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军事

1000万快递单爆仓 圆通快递站被拖垮

   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每天从这里发出的快递接近2000万件,巨大的市场成为快递公司“兵家必争之地”。为了抢夺份额,大家纷纷贴钱打价格战。今年4月初,极兔、百世快递因“低价倾销”被义乌市邮政管理局下发警示函,相关网点被停业整顿。

 义乌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每天从这里发出的快递接近2000万件,巨大的市场成为快递公司“兵家必争之地”。为了抢夺份额,大家纷纷贴钱打价格战。今年4月初,极兔、百世快递因“低价倾销”被义乌市邮政管理局下发警示函,相关网点被停业整顿。

近日,红星资本局了解到,有义乌电商商家以预付款形式,在圆通速递凌云站点购买了将近70万个单号,平均每个单号1元左右,但到了去年11月份,该站点出现了资金链断裂、无法发单和退款的现象。

圆通速递凌云站负责人谢锐告诉红星资本局,自己的堂弟当黄牛与商家签订了数额高达1000多万元的单量,到了双11快递单价涨到2元的时候,堂弟没有足够多的资金垫付缺口,导致无钱买单。现在其还拖欠自己200多万货物超重费,凌云站点也被拖垮,“现在站点处于半运营状态,只送件不收件,工人200多万工资都是打的欠条”。

商家

低价买入大批单号

双11快递站突然发不出货了

义乌商户张先生日前向红星资本局投诉称,2020年4月,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圆通速递义乌北苑凌云站点“负责人”谢俊,刚开始合作都很正常。

2020年7月,谢俊让张先生一次性购买5万个单号,每天发出来3000个,其他预存在快递站。“作为商家来讲,每天发3000个基本够用,而且一次性购买5万个单号,平均每个便宜两毛钱,相当于每天节省了600元。”张先生接受了。

到2020年10月份,张先生一共购买了将近70万个单号。

而到了2002年双11电商旺季时,凌云快递站突然发不出货了。

“之前购买单号的钱已经支付了,还有大约30万个单号没有发出来。”张先生向红星资本局表示,此时他们的预付款也不知道去向。

商户拿不到单号,在圆通速递凌云站点附近等相关负责人

张先生介绍,去年义乌快递公司打价格战异常凶猛,300克以下的快递报价基本在1.3元、1.5元,当时凌云站点放出的单价在0.9元、1元,比成本价还低。

据央视财经报道,义乌市有快递公司表示,单价低于1.4元、1.5元就会亏钱,很多站点负责人只能靠高利贷维持。那么为什么做亏本生意?部分原因是,快递公司总部对每个站点每年的快递量有考核,完不成会罚款,所以站点宁愿给部分大客户让利,亏损收件,也要把量保住。

张先生说,类似快递站点支撑不下去倒闭的现象在义乌也时有发生,圆通速递凌云站点现在共拖欠七八十家商户单号,合计金额有1600多万元。

另外一位商家曹先生之前也在凌云站点购买了100多万元单号,目前只发了80多万。去年底义乌警方介入调查,但最近曹先生收到了警方“不予立案”的通知书。

“大家当初都是为了便宜,都有贪婪的成分。”曹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买单号的人除了商户外还有一部分黄牛,买到便宜的单号,再把这些单号卖给其他商家。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当时商家购买单号的时候并没有签合同,仅有口头承诺和聊天、付款记录,收款人名为谢俊。

黄牛

低价卖单号亏钱了

现在已经还了400多万

通过圆通速递官网,红星资本局找到了义乌市北苑凌云站点联系方式,但拨打对方客服电话、取件电话和投诉电话后,均显示“号码不存在”。

随后红星资本局拨通圆通速递金华市业务转运中心电话,工作人员表示,凌云站点目前还在运营,只是新的联系方式还没有上报,他们也无法通过公开渠道联系到该站点。

有商家向红星资本局表示,谢俊并不是凌云站点的实际负责人,疑似为倒卖单号的黄牛。

据义乌当地媒体报道,圆通公司义乌北苑凌云站点法人代表原来是郑国才,后变更为谢锐,联系商家卖单号的是谢俊,为谢锐的堂弟,而郑国才又是谢锐、谢俊的姑父。

根据商户提供的资料,2020年12月,凌云站点曾发布《关于近期谢俊黄牛事件的声明》:11月份以来受“谢俊黄牛事件”影响给公司造成了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此事件不仅给公司带来严重经济损失,还影响到了公司后续生产发展。对此公司重申此事件只是市场黄牛所为,公司无辜受此影响。在此提醒以后合作请选择公司正规渠道合作,如选择黄牛发货造成的损失公司概不承担责任。

该声明留下了谢锐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落款和盖章处为义乌市全通快递有限公司。

去年12月圆通速递义乌凌云站点发布的声明

天眼查APP显示,义乌市全通快递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8月,注册资本100万元,法人代表、经理为谢锐,郑国才在该公司担任监事,处于存续状态。股东方面,由谢锐100%持股。

经营风险信息显示,2020年4月,该公司因未将员工居住信息报送至公安机关,被义乌市北苑派出所行政处罚100元,今年3月15日,该公司因擅自占用、挖掘城市道路,被义乌市综合行政执法局罚款500元。

5月28日中午,红星资本局记者拨通了谢俊的电话,他向记者解释了近期情况。

“去年11月主要是资金面上出了问题,低价格卖了单号之后就亏钱了,其实那些买单的人最初也是受益的,我们自己亏掉的钱自己也承认。”谢俊说,总共涉及的资金有1000多万,现在已经还了400多万,其他款项也正在筹集。

