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久久日网_屌日网

「DearSS,这是我第一次与你对话。你知道为何我叫你——或者你们——做SS吗?你应该知道的。我说的事,你都知道,因为我本来就是你的一部分。现在你睡着,我就趁你睡着的时候写这封email。在你醒来之前,我会删去你电脑里的浏览纪录。

「DearSS,

这是我第一次与你对话。你知道为何我叫你——或者你们——做SS吗?你应该知道的。我说的事,你都知道,因为我本来就是你的一部分。现在你睡着,我就趁你睡着的时候写这封email。在你醒来之前,我会删去你电脑里的浏览纪录。

你把我当做敌人。你要打倒你,我要迎战我。

三个月之前,我作了一个梦。这个梦只有我记得,你忘了。梦里,我跟一个男人睡在一起。对方没有脸——或者说有脸,但在我面前一闪即逝,使我不能捕捉他五官的特徵;或者说他的脸很普通,使我记不住;或者说……

总之在那一晚之後,我是记不住对方的脸。我在梦里没有太多感受——感官上的,只是感到自己回到最初所处的地方。与某一个人相拥,那一次相拥与一般的性行为不同,我们之间没有侵略。和平。没有角力。惯於男女性行为模式的人,认为只有插入才能带来满足,认为只有精液可被视为激情的证据。但灵肉合一的拥抱为人带来心的满足,类近於宗教灵性为人类带来的那种满足。

令我想起《花样年华》中,周慕云与苏丽珍未能「幸福地在一起」,他去了吴哥窟旅行。他亲吻石墙,那一刻他将自己的情殇、被背叛的伤痛,用嘴唇传达给石墙,让那股未知的力量为他分担这一切痛苦。在那刻,任何性快感都是肤浅的。

我所做的第一个梦,就是那样。

你注定要输给我,因为你一开始就掉入自己所营造出来的恐慌。你不能够从痛苦中抽离。你不能敏感地分辨出痛苦中的各种特质:美丑、甘苦、醉醒。

我比你走得前。

亲爱的SS,你在这一个月以来才做梦,太迟了。

你将会输。

久久日网_屌日网

Yours,

DearestEnemySelf,ES」

「三月二十一日:昨晚没有梦见楚兆春——我没有睡。我收到很多封ES(敌我)寄给我的电邮。我已经分不清敌我到底是我,抑或是我以外的个体。我明白为什麽我将会输给ES——照ES所讲,人每晚所作的梦比他醒後能记得清的要多。我只能记得醒来之前,ES所为我呈献的、与楚兆春有关的梦。

「原来那不是假楚兆春——那是ES所做过的梦。在三个月之前,ES就开始作一些关於楚兆春的梦——在我(我是SS,想通什麽叫做SS了——TrueSelf以及Self,即我的真我与自我之合体)未意识到之前。那些梦只有ES记得,身为SS的我却一无所知。我现在每晚所作的梦,都是ES从他所作过的梦中挑出来的——我该说精挑细选吗?

「我问ES,到底他有目的。ES却叫我问自己。我问他:什麽是自己?我已经搞不清我是谁,而我体内有多少个像ES般的存在。为什麽是楚兆春?难道我的确是爱楚兆春?然而这不可能,这不可能……ES说:有些事不是人能逃得过,有些事是早有决定、安排。每个人的生命都被那股力量主宰。不该害怕。人从那里来,回到那里去。我问ES:我是否只有两个选择——回到那里,或者楚兆春。然而楚兆春的什麽?我要杀了他?我要他fuckme?Fuckmefor…howmanytimesshouldIaskfor?Once?Twice?AndhowcouldIaskhim?Saytohimifyoudon’tfuckme,thenIwillgetkilledbyES?AndhowcouldIexplaintohimwhothefuckisES?I’mprobablylosingmyself.IwanttobeGodsothatIcouldkillES.ButIcouldkillmyselfevenifI’mnottheGod.」

樊梦告诉自己,事情不能就此完结——不应该以他作为一个疯子,去完结整宗闹剧。不,这根本不是一套完整的剧:人物由始至终只有一个,楚兆春只是被他潜意识所爱上的人,与樊梦的生活并没有实际关连。樊梦是一个因自己而发疯的疯子,没人推他去悬崖边——是他一手做成。因为他是他自己世界的神——ES是他的神。ES决定他必须得到楚兆春,便要SS去做,当SS不能够达到ES的要求,ES便毫不留情将SS逼成疯子,借此占据樊梦的肉身。他太清楚这一点。

他的遗忘,就证明ES的潜入。他无法阻止ES,因为樊梦不想死。再者他没有信心能杀死ES,说不定他就算捅死自己,ES也会在他死後顺理成章地主宰这具身体。抑或到时候他会与ES交换身份,成为新的ES?他想通了,ES与SS是相对概念,对於ES,SS不欲与楚兆春接触,因此SS其实是ES的敌人——是ES的ES,而ES自然自觉是SS。那樊梦到底是ES或是SS?或是什麽也不是?

