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强虐肉小说 肉 虐

每走一步,我的眼泪就掉一滴,到最後我几乎是站在原地痛哭失声。我们很少这样吵架的,非常非常少。但是我不知道该怎麽办,我不知道为什麽我的态度会这麽不自然,我什麽时候变得这麽邪恶了?柳川这个人也真是的,竟然连追都不来追我,真的是有够狠的,他难道不知道女人的泪水很珍贵吗?抹掉眼泪、挺起胸膛,我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独自走入食堂,第一次孤独地食用午餐。

每走一步,我的眼泪就掉一滴,到最後我几乎是站在原地痛哭失声。我们很少这样吵架的,非常非常少。但是我不知道该怎麽办,我不知道为什麽我的态度会这麽不自然,我什麽时候变得这麽邪恶了?柳川这个人也真是的,竟然连追都不来追我,真的是有够狠的,他难道不知道女人的泪水很珍贵吗?抹掉眼泪、挺起胸膛,我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独自走入食堂,第一次孤独地食用午餐。

好难吃,真的好难吃。这个午餐我吃了又吃,吃完再吃,吃到最後我想吐了,还在犹豫该不该回去上课。我实在是不知道怎麽面对柳川那张脸,想到我就非常的生气、难过。为什麽他总是对我这麽凶?为什麽他总是这麽喜欢吼我?

努力眨眨眼,不让自己的泪水再次掉落。起身将食用好的餐具放到冲洗区,准备离开食堂的时候,我看到一旁卖的便当。不知道柳川吃了没?他会不会还没吃?抿起嘴,就算我还在生他的气,还是舍不得他饿肚子,乖乖掏出五十元,帮他买便当。

一步一步,我加快步伐,害怕便当冷掉,这样他又更不喜欢吃了。但当我走到教室外面,我见到柳川已经在吃饭了,而且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精美三层便当盒,这大概是哪个忠实爱慕者递上的吧。低下头,我的手连拿这便当都会抖,泪水再次模糊眼眶。我想我们不算吵架,在柳川心中,应该只是我一个人在闹脾气罢了。顺手将便当丢入垃圾桶,我假装没事地坐回他旁边的位子。

我不打算搭理他,他也没想要跟我说话,我们就这样无比沉闷地度过下午的课程。

放学钟响起,柳川连看我一眼都不要,把我当成了空气,直接找今天中午那娃娃少女谈话。完了,我又想哭了。以前的我,真的有这麽喜欢哭吗?

他既然无视我,我就自己回去。没关系,以前没有过的经验,我现在会开始适应,去他妈的柳川!拿起书包,我从他们的身边擦肩而过。我也是有脾气的,混蛋。平时是路痴的我,今天不知道为何方向感变超级好,三两下就走到学校的门口,然後看到柳川家的司机。

「麻清小姐上学辛苦了。」司机说完,便要接过我手中的提袋,「唉?小姐没有跟少爷一起出来吗?」

讲到他家少爷,我的手就僵硬了一下。

「今天不用载我了,我自己回去。」

「什麽?」

强虐肉小说 肉 虐

「我说我自己回去!」将提袋扯了回来,我压根儿不想坐上车。

「可是小姐你知道路吗?」司机回神後便追上来,「这里走到小姐家要半个小时呢!小姐还是上车吧!」

「我可以!谁说我不行?」不高兴地快步离去,丝毫不理会司机先生的劝导。我可以,只不过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家而已。麻清洵那个叛徒,现在一定在车上闲凉地吹冷气、看漫画吧?

「怡姊干嘛不上车?」说曹操曹操到,小洵背着书包,不知何时走到我身边。

「没有。」

「跟川哥吵架了?」这小子,每次猜心都猜得这麽准。

「别说了!你干嘛也不上车?」

「怡姊没上车,我怕你迷路呗。」呜呜,果然还是自家弟弟好,柳川你这个讨厌鬼!

