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大胆性受-性大胆

这种情形一定是校园中最大的悲剧。唰──恭良用力地把单子上最後一位老师的名子杠掉,红笔的墨水印过纸张,在桌垫上留下一条浅浅的红线。他打着大大的哈欠,但眼泪已经湿润不了他乾涩疲劳的双眼,这就好比在乾枯大地中的一滴雨水。

这种情形一定是校园中最大的悲剧。

唰──恭良用力地把单子上最後一位老师的名子杠掉,红笔的墨水印过纸张,在桌垫上留下一条浅浅的红线。他打着大大的哈欠,但眼泪已经湿润不了他乾涩疲劳的双眼,这就好比在乾枯大地中的一滴雨水。

该死,真的很该死。

他看着眼前满江红的名单和一支刚被他画到分岔的红笔,於是心一横地把桌上的东西唰啦一声全扫到地上,接着从架上一叠又一叠的教学资料中气急败坏地抽出全校教师名册。翻倒的杯子、散落的资料、撞歪的备用眼镜……这些东西谁还理它啊!恭良血丝眼下的黑眼圈就像那黑得发紫的天空,旧式的冷气机附和着他紊乱的情绪,烦人的嗡嗡声在恭良心头不断回荡。而就在恭良忙的焦头烂额之际,他身後被的窝里传来一阵朦胧的鼻音。

「你在干麽啊?」凛皓揉着惺忪睡眼看着恭良。「我还以为你不见了。」他眯着未适应台灯光芒的眼睛,撒娇似地露出一派轻松的笑容。

恭良推了推眼镜,「工作!」他简短地回答,接着红笔不自主咚咚咚地敲着桌面,桌子彷佛都快要凹陷去了。天晓得祸不单行这句话怎麽在这种时候灵验,自己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还得去应付新的「麻烦」。

只见凛皓先是一阵错愕,接着他骚骚乱翘的头发:「好男人要早点睡。」他说。

恭良死撑着血红的双眼没有回头,「凌晨三点很早了吧?」他应道,接着拼命地在名册上来回搜寻,刚圈起一个老师的名子接着改变心意整个杠掉。「帮我想一下,现在有谁没有带导师班?」恭良转过身把没水的红笔随手一扔,但笔却喀地落在垃圾桶外面。不论过多久他的投篮技术始终没有进步过,於是恭良不以为意地挑了挑眉峰,动手拆开仅存的最後一支笔。

大胆性受-性大胆

「排导师是教务处的工作,你是辅导室的。」凛皓把红笔丢进垃圾桶,接着又回到床上,眯着眼。

「我知道──但四个月逼跑了十个导师的班能不管吗?」恭良丢了一份名单到凛皓面前,单子上面打着满满的「丰功伟业」。

「有八个老师进了医院。」恭良接着说道。谁知道现在的孩子脑子里究竟在想些甚麽?谈恋爱也能把导师或同学谈到了急诊室里,而要不是自己兼学校行政人员,一定第二话不说地接下导师工作。恭良揉了揉眼睛接着继续翻着手边的名册,他现在真的完全找不出适合带班的人选,毕竟几乎所有的老师都已经表态没有意愿接下这份苦差事。

「哦──我都不知道吔。」凛皓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打着哈欠应道,他虽是同校的音乐老师但却对学校的是浑然不觉,明明是上了报纸头版的新闻却彷佛一副没有耳闻的样子,天晓得是真是假。

「哈!都是一些很古板的老师嘛。」他戏谑地挥着名单,言下之意就是活该。

恭良眯起在台灯下的眼,「别说风凉话增加我的负担。」纸张的反光让他的双眼格外不舒服。

「欸。」凛皓过了一会儿不识相地拍了拍身旁空着的枕头,「双人床很空吔,来睡啦!睡啦!」他露出白白的牙齿笑着。

──结果理所当然地擦枪走火。

大胆性受-性大胆

只见恭良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垫背用的抱枕砸向凛皓,但却被对方扎扎实实地接住,凛皓在抱枕後露出半边脸无奈一笑,而恭良脸上顿时泛起一阵红晕。恭良接着双手摀着脸叹了一口气,鼻梁上的眼镜喀啦一声掉在桌面。

拜托凛皓想办法果然是件愚蠢的决定,我怎麽会犯下这种错误?恭良整个身子靠在椅背上伸了个大懒腰,血液在紊乱的大脑里飞快盘旋,顿时之间有种晕头转向、快从椅子上跌落的感觉。

定格沉默了一会儿,恭良终究收起眼镜、熄了台灯走到床边。

「哈哈!」凛皓笑着拉开被子,雀跃的表情一览无遗。凛皓知道,虽然恭良说话不太友善,工作起来也很可怕,但是他其实还是豆腐心;而如果不这样说服他睡觉,他一定整夜不会阖眼直到天亮,隔天铁定又会把鸡精当白开水喝。

此时,恭良看着面前笑嘻嘻、一副傻呼呼的凛皓,顿时灵光乍现……

「我说,」恭良钻进被窝面对着凛皓,「你去接那个班好不好?」他小小声地说,声音朦胧地几乎听不见。

「喔?嗯……」凛皓把头贴了过来,恭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每一次呼吸,甚至连心跳都听得一清二楚。凛皓微微地笑了笑接着沉沉睡去。

诶?这种含含糊糊的回答究竟算不算数啊?恭良叹口气後无奈地帮凛皓盖好被子,接着静静看着凛皓的睡脸,他的鼻梁在窗外街灯的照映下显得很高挺,虽然凛皓一直给人傻傻得感觉,但有时候看起来还真有那麽一点帅气。

大胆性受-性大胆

「晚安。」恭良小小声地说。

──下次不用勉强自己等我到三点了,早点睡吧,傻瓜。

紊乱的夜晚在逐渐沉淀,躺在凛皓身旁的恭良呼吸渐渐缓和,他在黑漆漆的房间中揉着发疼的太阳穴,脑筋不断思考如何处理那棘手的班级。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也曾经「那麽年轻」过,曾经是高中生的自己真的也称不上是什麽中规中矩的学生,而罪魁祸首当然是身边的那只像大型犬、目前睡得很甜的学长。

总觉得年轻岁月中,那种酸中带甜的感觉很像水果醋,有时酸了点、有时甜了点、有时涩了点……但青春也许就是如此,像时晴时雨的夏日般叛逆、懵懂、青涩,而恋爱的问题更让人头痛不已。

想到这的恭良不禁莞尔,

呐,

现在回想起自己高中的恋爱史,还真是有够乱七八糟的……

大胆性受-性大胆

#Tobecontinued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611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