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天蝎男天蝎女: 1女一男

第八十章我没开口并不代表我不会说「爸?为什麽他会在这里?」她惊讶的指着站在自己父亲身边的土御门源翔。

第八十章我没开口并不代表我不会说

「爸?为什麽他会在这里?」她惊讶的指着站在自己父亲身边的土御门源翔。

土御门源翔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站在一旁,像盯着猎物般的眼神直揪着她看,看的她全身冒冷汗。

他…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

「你这ㄚ头,为什麽这麽晚才回来?」张爸有些微怒的轻斥:「不可以对翔如此没礼貌。」

一听到自己的爸爸如此偏袒他,她的心理就觉得有气,她冲向他,将他拖到一旁後转头讪笑着朝自己的父亲说:「我先和他到旁边商量一下。」

「记住,别对翔太凶,他已经是张家的一份子了。」张爸交代着她千万别对他动手动脚。

「我会的,张家的一份子。」张善涵咬牙切齿的怒瞪一脸无辜的土御门源翔。

两人走到家附近的公园後,张善涵即刻露出张牙舞爪的表情。

天蝎男天蝎女: 1女一男

「「你干嘛出现在我家?我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离我和我的家人远一点。」」她手指着他的胸膛不悦的戳,用着流利的日语质问。

眼前的他穿着大哥的黑色T恤和牛仔裤外加一双人字拖,一身简便是她前所未见的造型,更令她震撼的事是他最宝贝的一头乌溜溜如缎带的黑长发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流行的日式短发,更把他如陶瓷般的脸显的娇弱柔美。

「「我这身造型好看吗?我跟你大哥借的。」」他低头看看自己全身的打扮。

「「好看,比原本的帅…..呃…不对,我不是要跟你说这个。」」真害,一个不注意就被他牵着鼻子走。

「「你大哥的身材居然和我一样,令我好惊讶,而且这样子穿也好轻松,在台湾我不必去理会其他人的眼光。」」他仍不回答她的问题。

「「关我屁事。」」她不屑的命令:「「请你现在马上离开我家,回去你的本家,当你的大少爷。」」

「「可以,不过我要带着你一起回本家。」」

他的脑袋是水泥吗?怎麽说都不听。

「「我已经没有灵能力了,更没有办法帮你守护妖魅之界,我变成平凡女孩子,满街都有的女孩子,你懂吗?」」她气恼的将所有的实情一次向他坦白。

「「所以你就以这个理由逃避我?」」他不以为意的望着眼前激动的她。

这一个月来的守株待兔是值得的,终於让他等到两人独处时间。

天蝎男天蝎女: 1女一男

原以为她会在被滑瓢鄷生带走之後回到台湾的家,没想到,他却早她一个月来到台湾她的老家,当下他决定坦白从宽,从她的家人下手洗脑。

後来张爸嫌说自己像个女孩子般无法给涵涵幸福,为表决自己的真心,他只好忍痛将自己的长发剪掉,由於走的匆忙很多衣物未带,所以又向张爸借了她哥哥的衣服,外加借住许多天,以自己的真心感动未来的岳父母。

至於日本那些工作,他全丢给了本田和那一个老家伙,居然暗中将她所有的行李打包送回台湾之际被他发现,当下被他阻止下来,他怎可以让她偷溜走。

「「还有,你那一巴掌伤了我的心。」」她抿着唇怨怼的表情。

「「涵涵,我很抱歉之前不听你解释却动手打了你一巴掌,又害的你的灵力尽失,这一切都事是我造成的,所以你恨我也是应该的,如果可以让我补偿你好吗?」」他充满歉意的再次请求。

「「不用,你离我家人和我远一点就好,最好都不要有牵扯。」」

「「涵涵…」」他无奈的低头。

「「你最好等一下回去把你的行李整理一下准备回日本。」」

「二姐,老爸叫你不准赶阿翔回日本。」张善麟从一旁走来警告着她。

虽然他们之间是用流利的日文沟通,但是看二姐的表情那麽生气,一定是被老爸猜中,二姐要赶走翔大哥,好不容易有个那麽美的翔大哥出现,学校同学都纷纷向他打听翔大哥的基本资料,连男同学都起爱慕之意,虽然他是正港男子汉,但男同学们却像打不死的蟑螂,女同学也为之疯狂,更别说隔壁的阿姨和阿伯….

