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阳泰酒楼。「客官,欢迎欢迎!请问打尖还是住店?」一位小二看见一位锦衣华服、相貌俊美的公子,就兴冲冲的过来问候了,想说一定可以赚到不少小费。

阳泰酒楼。

「客官,欢迎欢迎!请问打尖还是住店?」一位小二看见一位锦衣华服、相貌俊美的公子,就兴冲冲的过来问候了,想说一定可以赚到不少小费。

「两间上房,送几样菜到房间。」

「好咧!」小二大声得应了一声,遂带路去。

他丢了一小袋钱在柜台,便跟着小二往楼上走去。

莲玉在房里吃着菜,却也食不知味,撤了饭菜後拿起怀里的摺扇,翻翻玩玩搧搧,心里甜滋滋的笑了,他最心爱妹妹,耳畔总能响起莲心如银铃般的嗓音:

「玉皇兄,这个摺扇送给你,上面画的是我和你,呵呵!我可是把你画得英俊潇洒呢!」

莲心啊莲心!当初若知道这是你的饯行礼,打死我都不会收,还会打断你的腿,看你还往哪跑!但你就是太了解我,知道我不可能那麽做,看来是把你给宠坏了,你到底在哪儿啊?

此时传来了敲门声:「主子!小的是梨子。」

「快进来!」莲玉速速收起了情绪:「可有什麽进展?」

「回主子,这是目前所有渊的画作,还有小的已经找到莲心公主的住处,小的随时可以带路。」梨子小心翼翼得道。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什麽!可真无差错?那她现在在哪?」莲玉急问,终於!终於让他给找到了!

「是!莲心公主现在在威凛城西北方位的一处姓常的府内。」梨子回。

「常府…那她在那待了多久?府内有哪些人?全部都详细说来!」

「莲心公主在半年前就住进府内,好像是遇到匪贼,费了千辛才逃出,却因为太饿而倒在常府门口,被常府的主人——常玄救进府内安顿;府内时而有他的朋友蓝洋和尹欲青串门子,还有有公主的贴身侍卫和婢女,其他则有隐卫二十名在暗中保护常府。」梨子虽小小年纪,但他很识相的选择有些可说、有些不可说,就当作他没查到即可。

「你有事瞒我?」莲玉翻着渊的画作边问。果然,一个果然是渊的画作与莲心的如出一辙;二个果然是,他生在帝王之家,何面何相他不会看?从刚刚就直盯着梨子握着拳的双手、跪着且微低的头,他听到莲心已经找到当然内心激动得很,但他依然静静的观察着梨子是否有知情不报

「不!小的不敢!」梨子故做害怕,铿锵回答。就是要有这样的主子他才甘愿服侍。

「不说没关系,等我自己查到,你准备去喂狗吧!」莲玉说得云淡风清,眼神冷到不再冷,区区一个奴才赶跟他斗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可不记得自己何时这麽放任属下爬到自己头上来,不过他也不是迂腐之人,他知道梨子会选择不说许是有顾虑,他可不需要没脑子的奴才!

「请主子做好心理准备!」梨子大胆说。

「有你这麽罗唆?」莲玉不耐烦了。他听梨子这麽说後许多可能性在他脑子一瞬间飞速转动起来,莲心会离开皇宫是因为要开开眼界、行万里路,这都还没离开威凛城半步,就在常府里待了半年,这怎麽想怎麽怪!莫不是其实常府是个狼窟?公主身份被人知道了?

「莲心公主爱…爱上了常玄…」梨子抖着音,把他「看到」的说出来。他亲眼看见了常玄带着面具和莲心公主再常府院子拉拉扯扯,最重要的还是在半夜呢!要是有个差错,就……!当然,这个也是非得选择不说!死都不能说!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此时莲玉全身僵硬,突然一动也动不了,什麽!妹妹她爱上了常玄!不,他不准!一是常玄为庶民、二是妹妹贵为公主、三是…三是…他可也是……

莲玉平下情绪:「可到了私订终身的程度?」

「不,还未,只互相倾心而已。」梨子说完猛然悟他说错话了!

「碰」一声巨响,木桌已被莲玉的掌风劈成两半,用一个最冷、最平、最轻,却最铿锵、最肯定的语气说:「哼!这还叫而已?……速速说来常玄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梨子看着那可怜的木桌,嘴角直抽搐:「是…是。」

他说了一些之後说:「但常玄早已离开常府约有三个月,现在人在虎啸山庄。」

「明天就去会会那厮!」哼!死小子,和妹妹互相倾心了还把她丢在一边儿不管,看我怎麽收拾你!

