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日了就是你的人了快日呀

两人静默的度过等待时光,直至殿外响起宫女的通报声,各自方有了情绪及动作:「启禀皇上,张太医求见。」「快宣。」听到帝王简扼命令的老太医,赶紧提着药箱进入内寝:「老臣参见皇上。」张太医先是瞥了孩童一眼,後覆而望向耀天帝询问:「皇上,您的身子可有不适之处?请容老臣为您把脉。」欧阳亘轩摆了摆手,一面走到侧边的软禢落座,一边出声吩咐:「朕的皇侄受了内伤,你且瞧瞧去。」老太医这才仔细盯着正坐在龙禢上的慕容寒玥,心底则起了几分讶异之情。

两人静默的度过等待时光,直至殿外响起宫女的通报声,各自方有了情绪及动作:「启禀皇上,张太医求见。」「快宣。」听到帝王简扼命令的老太医,赶紧提着药箱进入内寝:「老臣参见皇上。」张太医先是瞥了孩童一眼,後覆而望向耀天帝询问:「皇上,您的身子可有不适之处?请容老臣为您把脉。」欧阳亘轩摆了摆手,一面走到侧边的软禢落座,一边出声吩咐:「朕的皇侄受了内伤,你且瞧瞧去。」老太医这才仔细盯着正坐在龙禢上的慕容寒玥,心底则起了几分讶异之情。

皇上从不让任何人踏入盘天阁内寝,即便是奉旨侍寝的嫔妃们,亦只能留在外寝床被中承欢。眼前这面无表情的孩童,不仅打破规矩进了内寝,甚至端坐於帝王就寝的龙塌上,想来很是得耀天帝喜爱。思及此,张太医逐迈步上前,态度恭敬客气的对寒玥道:「这位少爷,请容许老臣为您把脉。」女孩见老太医毕恭毕敬的模样,微拧着眉宇回应:「老太医不必如此,寒玥是个晚辈,您无须使用敬语称呼寒玥。」张太医听毕,暗赞孩童的好品性,又察觉帝王满是玩味神态,便摸着花白的胡子笑说:「那老朽就不客气了,小娃儿伸出手来。」

寒玥表面平静的伸出手,内心却紧张不已,看来她是女儿身的事要瞒不住了。老太医触及孩童脉搏那瞬间,眼底浮现一抹愕然,他瞥了表情淡漠可心跳飞快的女孩一眼,久久沉默不语。耀天帝见其面露思索,心下多了些关心与疑惑:「张太医,他伤的如何?」老太医颇为犹豫的道:「回皇上,小娃儿并无致命伤,只是…」皇帝缓缓眯起眼轻喝:「只是什麽?说!」缩回把脉的手,老太医恭敬的回答:「娃儿并无内力,得仰赖外力排解体内混乱气息,老臣建议由习武搭配药方,较不会落下病根。倘若仅服用药物,娃儿轻则体弱多病,重则…」

「重则如何?」「重则…丧命。」老太医跪下身子,颤着声调陈述唯一後果。剑眉紧紧拧在一块儿,耀天帝瞪视跪在地上的老太医,语气阴沉的询问:「你说的可句句属实?」「老臣以性命担保,绝不敢欺瞒陛下。」看着一脸平静的寒玥,欧阳亘轩倏然开口:「慕容寒玥,你可怕死?」老太医满是不解的看向帝王,女孩则淡淡的说:「寒玥自是怕死,但…」猛地抬起眼皮,直视耀天帝那双无情凤眸,寒玥态度冷漠的道:「若皇上要寒玥死,寒玥也只能遵从您的命令。」

老太医瞧着语出惊人的女孩,心里着实吓得不轻,可帝王却在听到这番答覆後,哈哈大笑地说:「哈哈哈,好!好个朕要你死,你就得死的话。」此话方落,耀天帝随即转头看向老太医:「张太医,朕要你用最上等的药方治好他,连手臂上的伤疤亦不能残留痕迹,否则朕绝不轻饶。」「老臣遵旨。」起身步至寒玥面前,欧阳亘轩面带浅笑的对她说:「皇侄既要习武,朕便请镇国大将军指导你。司徒明武艺高超,定能助你排除体内混乱气息。」

日了就是你的人了快日呀

寒玥难掩讶异的看着眼前帝王问道:「皇上是指年仅十八的镇国大将军-司徒明,司徒大人吗?」欧阳亘轩略感有趣的看着孩童:「天底下还有另一个司徒明?」女孩稍显窘迫的脸红低头,後想起华枫十分崇拜司徒将军,便开口请求:「皇上,可否让华枫与寒玥一同习武?」耀天帝耳闻此话,立即沉下脸色且语带浅薄怒气道:「慕容寒玥,你莫要得寸进尺。」寒玥极力思索该如何让帝王应许这事,眼角却瞥见老太医在皇上身後,无声提点她:「撒娇。」

