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第八区 小说区

乐海笙窝在别墅里休息了两天,这两天里被贺雍行伺候得无微不至。除了每日钟点工过来打扫外,其他的事儿都是贺雍行一手承包,乐海笙除了自己拿筷子吃饭之外,几乎什么都不用做。晚上就被他抱在怀里睡,本以为自己会不习惯,却发现自己居然睡得很舒服。也没有再发生什么别的,单纯的睡觉而已。

乐海笙窝在别墅里休息了两天,这两天里被贺雍行伺候得无微不至。除了每日钟点工过来打扫外,其他的事儿都是贺雍行一手承包,乐海笙除了自己拿筷子吃饭之外,几乎什么都不用做。晚上就被他抱在怀里睡,本以为自己会不习惯,却发现自己居然睡得很舒服。也没有再发生什么别的,单纯的睡觉而已。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当成公主一样的对待,简直是受宠若惊了。前面二十四年都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从来没有过得这么精细过,这让她在欢喜之余也心生惶恐,不能在这里呆得太久,否则万一回去后无法适应原来的糙生活了怎么办?

第三天早上,贺雍行醒来时,枕边已经空了。

他茫然了一下,穿衣起床,洗漱完毕,下楼就看见乐海笙正弯着腰,把一碗粥摆到了餐桌上。

她穿着丝绸的吊带睡裙,由于弯着腰,所以浑圆挺翘的小屁股就被绷得紧紧的,曲线毕露。贺雍行眼神闪动了一下,走到餐桌前。

“你起床啦。”乐海笙转过身来,笑意盈盈地跟他打招呼。

贺雍行比她高了将近一个头,一垂眼就清楚地看到了她胸前的沟壑。

“你没穿内衣?”

第八区  小说区

“啊?”乐海笙惊了一下,下意识地低头去看。她从来没有穿内衣睡觉的习惯,今天早早起床做早饭也没记得穿……被看光了吗?

脸红红地用手臂挡在胸前,乐海笙快速地说:“早餐我给你煮了粥,打了豆浆,还有两个水煮蛋,你简单吃一吃吧,我去换衣服……”

正准备转身上楼,却被贺雍行拉住了手臂。乐海笙茫然随着他的力道转身,就被拥进了宽阔的胸怀。

乐海笙不解地抬头,正好对上他低头落下的唇。

他的唇饱满而柔软,吻上来的时候像是花瓣拂过。

舌头撬开乐海笙微启的齿关,温柔地挑逗着她的小舌。乐海笙不知不觉就闭上了眼睛,投入了这个绵柔的吻。随着他亲吻的加深,她的上身逐渐后仰,全靠他揽住她的手臂来维持平衡。

当他松开她的嘴唇,乐海笙整个人都软倒在他的臂弯里,轻轻地喘着,睁开的眼睛雾蒙蒙的一片水汽。

而贺雍行并没有就此结束这个吻,他的唇一路向下,在锁骨流连了一会儿,就再次下移,在吊带裙半遮半掩的雪白乳沟落下细碎的亲吻。

第八区  小说区

“嗯……”乐海笙闭着眼睛,白皙的面孔泛着红晕,贺雍行微微一用力,就将她推得靠在了餐桌上。她仰着修长的脖颈,在他吻住蜜桃尖儿的时候挺起了胸膛,两条笔直修长的腿也紧紧并拢在一起。

“海笙,把腿分开一点……”贺雍行含着桃尖儿含糊不清地出声。

乐海笙手搁在男人肩膀上,轻咬着下唇不知所措,只能喏喏地提醒着:“不要,先吃早餐吧……”

“先让我吃一吃你。”贺雍行说着,双手握住她的两条腿轻轻拉开,身体就挤进了她的两腿之间。

“啊!”乐海笙、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贺雍行蹲下身去,将她的双腿架在了自己肩上,头颅已经凑到了她的腿心。她穿的是一条薄薄的蕾丝内裤,很容易就感觉到他的鼻息拂在了隐秘的花朵上。

