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土地

narutokushina小南本子: 小南裸

27接到电话时,徐子尚有种庆幸的感觉,他刚送小桐回去,那面破掉的窗户修补完成,尽管还想继续赖在工作室里,但大评已经迫在眉梢,实在没时间再拖下去,小桐虽然不情愿,还是得带着那些材料,跟郁青又约时间继续赶忙做活。

27

接到电话时,徐子尚有种庆幸的感觉,他刚送小桐回去,那面破掉的窗户修补完成,尽管还想继续赖在工作室里,但大评已经迫在眉梢,实在没时间再拖下去,小桐虽然不情愿,还是得带着那些材料,跟郁青又约时间继续赶忙做活。

骑着机车离开,不约在工作室,那里还有些小桐的东西,徐子尚怕收不齐全会露出马脚,他决定约在蓉妮的公司楼下。天气很好的日子,阳光耀眼,距离东北季风开始影响台湾应该还有一段时间,他的旧机车骑不快,正好慢慢兜风,下午两点而已,蓉妮已经提早下班。

会不会见了面又要吵架?自从离职後,他每次跟蓉妮碰面,就算约会的原意很好,就算过程的开头还算顺利,但不知怎地,总是没办法好好谈话,每回约会总是不欢而散,而吵架的原因十之八九都跟工作与收入有关。钱其实也不是什麽大问题吧?那些住在乡下的人,他们看天吃饭,自耕自种,过的是多麽简朴的日子,又何必需要赚那麽多钱?他想起上回跟小桐一起到石碇的乡间去,在那里看到的种种,也想到小桐跟他的承诺,顿时心里有种甜甜的感觉,而把那种感觉拿来跟眼前车水马龙、空气脏得要命,每个红灯好像永远都不会变绿的台北市相比,简直天壤之别。

「又迟到,每次都要让我等,你都不会不好意思的吗?」嘴里虽然有些唠叨,但一向急性子的蓉妮今天似乎并不怎麽生气,说着,还从皮包里拿出一个小礼物盒,递给了徐子尚,又说那是上次没给的生日礼物。

「礼物还有补送的吗?」苦笑着,徐子尚一打开,脸上却是一变,那小纸盒里装着的是一条价值不菲的项链,有一条细致的链身,跟雕工精细的藤蔓缠成十字架造型。

「你最喜欢的,新艺术风格。」蓉妮说话时,徐子尚诧异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蓉妮身上穿着的,一点都不像她平常上班时的随兴自在,而是比较正式严谨的套装,同时脸上也多了一点脂粉装扮,展现出十足的成熟女人韵味。

「你今天怎麽特别打扮过了?」

narutokushina小南本子: 小南裸

「早上去参加一场座谈会,本来就需要一点妆,而且,今天主要是有点事情想跟你谈,我想,或许正式点比较好。」蓉妮说着,她挥挥手,叫已经走过来要点餐的服务生先退开,看着徐子尚,她说:「前几天晚上,你妈又打电话来我家,但不是找我,而是找我爸。」

「找你爸干嘛?」皱起眉头,手上还捧着礼物盒,徐子尚隐隐不安,总觉得话题只要扯上双方家长,肯定都没好事。

「两个老人家还能谈什麽,这你一定很清楚了。我爸挂完电话後,跟我讲了一堆有的没的,主要都是在怪我的个性太急太硬,只想把重心放在工作上,而忽略了一些跟你有关的部分。虽然我不是很赞同他们的想法,但那些其实也不是完全都没道理,所以……或许……」讲话一向流利的蓉妮,这时忽然有些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她犹豫了一下,才说:「这条项链,我希望它能代表一些心意,可能这阵子以来,我自己的情绪也不太稳定,你知道,工作压力真的很大,尤其你不在之後,设计部的东西真的不能称之为作品,我光自己的业务就焦头烂额了,还要分神去管他们,那真的很累。也许因为这样,有时候我跟你讲话的口气也不太好,甚至把气出在你头上,老认为之所以现在会这麽累,都是因为你自作主张离职所造成的,对不起。」说着,心高气傲的她很难得地低头道歉。

