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宝宝…啊哈_宝宝h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Lucifer如此邪性,如此具有联想力的名字居然会是这么样的一个男人。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Lucifer如此邪性,如此具有联想力的名字居然会是这么样的一个男人。

望着前方台上款款而谈的陌生男人,据说是我们的新校董,长得却意外的年老,白发苍苍倒是一脸精明样。走上台来,张口声如洪钟,颇有一副老当益壮的感觉。

“同学们,我是你们的新校董。鄙人姓李名寻欢……”

妞妞在旁边不以为然,“我还林诗音呢?”满腹怨恨的声音,看来妞妞被打击不小。

我拐了拐妞妞,低声道,“别这样,新校董还在上面呢。”

“哼,”妞妞无视,指着周围,“你看……”

这时我才发现,周围的公主们纷纷不耐烦的开始三三两两的嘀咕起来,神情满是忿然。

妞妞摊摊手,一脸惋惜的看着前台,“以为是个帅哥呢,结果来了个老男人,真无趣。”

下面的嘈杂声随着台上人越来越激昂的升调也越来越大,渐渐的已经完完全全的听不见台上在说什么了,只能看到老人宽厚的嘴唇一张一翕的说个不停,不是还可以看见泡沫星子横飞。

最后,许是校长看不下去了,高亢的声音大呼一声,“请同学们安静。”

全场静默了片刻,随即又视若无人的高声喧哗起来。

宝宝…啊哈_宝宝h

就在这个时候,老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超大的扩音器,对着话筒就是一阵猛嚎,“下面有请我们旭日的总裁秦日初先生上台为大家说几句。”

不知道是这个神龙见头不见尾的旭日总裁刺激到了大家还是旭日的总裁室秦日初刺激到了大家,听到老人的话语时,会场很快的平静下来,现场安静得几乎可以听见针尖掉落的声音,大家都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缓缓走上台去的俊秀男人。

那人站定,依然淡笑滟滟,扫视了一下台下,接着不急不缓的开口说道:“大家好,我是旭日的总裁秦日初,同时也是高二一班的英文代课老师。”

清越的声音借着话筒慢慢的扩散到会场,霎时,全场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秦日初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接着开口,“在这里我要澄清一个前段时间的传言,那就是有人说我收购这个学校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有个妹妹在这个学校,现在我要借现在澄清这个谣言,是假的。”

从刚开始,秦日初上台,我就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这人接下来所说的事情要与我相关,心里好像揣了个兔子跳个不停。那倒不是因为兴奋而紧张,而是自己在学校一直是默默无闻,低调的可以被人漠视的那种人,很不希望一下出名得接受到众人的注目礼。

听到他澄清这个谣言,心里的兔子终于坠地,不料他的下一句话把我打回原地。

“虽然我在这个学校有个可爱的侄女,但是收购学校纯属公益目的,与私人原因无关。”

我揪紧了心,这不是说了比没说还要严重么。我现在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人投过来的注目礼了,炙热而锐利,好像要把我身上刺破几个洞。

秦日初在台上迎上我埋怨的眼光,冲我眨眨眼,毫不在意的露出他的洁白的牙齿。

周围的公主因为这个亲近的动作,又是一阵怨气扑面袭来。

宝宝…啊哈_宝宝h

我感到浑身冷热交替个不停,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真是的,不是说了是侄女么,这些人怎么还这么多的怨气。

妞妞好像猜到了我的想法,拉拉我的手,安慰道:“他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嫉妒呢。”

却听台上的人有开始说话了,“校园后门的垃圾房年久失修,所以我们决定从此以后规范垃圾的存放,撤掉小铁门。至于以后的教室清洁,我们会专门找清洁公司做,请同学们放心,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安静洁净的学习环境。也请同学们不要再去后门那么偏僻的地方,尤其是我们这些可爱美丽的女孩子们。”

大家没想到召集众人居然是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有些奇怪,不由得议论纷纷。

我看着台上那温文尔雅的男人,心里升起一阵感动。那天的小铁门围堵事件,我谁也没有提起,我以为那将会是我一辈子的阴影和秘密,再次到学校后,我也会暗暗担心,要是以后再遇上相同的情景该怎么办。然而这个男人却在大庭广众之下,亲自把我心中最后的隐忧给剔除掉。

我垂下眼,心里隐隐升起一阵甜蜜。

秦日初,不,小舅,谢谢你。不管这是刻意还是巧合,棉棉都很感谢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放学时间来临了。

照旧的,我躲开校门口那些金光闪闪的名车,慢悠悠的向旁边的公车站走去。

“吱——”旁边传来一急速的刹车声,同样的情景,同样的人,只是不同的话语,“棉棉,回家么?”