撒娇?要她向皇帝撒娇?看着俊美脸庞满是阴沉之情的耀天帝,寒玥暗暗咬牙,决定放手试试。今世不断经历昔日无法想像的事物,现下竟还要个性冷淡的自己,朝面前随时会下令除去她的帝王撒娇?女孩反覆於心里打气鼓励,深吸一口气後,方抬起头用哀求的眼神看向欧阳亘轩:「皇…皇叔,您便答应寒玥这回可好?」语毕,寒玥羞愧地几乎无地自容,仅能勉强维持恳求神情凝视耀天帝。遭孩童突如其来的撒娇,给惊了片刻的帝王,则在回过心神後,嘴角勾起一弯有意逗弄的浅弧。

「是谁准许你喊朕皇叔?」欧阳亘轩故意板起脸训斥,暗地却期待着寒玥是否能替自己带来惊喜。女孩心底直喊苦,再度使余光瞧张太医所在之处,只见老者用头点向耀天帝,示意她再接再厉。深深吸了口气,且偷偷在大腿度用力捏上一把,寒玥理好情绪,逐抬起泛着泪光的圆眸,软着声对耀天帝娇喃:「皇叔〜您就答应寒玥嘛…」小手抓紧帝王衣袖不断晃动,如厮可人怜惜的娇态使耀天帝看恍了神:「谁准你喊朕皇叔?」厚着脸皮噘起小嘴,女孩柔美的脸蛋满是委屈不满:「皇叔都喊寒玥为皇侄,自是能喊您皇叔才是。」

察觉到老太医赞扬似的颔首微笑,寒玥只觉脸面都於此刻全数丢尽。倘若被宰相府众人知悉,定是会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说不定她那位父亲,还会兴冲冲的要她重蹈覆辙一回。待耀天帝收敛心神,瞧见孩童的表情可谓丰富,心下更想逗弄他一会儿:「朕看不着你半分诚意。」这个人简直得了便宜还卖乖!寒玥暗暗咒骂帝王几句,仍是敬业的重复开口娇求,甚至窝进耀天帝的怀里蹭了几下。闪亮凤眸与俊美脸庞皆充满笑意,欧阳亘轩望着明显抑郁不快的寒玥,无比满意地说:「皇侄如此恳求朕,那朕便勉为其难的答应这事。」

寒玥抬头看了笑得一脸狐狸样的耀天帝,随即明白她被帝王给摆了一道,顿时气闷的想脱离对方怀抱。欧阳亘轩唇角噙着愉悦笑意,动作仔细的将孩童放回床禢,随後沉声吩咐:「来人,去烧一桶热水进来,再准备件衣袍给宰相嫡子更换。」「奴才遵命。」「张太医在外寝候着,待寒玥梳洗完毕方替他上药。」「老臣遵旨。」不一会儿,两名太监将盛满热水的木桶搬进内寝,一宫女手捧崭新袍子放置一旁茶几。耀天帝摆手示意太监退下,独留宫女对寒玥道:「就让她伺候你沐浴。」

日了就是你的人了快日呀

见寒玥乖巧颔首应诺,耀天帝转身离开盘天阁,前往傲青宫大殿继续处理政事,老太医亦退到外寝等候。「你先退下,我习惯独自沐浴洗漱。」寒玥冷淡的对宫女嘱咐,发现对方露出为难神色,女孩再出声道:「若是皇上问起,直说无妨。」「是,那奴婢便候在外头。若是慕容少爷需奴婢,请您无须客气。」宫女态度十分恭敬,礼数周全地退出内寝并关妥门扉,留下寒玥一人在房内。脱下沾满血迹与汗水的袍子,女孩踏进热水清洗身子,一面厘清今夜行刺过程与目的。

想来刺客想杀掉他们二人,只是碍於阻扰而选择逃离,既然发生一次,必定会有第二回。「刚入宫就想除掉我们,看来这皇宫很是危险麻烦…」寒玥抿紧唇瓣陷入深思,尚有老太医协助隐瞒真实性别,甚至提点她如何说服耀天帝,想必之中隐含内情。待会儿老太医上药之际,她定要好好询问才行。站起身子,女孩将水渍擦乾,并换上宫女备妥的衣袍:「没想到他竟会答应习武事宜,还请来司徒将军前来指导,当真令人讶异…来人。」「奴婢在。」「请张太医进内寝,并遣人将木桶撤出。」「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592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