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老外与亚洲女在线播放 干老外

随着寒玥踏入禁制那刻,忘川寂静孤寥的景致,被一座隐没於银白浅雾、直抵天际的玉阶取代。遥遥望着那道天梯,女孩微微绷紧身骨,四周若有似无的重压,令她有些难以喘息。倏然间,女孩脚下的地面开始崩裂,逼迫她往前步上玉阶。可当寒玥踏上第一阶时,比先前沉重一倍的威压立即让她跪下单膝,痛苦的颤抖着。直到她催动第三重心法内劲,肩上的负荷才减轻下来。

随着寒玥踏入禁制那刻,忘川寂静孤寥的景致,被一座隐没於银白浅雾、直抵天际的玉阶取代。遥遥望着那道天梯,女孩微微绷紧身骨,四周若有似无的重压,令她有些难以喘息。倏然间,女孩脚下的地面开始崩裂,逼迫她往前步上玉阶。可当寒玥踏上第一阶时,比先前沉重一倍的威压立即让她跪下单膝,痛苦的颤抖着。直到她催动第三重心法内劲,肩上的负荷才减轻下来。

「这是…」正当女孩疑惑之余,一道平淡无波的嗓音悠悠响起:「此乃步神云阶。每上一梯,天压即是下阶之两倍负重,即便如此,你仍要前进吗?」寒玥闻言,顿时呆愣在原处,不知此时的情况究竟该如何分析。「你要前行吗?月灵者瑶玥。」毫无起伏的声音再度响起:「若你想放弃,下阶即可离去。」回首望着正逐渐修复的地面,寒玥神情茫然的呢喃:「我…我不明白…这里到底…」

「吾乃天条地诫,掌管世间一切顺逆轮回。」天诫平板的解释:「此境是幻是真,只瞧你如何看待。吾再询问最後一次,要前行吗?月灵者瑶玥。」缓缓抿紧唇瓣,忆起滝瞳的提醒警示与淡淡的期盼祝福,寒玥坚定的回覆:「自是前行。」「那麽,吾会在终处等待你的到临。」抛下这句话後,天诫再无任何声响,而女孩则毅然的站起身,往上方的玉阶踏进。

果真如天诫所言,每一阶的负重不断加沉。寒玥艰难的喘息着,一面将天水心法强盛运劲,一边缓慢的向上移动。可待她踏抵第三十六阶时,盘霄之力早已不堪使用,内力几被耗尽的状况下,寒玥只能半趴在玉阶上头,溢出轻微的低吟,且缩起身骨好缓解难受。正当女孩狼狈的试图起身时,视野中突然出现一双彩缎绣锦靴,温和的嗓音随之响起:「需要协助吗?」

勉强抬起头朝上望去,一名温润大眼的可爱少年朝她浅笑,并伸出一只手示意寒玥搭扶:「让我助你一把,一个人走太艰辛了。」「我…」宛如背负千斤巨石般的沉重感,让寒玥对少年的提议十分心动,脑海中浮现一想法。搭扶一回且无碍,况且少年的话极有道理,两人同心协力总比孤身奋斗来的强。诡谲的是,一旦她浮现这想念,肩上的负重瞬间消失,轻盈的仿若先前的努力与痛苦全是一场幻觉。

「来吧…将手交给我…」宛如邪魔的蛊惑呢喃,少年清悦的声调回荡在寒玥耳畔:「这样一来,你就不会感到疲惫辛苦了…来吧…」女孩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正想听从少年的指示时,本由冥炎施法压制的鬼剑邪气,赫然失去法术效用。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寒玥一瞬间发出痛苦不堪的尖叫,筋脉腐蚀的焚烧感,折磨着她的意志,几乎摧毁女孩长期苦练的心法。

老外与亚洲女在线播放 干老外

「糟了!」冥炎猛然站起身,神情大变的拎起逐日的後襟,身影一闪一动,霎那间即抵达忘川幽地。步伐匆忙的想闯进绯莲设下的禁制,可当冥炎及逐日距离禁制五步之遥时,滝瞳和屸蠡却双双现身,阻拦两人的前进。「擅闯者,杀无赦。」散出强劲的魔力杀气,滝瞳舒展两片遮蔽天地的青翅,通天画戟笔直的指向阎王。屸蠡站姿散漫不羁,嘴角挂着轻浮的浅笑,但方圆五百里境的彼岸花,却快速凋萎腐烂。

冥炎神情严肃的轻扬袖袍,原本凋零的彼岸花瞬间恢复蓬勃生机,逐日则下落地,浑身并出神灵之力与滝瞳对抗。「本王为月灵者镇压的鬼剑邪气…」「失去效用了。」淡淡的打断阎王尚未道完的话,滝瞳毫无波澜的说:「尔等知情。」「那便让我们进去!」逐日愤怒的大喊:「玥玥她有危险啊!」「尔等奉命镇守於此。」面对逐日的激动情绪,滝瞳依旧淡然的重复:「擅闯者,杀无赦。」