我看着探出头来的男人,回了个真心的笑容,“是啊,小……小舅也要回去么?”

宝宝…啊哈_宝宝h

虽是这样,心里接受了这个男人,但是要叫出这么亲近的名字依然还是不很习惯。

秦日初看见我笑容,似乎愣了一下,好半天才幽幽的开口,“棉棉,你越来越像姐姐了。”

话语中带着不可忽视的黯然。

“姐姐?”是小姨还是母亲?

他好像看出了我的疑惑,淡笑着开口,“是你的母亲,棉棉,你很像她。”

我想起林妈说小姨和母亲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姨是个美人,那母亲也应该是美人啊,哪像我长得又矮又胖的。

这样想着,心下也不禁一片黯然,口中无意识的喃喃:“母亲怎么会像我,又矮又胖的?”

我以为我的声音很小,但是不知道怎么他还是听见了,片刻后他开口了,而且居然还是用一种无以名状的生气语调开口说道:“谁说你又矮又胖的?”

我扯开脸,牵强一笑,“这是事实,不是么?”

秦日初走下车,大步跨到我面前,“叶轩辕就是这样对你的?把你教成这幅自卑样?还是这话本身就是他说的?”

我猛力摇摇头,向后大退一步,“不管大哥的事,不许你这样说大哥,大哥他从来没有嫌弃我。”

宝宝…啊哈_宝宝h

“嫌弃你?”秦日初冷笑,“他不会不知道他找到了一个多好的宝贝吧?”

看着面前满身散发怒气的男人,这是那个白莲一样纯洁清雅的男人么,居然也会像凡人那样,也会发火也会因为一件小事如此的生气。

秦日初看了我一眼,沉默了半晌,再开口时,声音已经恢复到平时的清朗,走到车边拉开副驾驶座,“走吧!”

“去哪?”

“去看看你真正的母亲和真正的你!”说完,拉开车门,径直坐了上去。

坐在秦日初的车上,气氛比想象的尴尬,曾经有好几次都静了场。

路途漫漫,我暗自思量着,我要说什么才能打破这一室尴尬,才让时间快速飞过。

就在我挣扎着苦思冥想时,秦日初开口了,“他对你好么?”

“他?”什么他,我转过头,有些疑惑。

“叶轩辕。”

哦,原来说的是大哥啊。我低下头,想着:这么多年来,大哥虽然表面上很冷酷,不是和我很亲近,但是实际上是异常关心我的。为我找来医生替我治病,雷雨天还会陪我睡觉驱赶噩梦,被人绑架了,也是他第一时间冲来,就连学校里打架了,他也没有责备过我什么。

宝宝…啊哈_宝宝h

这样的大哥是对我好的,我有些甜蜜的垂下眼,“大哥,他对我很好,很好。”

秦日初好像是看出了我这副羞涩甜蜜的样子,不自觉的握紧方向盘,抿紧薄唇,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好半晌才开口“这是每个家人,每个保护者,监护人都该做的,没必要那么感恩。”

我搂紧书包,对他的说辞不以为然,“也许这真的是一个保护者一个监护人该做的,但是我还是很知足,我从小就很崇拜大哥,也很喜欢大哥,小的时候我就想要是能和他永远在一起就好了……但是我什么都不会,我的存在就是一个麻烦,一个包裹,总是拖累他耽误他。”

舒了口气,我接着说,“从父亲死后,我都不再奢望大哥能对我多好,我想只要我能留在他身边就够了,万事不再苛求,但是他还是对我很好,保护我,守护我,爱护我,这让我感觉到我很幸福。”

“所以,你就算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也不会回家哭诉,因为你怕成为他的麻烦,他的包裹怕他嫌弃你么?”