这天是礼拜六。樊梦的家人都外出了,故此樊梦容许自己在房内失声痛哭。哭完,他就写东西。写到想哭,就哭。走出房外,已经是下午——他一个上午粒米未进,甚至未梳洗。刷牙洗脸,双眼红肿,脸颊微凹下去,他腰间仅有的肉都好似消去,樊梦被这一个月以来的生活消磨成一个高大的骨架。

他撑着镜柜,专注地凝视自己的脸:他要记住这张脸——当他(他是SS?ES?)在这具身体里,所露出的表情。他想知道ES占据他的身体时,眼神会变成怎样,可是樊梦无法得知。或者现在已代表ES占据了他的身体?因为樊梦已经将ES与SS的界线模糊化,他失去了一个可供打倒的敌人。他只有他自己——这时,SS与ES又好似合一了。

樊梦想,那个fakeenemyself的电邮帐户应是他申请的。他想:以ES的性格,到底会设定什麽密码?他尝试用:forss——果然正确。樊梦登入了fakeenemyself的户口。他可以肯定这就是他申请的户口。那些email是他寄给自己的。但为什麽他没有印象?是ES。ES泄入他的意识,控制他的身体,一回覆完电邮,就让SS重掌樊梦的身体。亦即是说这一整个早上都是樊前自己与自己通电邮。

他得出这个结论时,两行眼泪自红肿的双眼流下来,使脸颊生痒。他揉自己的眼睛,用死劲,几乎要把眼球剖出来,眼睛愈痛,泪流得愈凶,不知是因为太痛还是什麽。

久久日网_屌日网

樊梦走出厕所,看见桌上放了一碟早餐,用一个透明的胶罩盖着。碟旁有一只保温壶,里面大概是一杯热奶茶——樊梦每天必须饮一杯奶茶,才有精神做事。保温壶旁边却有一张明信片:封面是一片布满星星的夜空景色,角落处用白色笔写下:SECRET——字迹似曾相识。

翻去背面一看:

「DearSS,

HereIam.

Yours,

ES」

樊梦看见署名的ES,已没有任何感觉。人的情绪好似一条橡筋,拉扯太多,会变得松弛。近日樊梦的情绪变动太大,由紧绷、放松、几乎断裂、再紧绷再放松……尤其经过一个上午的写作与哭泣,他已不能再挤出更多悲伤。他捏着那纸片。他放下纸片。他摸摸肚子,饿得胃痛。他坐下来,揭开胶罩。他吃。

早餐早已凉掉,大概母亲没想到他会这麽迟才吃。母亲去了婆家,今天樊梦本来要去婆婆家吃饭,但樊母昨天见他神不守舍的,便说只带樊英去,这天留樊梦一个人看家。

樊梦很想知道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张卡片。不,使他感到熟悉的不是卡片,而是字体。很熟悉的字体。他一边食,一边想,忽地一个猜想蹦入脑海,一阵痒而寒的颤栗通过他身体流向四肢,明明是春天,他却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力图阻止那份寒意。

他跑入房间,自书桌底拉出一个大胶箱,里面放着他中学时代的大部分功课。樊梦是一个留恋於过去的人,他对过去的事情总怀有特别的感情,故升大学时,他没有让母亲丢掉中学时代的课业,把那些作文、作业都留下来,由中一到中七。他拿出一份初中时代的英文作文,跟明信片上的字迹比对,不由得喘着大气,心被一只大手攫住,好似连血都不能输出。

那是连血管都冷凝了的一种感觉。

久久日网_屌日网

那是四肢冰封的一种感觉。

那是腿骨忽然折断成碎片、人变成一团缺乏骨架支撑的软肉、摊在地下的一种感觉。

樊梦再也站不住,不知何时,明信片跟英文作文都散落在他脚背附近。

一样的字迹:初中时,他写「I」总会手多的在「I」的上端加上一个钩,写成像阿拉伯数字的「1」,被老师纠正了几次才改得成;写「m」时,他特别爱卖弄美感,总将m写成斜体;至於「H」,一直到现在他都觉得潦草字体的H比较美观,故在写H时,会特地写作潦草。这一些极细微的、私人的写字习惯只有他一人知晓,别的人不可能模仿得来。

樊梦相信,这张明信片出自他本人的手笔。

一阵低沉的法国号声响起(他猜那是法国号)。

法国号声加强。

「过去十八岁没戴表不过有时间……」

樊梦行入房间,接听了电话——他怎麽总是将《陀飞轮》校为手机铃声?别人没说错,要让自己讨厌一首歌,最好的方法是将之校成来电或响闹聆声……依然是没有来电显示,连号码也没有╴只写着「private」。

