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平行线-1「…喂,你们看,天空颜色是不是有点奇怪?」某人边咬着烤鸡腿,很没紧张感的嘻笑道。

平行线-1

「…喂,你们看,天空颜色是不是有点奇怪?」某人边咬着烤鸡腿,很没紧张感的嘻笑道。

「哦,我看不只,连地面也有点怪。」这个也很没紧张感,悠闲的喝着饮料,一脚踢向偷鸡翅贼,眼角顺便分神瞄一下地面上裂开的”小缝隙”。

「拜托你们,有点危机意识好不好?你们看看四周的动物都逃的差不多了,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居然还安逸在这里吃烤鸡,造物主都要痛哭流涕啦!」话虽如此,她还是手脚俐落的,将一排香喷喷的鸡翅刷上鲜甜的浓稠酱汁,在炭火旺盛中迅速的翻面。

「别理这群笨蛋,美人儿,你瞧瞧,我多有危”鸡”意识阿,这只鸡被我烤的如此完美,哦~你看牠美丽的身形,令人垂涎欲滴的油光,我可是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把牠护卫的周周全全,全鸡上下都没有被可恶的火焰哥哥多偷吃到一丁点豆腐喔!」脚後跟优雅的一挑,一柄插着烤鸡的木棍在天空中画出三个美丽圆圈,叮咚一声落在男人手中,而同时,一旁大地刚开出的深渊,已经张开他的黑暗大嘴,吞食了熊熊火光。

「………」一名样貌酷俊的男人靠着树背,嘴里撕咬着一条烤鱼,貌似一派轻松的模样。

历经过好几次千钧一发的危机,每次他都被这群疯人耍的团团转,明明是危及生命的灾难,他们却一个个气定神闲,一副天塌下来压不死我的模样,反倒是自己紧张的半死,东冲冲西跳跳,冷汗拚命冒,还可悲的无法靠自己的能力克服危难,最後搞得一身狼狈,让他们看足了猴戏後,才要上演英雄救美的情节,代价不仅是要被揶揄,还一笔笔的欠下数不清的人情债,TMD!

所以这次他绝对不会像前几次那样了,哼!他要很轻松,很悠闲的继续做自己的事,反正事情来了,他自己能处理的,自然不需担心,他自己不能处理的,担心也没用,再大的危机,顶多让自己痛上几天,疯人们不会让自己死掉的。

就是仗着拥有的关心和爱护,他这次可说真是泰山崩於眼前而色不改了,哗~哈哈哈哈。

「嘿,老大,你看看那个。」顶顶身旁的人,光头和尚挑眉,笑着挽起宽大的衣袖。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喔,那没什麽,好了,我看天色也暗了,我们这群乖宝宝还是早点回家吧。」他的身高比在场的人都矮上一节,却无言的散发出慑人炫目的领袖魅力,他习惯轻轻地笑着说话,每一句话都让人有如沐春风的舒服感受。

「是阿,乖宝宝是该早点回家,你是老大,你带头走前面吧。小弟们跟随你的脚步。喂,那边那只猪宝宝,走人啦,还在吃,我们家迟早被你吃垮!」木炭般黝黑的男子真的像拎猪仔般把一名大男人从後领处提起来,也不管人家正在吃烤鱼,会不会被鱼刺噎到,拔腿就跑。

数道敏捷的身影在树林里上跳下窜,以异於常人的速度奔驰着,同时间,大地更加狂爆的震动,坚固的岩盘开始大块崩毁,湛蓝的天空被乌云覆盖,绿色被掩盖在阴影之下,空气中弥漫的腥臭腐烂的气味。

「…那是什麽!?」被扛在肩膀上的人眯起眼睛,努力辨识着,他似乎看到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某种东西正追着他们跑,那种东西让他……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小孩子别问这麽多,把眼睛闭上,乖乖睡一觉,醒来就到家了。」扛人的黝黑男子笑着说道,但他的额际却流下与脸上的轻松表情不相称的冷汗,他的颈间肌肉贲张隆起,脚步又快又急。