我点点头,不再言语。

不可否认,秦日初说的一切都直达我内心深处的隐秘空间,我喜欢大哥,而大哥不喜欢包裹,不喜欢麻烦,所以我要努力的不成为他的包裹,也不去麻烦他。也许终其一生,我都没有平等站在他身边的机会,但是我会努力漠视自己的伤痛,来换取他永远的陪伴与依靠。

车上又是一片静默。

好半天,秦日初清越幽然的声音响起,“棉棉,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不?和我在一起,你不会是我的包裹不会是我的麻烦,我会倾尽所有保护你,不会让他人伤害你,也不会永远离弃你,你可以开开心心的享受女孩花季的快乐,不用时时刻刻隐忍着自己的悲伤与落寞。如果你愿意——我会用另一种方式来一辈子守护你爱护你。”

“另一种方式?”我抬头看着秦日初,不由得一惊,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啊!饱含着黯然与落寞,但是也深深的藏着许许深情。

等等?深情?

宝宝…啊哈_宝宝h

这时候,秦日初把车停在路边,自己转过身来,把我的左手放入他的右手心,双眼一动不动的深深凝视着我,脸上也没有平日温文尔雅的笑意,“棉棉,你愿意嫁给我,和我在一起,让我以丈夫的名义守护你爱护你呵护你直到永远?”

“嫁给你?丈夫?”我慌忙扯出自己的手,一脸无措。这是不是太突然了太令人震惊了!我的人生没有热恋没有失恋,居然就一步登天的直接到了结婚地步,而且还是和自己的小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又是一场梦?

秦日初见我惊慌失措的收回手,俊脸黯然,“对不起,棉棉,我知道我是着急了点,仓促了点,但是相信我,棉棉,我是真心诚意的。”

看着旁边男人一脸郑重,黑眸深邃,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我,我有些不争气的红了脸,这是我第一次接到一个异性的告白,少女羞涩,心扑通扑通的乱跳个不停,嘴上喃喃,“可是……可是你是我小舅啊……”

好像我的话激励了对面的男人一样,他扬起好看的浓眉,眉飞色舞,“你知道我不是你亲小舅,没关系的。棉棉,你这样说,我可不可以当你是接受我了?”

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我都说了什么啊。捂住发烫的脸颊深深的埋在书包里,“不……不要再说了……我……我……”

秦日初在耳旁轻轻的笑道,“没关系,棉棉,我知道你心很乱,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说完,启动车子向秦家驶去。

我把脸埋在书包里,一直心神恍惚,就连车子什么时候停下来了,也不知道。

“嘭嘭……嘭嘭……”我抬起头来,看见的就是秦日初含笑的放大俊脸在车窗旁边望着我,一脸揶揄。

“到了,下来吧!”

宝宝…啊哈_宝宝h

我感觉我热气未退的脸上又是一阵沸腾,再也不敢看他,匆忙推开车门,低着头就往屋里冲进去。

身后顿时响起一阵响彻云霄的愉悦大笑。

哼,讨厌,厚脸皮的男人,明明是他开口告的白,现在弄得我却是羞涩连连。

“棉棉小姐,你怎么来了?”还没走进大厅,管家秦伯迎面接来。

看着这个笑意满满的老人,我漾开笑,“秦伯,好久没见了。外公他还好么?”

提到外公,秦伯脸上升起一丝悲怆与黯淡,“老爷他好多了,现在能吃能喝的。对了,棉棉小姐现在累了吧,王嫂,给小姐上茶!”

王嫂是个身材圆滚滚的中年妇人,听见秦伯的叫唤立马从厨房奔出来,见到又是一个熊抱,“棉棉小姐,你好久没来了,我们好想你。”

我被那丰满的胸前伟大压迫得喘不过气,突然,王嫂放开我,捏着我的腰,左右打量,然后双眼一红,就要落下泪来,“棉棉小姐,你瘦了,你看腰上都没肉了?”

瘦了,怎么可能,那腰上缠绕几圈的游泳圈是什么。就在我开口准备为自己身上的肉肉讨个公道时,王嫂已经一溜烟的消失在面前,只有远远的传来她中气十足的声音,“棉棉小姐,你等等,我给你做好吃的,一定要好好的补一补!”

自从外公生病了之后,秦家大宅里就只有秦伯和王嫂了,偶尔也会有医生带着看护来瞧瞧,但是后来,大哥说外公需要静养后,外公就被移到山上的贵族疗养院去了。

我想起疗养院,那里山清水秀,环境清幽,倒是一个清静安宁的好地方。

宝宝…啊哈_宝宝h

“走吧,进去吧。”秦日初领着我向楼上走去。

“去哪儿?”我跟在后面,好奇的发问。

秦日初回头,笑如春风般温暖,“不是要看看你的母亲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16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