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第十八话•起点已经有了会被如何对待的觉悟,然而身体被男人从身上拎小猫似的拎下来的瞬间,一护还是很有磨好牙齿生嚼了这混蛋的冲动。

第十八话•起点

已经有了会被如何对待的觉悟,然而身体被男人从身上拎小猫似的拎下来的瞬间,一护还是很有磨好牙齿生嚼了这混蛋的冲动。

明明也不算矮的身体,怎麽就在这家伙手中拎上拎下的这麽轻易……

“撑好了……”摆弄成俯跪的姿势,圈住腰肢的掌臂有力得令人颤抖,火热的身体从背後压覆上来,无论是那坚强有力的质感和高温,还是迫不及待摩擦着花蕾的硬热,都令一护满身满心泛起甜美的疼痛和战栗。

身体……已经无法忍耐了……

想要被那坚硬填满,狠狠地摩擦酥痒的深处……

一护听见自己乾涸的喘息一声叠过一声地回荡着撞击四壁,听见男子在背後低沉地叹息,“一护……你要我,对不对?”火热稍微向前顶了顶,将缱绻张合的蕾瓣略略分开,带来甜美的酥疼,和无限欢愉的暗示,渴求的泪水再度涌出,焦躁至无法自持的身体向後迎去,希翼着火热快点进入,“啊……快……我要……要你……白哉……”

“你还真是……”一旦放下了矜持居然是如此的诱人,任谁也无法比拟的绝妙风情,销魂刻骨间,白哉忍耐住一口气贯穿的冲动,沉下腰一分一寸地将火热的肿胀楔入,“唔……好热……你的里面……”

“啊……啊啊……”被一点一点填满的过程,简直……甜美到寒毛直竖的境地,坚挺缓慢摩擦过湿沥不堪的内壁,在尖锐的摩擦声中,将满满的潮痒化作了无限的欢愉,内壁被超乎极限地撑开,纠结的酸楚也被有力地插入,填满,贯穿,那种满足感……迷乱喘息断断续续逼出胸腔,张大的下颌溢出了来不及吞咽的津液,这张脸……表情一定是无法想像的淫乱吧,一丝羞惭掠过心头,却马上融化在男人一口气插入到腰肢深处带来的强劲浪潮中,真的好舒服……太……简直是受不了的舒服……“啊啊……好……好棒……啊哈……”

“一护……”拨开散乱在少年颈背的发丝,白哉扭过爱人的下颌覆上嘴唇,“这麽舒服?”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唔……舒服……白哉的……好舒服……”含糊的回答中,少年火热的嘴唇柔腻无限地缠绕上来,那种热度,接触间简直有种就此融化在一起然後无法分离的错觉,甜美满溢,白哉探出舌尖略一挑逗,可爱的丁香就主动伸出任由品尝,还不甘示弱地舔过敏感的齿龈,真是……白哉受不了的重重擒住那调皮的丁香狠狠吮吻,甚至轻轻噬咬,“一护……”

“唔嗯……嗯嗯……什、什麽?”黑暗中,少年迷乱的表情无法看得分明,然而那脸颊肌肤的高温,让白哉了解他此刻是何等的沉醉,也不错吧……黑暗中错乱的感官、欲望和丛生的想像交织,任一个紊乱迷离的美梦也无法比拟,舔过少年唇角溢出的甘甜,白哉低喘着,“你这样……我就没办法对你温柔了啊……”

嵌合的身体,男人的火热在体内活泼泼的弹跳,贲张的血脉盘绕纠结,熨烫着内部的粘膜,那是手指无法比拟的鲜活质感、体积,热度,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结合为一体的迷乱,彼此相属的感受这一刻无比鲜明——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我们在一起——这样的话,怎麽样羞耻的事情,也没关系了吧,於是抱怨的,同样也是亲昵的话语顺畅流出,“少罗嗦……我也没指望过你……温柔……啊——……”

“是麽?”男人倏地直起身体,火热的掌心紧紧嵌入了双臀,深嵌的硕大猛力抽出,那炙热的摩擦感让少年忍不住惊叫,“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什麽时候客气过了……很想及时反唇相讥,然而接踵而来地炙热撞击让这句话没有机会出口,除了淫媚到不行的喘息,“啊……啊哈……好……”