倏地,一声轰然巨响,远远一处山头猛然喷发出高温炙热的溶浆,金红色的火光直达天际,恐怖的是在下一秒,附近相连的几处山头也像连环炮一般争相爆发了。

树海变成了火海,焦黑的树干开始倾倒,来不及逃走的动物活活被焚烧至死,生灵的哀嚎让藏身在黑暗中的邪恶面目更为狰狞,力量也更为强大。

「动作快点,出了树海就安全了。」浓烟阻绝了视线,危险让人惊慌,在如此不易辨别方位的情形,一行人仍然迅速正确的往出口处前进,那都是因为有一位五感敏锐的引导者。

它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轰隆───』悍雷急落,彷佛是有人操纵般一道道劈向猎物所经之处,大地加速塌陷,情势也更为凶险。

多扛着一个人的伙伴落在最後,成为最好的目标,一棵燃着熊熊大火的参天巨木颓然倒下,阻绝了去路,眼看阴影覆盖不到着阳光就在眼前,邪恶却不允许他们逃离自己的魔爪。

「澄哥,现在是”将军”吗?」他发现自己在这群人的潜移默化之下,变得很有幽默感。

他现在才看清楚那个”东西”,一团闇色的雾块,闪着两点血色红光,就像是恶魔的眼睛,让人毛骨悚然。即便如此,他也不害怕,这世界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而且以往面对太多太多看似绝境的危机,但事後都被这群疯人轻轻松松的化解,他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小鬼,闪到一边去,站远点,看哥哥我大显身手。」黝黑男子将人放下,嫌弃似摆摆手,要对方别妨碍自己的臭屁模样。

「哼…」可恶,总有一天一定要让这群家伙刮目相看。撇撇嘴,走到安全的角落去。

时间不多!再不快,就来不及了!他眷恋的瞧了一眼小鬼的身影,方澄转过身,面对那团闇块。他大喝一声,运起全身的气劲,让周身充满能量,一手撕开自己的衣服,坦露出壮硕结实的躯体,却不摆出攻击姿势,反而双手张开,大喊道:

「来吧!这个身体对已经游荡千年已久的你来说,应该是绝佳的容器,过来!我呼唤你的名字!闇魔!”全部”到我的身体里面来!」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名字是呼唤的咒语,呼唤邪物的名字,就是召唤它来控制自己的生命。

「什麽!?」猛然瞪大了眼,男人知道事情不对了,他想要阻止,但他的速度没有那麽快,他只能眼睁睁的看见那团闇影欣喜若狂的冲向澄哥,不─────!!!

*☆.★∵**☆.*☆.★∵*☆.*☆.★∵**☆.*☆.★∵***☆.★∵**

Specialpancake!

(洒花)庆祝饼舖重新开张~~(跳舞)

嘿嘿,这回的新松饼口味很特别喔(眨眼)

而且某心争取走快节奏风,尽量不要一星期一块,能够多出一点。

希望大家会喜欢。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

p.s:这次某心兑现的大概是欠了最久的一块松饼了,呜呜呜呜,总算没有食言,还是吐出来了>_<

平行线-2

K.B大学是一所『烂』出名的『贵』族学校,位於美国纽约郊区。

在K.B大学附近有一栋外表极不显眼,而且看起来已经接近危楼的中古破屋,它就是赫赫有名的『恶魔党』,东邦六个恶魔怪胎的小窝───异人馆。

今天可爱的异人馆唱空城计,因为他的主人们欢欢喜喜的郊游去了。

屁啦!还不是某个爱开发新口味的懒人教主,在凉爽宜人、适合午睡的下午二点半,拿起会议室的麦克风,就对全馆强力播送着某条街口前几日新开了一家义式餐厅,今天吃下午茶有免费赠送蟹肉口味的起司披萨,而且还不断的碎碎念、碎碎念、碎碎念……

一副大家不陪他吃下午茶,他就念到天荒地老、天崩地裂、天旋地转的坏小鬼样,於是在众人合力赏了他一颗BB弹、一把手术刀、一张朴克牌和一阵拳打脚踢之後,六人便开着凯臣新改装的『火鸟三号』,热热闹闹的去享受下午茶罗!

