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为了长高几厘米 宁愿自断双腿

   “我这170 的个子,不做(手术)人生就没意义了啊!”20岁的唐超以一个“腿友”身份向记者慨叹道。

 “我这170 的个子,不做(手术)人生就没意义了啊!”20岁的唐超以一个“腿友”身份向记者慨叹道。

“腿友”是已做过或正准备做断骨增高手术(又称“肢体延长手术”)的人们相互之间的称呼,也有的称“断友”,因为这项手术的根本原理是先将骨头拉断。

增高术前人为制造的“骨折”(图源:视频截图)

唐超进一步解释说,因为自己生活在北方,关于身高的自卑感几乎是“与生俱来”的,他感觉“走在路上,路过的人几乎都比自己个头高”,这种压力让他“抬不起头”,更让他感觉自己前20年人生“做啥啥不顺”。

上了大学后,唐超发现,身高焦虑不仅来源于地域,更来源于同龄人之间,“00后个个都很高”,他焦虑于自己20岁了没谈过对象,并认为这源于自己的身高太矮:“人家(女生)在大学表白墙上都是要求个子180以上”。

在微博话题#理想中男朋友的身高#下6万多条评论里,180是出现次数最多的身高数字(图源:谷雨数据)

唐超生活在河北保定一个县,母亲的身高不到一米五,父亲不到一米七,在他看来,自己能长到一米七,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而现在,他一心想通过做手术以改变命运,他认真地说:“用一副170的身体去考虑考大学、追女生,都是没有意义的。”

唐超打算去土耳其做增高手术,他正在“想尽一切办法”为它做准备,包括但不限于省下教材费、伙食费,尽量不外出,不娱乐,不聚餐,“等我毕业了,就花半年待在家里劝父母同意。”他计划着。

唐超很容易就能找到“志同道合”的“腿友”“断友”们。

他加入了十几个线上群和论坛,很快发现,和他一样困在身高焦虑泥潭里的人,比想象中更多。

某自称“微创”手术群里,大家正聊着长高的“手术方法”

南风窗记者看到,在一个被标记“男生多”,以“增高”“身高”为关键词的300人级QQ群里,几乎每一句交谈都渗透着焦虑、自卑,他们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他们大多提到自己“骨骺线已经闭合”,这意味着,自身的生长激素的作用不可能再为身高提供任何贡献。

在这里,男生因“不够高”产生的焦虑与恐慌,丝毫不亚于女生对身材、皮肤、年龄的焦虑。

当谈及自己的初始身高,他们中的多数人会把“早上”“晚上”分开来,早上通常比晚上要高1-2厘米,刚洗完头要高0.5厘米,打上发胶的话,这个身高可以持续到晚上。

大家躲在匿名账号背后谈自己的“理想身高”,以及连带着的“理想人生”,比如恋爱,结婚,生子,找回真正的“自信”和“尊严”……一切的一切,都仅与身高挂钩。

群友们传的一张男女“标准”身高对照表

2006年10月,我国原卫生部明令禁止了将断骨增高手术用于“医疗美容项目”。《卫生部关于加强“肢体延长术”管理的通知》中明言:“肢体延长术(俗称断骨增高术)是一项有创伤的疾病治疗技术,存在较高的医疗风险,如不严格掌握适应症,将会损害人民群众的健康。”

然而,目前仍有不少对接国外如土耳其、韩国、美国等的中介平台,甚至还有少部分国内医生与机构,在隐秘角落里窥伺着那些因身高而产生的焦虑与欲望,为人以增高为目的施行肢体延长手术,而无视它的伤害与风险。

01

“只要是站起来干的事我都没信心”

“我觉得命运是可以改变的,所以我要做这个。”一个深夜,正准备未来辞职去越南做手术的林桐在QQ群里说。

上学时候,林桐最大的愿望不是考一所好大学,而是能长高一点。高1米66、体重不到110斤的他“因为身高被欺负过,被多个女生拒绝过,被增高医院骗了多次”。

多年来,林桐一直穿着7cm的增高鞋垫,走路不舒服,但他没有勇气穿平底鞋出门,“反正只要是要站起来干的事情我都没信心了”。

《少年谢耳朵》第二季

后来到四川上大学,林桐暗暗对比,发现自己的身高在全班排倒数第二,“一谈到身高我从来都是借故走开”,身边有人调侃他不够高,林桐回去后会躺在宿舍床上,眼泪不能自已地往下流。