火热,坚硬,巨大,锋利的肉刃劈开身体,在体内横冲直撞,肆意进出,那快速而猛烈的撞击带来的快感冲击着渴求已久的身心,一护沉醉在满溢的迷乱和欢愉漩涡里,失神的瞬间,他以为自己就会在欲望的漩涡深处被碾碎,就此消逝其中,再也找不回来。

“喜欢吗?这样……?”硬热退出到入口处,浅浅抽插着,然後在少年忍不住摇晃着腰肢追逐的瞬间一口气贯穿到最深,内壁立即欢喜地卷缠上来,贪婪缠绕着牵引到更深,而被深深挺入的腰肢不胜地颤抖着,是融化在掌心的纤细和柔腻,让人忍不住要死死扣紧,不让逃逸,“啊啊……喜……喜欢……再……”

甜美喘息间,少年带着哭腔的哀恳不绝於耳,想起这个孩子的倔强眉眼骄傲态度,分外令人升起征服的酣畅快乐,男人恶劣的本性更加爆发出来,想要更多的臣服,更多的甜美,更深的结合,温柔爱怜和掌控的欲望交战拉锯,於是一时间款款深情地给予爱人想要的一切火热缠绵,一时间却故意避开内部的敏感点忽快忽慢忽深忽浅地折磨,令少年喘不过气来地翻腾在欲生欲死的快乐和难耐之间。

“啊……啊啊……我……白哉……”快感和焦躁是一对孪生兄弟,如影随形不肯分离,前一瞬,身体因为贯穿到趾尖的快乐而弓起,後一刻就在男人的抽离间化作了更加深切的焦躁和渴求,明明如此火热地贯穿着,摩擦着,坚硬反复碾压过粘膜,可内部却不知道满足似的泛起更多更深的饥渴,意识就在这欢愉的享乐和焦躁的折磨间来回摆荡,一时清醒一时模糊,好想逃,逃离这无休止的折磨,然而又矛盾地希望永不结束,在男人将濡湿的嘴唇印上挂满汗水的背部时,少年颤抖起来,足趾也难耐地蜷缩,“啊啊……我……”

“什麽?一护?”低沉的,性感的,执拗的,克制自持的冷静和火热奔涌的欲望交织的声音,光是听见这样的声音唤出自己的名字,下身就一阵跳动,有了喷溅的前兆,何况男子还咬住了脊椎处的小块肌肤小力提起,那种刺激……官能的泪水不知节制的流淌而出,“啊哈……让我……拜托……我……”

好想……好想要……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拜托什麽?”

“啊……你知道的……让我……唔啊啊……”

“不知道呢……一护要什麽,就要明白说出来,我才好给一护啊!”

“我……让我……让我……”明白男人的恶劣本性,不照他说的去做,就绝对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羞耻和矜持在爱欲长时间的磨挫下早所剩无几了,爽快点还能早点解脱,秉持着这样的觉悟,少年忍住仅剩的羞耻将光是想到就一阵发昏的词句挤出了嘴唇,“让我……啊……高潮……射出来……拜托……”

“还是这麽害羞啊,一护……”男人凑到了耳边,咬住了耳垂令少年的肩膀忍不住瑟缩起来,“可是,说出羞耻的话的时候,你的里面……就更紧地咬着我,要绞断一样……”

仿佛应和着男人的话语,身体背部又掠过一阵痉挛,更多的欲液泌出,在抽送间顺着菊蕾滚落到大腿,那粘腻浓稠的质感,就像此刻酩酊了脑髓一般的爱欲一般,黏在了肌肤的触感之上,身体兴奋的程度,是哪一次也比拟不了的,已经……无法忍耐了……好想要……到最激烈的顶端,然後畅畅快快地……

忍不住探手下去想要对哭泣得厉害的茎芽施加抚慰,然而男人眼疾手快地将他的手拉开,“不需要吧……一护,只要後面就足够让你高潮了……”

“混蛋……”在黑暗中张大了被汗水和泪水覆盖的眼,少年不甘的咒駡在一个强力挺进下化作了无力的呜咽,“那你就快啊……”

身体无助地扭动着,磨蹭着背後劲健有力的胸腹,转过头去淩乱咬着男人的嘴唇和下颌,“白哉……白哉……”