这家义式餐厅位於一处滨海商业区的十字路口,设有露天座位,从二楼还可以观赏到远处的壮阔海景,加上菜色丰富,种类多变,价格适中,开幕以来颇受好评。身兼贪吃教主的展令扬便是觊觎上他们家的本日特别菜色───起司蟹肉披萨。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其他人虽然一开始是被闹来的,但也很期待这场新鲜的下午茶,大胃王推荐的餐厅应该不会令人失望嘛!加上最近实在没什麽新鲜事,天天窝在异人馆都快发霉了,出来散散心也好。

六人选了位在二楼的特级阳台座位,轻风徐徐,阳光温煦,又有美食佳肴,再棒不过了!

不过依照这群小恶魔的”风格”,怎麽可能安静吃饭,少不了一顿无视旁人的你来我往、喧嚣嬉闹,餐厅里的其他顾客都忍不住一直往这个方向窥视这六名俊帅的年轻人,既对他们在餐厅的喧哗颇有微词,又十分羡慕那围绕在四周青春洋溢的年少轻狂。

「老大!老大!我们发现”他”了!」远处两名打扮就像是地痞混混的少年气气喘吁吁跑来,向正在路旁的露天座位上吃吃喝喝的一夥人报告。

「你他妈的说的他是谁!」一身庞克装的高大黑人,粗壮的左右手臂上各刺着一只翘着尾巴的蠍子,他是这附近新兴起的帮派───『毒蠍帮』的老大,毒蠍帮的帮众以黑人为主,黑人能打善斗,才短短不到几个月,已经打败了很多小帮派,控制不少地盘。

「就是那个”夜煞”啊!」黑人少年兴奋的比手划脚说道,他是帮里最低层的跑腿阶级,但今天立了大功以後,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语罗,哈哈哈哈。

「夜煞!?蓝影的老大,伊藤忍那个狗娘养的!?」毒蠍帮的老大蹭了一声从座位上跳起来,双目瞪如铜铃,一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模样。

毒蠍帮发展迅速,一直不断扩大地盘,最近杠上了纽约的日裔帮派『蓝影』,好几次交锋,互有死伤,就是无法取得胜利,更让人气恨的是他曾经要求与夜煞谈判,双方划分地盘、共享利润,但对方却只来了副帮主,还严词拒绝了自己,实在是太瞧不起人了!从那之後,他就一直想找出夜煞的行踪,狠狠教训他一顿!

「你确定是夜煞?」毒蠍帮老大生性多疑,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我当然确定!我以前还在别的帮派里的时候,有一次看过夜煞带领着蓝影和其他帮派火拼,我认得他,那的确是他没错!他现在就在离这里两条街的公园!不信的话,老大马上可以过去看看!」跑腿少年激动的说道。

「好!拿好家伙,我们走!给那个自命清高的夜煞一点颜色瞧瞧!」毒蠍帮老大露出嗜血的笑容,迫不及待的吆喝道,大约十几人便浩浩荡荡跟着少年走了。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这一切,都完整的被正在阳台上的东邦恶魔党看在眼里。

其中五个人飞快的把盘中的餐点一口气全扫到嘴巴里,自然是知道这个臭小子虽然懒惰又不正经,但对朋友绝对是没话说的,他们虽然讨厌伊藤忍,但是还是不希望伊藤忍有什麽意外───因为令扬会伤心。

「好啦,为了怕你们这群猪仔,光吃不动,会膨胀的越来越壮观,这样别人会误会我们异人馆是”养猪场”,而可爱的敝人在下我则变成”养猪户”,人家只好大发善心的带你们去散散步罗。」展令扬自以为天真可爱的笑眯眯的说道。

「我们很感谢你,行了吧。」五人大合奏,额外再奉送五枚白眼。

*☆.★∵**☆.*☆.★∵*☆.*☆.★∵**☆.*☆.★∵***☆.★∵**

市郊公园

「夜煞!天堂有路你不走!今日是在劫难逃了!围起来!」毒蠍帮老大一声令下,十几名帮众团团将坐在公园板凳上的男人包围。

他们凶神恶煞的或持手枪、或持刀剑棍棒,来着不善、气势汹汹,公园里的其他人见状纷纷走避,明哲保身。

「夜煞!你别以为装死,老子就会原谅你!」毒蠍帮老大生平最恨有人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愤怒的抽出手枪,对空『呯』了一声,但坐在板凳上的男人居然还是迳自闭目养神,不理他。男人脚边的狼狗倒是有了反应,冷冷的瞥了一眼毒蠍帮老大,便又把下巴枕在前脚上,一副懒得理你的模样。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老大,他好像有点奇怪…」毒蠍帮中有些人很小就出来混,也曾在其他帮派火拼中看过蓝影大名鼎鼎的『夜煞』,但眼前这个人………

紧身黑色皮衣、皮裤,都是夜煞一贯的风格没错,但是那一头掺杂着雪白银丝的灰发,墨镜,额头上还有一条长长斜斜的刀疤划过眼角,延伸到左耳前…夜煞是这个样子的吗?