他亲了上去。

乐海笙颤抖了一下,双手抓着他的黑发,也不知道是想推开他,还是让他贴得更紧。

薄薄的内裤被舔得呈现半透明,紧紧贴在阴户上。里面的蜜穴口中,涌出了晶莹的体液,将内裤沾得更湿。

第八区  小说区

贺雍行站起身,托着乐海笙的臀部将她抱了起来,方便他脱去那条已经湿透的内裤。

而他也已经拉开了西装裤的拉链,将里面那个已经醒来的野兽释放出来。

乐海笙闭着眼睛,感受到那个炽热的大家伙在穴口磨蹭着蓄势待发。她已经湿得一塌糊涂,贺雍行的肉棒很容易就被蜜穴中源源不断流出的蜜汁染得湿淋淋的,他甚至还没怎么用力,就自然而然地进去了一个头。冰冷的皮带接触到温热的皮肤,让乐海笙情不自禁地战栗了一下。

“嗯……”乐海笙半个臀部坐在餐桌上,双手向后撑住桌面,两条长腿夹着男人结实的腰,感受着肉棒的缓缓推进,舒服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就像一只正在被抚摸的猫。

男人的节奏掌控得十分高明,先是以一阵温柔却坚定的轻插逗引起了她体内的渴望,在她开始习惯了肉棒带来的舒适快感,继而不满足地扭动腰部寻求更刺激的快感时,便将她的双腿压在她的胸前,将她整个人折叠起来。这个姿势让她的阴部在他面前高高翘起,一览无遗。他稍微一垂眼就看到了她粉嫩的花唇里吞没着一根肉棒。小小的洞口,竟然能吃下那么大一根肉棒,穴口被撑得圆圆的,紧紧地咬着棒身,花唇蠕动着像是想把肉棒吃得更深。

在他稍微停顿的当头,乐海笙已经难耐地挺起了腰身,用双腿勾住了他的脖子将对方带向自己。她也说不出口求欢的话,只能像是哭泣又像是哀求一般地呼唤着:“雍行、雍行……”

“恩,我来了。”贺雍行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温柔,可是身下的动作却开始粗重起来。坚硬的肉棒一次次尽根没入又一次次拔出到只留下一个龟头,傲人的长度让他能轻而易举地顶到最里面的宫颈。若是之前这样的深入总会让乐海笙感觉到或多或少的痛楚,但是贺雍行却让她有了足够的放松和预热,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对他卸下了防备。即使被一次次撞击到宫颈她也不会反射性地缩紧阴道限制对方的挺进,而是完全敞开了身体,热切地欢迎以及渴求对方带来的快感。没有任何防备,只想再要更多。

“雍行,还要,再快一点……”她终于抛开了矜持,向他索取更多。

第八区  小说区

贺雍行从善如流地加剧了速度和力道。

多么美丽。女人潮红的脸,张开的嘴唇里吐出令人心驰神摇的呻吟,浑身白皙细腻的肌肤都因情欲而泛起了浅浅的粉红色。她摇动着细腰渴求着他。明明已经被情欲染透了,却丝毫不让人觉得淫荡,反而充满了天真的美感。

蜜穴里还吃着男人的肉棒呢,表情却这么纯洁无辜真的好吗?

尽管努力压抑着内心的野性,但是男人天生的占有欲却让贺雍行仍是控制不住地,深深撞入了她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雍行,雍行……”乐海笙连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明明已经快要被这欢乐的情潮淹没了,却丝毫不想阻止,只想让他再用力一点、再深入一点、在多给她一点……说不出口的,只能反复呼唤着他的名字,同时配合着他的节奏摇动臀部。

好在贺雍行听得懂她没说出来的请求。现在她不需要温柔、不需要克制,只需要男人狠狠地插她、撞击她,把她送上那明明已经快要到了却总是差了半分的高峰……

柔软的臀部与耻骨碰撞出的啪啪声渐渐响起,肉棒每一次插进那蜜汁四溢的幽穴都能感受到穴壁软肉狂乱地痉挛又放松,每次全根插入都能感觉到宫口吸吮着龟头。乐海笙已经被插得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声音,随着他的节奏狂呼乱叫:“雍行……啊!求你、求……嗯……就要到了!雍行快点,快点!对,就是这里……顶这里……要……唔!啊啊啊啊!”

在蜜穴深处喷出大股淫液的同时,滚烫的精液也激射在穴壁上。乐海笙被烫得啰嗦了一下,整个人瘫软无力地向后倒在了餐桌上,胸部犹自剧烈起伏,不停喘息。

第八区  小说区

而刚刚射完精的男人,也俯下身来,双肘撑在她头的两侧,斯文清俊的面孔带着高潮的余韵,让她看得心都颤了起来。

———————————这里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感谢湘雅的珍珠贝壳。

感谢苏佑然的深情一吻。

感谢SHIcee的深情一吻。

第八区  小说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38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