反正自从翔大哥出现在他们家,原本宁静的家突然变得热闹,连翔大哥的占卜术也赢的许多人慕名卜卦,总而言之家理的生意变好了。

天蝎男天蝎女: 1女一男

「她没有赶我走,只是我们很久没见面在聊天,我说了一个不好笑的笑话惹她生气而已。」翔朝张善涵眨眨眼,暗示她陪自己扯谎。

「你会说中文?!」她惊讶的看着他。

「我没开口并不代表我不会说。」他只是说的慢,有个怪腔调罢了,还好他之前有请谷川崎人教他一些基础,来到台湾张爸每天帮他恶补中文,一个月下来也进步的神速,只差一些中文看不懂。

这家伙…..什麽时候会说的,还说的那麽流利,简直把她当傻瓜的耍。

「我想赶他走,这个见异思迁的家伙,根本不该留在我们家。」她简直快气炸了,没想到回到台湾还摆脱不了这家伙的纠缠,全家人都被他那虚假的外表给骗了。

「没有啦,涵涵她是跟我开玩笑的。」翔完全摆出无辜的表情,假意替她掩护。

「二姐,我就知道,你一定妒忌翔大哥比你漂亮,所以要赶他回日本,我要跟爸妈说。」张善麟完全一面倒的为他说话。

「你….你这个表里不一的日本狐狸精,随便你!」张善涵气愤的怒吼,接着孩子气推开他,扬长离开。

「翔大哥,我不知道你和二姐曾经有什麽过节,二姐那麽气你,我希望你能够好好跟二姐说清楚,那不然我家就永无宁日了。」

「我会的,她那烈性子在日本我就领教过了。」

是啊!再不好好安抚她,恐怕时间一久,她对他些微的爱意酒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到时候要挽回他们之前的感情就难了。

天蝎男天蝎女: 1女一男

刚回到家接受家人的欢迎,一场饭席下来,她把他当成透明人一般的彻底。饭局过後和父母深谈一段时间,张善涵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房间睡觉。

没想到全家人都挺他,到底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他用了什麽方法让全家人都替他说话,就连饭团也倾於他,真是窝里反,再看看他一脸无辜的表情,她简直快想向前撕掉他那张伪面具。

一打开房门,瞬间,她却愣住了…..

没错,就如大家所想的情节一样,土御门源翔正大喇喇的帮她把行李箱的衣物拿出来折整齐归位,此刻,他的手里正拿着她心爱的蕾丝丝绸内裤,高高拿起研究着。

「哇!你干什麽!」她尴尬的ㄧ把抢回它。

「我只是想帮你折整齐归位。」

她害羞的脸好可爱。

「不必。」她连忙拉开一个抽屉胡乱塞入。

天蝎男天蝎女: 1女一男

他到底有没有大脑,那是贴身小裤裤耶!

「可是….」他有点困窘的指着那个衣柜说:「你塞入的那一格是放我的衣服。」

他可没那个嗜好穿女性贴身衣物的习惯。

「哇!」她连忙的将它的拿出,塞进另一个属於她的衣物柜。好奇的转头,眯眼微怒问:「你怎麽会在我的房间。」

「张爸说我就暂住这个房间,况且我已经住在这里一个月了。」他据实以告。

「什麽!?」她生气的冲向他面前,揪起他的衣襟,咬牙切齿的威胁着:「姓土御门的,我警告你,这是我的房间,滚出去,我既然回来了,就该给我滚出我的房间别来烦我。」

「可是…..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啊?」

他说出两人早已发生夫妻之实的关系。

「夫你个头,我绝不承认!」

「涵涵…..」

「滚!」她抄起属於他的棉被、枕头塞入他怀中接着将他推出房门外。

天蝎男天蝎女: 1女一男

这夜…土御门源翔,只好狼狈且无奈的拿着枕头、棉被去和张善麟挤房间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025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