「梨子,隔壁那间上房给你睡,好好睡个觉。」这个贴身奴才是莲玉亲自挑选的,他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也验证了,他没有挑错人,这点莲玉内心里倒是颇欣慰得笑了。

梨子听了之後,露出了十三岁少年才有的童真笑容。他还没有住过上房呢!以他的身份搞不好一辈子都住不到阳泰酒楼的上房。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虎啸山庄。

「李凡仙,林公子的脑子怎麽样了?」薛立天问。

李凡仙瞟他一眼都懒得瞟,直接从他旁边略过,当然话也是不理的。小鬼头,本爷的名讳是你可以随随便便喊的?

「哎!你这老头架子这麽大啊!」薛立天看到李凡仙这傲慢的态度,不觉怒了!

嗤!屑你啊!李凡仙在心里这麽想。

「敢请神医告知一二。」常玄抱拳问道。他没办法,他之前也是吃过亏的,被臭骂了一顿像是唢呐声烦得堵耳都没用,现在不放低姿态,他不医(依)也拿他没辄,横竖都是吃亏,大不如让他自己说!

「没大碍了,不信自己推!」李凡仙推了一下薛立天肩膀:「自己敲!」又敲了一下常玄的脑袋。

两人当然很不满,只好自己在心里碎语。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医是医好了,但是怕你们应付不来的,本爷先走了。」说完早已只剩空气,哪里还有李凡仙的人影。

「谁先进去?」霍牙好笑得问。

薛立天一听:「怕了不成!」才一摸门把,突然一阵浓烈的杀气逼来,门外的大家赶紧避开,这时一声巨响,门早已碎裂、木屑纷飞,烟灰透出的是鲜红嗜血的眼神。

「我杀了你们!」林公子——林随一声怒吼便拔剑朝霍牙砍去,霍牙一闪躲过了攻击,林随一个箭步往旁一带,右脚迅速给薛立天一记重踢,顺着脚势,右掌一带劈向常玄的心脏,常玄虽躲过了,但还是打中了胸、吐了口血出来。

「你搞什麽啊!」薛立天性子急,怒得问。

「还敢问我搞什麽?若不是你们我早和柳儿作神仙伴侣,就你们这无谓的正义,凤凰会的犯进掳走了柳儿,不怪你们怪谁?」

霍牙听闻使了个眼色给常玄,他会意了便去办霍牙要求的事。看常玄去办後霍牙转头怒看林随。

「你是吃了李凡仙的什麽神药灵丹,敢在我的地盘撒野!」

「呵!到底是个神药,我的痴傻就这麽给治好了,好像我的胆子也就这麽大起来了喔!」说完还想再给霍牙一拳。

「是李凡仙那庸医没把你的痴傻治好吧!」霍牙大喊:「有时间在这里打架,大不如去找你的柳儿,真搞不懂!那女人是爱上你哪点?」

「你说什麽!」林随气急败坏,作势上前一脚,但是硬生生被霍牙挡了下来。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他说搞不懂那女人是爱上你哪点!听清了没?」薛立天烦了,代霍牙喊一句。

「你们懂什麽!我就是太清楚江湖是怎麽一回事才不想有任何瓜葛,但你们却让寒梅客栈陷入危险之中,在我看来,白江和黑湖一点区别也没有!」林随胆大得说出他的愤怒。

「你这家伙!」薛立天站直了身往前想去猫林随一拳却被霍牙阻止:「不要搞错了对象!」他马上意会霍牙是什麽意思,只好忿忿的收手。

这时候,常玄秀出梧泉给的卷轴在林随面前:「这是寒梅客栈一年营收、这个是成本,其中有一百分之十是给各路门派的保护金。」

「哼!这是被逼的,你们很爱揭人疮疤?」林随没好气道。被人踩在脚底下的生活不是人过的日子,他受够了!

「亏你是他儿子!」常玄趁他放松,朝他的右脸颊重重打了一拳,连带木头地板打出了个洞:「你成熟点!你父亲若不寻求保护,寒梅客栈早就是凤凰会的囊中物你知不知道!」常玄扯着林随的领口猛烈的摇,看能不能让他「清醒」些。

林随一脸惊讶,这人说什麽?他之前怎麽一点都不知道!

