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黑黑的肥岳剃毛一:岳粗毛

「嘛嘛」某小萝卜头在那边的客厅爬上爬下的找嘛嘛,是一种很平和的方式。

「嘛嘛」某小萝卜头在那边的客厅爬上爬下的找嘛嘛,是一种很平和的方式。

「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

但是当你只听到他说着嘛嘛十几遍後,你就会发现他其实很坚持不懈。

即墨渲染正在房间里睡着正嘛嘛的香呢,卧室的隔音超好,金蓝桀特地要求的,欸嘿嘿嘿,因为干坏事的时候不会有人发现。(猥琐大神出现鸟)

我们的金变态当然也在房间里头,他趁着他老婆睡的熟,把某小萝卜独自丢在客厅,他都帮他开好幼幼台了,这小子应该会被神经的海绵或什麽哥哥姐姐的吸引走吧,这样就不会来跟他抢老婆了。

二月十四,今天是西洋情人节,爷要好好享受两人的世界,小鬼等下会被舅子们接去,真是太美好了!

黑黑的肥岳剃毛一:岳粗毛

今天的行程是:

把老婆做醒→然後带着老婆去吃饱饭(晚上才更好喂饱他)→之後去看场爱情文艺片(最好激情四射)→然後带老婆去吃个下午茶小点心之类的(补充小体力顺便搞搞小浪漫)→再然後‧‧‧‧‧‧

没有在然後了,因为要直接拐回家开吃!吃到渣都不剩!

边想着就边傻笑丝毫没发现他儿子已经爬进来了。

「嘛嘛」某孩子小小的喃喃,他腿短手短的爬不上床,有点高他真的无法,他还不会站立。

可能是身为母亲吧,总是在孩子小小声的时候,就会立刻醒来寻找孩子,所以即墨渲染在小萝卜头呼喊她的时候,就立刻张开双眼,即使还没整个清醒,也下意识的寻找自己的孩子。

黑黑的肥岳剃毛一:岳粗毛

金蓝桀突然余光一闪,呦,他老婆居然醒了!

他还想好好的把她疼爱醒呢,现在这样是要让他乾脆直接扑上去就对了。

小萝卜依然张大着黑幽幽的眼睛,手脚挥舞着,想让嘛嘛看到他「嘛嘛」。

金蓝桀才正蓄势待发像支豹子准备飞扑自己的猎物,一听到这声软糯的「嘛嘛」,他的脸都黑了,死兔崽子怎麽会在这里?

瞬间冒出好几个十字在头上,又来破坏他跟他亲亲老婆的亲热时间,泥马,擦。

他好不容易休假要来陪陪老婆嗨一下,绝对不可以让这小屁孩破坏掉。

黑黑的肥岳剃毛一:岳粗毛

(小屁孩不是你的种吗,那你是?)

即墨渲染连忙穿从一旁扯过一件连身裙,忙赶着穿好後就要下床去抱宝贝儿子,金蓝桀马上把老婆压回床上「老婆,地板凉又不穿鞋,不准下床。」

「可是‧‧‧」

「没有什麽可是。」金蓝桀直接打断她的话,自己身体怕冷还不注意,真是。

直接下床抱起儿子就往房外走出去了,留下即墨渲染独自一人在房间发愣。

这死男人,又来了,成天跟自己儿子吃醋。

黑黑的肥岳剃毛一:岳粗毛

把儿子放在客厅沙发上,跟他面对面大眼瞪着小眼,金蓝桀从背後变出一个奶嘴直接赌上兔崽子的嘴,吵人。

金萝卜嘴巴砸巴砸巴的动了几下把奶嘴吐了出来,刚好打在金拔拔的左眼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61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