了?”叶轩辕问面前的女子。

“棉棉小姐的身体状态恢复很好,这次这么快就醒了,说明新药已经起作用了,只是棉棉小姐才用药不久,所以这次还是会晕倒吐血……”

“那她要什么时候才不会吐血晕倒?”叶轩辕不耐烦的打断吕烟。

吕烟垂下眸子,解释道:“坚持用药大约半个月左右就可以确保小姐下次不再晕倒,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小姐的主要病因并不在身体上,而是在心理上。正所谓心病还需心药医,棉棉小姐的病还需要多多和异性肢体接触,借以消除棉棉小姐的心内恐慌。”

“是么?异性肢体接触?”叶轩辕眯着眼,摸了摸光洁的下巴,笑的一脸深意。

“一千三百二十一,一千三百二十二,一千三百二十三……”我叹了口气,已经数了一千三百二十一只懒羊羊,一千三百二十二喜羊羊,一千三百二十三只美羊羊了,还是睡不着。

果然是漫漫长夜,无心睡眠。

翻了个身,再次叹口气,失眠真是痛苦。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突然,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走了进来。

那身影慢慢的走到我床边,轻轻的在我身边坐了下来,轻柔的摸了摸我的脸。

是大哥么?这么熟悉的气息。不过,我心中好奇,这么晚了大哥过来做什么?我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等待着大哥的下一步动作。

大哥抚摸了我的脸好一会,然后径直掀开我的被单慢慢的躺了进来,大手缠上我的腰,把我带进怀里,然后状似满足的呼出一口气。

我缩在大哥怀里,手脚僵硬,动弹不得。

大哥搂了我一会儿,就在我在大哥好闻的青草香里舒服的快要睡过去的时候,大哥的手开始从腰上慢慢的爬去,长指轻轻的挑开我胸前的睡衣纽扣,接着大手慢慢的往胸口探入。

时值中秋,对于南方这个不算清凉的城市,秋季也只有淡淡的凉意。而我在家里图个方便,就只穿了一件长袖的大睡袍,然后睡饱下面可是什么都没穿。

大哥的手在我赤裸的肌肤上留恋往还,并带着无法忽视的炙热逐渐向我柔软的胸部进军。我浑身发热,心跳加快,呼吸也慢慢的急促起来。

大哥好像没有察觉一样,只手搂紧我,另只手依然在我滑嫩的肌肤上肆意妄为,动作也越来越邪魅,抚摸的动作慢慢变成了轻轻的揉捏。

我好想如坠火炉,浑身越来越热,身体隐隐的升起一股难耐的渴求,忍不住悄悄的摩擦着双腿,整个人软的像一汪春水,柔情缠绵。

大哥在我耳边轻笑一声,只手探向我已经微微湿腻的腿间。我还来不及惊呼一声,大哥已经快速压过来堵住了我的失口尖叫,温润的舌尖开始横扫我甘醇的口腔,身下的大手也同步的对那殷红的小豆豆开始不急不缓的揉捏。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我感到脑中一片空白,久久的不能反映过来。虽然心里有些莫名的兴奋,但是谁能告诉我,大哥这是在干什么?

好久,就在我以为我会窒息在大哥热情的亲吻时,大哥放开我,贴着我的脸颊,轻声说道:“棉棉,我知道你醒着。”

我一惊,睁开了紧闭的眼,昏暗的房间中,我看不清大哥的表情。只是大哥那双俊目在暗中熠熠生辉,彷如黑暗中的灿烂明星,让人不能忽视也不想忽视。

我张口,声音是我从未预料的沙哑,“大哥,你在干什么?”

大哥轻轻的啄着我的唇瓣,低沉的声音在暗夜中响起,“给你治病!”

“治什么病?”我疑惑,有什么病需要这样治的。

正想着,大哥的手慢慢深入那潮湿的甬道,长指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我话音颤抖,“大哥……不……不要……”

大哥没有因为我的恳求而停止动作,反而更加凶猛的挺进,口中低喃:“真想把你……真想把你……就这样吃掉……”

唔……啊……我被大哥的动作送上高高云霄,刹那间,只觉得面前白光一闪,整个人陷入昏沉。

这时,耳旁隐约传来大哥揶揄的低低笑声,“真是敏感,这么快就晕了?呵呵……”

我不知道昨晚到底是不是一场了去无痕的春梦。反正第二天我醒来时,身上依旧穿着那件长袖的睡袍,身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揉捏的痕迹,当然腿间也没有那醉人的滑腻。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一切都显示那只是我做的一场梦而已。

可是,我还是会怀疑,真的只是一场梦么?

不过,不管是不是梦,那都太羞人了。天啊,也太可耻了。我居然梦到有这么变态情色的情节,而且对象还是一直尊敬依赖的大哥。

我抚额苦笑,我太无耻了,真是太无耻了!我郑重的鄙视自己!