「你父亲努力得守住寒梅客栈,你还说它是疮疤,所有人看得最不清的就是你!」

「常玄说的没错,不然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在这活不乱跳?」薛立天不屑得道。

这时林随顿悟,他突然发觉自己刚才的所做都是徒劳,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你们…谢谢,但是为什麽…?」林随不好意思得问。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他们听闻,好笑得说:「谁叫我们这是『无谓的正义』?」

「哼!可笑的家伙!」李凡仙虽走远了但仍然用顺风耳这武功听着常玄他们的对话,他想着,唉!可能义龙会的这些小鬼头们还是有点脑子的,不然还想等着林随怎麽和他们打起来,这可是独自行走时的一番小乐趣呢!现在却可惜了!

李凡仙边想边後悔着,却突然感到一丝不对劲的气息,他隐藏自己的气息躲到一旁看是怎麽一回事。

两名施轻功从天而降、身穿黑红色进装的男子从两个方向同时出现,其中一名对另一名说:「这是上级派下的命令!速速去执行!」

「可……可是这……」左边那位吱唔了起来,他不敢接啊!

「可是什麽!不敢接是不是!」右边的冷着眼看着他,左手摸着腰间的刀,大拇指往上一动,右手已准备好随时拔刀。内心身处却也想着他也怪可怜的,但不传刚刚刽手的命令下来,被杀的就是自己!

左边的冷汗直流,他想着,没想他也有这麽一天,若接下任务,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他的命就休矣,难道天要亡他?

「不接就去见阎王…」

「我接!」右边的还没说完左边的就急着答。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左边的他决定既然要死就死的乾脆,反正现在、等一下和以後都是死,横竖都是死,大不如趁可以等一下死和没有挂念的时候还好点。

右边的勾起一笑:「祝你好运!」

左边的马上动身前往执行他的任务,路上,他的心情极为复杂,再半个时辰他就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难道说自己是传说中的签王?要给谈水传令根本就是找死!谁不知道给他传令下一秒就归西了!

李凡仙看着一连串下来,左边那位的反应非常怪,那劲装是凤凰会他认得,江湖的事情他在年轻时已经玩过一把,现在想要脱身不理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事有古怪。

李凡仙一个迅雷不及掩耳,跳到他面前:「小子,看起来很急耶!」

他没看到黑影就感觉到气息,早李凡仙一步避开到了五尺之外:「谁?报上名来!」

李凡仙心想着他武功不错:「谈个交易如何?」

「找死!」他一个箭步向前就是一掌。

李凡仙轻松的接下,并且制住了他的双手,右手一个用力就让他的左手脱臼:「哎!别急!不会让你吃亏的。」

这不是已经让我吃亏了嘛!凤凰会的小伙子这麽想後便提起十二万分的勇气,把脱臼的左手折回来:「喝啊啊啊……!」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李凡仙看着这小子不错,却又趁着不注意,再把他的左手折回去。

「啊啊啊啊!……你这死老头!」他看着自己的手,看来这手已经断了。

「我还年轻着呢!没眼光啊!」这点他可没说谎,他还年轻!李凡仙又说:「下一个可不是一只手一只脚了,要不乾脆把骨头重组了?」

他今天是把一辈子的霉运都集过来了,横的竖的、左的右的都要他死,唉!死前的挣扎啊:「什麽交易?」

「你刚刚从另一个人接下的任务是什麽?」

他骨子里不可能那种有问必答的翩翩公子,但今天也许真的……他也懒得反抗了:「你要给我什麽?」

李凡仙想,哼!算的真精:「本爷有办法让你不死。」

他狐疑了一下却还是开口了,但这老头的态度让他不想说实话:「上级下令:通知谈水明天一天之内把常府的那个女人杀掉。」

刽手那家伙!李凡仙想着她跟刽手有什麽关系,她竟然引来杀身之祸!

「你带着这个,两个时辰之内到七烟谷内,到时候整片大凛国就没有你这个人的存在但你会活得好好的。」李凡仙把一个锦囊递到他手里。自认为怕死的人都还算有救的,看武功底子不错

,勇气也佳,送到七烟谷给大夥「重新塑人」也不错,但如果自己真的看错人,大夥们也「不会留他」的。

慕晚晚薄司寒全文阅读笔趣阁小说汚

「…呃……喔,但你干嘛……?」他楞着,但一抬头哪里还有老头的影子。

他问的话李凡仙有听到,他心想:套一句小鬼头们的话吧!

——「无谓的正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38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