他反思自己是不是太“玻璃心”了,也尝试过说服自己“能力比外貌重要”,但发现自卑的刺早已深深嵌在心里头,在很多不经意的瞬间会被猛然拔出。比如,在招新宣讲会的时候,导师指着两个女生,随口说了一句“那个谁(林桐)还没她俩高呀。”他感到了打击。

对他而言,增高手术更像是为了治疗自己的心理疾病。

专家表示,对正常的身体某一个器官,过度担忧,影响到正常的工作和学习,甚至反复整形,这个在心理学和医学上有一个词叫体相障碍,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最好的方法是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图源:央视财经《天下财经》栏目视频截图)

“为了治这个病,我花了四年多的时间来凑够手术的成本。”林桐了解到,越南是目前手术恢复时间最短的——所谓的恢复期,就是等待双腿长高的“延长期”。

即便在这四年内,他已经找到了互相中意的女友与一份还不错的工作,但他依然决定辞掉工作,以出差为借口,瞒着女友和家人去东南亚做手术,总价不到20万,他已经交了定金1万元人民币。

由于不能告诉亲朋好友,林桐加入了5个线上群,企图在人群中为自己寻找精神支柱。他询问曾在十多年前就在国内做完手术的“老人”周可群,手术后是否还能运动?周可群告诉他,“对运动性能非常在意的话,建议别超过6厘米。”

2007年冬天,彼时25岁的周可群在北京一家私立的“肢体延长机构”做了增高手术,大小腿一共延长了7厘米。

“疼痛比想象中更剧烈、持续更久”,延长期神经被拉扯,连带着肌肉一起疼,整整一年半,他每天不得不睡上12个小时,一到晚上,酷刑就开始了,“不吃止疼片根本没法入睡,睡一会儿就疼醒”。

再一次触碰到地面时,站立和走路带来的疼痛“不是断骨部位的软骨衔接处,而是肌肉和韧带。”

群友分享的自己做过手术后的痕迹

直到逐渐恢复走路,周可群开始感觉自己的双腿偶尔僵硬,比如,和一群高中生一起打篮球。“他们都比我矮大概半个头到一个头,我可以和他们一起跑场,但他们的步伐比我稳得多,他们可以灵活地跳跃,但我甚至不敢拦球。”周可群说。

又比如,在搬东西、爬楼等需要牵动更多腿部肌肉的活动方面,周可群明显感受到力不从心,“好像腿不是自己的”。而这种僵硬和拉扯感,在他前几年过了30岁后愈加强烈。

这些年,他反思过多次:“难道增高了,人生难度就会降低吗?”

02

“你的焦虑,我们懂”

“断骨增高术”的原理,是先通过外科手术在骨骺线处打开,安装一个外固定器,每天调整这个外固定器刺激软骨细胞再生,让骨骼再次生长,达到一定高度后,再做一个二次手术将固定器取出来,让身高固定。

在实施断骨增高手术时,外固定“增高器”的钢针要穿透患者的双腿(图源:央视财经《天下财经》栏目视频截图)

然而,北医三院一位骨科学主治医生王大夫对记者表示:骨头被拉断后,“人体的血管、神经还是连着的,如果为了增高而去打断原本健康的骨头,使骨头被迫不断延长,血管、神经生长可能跟不上,便可能出现骨头愈合不良或畸形愈合等问题。而且,人体下肢的力线被改变后,长期来看骨关节炎等并发症的发生率会明显增高。”

而将断骨延长肢体的手术原理应用于人体增高,利用的是人们不灭不息的身高焦虑。

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题:“男生身高170以下是一个怎样的体验?”矮个子男生们在回答区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分析点赞最高的50个回答(图源:谷雨数据)

据统计,在男性用户占多数的虎扑论坛上,关于“身高”的帖子在2019年一年内就达到了8.4万条,对于身高的讨论热度可见一斑。

一个境外的“肢体延长论坛”上,亦汇集了世界各地对于身高充满焦虑的人。

有人感慨“世界上没有比长高几厘米更让人渴望的东西了”;有人自称活在一个人均180 的国家,想要增高到190厘米,因为自己的父亲和哥哥都比他高2厘米;有人忿忿道“现在不是2008年了,女人们都想要人群中前5%身高的男人,而不是前25%-30%。”

一个国籍未知的用户发帖问:“已经187cm高的我执着于做增高手术,是不是太走火入魔了?”