“真可爱呢……一护……”欣然含住了少年狂乱的嘴唇,“这样坦率的你,最可爱了……”

“唔……嗯嗯……”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身体突然被搂住,往後重重地压在了坚硬的巨柱之上,坐姿下比之前都还要深得多的贯穿令少年尖吟着瘫软在背後的胸膛上,双腿被大大分开挂在双臂间,双掌扣住腰肢抬起放下,令人昏眩的撞击和起落间,膨大的顶端每一次都精准地顶在了欲望的焦点之上,有力得仿佛要将那粘膜顶穿,激烈的快感顿时呼啸而来,将一护彻底淹没,“啊……呀啊……好……再……”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叫喊着些什麽,少年向後仰折着颈子,语无伦次地呼喊着,急遽喘息着,为那节节攀升的甘疼爱欲,“再多……白哉……”

“唔……我也……一起吧……”少年体内越来越频密的紧缩死死咬合住肿胀,每一次穿插其间,都是乘风破浪的激昂,白哉也不禁为那逼近的眩晕而空前焦躁起来,咬牙用力将怀中少年按下,狠狠撞击,“就快……”

“啊……啊哈……啊啊……好舒服……白哉……我……”十指抓住了白哉的胳膊印下道道刺痛,少年淫乱地喘息着转过头来磨蹭着白哉的颈窝,又哭泣着淩乱的翻腾扭动,无措地胡乱啃咬他的肩颈肌肉,“快……再深……”

真是只喜欢乱咬人的野猫!

但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没有谁,能让我失控至此!

几下野蛮得要撕裂怀中身体的贯穿将少年送上了爱欲的巅峰,而少年那高潮时紧窒无限的挛缩也将白哉逼到了极限。

低沉的吼声和无法自己的高亢吟叫交叠起伏,白哉感觉到下腹死死绷紧,纠结的热度和疼痛终於在高温的紧窒碾压中无限畅快地喷溅而出。

久久无法松弛,沉醉的快感一波一波洗刷过高温的身体,来回震荡。

良久,白哉低低叹息出声,捏起怀中少年的下颌抬高,去肆意品尝那醉生梦死的滋味。

夜露和青草的香气,甜美如蜜香醇如酒,一旦尝过之後,就上了瘾,入了迷,不醉无归。

甘美悠长地渗入了五脏六腑,和脑髓,然後整个意识都迷离在那麻痹的甘甜深处。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爱你,一护!一生一世……”良久,松开少年的嘴唇,白哉吟叹出深心满溢的话语,没有半点虚假,“不会让你有机会离开我的!”

爱怜横溢的深吻,霸道的宣言和爱语,一护觉得自己就像一尾鱼,融化在春阳中的暖水里,舒展开每一分肢体,每一寸心情。

但是刻印在骨子里的别扭,只要稍微清醒,就羞于将心事完全袒露,更何况记起适才在欲望中的癫狂和放浪,还是反压失败之下求着对方的……一护只觉得丢脸到死,“知道了啦……”

“什麽知道了!”白哉郁闷地恨不得打两下怀中不解风情的小混蛋的屁股,“一护,你就没有什麽要说的?”

“罗嗦!知道了就是知道了!”凶巴巴地叫道,“还要怎样啊?!”

白哉不怒反笑,这才是他的一护啊,倔强的野猫,距离完全驯化大概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呢!

不过没关系,这样更有趣不是吗?

邪邪挑起唇角,“不怎样,只是想说,一次根本就不够,再来一次吧!”

“喂——你也好歹让我休息一下……等一……”

“一次就不行了吗?我可是还能再战哦……”动了动腰,牵引得硕大在少年体内细微抽动了下,少年慌乱的挣扎顿时一软,低低的甜腻喘息迸出,白哉微笑更深,“一护嘴上说着不要,其实还是很喜欢吧?”

“讨……讨厌……啊……”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到底是讨厌还是喜欢,就让事实来说话吧……”将怀中人儿一口气转了过来,剧烈转动的摩擦间,硕大完全恢复了精力,而少年则为这莫大的刺激惊叫出声,继而几乎瘫软着完全失神,白哉轻笑着将柔软的身体压倒,拉高了一侧的下肢重重地贯穿进去,“夜还很长呢……一护……我会让你好好回答的……到我满意为止!”

