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_一顶到底

动物有生之本能与死之本能。万物皆求生,你何以求死?「又来了…」疲倦的睁开眼睛。澄远很少在午夜醒来,可最近一阖上眼,总有无数的声音在脑里震震作响,像数千根细小的针在戳刺他的头一样,非痛、非苦却是密密麻麻缠绕不去,让他无法安睡。

动物有生之本能与死之本能。

万物皆求生,你何以求死?

「又来了…」

疲倦的睁开眼睛。澄远很少在午夜醒来,可最近一阖上眼,总有无数的声音在脑里震震作响,像数千根细小的针在戳刺他的头一样,非痛、非苦却是密密麻麻缠绕不去,让他无法安睡。

心里头烦躁,他索性不睡掀开被褥下床,右腿固定的木板前日拆了,连躺了一个多月不曾行走,摇摇晃晃颠簸了几步,眼角瞥见墙边靠了只木杖,长度适宜,便随手拿来支持身子。一个人拖着迟钝的脚步往外走去。

一开门,凉风呼呼扑面袭来,薄薄的衣物御不了寒也不知自己添件外衫,外头漆黑一片,竹林里特有的嗖嗖声更增鬼魅般的气氛,莫说小孩儿,就是一般成人晚上在竹林里迷了路,也会疑惧不安,可澄远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就着微弱的月色,缓缓信步而行。

天底下最可怖的生物莫过於人,经历了那些,区区竹林又有什麽好害怕的呢?不知为何,澄远非但不觉畏惧,反而感到安心…在这片黑暗之中觉得安全…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_一顶到底

他随意漫步,莫约一会儿,恰巧走到了小溪边,抬头见月光又明亮了点,水面上波光粼粼,倒映的弦月如同纯金般闪闪发亮,澄远靠着一节粗竹席地坐下,林间偶而传来呜呜的猫头鹰叫声、潺潺流水声、清风穿梭的声音,这一切都让他平静…

平静的想哭…

为什麽会遭遇那种事…

为什麽要馥蝶会死…

为什麽孩子会死…

为什麽让他来到这个世界…

为什麽破坏他平凡的生活…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_一顶到底

为什麽要让他看见人间丑陋的一面…

为什麽他还活着!?

紧紧蜷缩着身子,把脸埋进膝盖间,澄远无声的痛哭,打从心里他根本就无法接受馥蝶和孩子已死的事实,之前是万念俱灰又在生死关头,哀莫大於心死下自然一滴眼泪也流不出,如今这一个月安稳日子下来,此夜深人静、四下无人之际,那时的恐惧、愤怒、害怕、悲痛彷佛再又一一回到身上,逼得他几欲疯狂,低头硬咬下唇,把呜咽都锁在胸怀之间。

他就这样一个人闷哭到昏眩过去。隔日朝晨醒来时,他躺卧在舒适的床上,桌上摆好了清淡丰盛的早食,那个男人用温润好听的嗓音将他唤醒,昨晚深夜的伤心欲绝好像一场梦般。

「午後我带你去源仙居可好,你腿上背上的用药皆是师父调配,伤好了理应去道声谢。」细心将溪鱼剔去刺後端在司澄远面前,御昂非一如往常的微笑。

「嗯。」乾脆的答应。

双眼明显的红肿,眼白还充着不少血丝,司澄远左手捧饭、右手夹菜,虽然慢慢的,但却是一口一口的不断将菜肴夹进嘴里,表情不若先前的消极、不情愿,反倒多了一丝坚毅,墨黑的瞳神里似乎是下了某种决心。

三碟青菜、一盘鱼、一锅汤,片刻就一扫而空,昂非收了碗筷,从厨房里出来时手里多了个东西。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_一顶到底

「你躺去床上,我帮你敷敷眼睛。」那是用薄牛皮缝制成的水袋,里头灌入冰凉的地底水,就是个很好的冷敷道具。明眼人一看他的眼睛就知道是狠狠哭过,可御昂非偏偏什麽也没问,只想着怎样让那红肿快快消去。

凉凉的水袋轻放在自己眼窝上,热热烫烫的感觉顿时缓和了下来,澄远原想问昨晚是不是他将自己抱回小屋的,又觉得这问题多余,这小屋方圆数百米没有其他人家,除了他还能有谁。他既见自己这副狼狈模样什麽也没问,自己又何必再多说什麽。

想想这个男人也真奇怪,莫名其妙将他掳来,像老祖宗一样伺候的无微不至,图得到底是什麽?

司澄远眯起眼睛,想到一种可能性。嘴角泛起冷笑。

「你想要我的身子?」对於男人的慾望他并不陌生,那种恶心淫乱的慾望!

一会儿水温变高了,御昂非正待更换,就听小远突然冒出这一句话,他一愣,又轻笑出声,取下牛皮水袋,从上方和他对望,小远还是跟那日一般,直直的凝视着自己,脸上难得第一次出现笑容,却是这种具有敌视意味的冷笑,昂非既心疼又不舍。

「如果我是贪图你的身子,这些日子有数不尽的机会能让我得手,不是吗?」

他只是好高兴、好高兴能与他相遇,看他一心求死,自己比被千刀万剐还难受,看他独自痛哭,自己也跟着彻夜喘不过气来,看他终於恢复生机,自己心里又好像飞上凌霄九殿欣喜若狂。一颗心为他七上八下,被他牵着喜怒哀乐,这还能是什麽?御昂非在心里苦笑。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_一顶到底

可小远很排斥人,很排斥人的触碰。要在他清醒时碰他,那怕只是拍一下肩头,他都会立刻挥开他的手退後三步,强装镇定的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害怕与惊惧…尤其是男人的触碰…晚上把床让给小远,他睡屋外,小远都要确定把门锁个密实之後才敢入睡,天亮他进屋前就强迫自己先醒来,好防范的滴水不漏,这种情形下,他如何能坦白自己确实对他那白皙的身子起了不该有的绮念?小远嘴上不示弱,想必明天就会消失无踪了吧!

此刻他只能好好藏着这份心思,别让任何人知道,继续守着伊人,相信他总有一日会接受自己的。

御昂非换了冰凉的新水,温柔的敷在司澄远的眼上。只有在盖住小远的眼睛的片刻,他才敢放肆的任蓝眸流露出浓烈的情感…

「不是最好,我最痛恨龙阳之癖。」澄远颈间的肌肉紧绷了起来。现在想起在妓院的那段日子,他就咬牙切齿、痛苦欲死…为了彻底抹去他厌恶的一切,有一件东西必定要掌握入手…

「嗯…」听了这句话,御昂非的笑容更黯淡了,若是给司澄远瞧见,他也会惊讶这个男人竟有那般的表情…

<ToContinue…>

看来小非要追到小远还早的很了。(某心是坏人~嘿嘿)

放在里面边顶边写作业_一顶到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041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