各式通向境外的增高机构平台,更潜伏在渴望长高者的心窝处,疯狂生长。

在一家名为“WANNA BE TALLER”的土耳其医疗中介提供的中文“患者指南手册”里,对“断骨增高手术”做出的定性是“基于美容目的来增加患者身高”。

该机构官网首页的自我介绍道“这是一群由做过增高手术的体验者组建的网站”,并强调:“我们深切地理解那些由于不够高带来的自尊受挫,以及自尊提高后人生可能经历的巨大改变。”

03

手术价格不等,可能相差百万

2019年9月,李楠在自己20岁那天在美国做了手术,大腿延长了5.5cm,小腿3.5cm,加上路费、住宿费,花了近300万人民币。

他的同龄群友陈钢也是花了150万在美国做的,从171cm增高到了178cm,刚做完时,陈钢很激动,“以前被人‘秒(杀)’,现在秒人。”

在美国和在东南亚国家做手术,价格的层级差次是百万级别的,土耳其最便宜,据传20万不到就能做。

网传的一份俄罗斯增高手术机构从手术到护理的介绍word文档,手术费用宣称为135万人民币

一家韩国“肢体延长医院”在官网上发布的费用价目表显示,肢体延长分为“内固定”和“速成”,手术后住院的房间也从“4人间”到“豪华间”分成了四个等级,加上两年后的固定拆除,完成全套手术最低都需要逾100万人民币,还不包括机构宣称的10%税率与术后护理等费用。

在五六个“增高手术”相关QQ群内观察2周,南风窗记者从群友们分享整理的各类文件、资料中发现,从中介到护理,甚至包括赴异地手术的租房、签证等问题,涵盖韩国、东南亚、美洲俄罗斯等国家,为长高做肢体延长术,已经俨然成了一条上下游兼顾的完整产业链。

该机构为中文读者提供的一份手术指南

纵然我国目前已经命令禁止将肢体延长术应用于正常人的增高,断友圈内仍然流传几个可以做增高手术的国内医生名字,比如成都刘某某,黑龙江白某某,北京的彭某某……每一天,这些熟悉的名字在各大群里被反复翻炒,像救世主。

“国外出了事,没人管你。”这是部分人即便冒着违法和残疾风险也要在国内做手术的原因。

《卫生部关于加强“肢体延长术”管理的通知》中明言:“肢体延长术(俗称断骨增高术)是一项有创伤的疾病治疗技术,存在较高的医疗风险,如不严格掌握适应症,将会损害人民群众的健康。”

南风窗记者向“江湖”流传的一名成都刘姓骨科医生询问,在国内是否能做断骨增高手术,得到的回答是:“技术没问题,国内属于限制性手术。”

这名刘医生解释道,所谓“限制性手术”,其一,是必须在三级以上大医院做,其二,是要以矫正O型腿等正畸为病由,顺便“同时做延长”。

“如果只是想长高的话呢?”

“身体矮小可以做。”

“是否一定要病理性的身体矮小?”

“正常也有矮小的。”刘医生说。

号称可以做“不开刀微创”增高手术的黑龙江白医生告诉南风窗记者,他在过去30年做了5000多例增高手术,而现在的“微创”技术是“通过一个针孔将骨的最外面的一层骨皮质离断就行了,皮肤也没有大切口,甚至一针都不用缝合”。

但在北京的王大夫看来,所谓的“微创”增高,和传统的断骨延长原理大同小异。

南风窗记者又询问白医生,该手术是否会导致运动能力的丧失,对方答:“看你延长几厘米了,要是增高10厘米肯定运动不了了。”白医生说,恢复时常也和增高的长度有关,“就像盖房子,盖得越高,耗时越长”。

黑龙江的白医生如是告诉前来咨询的“患者”

在白医生那里,“意向强烈,超过正常人了,就可以做。”何曼就是白医生做的手术,花了18万,手术时她26岁,虽然已经有160高,但她依然将大小腿分别增加了3、4厘米。她对现在的自己很满意:“别人都说我现在的体型比空姐和模特还漂亮。”

白医生提供的“成功案例”

无论是“限制级手术”,还是“O型腿矫正”,目前,我国仍有少部分医生或私人机构,不仅对待能否将肢体延长术应用于增高的态度暧昧不明,且仍在利用各种适应症,来包装以增高为目的的外科手术。须知这是违法的,也不该遮掩矫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036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