“你这……家伙……啊啊……”果然恶劣的本性是改变不了的,听了夏梨一番话就在怕被人抢走的危机感中跑来送菜上门的自己真是太愚蠢了……然而懊悔也只是一时间的事情,双手无力抵住男人胸膛却抵挡不了烈火般的侵袭,很快,一护只能在火热的爱欲中高吟低喘,被席卷着沉沦到深处,更深处。

暗夜无限拉长了……失去了形状地为欲望所充满……

一护睁开酸涩的眼的时候,听到了沙沙的雨声。

柔润的灰映入眼帘。

下雨了……吗?

安谧的室内,丝丝缕缕的淡烟从炉口嫋嫋腾出,曼妙翻卷,熟悉的沉溺甜香。

半开的和门外,一片片红叶在雨水中打着旋儿飘下,覆盖住涨了满池的秋水。

说不出的艳丽,又说不出的宁静。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身体也似感染了这份宁静,懒洋洋地提不起一丝力气,稍微转了转头,发出的动静就招来了低沉的询问,“醒了?一护?”

坐在案前握笔批阅的男子转过头来,润白的常衣质料非常柔软,衬得他淡淡的微笑在雨天的灰中泛起珍珠般的柔和光亮。

清俊雅致,甯和隽永。

明明就是个祸害,还生得这麽好看做什麽……昨晚某人过分的行为积下的一肚子窝火腾腾腾腾地泛上,一护在肚子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放下了笔起身走近,男人跪坐下来的姿势有着难言的端雅和气势,“都中午了。”

“我……”一开口就被咽喉的乾渴刺激得轻咳起来,男人连忙扶起他,拿起早就备在一边的茶杯,“喝点水……”

“唔……”实在是干得狠了,也来不及算账或者抱怨,一护急急开口就喝,咕噜咕噜连水线从唇角滑落也顾不上,直到将一盏淡茶喝光,还意犹未尽。

“还要!”

“别急……”

还没说完呢,性急的少年就想坐起来自己去倒茶,结果牵动到了痛处,“啊”的一声,脸皱成了一团地倒回男人怀里。

白哉失笑搂住了咻咻直抽冷气的爱人,“腰酸?”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还不都是你!”瞪起还带着哭泣过度的红肿的眼眶,怨怼的眼神毫无威力,反而只让白哉觉得可爱,“都说了不要了还……”

“可是……一护经常不坦率,说不要的时候,那里明明紧紧地咬着我不肯放,表示还要啊……”

“住口住口啦~~~~~~”脸红得要渗血一般,一叠声阻止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地想逗他,一口气把调笑的话儿说完,就看见那鲜润的红意已经蔓延到了耳根和颈子,甚至是衣服遮蔽的部位,更有喝水时漏下的水色蜿蜒一线,将颈子锁骨上斑斑点点的艳痕串连起来,勾引着人的视线,白哉眼神不由深沉炙热了几分,“一护,怎麽就觉得不够呢?”

“啊?”怔然抬头,恰恰迎上男人炙热不加掩饰的眼神,一护顿时一阵口乾舌燥,“你……你想干什麽!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

“干什麽啊……”白哉故意凑近了些,“嗯……就是想听听,昨晚一护说了很多次的话呢……”

“什麽话……我不记得了!”某人开始装蒜。

“不记得了的话,就让我来帮一护想起来,怎麽样?”

漆黑的眼逼近了盯视,还真是可怕……

“不……不用了……”这家伙是魔鬼!一护想起昨晚被男人逼得哭泣着一遍遍重复的爱语就忍不住又恨又怕,现在这种骨头都散架了似的身体状况,是怎麽样都只会是吃亏的下场啊,乾脆点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麽,“我爱你啦……我肚子饿了!”

第一句很敷衍,第二句很热忱,还配以亮闪闪的撒娇样的眼神。

显然某人此刻更爱的是朽木家好吃的点心才对。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果然是野猫本色!我的地位还比不上点心吗?

心中有气的白哉忍不住在少年脖子上重重咬了一口。

然後才拉过备在一边的托盘,拈起做得精致小巧的点心往痛得蹙眉的少年嘴里塞。

刚才还怒目瞪视,点心一进嘴就绽开那麽纯净明亮的笑容了,眼睛更是亮晶晶的满是欢喜。

帮小爱人擦去嘴角的糖粉,“就这麽好吃?”

