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我把舌头伸进女神的屁股里-屁股奴

我怔怔的站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宇心意识感觉不到周围有任何东西。

我怔怔的站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宇心意识感觉不到周围有任何东西。

我慢慢向走着,没有任何事物,就连出口也没有。

怎麽可能?这到底是什麽地方?

原本该波澜不惊的心中,第一次感到旁徨无助、第一次觉得孤单寂寞、第一次⋯⋯尝到了泪水的滋味!

不能哭。我擦掉眼框中的眼泪,然後咬着牙,强忍着想哭的冲动,不让泪水流出来。杀手守则第九条——无论多恐惧,也不能流下眼泪。

我抬起脚步,开始向前奔跑着,盲目的找寻着出口。

在哪里?到底⋯⋯出口在哪里?

宇心意识依旧感觉不出任何东西,这里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无底洞般。

我开始喘气了,但还是继续跑着,心中想着,不要放弃、不能放弃⋯⋯⋯

不知过了多久,总觉得时间已经过了一年般如此漫长,我逐渐放慢了脚步,之後浑身无力的跌坐下来。

心情犹如一滩死水般,总算平静了。或许是因为我已经放弃寻找出口了吧⋯⋯

我把舌头伸进女神的屁股里-屁股奴

我唯一能做的,就只能环抱住自己的身体,默默等待生命终结。至於我脑中则是闪过了许多画面⋯⋯

从小时候训练到长大开始出任务,还有与安瑟的相识再到离别,甚至回想起格里西亚他们。

安瑟⋯⋯我来找你了,你会怪我放弃自己的生命吗?

就在我即将被黑暗吞食的时候,彷佛听见格里西亚与人争执的声音,「我不可能见死不救!」

「但他的死亡时间早就已经超过八个小时了。」另一道冷默的声音响起。

「审判。即使如此,我也要试试看!」格里西亚语气坚定的说。

「不可以,太阳。我不允许你打破禁忌。」审判的声音逐渐飙高:「我不能让你去赌未知的後果!」

「我不管!」格里西亚竟然敢大声的对审判咆哮。

审判压抑着声音,尽量平稳的道:「问题你自己的血也流了很多,跟本就不够驱动复活术。」

「审判,既然他做到了你的要求,那现在也已经属於我们的一份子了。」格里西亚直拗的喊叫:「要我放弃任何一个骑士长,我无法答应!」

「太阳!为什麽你总是这麽任性?」审判生气的骂着。

我把舌头伸进女神的屁股里-屁股奴

格里西亚的声音有些颤抖,问道:「审判。要是你看到我死亡,你也会不顾一切代价救我,对吧?」

「我⋯⋯」审判说出一个字之後,沉默了许久。

「无话可说了吧。」格里西亚苦笑一声,并说了一个提议:「不然你去找看谁愿意帮忙捐血,好吗?」

我听见审判妥协的叹了一口气,「好⋯⋯我去召集其他人来帮你。」然後走了出去的脚步声。

「谢谢。」格里西亚的脚步声跟了上去,道完谢後关上了门。

然後⋯⋯我听见锁门声。

「对不起,审判。我等不起!」格里西亚哽咽的说:「这是我的错,要不是我为了发泄自己的怨气,才会没有注意到他跑去与死亡骑士决斗。」

「光明神啊!」格里西亚向我走过来,并缓缓念道:「请您倾听我的悔恨。由於我抛下利奥拉不顾,在他濒临危险的时候,我却没有尽到一个同伴该有的责任——我不在他的身边⋯⋯」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进我的耳中。

「这一切都应怪我,我的罪深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只求您别将利奥拉带回到您的身边。」格里西亚深呼吸了口气,向光明神祈求。

格里西亚握住我的左手,温热的血不断的流向我,口中念着咒语:「请以我左手之血驱动他的左手⋯⋯」

「太阳,为什麽不开门!」审判撞开门,沉默了几秒後,怒声质问着格里西亚:「你怎麽可以骗我!然後自己一个人逞强?」

我把舌头伸进女神的屁股里-屁股奴

格里西亚什麽也没有辩驳,只是继续进行仪式,大概是割破自己的右手,接着轻声的说:「请以我右手之血驱动他的右手。」

「够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伤上加伤。」审判说完,我听见拔剑的声音。

「审判你⋯⋯」

「太阳,没有理由可以说这是你的错,你不必一个人承担。」

我顿时感觉出多了另外一个人在输血。

直到我身上沾满他们的血,格里西亚才开始进行下个阶段的仪式⋯⋯

他将太阳神剑刺进了我胸口的致命伤,并且趴在我身上,细语呢喃道:「请您把完好无缺的利奥拉还给我,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请把完好的利奥拉还给我。」格里西亚又再一次重复道。

「还给我!」格里西亚不顾优雅的大吼,并加重力道握住了太阳神剑,圣光通过太阳神剑,蔓延到我的全身,把我身上渐渐聚集的黑暗属性慢慢赶了出去,让我感到全身上下充满了圣光。

「光明神,请把利奥拉还给我!如果要付出代价,就从我身上取吧!请不要夺走他的任何东西!」他应该是保持这个姿态很久很久,尽了他所能⋯⋯

之後,缓缓结束了输送圣光的仪式,温暖的感觉开始逐渐消失。

我把舌头伸进女神的屁股里-屁股奴

然後太阳大概是站起身来,慢慢将太阳神剑拔出来。他一边拔出来,太阳神剑上剩余的圣光,也一边治癒我那个致命的剑伤。

最後,当太阳神剑完全脱离我的身体时,我听见剑掉到地上的声音,他丢开了太阳神剑,猛然将手上的一道圣光,按到我渐渐瘉合的伤口处。

我感觉道体内令我不适的诡异之气,向外释出。

『回来吧!利奥拉!快回来!』

当体内的诡异之气即将释放完的那刻,我似乎听见了格里西亚心中的呐喊⋯⋯

这时我的眼前出现了金黄色闪耀的通道,我周遭的黑暗也逐渐被白光覆盖。

「去吧,银月⋯⋯对了,应该叫你利奥拉。你的朋友在叫你了。」安瑟温柔的嗓音在我身後响起,给了我前进的勇气。

克制着想回头的冲动,我轻轻点了头,然後站起身,朝格里西亚的声音走去⋯⋯

再见了安瑟,我会继续活下去⋯⋯

**************************

我动了一下手,发现有了感觉。就连一口气接收了一大堆圣光,因此感到体内被灌满满的饱足感也有⋯⋯

我把舌头伸进女神的屁股里-屁股奴

就在此时我因为觉得呼吸困难,一不小心倒吸一大口气,然後便开始拚命咳嗽。

当我慢慢的张开眼睛,格里西亚就近在眼前。突然一滴泪滴在我的脸颊上,只是他的表情却让我毫不怀疑,那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太好了。」格里西亚对我绽放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时审判突然惊呼一声:「太阳!」

因为格里西亚脸上挂着微笑,就这样倒进我的怀里,闭目不醒。

(下章待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43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