早上,我坐在大哥旁边一直是心神不宁的,席间,不停的偷偷打量着大哥,试图在大哥脸上寻找到一丝“犯案”的痕迹,但是令我失望的是,大哥整个早饭时间都一派闲适,慢悠悠的喝着他的咖啡。

我叉了叉盘中的粉红色的火腿,又是一阵反胃,为什么每次都是吃到火腿反胃呢,我叉,我狠力的叉。

“棉棉,你干什么,还不快吃,快迟到了!”大哥拿来纸巾,潇洒的抹了抹性感的嘴角。

我推开面前的盘子,低低的说了句,“我不吃了,上学了,你们慢用!”

拿好书包,我有些不死心的问大哥,“大哥,你昨晚有过来和我一起睡么?”

大哥还没有答话,旁边一向淡定的吕医生“噗的”一声喷出口出的牛奶,见我和大哥一个惊讶的望着她,一个怒目的瞪视着她,吕烟扯来旁边的纸巾,擦擦嘴上的白沫,一脸淡然的说道:“牛奶太烫了!”

整个动作淡定而优雅,让人找不出半点破绽。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我看向杯中的剩余牛奶,有些疑惑,“牛奶不是被林妈温过么,怎么会烫呢?”

这时,大哥不经意的打断,“七点三十了,你只有三十分钟了!”

哇,我尖叫一声跳出门去,早上山上唯一的公交车就是七点三十的。

见女孩消失在大门,吕烟才对旁边坐着看不出表情的叶轩辕抱歉,“刚才对不起,叶先生,不该说的我不会说的!”

叶轩辕罕见的没有责备人,反而扬起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有些事,你还是适时的说说比较好!”

说完,叶轩辕拿起外套走出门去,那女孩应该是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吧,要不要自己去雪中送炭呢!

屋内的吕烟望着面前冷却的牛奶,有些失神。自己一向淡漠,对这个相处了四五年的女孩子不能说没有感情,但是看她被保护的像个公主般,自己没必要去刻意的讨好她巴结她,所以尽管同住一个屋檐下,也只是一个面面相交的陌生人而已。但是昨晚无意间听见那两个天之骄子的谈话时,才真正的同情这个可怜的女孩了。身边敬爱的大哥,居然是为了自己身后的利益才接近她爱护她的,而那所谓的小舅那刻意接近的爱情也可笑的建立在血缘和相似的长相上,就连疼你爱你如孙女的佣人林妈也悄悄的在你的食物中下激素。棉棉小姐,原来你一直都不是公主,而是被一群披着善意外衣的恶魔圈养的小可怜。你的一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拯救,得到真正的疼爱与呵护。

想起那个胖乎乎可爱得紧的女孩子,每次悄悄的跑过来为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抹药时大眼盈泪的可爱样子,自己就是一阵心软兼心疼,但是自己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只能悄悄的把上好的去斑去疤药膏放在明显的位置,这也算一种无言的保护与帮助吧。

棉棉小姐是那么的相信这个房子里的人,真不知道有一天如果揭开那血淋淋的真相时,这个可怜的女孩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和表情,不过,她猜应该是溢满绝望的无助吧!

叹了口气,吕烟慢慢的走上楼去。

“等等……呼……等等……”望着那公车绝尘而去的背影,我撑着双膝,大力的喘着气,这山上的公交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物以稀为贵,不仅开得狂野,而且甚是骄傲,就怕有人登上他的车一样,开走了就从不会停下。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呼,我喘了口气,完了,肯定要迟到了。

“吱——”大哥刹车在我身旁,打开车门,“进来,我送你一程。”

这个时候,我当然是感激流涕了,快速的爬上车,催促着大哥,“大哥,快,我要迟到了。”

大哥转脸看了去我一眼,没有说话,然后车如离弦般驶出。

果然,大哥开车很有效率,我在七点五十五准时到达了校门口。

推开车门,我纵身跳下,朝学校大门跑去,“大哥,再见!”

大哥在后面探出头来,“放学早点回家,不要乱跑。”

我挥挥手,“知道了!”

跨进学校门口后,我又恢复了中原须柰子(《完美小姐进化论》的女主,很黑暗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样的游离的状态,自动的避开那些金光灿灿的闪亮生物,向教室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到四周的闪亮生物,好像在对着我指指点点样,感觉背后像要被灼烧一样,我埋起头,努力忽视那些炙热的视线。

嘭——前方有个庞然大物成功的阻碍了我的前进,并把我撞退两三步。

爹地的宝宝小说全文免费无弹窗: 宝宝h

我摸了摸发痛的头,抬眼看见的就是秦日初一副笑意连连的俊脸。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的事,让我有了阴影,我不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右手不露痕迹的往身后藏去,还在背后的衣角上条件反射的擦了再擦。

秦日初好像看到了我的小动作一样,眼角一黯,随即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漾开大大的笑容,友善的提醒我,“还不快走,要迟到了!”

我如梦初醒,挂了,第一节是那个白胡子老头的语文课,严厉得让人痛恨。据说因为是文坛的泰山北斗,任谁都该卖他几分面子,所以说在学校有着无法忽视的权威。据说白胡子老头对课堂考勤和课堂纪律相当苛刻,不管谁迟到了,都要被罚站在教室门口。

扒开腿,我向教室冲去,把那道紧盯着我的火热视线远远的甩着身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16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