「奇怪什麽!不过就是染了头发,多了条刀疤,别以为这样咱们毒蠍帮就找不着你了!」少年哼哼的叫嚣,他挥舞着棒球棒,对於冲锋陷阵跃跃欲试。

「夜煞,不要给脸不要脸!到现在还在装蒜!」毒蠍帮老大已经失去耐心,恶狠狠的骂道,见对方还是没反应,狰狞的举起手枪,对准男人。「你蓝影的地盘,老子要了!」语毕,便欲扣下扳机。

说迟快,天边一道金亮的黑影划过,雷电风驰的卷走毒蠍帮老大的手枪,还赏了他的手臂一条完美优雅的血盆大口。

东邦驾到!

————————————

真是熟悉的人事物阿,写来乱感动一把的,哗哈哈哈哈~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平行线-3

「羞羞脸,人多欺负人少、大人欺负小孩,大叔你这样不可以呦!」对气呼呼的毒蠍帮老大摇摇手指,展令扬一副你好不要脸的坏小孩模样。

「你们是谁!敢插手毒蠍帮的事情,不要命了!」毒蠍帮老大摀着流血如注的伤口,一时之间还无法分辨出刚刚杀伤自己的是什麽武器?

「非也非也,此乃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们可是爱与正义的化身,代表月亮特别来惩罚你呢!」说罢,他还学最近无聊看到的卡通,指着自己两颊的漩涡,笑眯眯的摆了一个POSE。

「你说对不对阿,亲爱的小忍忍。」回头看向坐在板凳上的男人,展令扬眼底精光乍现,但一瞬间又恢复成无害天真的表情。

男人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但这厢已经轰轰烈烈的开打了,很久没有好玩的游戏来刺激,生活过於平淡,东邦恶魔党乐的大展拳脚、活动筋骨,一时之间,子弹、棍棒、刀剑齐飞,哀嚎声四起,最後当然是这群害死人不偿命的小恶魔大获全胜罗!

可这一切外在的雷电风雨似乎都进不了他们两人的空间,展令扬偏着头看着男人,看了一会儿,笑嘻嘻的,却遮盖不住双目中流露出的修罗杀意,他走到长板凳前。

伸手,指腹轻轻划过男人脸上的伤疤,那条刀疤新肉才长出来不久,还红艳艳的,面目狰狞,可见当初划的很深、伤的很重。

「忍,是谁伤了你的?怎麽回来了也不通知我一下,我好给你去接机阿。」话语里是毫不掩饰的关心。「怎麽了,你不会很老套的在某某某地方撞到了脑袋,刚然後学八卦连续剧的情节从此失忆,不认得可爱大方、青春动人的小扬扬了吧?」展氏教主别的本领不很多,最厉害的一项就是厚脸皮,也不管人家冷冰冰的,自动自发就巴了上去。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刚好希瑞他们也收拾完那群小蠍子了,走过来,看到伊藤忍的模样,也不禁皱起眉头,这是怎麽回事?

「你受伤了吗?我们回异人馆,希瑞可以帮你医治。」南宫烈礼貌的说道,他不讨厌伊藤忍,但也始终无法喜欢他,毕竟谁都无法去喜欢一个敌视自己的人吧。

「喂!别不说话!又不是哑巴!」向以农讲话很冲,他就是看不惯这家伙。

男人终於有了反应。

他沈稳又坚定的推开挂在身上的展令扬,拾起搁置在一旁的手杖,站起身来,冷声说道:「你们认错人了。」

「唉呀,小忍忍,你不会真的撞到头失忆了吧!?」令扬坏笑坏笑的又黏了上去,攀附在人家身上,尽职的当起展氏无尾熊。

「伊藤忍,我不管你是什麽毛病,但少来这套,老子我可是演戏天才,你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逃不出我的法眼,你明明就认得我们!」向以农很不客气的戳破他的大牛皮。这家伙不知道又想使出什麽手段,把令扬抢走来独占他了!