“好吃!”含含糊糊地答道,“白哉你不吃吗?”

“我不喜欢太甜的。”一个接一个喂食,“所以都是你的。”

“嘿……”好吃猫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

真是……怎麽这麽可爱呢……白哉无奈地揉揉少年的发丝,“外面在下雨,就别急着回去了。”

“可是,妹妹在家等我。”

“叫人去送个信就是了。”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唔……”

“回头我陪你一起回去,正式见个面吧。”

“这个……”啊啊……夏梨看到“未来大嫂”不知道会是什麽表情……想想都觉得很尴尬啊,找了个男人回家……还是个很过分的欺负过自己的家伙,真是觉得好没立场……结果也没打赢一次就……唉……真是乱七八糟的……

白哉看少年那千变万化的表情看得有趣,“你现在还有力气回去?”

“也是……哼!”突然想起什麽似地竖起了眉,“现在知道我没力气了啊,当初叫我滚的时候怎麽不……”

想起了当初的遭遇,一护还是止不住的泛起委屈和难过。

那忍着满身的痛楚和屈辱跌跌撞撞一路挣扎着回去的路途……沿途只有冷月相照,虫鸣相伴,个中凄凉痛楚之处,不堪回想。

“抱歉……当初是想吓走你,不过我有派人跟着,以免路上发生意外。”男人温柔的怀抱拢紧了,“我也很不好受,想着你不会再来了,安全了,心里又是安心,又是难过……”

“我……算了……”知道了这个人的处境,明白了那些不得已的伤害,和掩藏在伤害下的保护,一护也说不出什麽责怪的话了,“对了,你什麽时候……喜欢上我的?”

“问这个啊……大概……是第一眼看到你的眼神的时候吧,倔强的眼神,明明打不过,却骄傲得很,却没什麽杀气,很清澈,很单纯,心一软,就叫人放了……”

“放了很多次呢……”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是啊……每次看你神气活现地来挑战,就不由得兴奋起来……你的进步,你的意志,都值得赞赏,我以为我是很想折服你,让你成为我的部下,不过那一夜之後,我就知道了……对你,是希望得到全部,占有你的一切的情感,希望你再不要出现,好好活下去,却又无比地思念着……明知道那之後你只会是恨我,真心地想杀我……“

“白哉……”一护动容地抬起头,“我………”

指尖轻抚过少年明净的眼,“一护,在你杀过人之後,我很惊讶……我本以为你会被杀戮污染,但是你的眼,你的性情,只变得更加坚强,却还是那麽乾净,真奇怪……”

“哎?”

“於是我就明白了,一护的本质,跟我是一样的,为了坚持自己所要坚持的东西,杀戮或者其他,都不能动摇,这样的你……让我更加不能自拔……”

叹息声中,炙热的唇覆下来了。

温柔缠绵,款款情深,仿佛所有要倾诉的话,要表达的情感,都可以由此传递给所爱的人。

爱你,你是唯一……

将两人的心魂连接,浑融一体。

嘴唇的交缠,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令人漾了满心的涌动。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良久,唇分,少年低低喘息着,四目交缠间,他清瘦年轻的脸颊满是可爱的赧色,“喂……亲亲就算了,不准再做了!”

“不会,一护好好休息吧……”笑着将小爱人搂了个满怀。

“可是刚刚醒来,睡不着了怎麽办?”故意为难地皱起了鼻子。

“那我就陪你说说话。”

“那个……你不用做事了吗?”

“事情都在你睡觉的时候做完了,现在正好陪你啊!”

“少来了……”

沙沙的雨声敲击着庭院的花木和屋顶,将室内衬得更行静谧安宁,情人的絮语不时夹杂着愉悦的笑声,在这份安谧中悠然流动。

这是属於他们的时光。

以此刻为起点,未来在他们的脚下,无限地延伸开去。

无论是穿过烽火血海的惊涛骇浪,还是如此刻一般的短暂宁静,都有相携的手,相连的心,一起度过。

虐刑乳吊蒂针: 虐女人

再不孤寂。

啊啊,终於写完啦~~~~撒花~~~~~~~正文肉肉好多,白菜吃得大快朵颐,所以就米有番外了所以就米有番外了喵呜,接下来开新篇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015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