「你…」「逐日。」微抬手制止逐日的失控,冥炎肃穆的询问:「绯莲的命令,已建立在月灵者的性命之上?」屸蠡并未正面回应,反而似笑非笑的反问:「阎王大人认为呢?」「魔将屸蠡,本王奉劝你最好照实回答。」万鬼哭嚎,阴气渗人,冥炎沉着脸阴郁威胁:「否则你可不是『死』这般简单。」听闻此话,屸蠡倒是收起散漫态度,正色的道:「屸蠡失礼了,望您谅解。」「大人在豪赌。」滝瞳神态未变,冷淡的开口:「仅此而已。」

冥炎拧紧眉宇,思索滝瞳话中含意,半晌後才问:「即便让月灵者内力尽失?」「若无退,何来进?」「…哼!」不甚赞同的甩袖,冥炎漠声的道:「想送死的话便随他去。逐日,回阎王殿。」「但是…」「即便你进入禁制也帮不了月灵者。」屸蠡平静的说:「那是属於她的关坎,无人可助。」「这是她的选择,你须尊重才是。」滝瞳同样开口:「莫枉费她的决心。」「我知晓了…」

「唔…」拓跋墨竹倏然扯住踏雪的缰绳,唇角缓缓溢出鲜血,令一旁的噬骨惊慌的低喊:「吾主!」「咳…无碍。」伸手抹去血丝,少年蛮王微微皱了皱眉,但却不为所动的继续策马奔驰:「尽快在两日内赶回北漠。」「吾主,请您解开忘川禁制,否则月灵者一旦丧命,您也会殒落啊!」「本王信她。」绯莲静静的说:「能寻到本王的禁制所在,即代表她有能耐度过难关。」「她会让您衰弱…」「无所谓,万年修行本王承受得起。」「唉…吾主,您这是何苦…」

对於噬骨满是不赞成且忧虑的低语,绯莲并没给予理会,修行此等身外之物,无法与寒玥互相比拟。有件事情冥炎并不知情,他不仅在忘川深处的幽地设下禁制,连同忘川外围境地,亦是留下法阵。若女孩心底无他,断不可能踏进幽地之中,更不论进入禁制接受试炼。虽是豪赌,可绯莲从不後悔。死亡绝不可畏,但让寒玥一人面对死亡,独留自己看尽千帆,他无法忍受这等折磨。「别怕,无须畏惧…」轻轻喃语,少年温柔清冽的声音,飘散在空中:「该怎麽做,该怎麽走,都是一念之间。相信自己,细耳倾听,即是柳暗花明…」

老外与亚洲女在线播放 干老外

缓慢的睁开双眼,寒玥浑身冷汗的趴在一处庭院中,顶上的落英缤纷,恍若仙境般静谧美丽。一瞬间的情境转换令女孩有些呆滞,但筋脉腐蚀内劲全无的痛苦,却无不彰显她已成废人。十分吃力的撑起身子,寒玥抑郁的坐在铺满花瓣的地上,不懂为何方才,自己会措手不及的遭受邪气侵脉。面临陌生又危机重重的环境,女孩心里产生恐惧,已无内力护身的她,该何去何从?

「…别怕…无须畏惧…」熟识的清冽嗓音,温柔情深的轻扬在四周:「该怎麽做,该怎麽走,都是一念之间。相信自己,细耳倾听,即是柳暗花明…」「师弟…云莲…」眼眶有些发涩,寒玥收起软弱之情,勉强站起身,艰难的移动脚步往前走去。庭院深深,飘英纷纷,前方的路彷佛永无尽头,女孩步步艰辛、虚浮无力,终是在近乎昏厥前,看见了庭院终地。

终地那端,有一漂亮的女童,瞪大双眼瞧着寒玥,用着软软的童音问道:「姊姊要离开这里吗?」寒玥疲倦的连声都发不出,仅能微微颔首示意,见状後,女童又再问:「可是这里那般美丽,姊姊可待在此处休养,不是最好的选择吗?」「此处并非我该停驻之地。」沙哑无力地回了话,寒玥坚定不移的望进女童水灵的大眼,平静的说:「能逃避一时,却无法逃避一世。」

「看来你终有觉悟了。」女童笑靥盈盈地让开身,朝寒玥高兴的说:「姊姊再见,愿我不会再与你相遇。」女童饱含深意的言语,使寒玥稍稍皱了下眉,才宁和的回应:「…嗯,永不再见。」顿了顿,寒玥轻声又道:「再见了,过去软弱的我。」踏出庭院终处,寒玥发现自己重回玉阶最底端,先前的努力全化为乌有。天诫冰冷无情的嗓音飘荡:「凡人血肉,仍要上行?」

望着那遥遥天际的步神云梯,寒玥深吸口气,毫不犹豫的应诺:「是。」「下回失去的,将是你的性命。」「寒玥在此感谢您手下留情。」「吾仅是取得对应代价,并非手下留情。」天诫的声调逐渐缥缈远去:「前行吧…吾会在顶处等待你的到来…月灵者…」重新踏上第一道玉阶,背负沉重巨石的感受,使寒玥身形一顿,可她选择咬紧牙关,开始迈开步伐向上走去。

马背上绝丽霸气的少年,神情不变的驾驭着神驹穿梭於密林间,内心却是暗自感谢天条地诫的宽容。虽说他和寒玥各自付出相等值的代价,但能在登阶失败後,尚保留性命之人,寒玥可谓是千古第一人。接下来,只盼女孩能坚持步上最後一阶,通过玉关禁制的试炼了。

老外与亚洲女在线播放 干老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83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