对于如何偿还债务,谢俊表示,“我们一直都在配合政府处理,在别的地方给他们拿单子。”当记者问到商家预付款去向及为何做亏本买卖时,谢俊挂断了电话。

此前负责处理此事的圆通速递义乌分公司胡斌向媒体表示,谢俊虽然作为黄牛,但本身也没赚到这个钱,“这些钱都被怂恿他的所谓二级代理赚走了,现在谢俊也在找二级代理要回一些钱。”

有律师表示,如果公司认可黄牛存在,那么黄牛的行为要由公司作为主体承担连带责任。

站点

堂弟做黄牛把站点拖垮

现在打不起价格战

据了解,凌云快递站属于圆通速递下面加盟的一级站点,负责人谢锐朋友圈动态显示,目前该站点正在招聘网点派件员。

近日谢锐发朋友圈在招聘派件员

对于站点出现黄牛而且是自己堂弟事件,谢锐这样向红星资本局记者解释:“去年刑侦已经调查过这件事了,公司没有收到商家一分钱,公司里面有专门的财务对账。他们的钱主要打在黄牛头上了,黄牛并没有把账款打到公司。如果打到公司的话,每个单号都会发放的。公司没有看到钱,没有进账,怎么会发单号呢?”

不过有商户提供给红星资本局的转账记录显示,部分收款人为“全通速递”。对此谢锐称,“我们公司的注册名称叫义乌市全通快递有限公司,‘全通速递’是黄牛注册的账号,只是为了收款方便,可以改成任何名字来收款。”


商户提供的转账记录,有些收款人为“全通速递”

谢锐向记者确认,所谓的“黄牛”正是自己的堂弟谢俊。“他就是在公司做黄牛的,然后把站点拖垮了,现在还欠我3个月共计200多万的超重货款。”谢锐说,超过300克的物品都算超重,之前跟谢俊每个月结算一次,谢俊买的面单都是300克以内的,但实际上,有时候发的货有一公斤的、五公斤的,甚至十公斤的都有。

“现在他还欠公司100多名员工总计200多万元工资,都是打的欠条,我也是受害者。”谢锐说,因为是亲戚关系,刚开始有客户找他说谢俊还欠几千个单号,他就让去公司财务处签字直接发放了,但后面越来越多,甚至有超过100万元的单子,“这个窟窿这么大,我已经承受不住了。虽然我们是亲戚关系,但亲兄弟还要明算账”。

谢锐向记者表示,当时义乌快递公司都在打价格战,谢俊以低价招来商户后,自己也没赚到钱。“谢俊给商户的单子是1块钱,到我们公司要充1.5元、1.6元,每个月的市场行情也不一样,甚至到双11的时候,单号涨到了2块钱,这时谢俊这边的窟窿已经补不上了。”

另外谢锐还称,谢俊在凌云站点发货量只有百分之二三十,剩余面单都是其他站点的。现在凌云站点处于半营业状态,只送件不收件,“因为站点还是要继续运营,如果人家收不到邮件的话,就会有很多人投诉。”

而凌云站点不收快件还有个原因是,义乌快递价格战打的仍然很凶,“打价格战是要贴钱的,我也没钱来贴,对不对?”

至于堂弟谢俊为什么会这样做,谢锐也不太明白,“我已经快半年没看到他了,电话有时也打不通,我说你是在做慈善吗?还是精神有问题?让他去精神病院看一下,也没去。”

根据谢锐提供的联系方式,记者联系到处理此事的义乌市公安局民警吴警官。当记者向吴警官描述完上述情况时,吴警官对此表示确认,但具体办案情况不方便透露,称要经过政治处批准。

监管

义乌快递公司亏损率20%

政府拟出台条例制止低价倾销

公开信息显示,义乌快递价格战从2013年开始初露端倪,2019年进入白热化阶段,2020年随着极兔加入,价格战再次升级,并进入“1元时代”,甚至有价格卖到0.8元、0.9元,远低于成本价1.4元。

金华市邮政管理局数据显示,今年1至4月份,义乌快递业务量约为26.73亿件,同比增长74%,占到金华市全市快递业务量的81.86%。但在收入方面,义乌快递前4个月收入累计约69.42亿元,同比增长45.4%,仅占金华全市74.79%。

金华市今年1-4月份快递业务发展情况

那么站点为何要做亏本买卖?据了解,是因为站点完不成一定单量就会被总公司罚款,达到单量则会获得补贴和升级。浙江义乌邮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曾向媒体介绍,现在义乌面临亏损的快递公司在20%左右,盈利水平完全靠总部挂盐水一样补贴。

今年4月初,义乌市邮政管理局对极兔、百世快递下发了警示函,直指其“低价倾销”行为,随后当地网点被停业整顿。上述两家快递今年每件价格均在1元左右,整顿后每单价格涨到1.5元、1.6元。

但价格上涨后,在义乌没有了太多竞争优势,不少仓库因拿不到单已经停用了。

4月22日下午,浙江省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草案)》,其中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14条也规定,经营者不得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或者独占市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倾销,扰乱正常的生产经营秩序。但律师表示,实际执行过程中,对于低于成本的认定有一定难度,适用的案例相对来讲也比较少。

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物流学会理事周艳军告诉红星资本局记者,之所以出现这些低价竞争现象,其根本原因是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中,快递行业市场竞争激烈,作为市场后进者或者想快速占领市场的经营者来说,价格战是其必然的选择之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037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