「如果单以生日来说,这可能是我收过最贵重的礼物,但其实,这里面还包含了你的歉意跟补偿,是吗?」徐子尚不晓得此时该用什麽表情来面对才好,他看着项链,抬头又问蓉妮。

「当然,也包含了我爸,还有你妈所谈到的那些。」蓉妮的声音有点低,说着,她微微抬头,看看徐子尚。

「他们希望怎麽样?」

「我爸怕我嫁不出去,而你妈……很想抱孙子。」说到最後一句,蓉妮的声音已经几不可闻。

起先是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但後来就变得让人阴郁,甚至连最後一丝笑意都不见了。徐子尚呆愣了半晌,他不知道自己拿什麽钱办婚礼,也不知道结婚之後要拿什麽来养一个家,虽然蓉妮已经说了,如果真的要办结婚,她自己还有些存款可以支付,但就算度过这一关了,那以後呢?徐先生照样在家画图,过着三餐不继的日子,让担任知名食品公司的品牌部经理的老婆负责赚钱吗?而且,小桐怎麽办?

narutokushina小南本子: 小南裸

见他好半天没说话,蓉妮忍不住问:「在想什麽?如果有什麽问题,你要不要乾脆拿出来讲,两个人一起想办法,总好过你自己在那里愁眉苦脸吧?我相信不管什麽困难,我们一起联手,一定都能解决才对。」

「没什麽大问题,我只是觉得……现在谈这个是不是早了点?」踌躇了,徐子尚说:「你也知道,我的工作室才刚起步。」

「如果真的结了婚,你难道还要继续玩那个工作室?」蓉妮皱眉。

「为什麽不?」

这一问让蓉妮停住,她看着徐子尚,看了半晌,才说:「我一直认为,结婚不是两个人在身分证上多填了一个别人的名字而已,那代表的是一种承诺跟责任,同时也是一种必须改头换面去迎接新的人生阶段的意义,这你明白吧?既然如此,那你又怎麽认为单单靠着收入不稳定的工作室,就可以应付未来所有的生活开支?我们可以不生小孩,但一样也需要稳定且长期的存款吧?你拿什麽来存?别跟我说你喜欢过这种兴之所致,爱干嘛就干嘛的日子,你还得想想,以後的十年、二十年会怎样,会不会需要买房子,要不要准备养老的钱,甚至,你爸妈会更先变老,他们总有一天会无法自己工作,更需要你的照顾,这些恐怕都不是你本来的生活方式所能应付的,如果你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们的未来就很容易可以做出各种规划,也不需要担心这种朝不保夕的问题。」

「只要经营得好,开个工作室一样可以大红大紫。」其实已经心虚,但徐子尚嘴里兀自逞强着。

「拒绝你妈给你的案子,这也算是一种经营吗?」原来蓉妮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她说:「如果今天你是一个画画商标就净赚五十万的知名设计师,那你要不要开工作室都无所谓,但如果不是呢?你要不要等自己有了千万身价之後,再来考虑要不要为五斗米折腰的事?」

「在你的观点里,真的认为我就是做不到?」徐子尚忍无可忍地问。

narutokushina小南本子: 小南裸

「这问题别问我,你去问问自己的存款簿就知道答案了。」蓉妮叹口气,说着,她又从包包里再拿出一份牛皮纸信封,抽出里头的文件,那是一份对方已经完成签署的设计合约。

「这又是怎麽回事?」徐子尚愕然。

「结婚以後的工作问题,可以等真的结了婚再来想,但眼前的生计还是要顾,是不是?我前几天碰巧遇上一个想找设计师的客户,於是我冒用了你公司的名义,擅自帮你接了一笔生意,也谈妥了价码,对方都已经拟出合约来,还直接签好了,只等你点头就好,这是个是很有规模的大型设计案,要做的东西非常多。」说着,她把合约递过去,而那上头的数字让徐子尚更加咋舌。

「我相信你是一把锋利的宝剑,但既然是宝剑,就不该拿来砍砍路边的小草,在你还没打算找家公司上班之前,起码我可以帮你留意路边的大树,让你发挥自己的专长跟兴趣,对吧?」

「谢谢……」那瞬间,有些不晓得该不该继续生气的徐子尚,只能嗫嚅地点头说着。

-待续-

这世上或许有一种爱能遗世独立地存在,只可惜,我们都没遇到过。

narutokushina小南本子: 小南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19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