「我知道是你。」樊梦拎着手机,走回去客厅。

「你给我出声!你别想要玩我!好好玩吗?你明明是我,我明明是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我知道了,刚才根本没有响起过《陀飞轮》……不,还是从头到尾都没有《陀飞轮》这首歌?对了,这歌名很奇怪,我知道,那是你所做的……是你,是你让我以为有这首歌,是你让我以为自己听到这首歌,其实什麽都没有……我说得对不对?对不对?」

久久日网_屌日网

樊梦瑟缩在门边,他必须要碰触到自己的肉体,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温度,乎能肯定现在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现实。可是,他又多想这一切都变成梦——他的失常、什麽SS与ES,只是他所作过的一场怪梦。他与楚兆春缠绵的那一段,就是梦中的春梦。

他不能够再作梦,他必须清醒。他要看见阳光。这间房是梦的牢狱,这里不是他的家。对了,他没有家!他没有真正的家!他只是一个被困在某地方的灵魂,为了父母与外界的期望而活下去,上了大学,也不知有什麽意义。他没有真正地感到过快乐。他没有感受过性、欢愉、自由,因为他不能够不上大学。他忽然记得很多自己想做过、又没有做的事。太多了。他每想做一件事,就代表他要构成更完整的自我人格,但他每一次被否定,人格就变形,以符合对方的要求。

他早就变成一个自己也不认识的人。是的,其实他清楚ES是谁。ES根本就不是ES,ES才是真实的自己。SS是假的。他现在是假的。那个恋着楚兆春的ES,才是真的他,所以那个ES保留了一切被老师多次纠正的写字习惯。

他要去找ES。

「Here」樊梦听到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道男声,他站起来,扶着门板才能站得稳。樊梦把手掌贴在门板,彷佛感觉到门後叠着另一只手。他隔着门板跟一个人接触,他强烈地有这种感觉。

「I」

樊梦扭开门锁,碰上门把,眼看就要拉开门。

「am.」

樊梦拉开门,见到眼前站着一个人。他往右方拉开铁闸,看清楚那一张脸。

「你是谁?」

那是一个极年轻的大男生。他穿着一件有浅蓝色条纹的白衬衫,一条黑色牛仔裤,还有那双价值七百六十八元——樊梦既在梦中又於现实买给楚兆春的球鞋。他洁净的脸上有一双明亮的黑眼睛,如一杯被缓缓搅动的黑咖啡,暖融醇厚,一张嘴带有极淡的红色,也带着笑意抿着。

久久日网_屌日网

「你到底是谁?」樊梦失神。那男生跨入樊梦的家,把着樊梦的肩头,垂着眼,他俩的脸极其接近,使樊梦看到投射在他眼底的两扇睫毛的淡影。

「那你是谁?」

「我……」樊梦退後一步,男生把门推去原来的位置,砰一记闷响,就关上。

「我是樊梦。」

「哪一个樊梦?哪一个樊梦才会渴望见到我?」那男生牵着樊梦的手,走入樊梦的房间,他把樊梦推去床边的梯,要他爬上去床上。樊梦就爬上床,男生也爬上去。樊梦不断退後,直至臀部抵着枕头,男生进逼至他面前,两手撑在樊梦身边,樊梦一抬头,鼻头便碰到对方的脸。

「我是……我成为了ES?是的,你不可能是楚兆春,你不是楚兆春,不是楚兆春……」樊梦的胸口不断起伏,楚兆春——至少是长得与楚兆春一模一样的人——抚上樊梦的胸口,就将樊梦内心的惊恐硬生生的压回去,他的胸口停止起伏,但沉默比货柜还要重,使樊梦无法呼吸。

「我不是那个楚兆春,但我也是楚兆春。我是你想要的东西,所以你把我做出来。」楚兆春轻轻拎起樊梦的一只手,放近自己的脸,他像只令人怜爱的猫,偎着、轻轻摩擦着樊梦的大掌,以一种很飘、无从捕捉的、如河水般弯曲的眼神看着樊梦。樊梦不再感受到沉重的压力,代之以迷惘:噢,是的,他成了ES,所以他想要楚兆春。眼前这个楚兆春不是大学那个、不是现实那个,而是他想要的那个——是在梦中与他缠绵的那个。

