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很色的小说_小色说

乐海笙委委屈屈地,含着粗大的肉棒开始舔弄。关于口交的经验她真是少之又少,口技无比生疏,过于粗长的肉棒本就让她连勉强含着都觉得困难,加上后面还有一个贺简言烈马般冲撞驰骋,她连柜都跪不直,又哪里能集中精神来舔它。霍恩海引以为傲的性器没两分钟就被牙齿磕碰了好几下,额角忍不住蹦出两个井字。

乐海笙委委屈屈地,含着粗大的肉棒开始舔弄。

关于口交的经验她真是少之又少,口技无比生疏,过于粗长的肉棒本就让她连勉强含着都觉得困难,加上后面还有一个贺简言烈马般冲撞驰骋,她连柜都跪不直,又哪里能集中精神来舔它。霍恩海引以为傲的性器没两分钟就被牙齿磕碰了好几下,额角忍不住蹦出两个井字。

让她给他口交,也不知道究竟是在为难她还是在为难自己……

然而被她含在口中的大家伙却依然精神奕奕,即使时不时遭受疼痛也没让它软化半分,反而愈发渴望着进入更深的地方。

霍恩海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长了一根抖M的肉棒。被这么磕磕绊绊地含着舔弄,居然还能爽到头皮发麻。原本按着她后脑的手也改为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她的头发,注视着自己涨得通红的肉棒被那两片柔软饱满的鲜嫩红唇一点点地抿着,感受到她的舌头笨拙地在龟头上滑动,小半截肉棒都陷在一片温暖湿润里,忍不住闭上眼睛,不动声色地深呼吸着。

贺简言猛冲了数百下,稍微宣泄了一下心里的那股劲儿,于是开始按着她的臀部缓缓抽送,平息一下翻涌的浴火。但是看到霍恩海被她含着时的那副陶醉样,又有点心理不平衡了。虽然他在床上也从来是无往不利的,但是男人对尺寸问题总是会格外计较。而霍恩海的尺寸,也确实比他胜了那么一滴滴……于是贺大少爷又不爽了。

他俯身伏在她背上,胯部不停地动,同时伸出舌头从她的背脊一路舔到尾椎,让乐海笙机灵灵地打了一连串的哆嗦,险些弹了起来,眼尾立刻浮上了一抹妩媚的红色。她回过头来用湿得快要滴出水来的大眼睛控诉地望向贺简言,又立刻被霍恩海不满地扳回去,挺着肉棒再次送进她口中。

两个男人像是竞赛一般不约而同地加快了速度,分别在她两张小嘴中进出的同时还玩弄着她全身各处的敏感带。乐海笙哪里经得住这些,没一会儿就被弄得压根跪不住了,嘴里的肉棒也含不住了,整个人软绵绵地滑下来趴倒在床上。贺简言不依不饶地提着她的腰一个劲冲撞,乐海笙被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伏在床上一个劲地呜咽着。

很色的小说_小色说

要说霍恩海以前经历过的女人,还真没有像乐海笙这么菜的。战五渣到这种程度也真是醉了。霍恩海见她这样实在是没法给他舔了,也只能就此作罢。但他也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主,既然用不了嘴,也要拉过她的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再用自己的手包住她的手带着她一起撸动。

她的手柔若无骨,嫩得跟豆腐似的,又细又软又滑又腻,握得他的分身捋动时也是异常舒爽。乐海笙却是觉得自己辛苦得不行,腿也酸,手也酸,嘴也酸,还在被不停贯穿的那处更是酸麻得不行。就算是快感,累积太多也是负担。乐海笙呜呜咽咽地啜泣着,也不管之前是不是还打着攻略霍恩海的主意了,摇头哭道:“我不做了,我真的受不了……不要了……”

她是真哭了,鼻头红红,抽抽搭搭。霍恩海和贺简言这两个以前都是唯我霸道的主,看她这样却不知为何生出些同情来,交换眼神后,贺简言也不再故意延长性交时间,而是再次把她转过来,放开了一阵猛攻,在她连续的尖叫声中大力冲撞了上百下之后,拔出来射在她光洁白皙的脊背上。

又经历了一轮激烈的猛攻,乐海笙奄奄一息地趴着,软绵绵地求饶道:“可以、了吧?就这样结束吧?我真的没力气了,不要做了……”

贺简言跪在她背后,一手捋动着肉棒延长快感,另一手却沾了自己的精液涂抹在她蜜桃一般的翘臀上。

霍恩海看了贺简言一眼,柔声哄道:“好的,不做了……我带你去洗澡。”

看着她一瞬间充满了感激的眼睛,霍恩海勾起唇角笑了。

——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很色的小说_小色说

办公室里的小套间还带着浴室,乐海笙躺在放满了热水的浴缸里,而霍恩海两腿分开蹲在浴缸边上,巨大的分身就这么插在她嘴中上下抽动。

“唔、唔唔唔……”不是说不做了吗?果然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就没有能信的!什么我只摸摸不进去,什么我会负责,什么不做了,都他妈是说谎!

尽管霍恩海已经控制着自己只插入一半,但是过于粗长的肉棒还是让她含得倍感艰难。圆大的龟头不时顶到喉咙,带出了强烈的呕吐感。作为一个软妹乐海笙的承受能力确实不强,很快就用手推拒着他的胯骨阻挡他的动作,同时拼命用舌头抵着龟头,摇着头试图吐出肉棒。

霍恩海也不再勉强她——他已经忍了很久,急需渴望品尝她下面那张小嘴的滋味。

硕大的肉棒从女子娇艳的红唇中撤出,乐海笙还在大口喘气,霍恩海已经站了起来,一步跨进浴缸里,撑着边缘居高临下地和她来了一个长吻,在她被吻得透不过气的当儿,坚硬的肉棒已经抵在了她的蜜穴洞口处,蓄势待发。

膨胀的龟头在穴口磨蹭了几下,便顺势插了进去。藉着浴缸中水的润滑,龟头很顺利地捅进了甬道——但也仅限龟头而已。性器官的不对等,让小穴口子被撑得发白。下身传来几近撕裂的痛楚,乐海笙疼得脸色发白,一边倒抽冷气,一边捶着他的胸口哭着求他出去。

霍恩海也不好受,龟头被紧到极致的小穴死死咬住,又疼又爽之下,高挺的鼻梁上都沁出了汗珠。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不管不顾地插进去,但看到身下女子苍白的脸、含泪的眼,他还是竭力控制住心里那股疯狂的劲头,低头去吮她的双乳,又伸手下去揉着阴蒂安抚着她。直到她开始放松身体,并哼唧着轻扭翘臀,才用手背拭去额上的汗,一寸一寸缓缓将肉棒推送进去。

绵软而富有弹性的穴肉禁锢着肉棒不留一丝空隙,下体被巨物缓慢填充着。虽然还是很不适应这等尺寸,但是考虑到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不就此攻略掉霍恩海的话不是太可惜了吗?于是便深吸了一口气,尽量配合着他放松肌肉,打开下体。在她的合作下,肉棒顶端的龟头终于抵达了蜜穴最深处,顶住了宫口。

很色的小说_小色说

乐海笙松了一口气,正等着他的攻势,霍恩海却突然抽出了肉棒,站了起来。

在她迷茫不解的目光中,霍恩海弯下腰来吻了吻她的唇,然后说:“别急,我先去拿套。”

———————————这里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感谢苏格拉渣的深情一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35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