「以农别说这个了,我看我们先回异人馆吧。」曲希瑞没有忽视当令扬扑抱过去时,对方不着痕迹的用手杖稳住身体的动作,加上他脸上的伤疤,受伤这件事是真的。

「我说你们认错人了。」再次推开身上的无尾熊。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男人深吐了一口气,对着展令扬说道:「打你的手机,找”伊藤忍”,你就知道我不是他。」说罢,便弯腰拍拍脚边的狗狗,意示该上路了。

他才跨出一步,身体就猛然倾向一边,他用手杖撑着才没有摔倒,多走几步,步伐是顺多了,但一拐一拐的,显然左脚有问题,是个瘸子。他旁边跟着的是只大狼犬,体型壮硕,有成人的半腰这麽高,毛茸茸的,吐着舌头,有点可爱又很凶狠的模样。

希瑞他们看向令扬,令扬还是那一副畜生无害的笑容,他掏出手机,咚咚咚的按了几个号码,一阵嘟嘟声後。

「哈罗,小忍忍在日本有没有乖乖的阿,可爱的小扬扬打电话问候你了。」

「令扬!你这浑小子!」电话中传来熟悉激动的男声。令扬把电话设成扩音,因此其他人也都听的到。

「没有什麽特别的事情啦,人家只想知道你在日本好不好。」展令扬一面说着恶心巴拉的话,一面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一拐一拐慢慢走远的背影。

「哼,有什麽好,那个臭老头一天到晚………」愤世嫉俗的语调,毫无疑问的是伊藤忍,更别提还有宫崎耀司在旁鬼叫着来”佐证”,但………

如果电话这头的人是伊藤忍,那…那边那个人又是谁?

令扬使出超级保母的功力,三言两语把人安顿的服服贴贴,飞快的收了线,三步并做两步的朝还没走远的男人背後,第三度飞扑过去。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唉呦,这位长的跟忍一模一样的小忍忍,俗话说,有远千里来相见、百年修得同船渡、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天才我材必有用、十年寒窗无人问………」展氏大嘴巴一开就啪啦啪啦说个不停,而且还尽说没有营养的废话。

希瑞他们听到都快翻白眼了,可是男人倒是没什麽反应,背上托着一个展氏包袱,还是继续往前走,耐性十足。

不过还没弯过这条街,突然有一个声音打断了展氏大嘴巴的强力播送………

『咕噜──咕噜───』

令扬瞪大了眼,一脸不可思议的夸张表情,怪叫道:「哇!我从来没听过这麽响亮的声音耶!」

『咕噜──咕噜───』男人的耳根、脖子都红了。

「嘿,长个很像忍的小忍忍,如果不嫌弃的话,到我们家来吃个饭吧,希瑞煮的菜可是大师级的人间美味喔!当然小白也一起来!」展令扬趁机拐人+狗,笑眯眯说道。

男人还在犹豫,大狼犬已经迫不及待的用他的狗头憨憨的顶了顶男人的大腿,显然也是耐不住饥饿,才听到有好吃的东西,口水就啪喳啪喳的滴到地面上了。

「好吧…」

------------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说好这个假日要发文的,差点给他忘记了>_<”

还好还好,今天还没过去,不算食言,哈哈哈哈。

平行线-4

异人馆

东邦恶魔党个个都是超级好奇宝宝,对这个”伊藤忍”可是好奇的要死,但是倒也没太失礼,虽然刚刚已经在餐厅里吃了饱饱的下午茶,大厨希瑞又飞快的变出一桌丰盛的日式料理晚餐。

「小忍忍,你不会吃饭还戴着墨镜吧?这样你怎麽知道自己是夹到筷子还是夹到乌龙面,搞不好还可能夹到小农农的手指,夹到酱油碟,夹到卫生纸,夹到别人吃过的残渣,夹到…………」展令扬不愧是”教主”,脸皮厚如城墙,也不管人家都说自己不是伊藤忍了,还是左一句小忍忍,右一句小忍忍叫的超级顺口,人家才坐定没有一秒,他就自动发挥超级牛皮糖的特性,黏在人家手臂上,开口又是一连串的废话───目的当然就是要干掉那副墨镜。