「你是假的。」樊梦开始摸着楚兆春的脸,那触感滑腻过头,使他心里生起一阵痒意,就像蛇行所带来的、搔痒似的情感。

「对你来讲,我是真的。」

「那我是假的?」樊梦脸上现出憨态。

楚兆春没有回答,他坐直身子,拉樊梦入怀。樊梦不作任何抵抗,因为他知道自己成为了ES,也就是他现在不是平常的自己,故此他可以做任何事,不再受现实与规则所管辖。而眼前的楚兆春是他想出来的产物,也就并不是大学里那个万人迷楚兆春,故此他可以环抱着这个楚兆春的腰,他可以靠在这个楚兆春的肩,他甚至可以在这个楚兆春的颈侧落下吻痕。

久久日网_屌日网

人的精神受到太大打击,便需要一个谎言,让自己走入去,像海螺中的软体动物,他需要一个新的世界保护自己、解释一切、将最荒谬的事变成常理。

「现在,我和你都是假的。我在做梦?抑或这不是梦,这也是现实,但我在现实中建构虚假的楚兆春,这个想像出来的楚兆春跟我缠绵。」

楚兆春拍了拍樊梦的臀,说:「转过去,背靠在我怀里。」

樊梦依照他的话做了。他又听那个楚兆春的话,合上眼睛。然後,他就一直听楚兆春的话,他将自己交给他,如同梦里那般,樊梦不受意识管束。

他感受到一股力量提起了自己的手,感到手自衣服下摆滑入自己的腹部,扫上胸膛,由左摸向右,又从右移回去左。由於那是他自己的手,他有种自慰的错觉,对他而言这问题很复杂:表面上楚兆春拥着他,这是一种涉及两个人的性行为;但实际上这个楚兆春又只是ES想像出来的产物,故他由始至终只是自慰。但他的而且确被一种无法摆脱的力控制,以一种他未曾梦想过的方式,抚摸自己的肉体。

每个人洗澡时也会摸自己的身体,但不会带有情慾。那股力——在这个梦里,这力是来自楚兆春从後抓着樊梦的手,像控制一个皮影戏玩偶般,让樊梦摆出不同坐姿动作:正面看,樊梦坐在楚兆春两腿之间,背靠楚兆春那比樊梦瘦削的胸膛;楚兆春的双手握着樊梦的双手,控制樊梦的左手抚摸他自己的上半身,再把着樊梦的右手,伸入樊梦自己的裤裆中手淫。樊梦全程是合着眼睛,如同身在梦中般,他失去听觉,听不到自己有否呻吟,听不到楚兆春的低语,只感到一块温热微湿的东西贴着自己的脸颊,又轻又碎的吻转移到脖子。

最後的记忆是楚兆春将樊梦的手放到樊梦嘴唇上,樊梦感觉到自己的指头,不知怎的就含着自己的指头,又有一股力将他的手指塞入樊梦嘴里,让他以唾液湿润手指,然後用在……

野性……贪玩……

一阵低哑的歌声干扰了樊梦的睡眠,他转了转身,不肯起床。

霎眼廿七岁……

久久日网_屌日网

樊梦用被子盖过头。他的意识清醒了一半,但感到身体十分沉重,疲倦使他彷佛紧紧黏在床上,分也分不开,但愿一生与床厮守。

啪!啪!啪——樊梦睡在上层床,床板被人粗暴地拍打,使樊梦以为自己的床要被怪兽拆去。

宏愿纵未了,奋斗不敢太晚……

「老哥,快起床!真胡闹,你睡到夜晚八点了!!妈很生气,她见你连早餐也没吃完,你赶紧起来跟她解释!」

樊梦一听到「夜晚八点」四字,才像只新鲜生虾般自床垫弹跳起来。向来胃部弱,常闹胃痛,此时他一坐起来就捂着胃,痛楚使他腰也直不起来,也分不清哪儿是痛楚的源头。他虚弱地靠在床板,嘶嘶的喘着气,樊英才觉出樊梦的不妥,赶紧爬上床去看他。又发觉无补於事,遂朝着大开的房门口大声叫:「妈、妈,你快进来!阿哥好像不行了!胃药……不,还是要直接入医院?」

樊母跑入来,惊见樊梦面白如纸,流了一额冷汗,眼睛一睁开,红通通的淌着眼水。她跟樊英先半搬半抱的助樊梦下了床,由樊英背起樊梦,出去最就近的廿四小时诊所看医生。入去医生房,樊英才将一直背着的樊梦轻轻搁上白色病床,由护士跟樊母从旁协助,樊梦一躺上病床,脊椎至臀部传来一阵剧痛,他憋着气,着自己放慢动作,直至身体平躺於床上,才习惯这种不适。

他已想不起自己何以那麽痛。

医生按了按樊梦的胃跟腹部,又叫护士帮樊梦坐直身子,听了听他的胸口、腹腔跟背部。後来说樊梦应该太久没有进食,又虚耗精力,致使发低烧跟严重胃痛。给樊梦开了四天西药,又写了一张医生纸,让樊梦在接下来的星期一休假,便打发樊氏三母子离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60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