「怡姊你别哭,你哭了川哥会以为我欺负你。」

「全世界会欺负我的只有他!犯不着怀疑别人!」似曾相识的对话,说出来的心情却完全不一样。

「我就说嘛,你果然跟川哥吵架了。」雷死人都不够的小洵再次做了完美的判断。

强虐肉小说 肉 虐

扁起嘴,我狠瞪这臭小子,接着两人并肩回家。

一回家,老妈就开口问:「小川呢?」

「怡姊跟川哥吵架了,所以怡姊自己走回来,我只能陪她了。」麻清洵把他的推论非常大声地音量说出来。囧,我好想把他揍扁。

「小怡你怎麽跟小川吵架了呢?你是不是又乱来了?」听完,妈妈马上转头对我说道。

「我才没有乱来!为什麽每次都说我乱来!妈妈每次都只疼小川,不疼我!讨厌!呜!」

无比愤慨地吼完,我便冲回自己的房间,咚咚咚地锁上门,趴在床上就哇哇大哭了起来。

或许是心情低落使然,那个晚上我发了人生第一次烧。整个人昏昏沉沉的,感觉好像要死掉了一样,好不舒服。

脑海里回荡着我最痛苦的记忆,是柳川对着其他女生露出笑容,反反覆覆地,不停播放。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感觉全身都要烧起来似的,好无力好虚弱。

「小怡先起来吃点东西,等等再睡。」妈妈将我抬起,摸摸我的额头,担忧地对爸爸说:「老公怎麽办,小怡还烧得好烫,都已经三天了!」

「先别担心,等会医生就会来了,你先喂小怡喝粥,让她有点体力。」

「这孩子小时候不常生病,没想到一生病就这样子,都怪我!那时候没注意到她的情——」

强虐肉小说 肉 虐

「妈妈……」妈妈快哭的声音使我更加难受,我用力地摇摇头,想安抚她的情绪。

「小怡、小怡你有好点吗?」

「妈妈我没事啦。」我想露出笑容,却发现好艰难。病了整整三天的我时好时坏,退烧後又发烧,反反覆覆的,快把爹娘给急坏了。

「小蔷,你喂她吧,我去打电话,看医生来了没。」爸爸担忧地看着我,得到我的微笑後,便走出房间,找医生去了。

「我煮了稀粥,你喝点。」拿起瓷碗,妈妈将汤匙放到我嘴边,要我进食。

无奈,我才吞下一口,胃酸马上逆流而上。「呕!」

手捂住嘴,不让东西吐出来,痛苦得眼泪都掉下来。一旁的妈妈慌张地拍拍我的背,情急之下把瓷碗给打翻,顿时被单溅满着热粥。

「啊!小怡有没有被烫到?你还好吧?」

「妈妈没事,没事的。」隔着厚厚一层的棉被,我没受到任何波及。

「怎麽了?你们发生了什麽事情?」听到声响的爸爸马上冲进来,他看见妈妈慌张到不安的通红双眼,叹了一口气,「小蔷你把这被子拿去清洗,然後休息一下,我来看着小怡就好了。」

「但——」

强虐肉小说 肉 虐

「没有但是,你也需要休息,不然小怡会很担心的。」

「对啊!妈妈,我可以的。」这三天都是妈妈衣不解带地照顾我,面对这样子的她,我好心疼。

「那、那我拿被子去洗,等会把其他的粥拿进——」

「妈妈对不起。」打断妈妈的话语,我发自内心地道歉。那一天我真的太不懂事了,竟然说我讨厌妈妈,明明她就是这麽关心、疼爱着我。

「傻瓜。」她亲吻我的额头,随後便离去。

「你有好好道歉就好,下次不要再对你妈说那种话了,知道吗?」

「知道了,我以後绝对不会再犯。」乖巧地点头,我答应爸爸这件事。

「其实那天你溺水的时候,不只有我着急而已,你妈是整个人都慌了,等到一下直升机就往保健室跑,直到确定你没事,松一口气之後就瘫在地上,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能够平稳自己的情绪。我们之所以会对小川好,是因为我们觉得他能够保护你,不让你受委屈,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会不疼小川吗?」爸爸语重心长地说着,一字一句都落在我心底。

没错,我父母怎麽会不疼小川呢?他们会疼、会爱,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啊!

「爸爸对不起。」

「你不用跟爸爸对不起,你只要快点好起来就行了。我的小宝贝怎麽能够整天病恹恹的呢?」捏着我的脸颊,爸爸笑眯了眼。

强虐肉小说 肉 虐

「小宝贝也不想病恹恹的。」起身抱住爸爸,我想要尽情地撒娇。

「小宝贝是不是跟小川吵架了?」

闻言,我扁起嘴,闷了一下才回话:「爸爸怎麽会知道?」

「这三天柳川都没来看你,我就觉得怪!要不要跟爸爸说说?」一根针刺入心房,提醒我柳川已经遗忘了我三天。在这之前,我们是那麽密不可分的,难道我所坚信的情感,是如此的脆弱不堪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2987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