「………」他话还是这麽多。

知道对方不达目的绝不善罢干休的个性,自己好好吃顿饭也是不可能的。男人很认命的摘下墨镜。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吓───东邦五人暗地里倒抽了一口凉气,只因为眼前见到的太令人…不可思议。

他们认为自己绝对没有认错人,这个男人横看竖看就是伊藤忍的样子,只是他似乎伤了眼睛,墨镜之下,还用一条黑色眼带罩住了左眼。

除去刀疤、发色不说,他连气质也相似,虽然也是冷漠,但比较缓和,没了那股愤世嫉俗的味道,面对东邦五人也没有那种暗暗剑拔弩张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他对令扬的宠溺。跟那个伊藤忍几乎如出一辙。

虽然话不多,但一般的陌生人对於令扬这个聒噪大嘴巴绝对不可能一开始就展现这麽好耐性、好脾气,从刚刚到现在,令扬的任何一个要求,他几乎照单全收,有求必应。

「小忍忍,我要吃虾虾,帮我剥。」得寸进尺就是展大懒人的最佳写照,彷佛也知道对方宠着自己,便毫不客气的大肆要求。

「好。」剥虾。

「小忍忍,我还要喂喂。」张嘴。

「好。」喂食。

「小忍忍,我要吃牛肉。」可是懒得切。

「好。」他切肉。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凯臣,伊藤忍真的现在在日本吗?」向以农只有三条线来形容,眼前这个人不是伊藤忍是谁,宠着那个浑小子的态度根本一模一样嘛!

「别问我,这完全超出一般常识的理解范围了。」安凯臣翻白眼应道。

令扬打给”伊藤忍”的电话是真的,接电话的”伊藤忍”应该也是真的。

伊藤忍不可能对令扬说谎,所以伊藤忍现在是在日本没错。

但………

令扬第一眼就把这个男人认成伊藤忍,这件事也是真的。

令扬与伊藤忍相识多年,不可能会认错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就像伊藤忍,宠着令扬的行为也像伊藤忍,他怎麽看就是”伊藤忍”本人。

这也是真的。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一切都乱了。

「小白,你够吗?」男人问。

「嗷──」狼犬貌似听的懂人话,应了一声,继续撕咬半生半熟的牛肉。

「我刚刚看了一下,牠好像不是狗,是匹狼。」向以农得意的宣布他的新发现,但立刻被赏了好几个嘲弄的讪笑。

「哈,以农,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发现哩,不错不错,至少你在晚餐吃完前发现了,代表还非无可救药。」雷君凡摇摇头,一副儒子不可教也的模样。

「死君凡!」丢刀叉。

「嘿。」我闪。

「重点不是这个吧,你们没发现牠好像一点都不怕希瑞吗?」南宫烈优雅的放下酒杯,笑着说道。

「对耶!希瑞,你的没动物缘什麽时候治好了阿?难道你偷偷研究发明的独门解药吗?」以农吃惊的问。

曲希瑞白了他一眼,懒得回应这种没营养的话题,虽然他自己也很好奇,这匹白狼真的都不怕自己?

为了实验这个伟大的假设,曲希瑞还特别去冰箱里拿出一大块上好的松阪牛肉,只有表皮稍微煎熟,就亲自捧到白狼跟前,牠真的一点畏惧的举动也没有,不仅毫无戒心的立刻大快朵颐,还讨好的舔了舔希瑞的手。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这家伙肯定是脑袋有问题,希瑞,动物界也有”智能障碍”问题吗?就是很不会分辨哪些是危险来源的那种认知障碍阿?」以农哇哇的怪叫,见鬼了,这肯定可以列为金氏世界记录,他居然看到马匹以外的动物在舔希瑞耶!

「我看你比较需要啦!」希瑞不甘示弱的丢回一句,心里却对这匹白狼越来越好奇。

「咦?这是什麽?好漂亮的月牙石。」希瑞发现白狼脖子上挂了一条别致的坠饰,才要伸手去碰…

『吼──』白狼突然凶性大发,露出尖利的兽齿,开口向曲希瑞咬去。

「希瑞危险!」离他最近的南宫烈连忙拉开好友,安凯臣则忙不迭的朝白狼开枪。

白狼似乎通晓人性,一个俐落的滚身,躲开了所有子弹,随即摆出攻击姿态,狼毛直竖,龇牙咧嘴的对着安凯臣低吼着。

「小白,冷静一点。」男人起身蹲在白狼面前,一手顺着牠脖子下方的狼毫,低声在牠耳边似乎说了什麽话,白狼终於安静了下来,长长的狼毛垂下覆盖住大半的脸,看起来就像温驯无害的大型犬。

「别碰牠的石头,那对牠很重要。」不是指责,也没有愤怒,他只是在陈述一件事情。

「我不知道,我很抱歉。」希瑞也蹲下身,诚挚的对白狼道歉,白狼哼哼了几声,围绕在四周的敌意就消失了,显然是原谅了希瑞。

「好啦,吃饱了就到客厅去吧,我有很多话想听小忍忍说。」展令扬笑眯眯的说道,对於刚刚的冲突好像没有看到一样。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没错,要解开这非常识的谜团,一切都要靠这个男人解答,只是……他愿意说吗?

东邦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有令扬在。

*☆.★∵**☆.*☆.★∵*☆.*☆.★∵**☆.*☆.★∵***☆.★∵**

努力~努力加快速度Run~!!!

>_<

平行线-5

众人或坐或趴的占据了客厅,希瑞为大家带来了特调饮品。

「小忍忍,你可以告诉我,为什麽你说你不是小忍忍,却长的跟小忍忍一模一样吗?或是说,你根本就是小忍忍,却骗可爱的小扬扬说你不是小忍忍,嗯?还是你是小忍忍流落在外的双胞胎小小忍忍?」展令扬一副天真无邪的问道,一开口就直指核心。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可以不说吗?」男人皱眉,一手却下意识极其自然的把水果茶递到展大懒人嘴边。

「不行。」六人大合奏,他们快好奇死了。

「这件事跟你们没什麽关系。」冷淡,谁也无法逼他。

「可是我们想知道。」六人再度合奏。P.S:这麽好玩的事情怎麽可以不凑一脚。

「如果我坚持不说……」把他们卷进来,百害而无一利,事情也没这麽简单…

东邦六人眼神交会了0.3秒,瞬间达成共识,大合奏曰:「我们会赏你一颗自白剂。」

「然後我会哭。」展大懒人补充,语毕,还真的装出楚楚可怜,双目水光闪烁的哀兵姿态。

男人无言的叹息,真後悔自己为了民生大计,一时意志不坚,跟他们扯上关系,早知道这群家伙绝对不会吃完饭就善罢干休的。

「小忍忍?」令扬皱皱鼻子,准备使出大绝招了───大哭(当然是假哭)。

「算我输了…」唉。

「快说!」众人兴奋极了,个个耳朵竖的老长,准备听故事。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男人啜了一口热茶,闭目沈淀思绪片刻,其他人也很识相没打扰他,过了几分钟後,他睁开眼,对众人问:「你们知道什麽是『平行空间』吗?」

「平行空间!?」疑惑。

「平行空间!」雷君凡大叫。

「君凡,你知道?」烈惊讶的问。

「我不是跟你们说我最近正在研究一些古往今来被人们所排斥的荒谬科学家、哲学家、预言家的生平吗?」雷君凡好像醍壶灌顶、茅塞顿开一般,激动说道。

「这跟那个平行空间有什麽关系?」以农还是傻呼呼的,不过大家懒得揶揄他了,都仔细听君凡解说。

「在十九世纪末,有一名犹太科学家,提出了所谓的『平行假设』,这个假设是说,宇宙力在推动整个宇宙生物文明的演进时,有自动产生复制分裂的倾向。所以同样的世界、同样的宇宙,可能存在好几个不同的空间。每一个空间里的世界、宇宙各自独立、平行运行,在没有外力的影响下,每一个世界都将依循着相同的轨迹前进,就有如多重镜一般,就叫做『平行空间』。」雷君凡因为对该科学家十分感兴趣,因此对他的研究也了如指掌。

「这似乎有点荒谬…」平行世界!?

「没错,就是因为这个假设太荒谬了,完全无法证明,不符合科学的原则,因此被评为”十九世纪最天马行空的想像”,该名科学家终生受到同侪嘲笑,最後郁郁而终。」

如今这个天马行空的想像……

众人有志一同的瞧向那个”伊藤忍”…………似乎成真了!?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所以说,小忍忍你是另一个平行空间里的小忍忍罗?」展令扬遽下结论。

只有平行假设为真,如此一来才能合理解释,为什麽同一个世界里,会有两个伊藤忍。

比起易容术之类的答案,东邦更相信平行空间这种看似荒谬的存在,毕竟眼前的人怎麽看都是伊藤忍,面貌可以伪装,但气质和态度是骗不了人的。

「嗯。」男人点点头,或许应该改口说,伊藤忍点头了。

「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根据克朗博士的研究,平行空间是有如平行线一般,各自存在,永不交会,除非………天地异变,有极为强大的能量被释放出来,压缩了时空的界线,导致空间重叠,开启了空间通道…」雷君凡作梦也没想到,他先前阅读的这些写在破旧的古文献上,难以理解的词汇,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作梦老人写的科幻小说剧本,居然真正的发生了!?

「这样说来,是因为在你们的世界,发生了类似火山爆发、大地震之类的超级天灾,你才掉到我们这个空间来的?」安凯臣问。

「不对,凯臣,照刚刚君凡的说法,每一个空间都会依循着同样的轨迹前进,有如多重镜一般,如果另一个平行空间里的地球里发生了火山爆发或是大地震之类的超级天灾,那我们这个世界应该也会发生,而且是”已经发生”,但最近世界各地并没有这样的灾难消息阿。」希瑞分析的有理。

「忍?」众人又有志一同的看向他,他还是所有问题的关键。

伊藤忍静静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拄着手杖,来到窗边,拨开窗帘,今晚的夜色很美,有一轮明月,他缓缓开口:

「相应为平行空间的,不止是地球,是整个宇宙,包括第三度空间、第四度空间。」他回过头,看着东邦六人。

「在过去千百年的岁月中,在天地异变之际,有不少人曾经意外穿越了平行空间,事情发生了改变,以致於原本应当循着相同轨迹的平行空间,其中有几个已经走向不同的未来。如果依照我来自的那个空间的发展轨迹,这个世界的伊藤忍应该早在几个月前就死於一场暗杀,他中埋伏,受了枪伤,骑上摩托车追敌,被引诱着前往东京湾,摩托车打滑,他撞上护栏被抛落海底,湾内的船只游艇被引爆,伊藤忍屍骨无存。」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令扬不自觉的动了杀气,不管是哪个空间发生的事情,他就是不能接受忍死於暗杀、屍骨无存的说法。

「但在这里并没有发生,而且…时间…」

「时间怎麽了?」奇怪的事情多多发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这个空间比起我的那个,早了好几年,你们还在大学时代,我已经三十了。」再次见到年轻时的令扬,感觉十分的新鲜呢。

「难怪你看起来比较老!」以农哈哈的嘲笑他。其实三十岁的忍和二十一岁的忍相貌上没差多少,不过这个忍是沈稳多了。

不理会没营养的向氏废话,这家伙八成是被令扬带坏了,曲希瑞精明的问:「你还是没说重点,你说如果依循着”你”的那个空间的轨迹,”伊藤忍”会死於暗杀,可你不就是伊藤忍,而且还活着好好的。」

「…我刚才解释过了,平行空间是一种多重镜的概念,包含的范围不只是地球,还有宇宙、所有的第三度空间、第四度空间。」每走一步,就拐一下,左脚的伤表面是好了,心却隐隐作痛……

「伊藤忍在地球像是死於暗杀,但实际上却是坠入同空间里的另一个异世界,也就是我,在异世界,被人救活了,并生存在那个异世界里,然後因为某种缘故,我穿越了平行空间,脱离了原本的时空,来到这里。」

…他在夜里也不断重复着那天上演的恶梦。

婚后日常二三事一颗萝卜 一颗萝卜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042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