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境外

一团幽香口难言_口闭口述

周末漾漾开心地跳下车,跺着脚催着还待在车里的冰炎,“亚哥哥快点快点。”

周末

漾漾开心地跳下车,跺着脚催着还待在车里的冰炎,“亚哥哥快点快点。”

冰炎受不了褚的一再催促,敲敲整只趴在车门边的小狗,“这里是医院,吵什麽!”

漾漾马上捂着嘴,双眼溜溜地望望四周,小声念道,“漾漾知道了,还不是亚哥哥嘛。”

“还真没看过有人去医院这麽开心。”如果不是冰炎牵着漾漾,恐怕他已经冲进去了,不过仅限於进大门前,漾漾一进到医院就拉也拉不住,像挣脱绳子的小狗一样不受控制地冲挂号处,甜甜地跟护士打招呼,“姐姐,早安。”

附近的护士一看到来者马上聚过来,争先恐後摸摸褚,啧,被人乱吃豆腐还在那笑得像白痴一样。

“漾漾真乖,怎麽只有你一个。”漾漾左右望望才发现亚哥哥还在後面,连忙拉着他跑回台前,“亚哥哥带漾漾来的。”

一团幽香口难言_口闭口述

护士一看到冰炎个个都楞住了,怎麽现在的孩子基因这麽优秀!!还没等护士们感叹完,冰炎不耐烦敲敲桌面,他可不像某人那样去医院像去游乐园似的。

这一敲她们才回过神,连忙帮漾漾挂号,还不忙摸摸漾漾的黑发,“漾漾听话哦,等检查完有点心吃。”

漾漾一边傻笑一边接过挂号单,“嗯,谢谢姐姐。”

明明每天都吃一堆点心,还一听到点心就兴奋得脑里什麽也放不下,真不明白到底怎样养出这样的小鬼。冰炎抱着漾漾坐在诊室外的椅子,漾漾一开始还安安分分地靠着冰炎,慢慢地半个人都探出去,东张西望,冰炎一手抓起褚的後领,“又想溜去哪,还想骗点心。”

“才不是,漾…漾漾只是想跟哥哥姐姐打招呼而已。”

哼,重新把褚抱在怀里,看着褚涨红的小脸,真是什麽都摆在脸上,“刚刚还不是说会乖乖,现在又想乱跑。”

漾漾拉扯着冰炎的红发,可恶,亚哥哥真小气,明明才吃那麽一点点的点心也会念漾漾。

看到屏幕出现褚的号码,冰炎直接抱起人就走,视线突然变高吓得漾漾条件反射抓紧冰炎的头发。

一团幽香口难言_口闭口述

“敢扯断今天就别想看到点心。”吓得漾漾连忙放手,亚哥哥真凶,漾漾今天只不过吃多了一块点心而已。

平时都是有保姆帮褚洗澡,所以他一直不清楚褚的伤势,但今天看到绷带下那丑陋的伤痕不禁呆住,到底发生什麽意外才造成这样的伤疤,在褚白嫩的手臂上更是显眼,但褚似乎一点也不怕和在意,被医生赞了两句马上笑得见牙不见眼。

待医生重新换上新的绷带,叮嘱冰炎日常的注意事项,还特别提醒要一定要小心四周,看来医院快变成褚的第二个家。

在走去停车场路上,漾漾拿着姐姐们给的点心,四周冒着莫名的小花哼着不成调的旋律,还时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让身旁的冰炎都感到掉脸。把车门关上後,一手把点心盒抢过来,“亚哥哥还给我。”冰炎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漾漾一跳,整个人趴在冰炎的手臂上撒娇,他才不会那麽笨跟亚哥哥抢,要是掉在地上怎麽办!

看着手上可怜巴巴的小狗,冰炎忍不住蜻蜓点水般亲亲褚的额头,原本只是想戏弄一下这脑里只有点心的家夥,想不到褚的反应极大,整个人向後滚,差点掉下去,好不易稳住身体後马上用双手紧紧捂着眼睛,“犯规,亚哥哥犯规。”

“哦,你不要点心了?”冰炎把点心盒放在身旁,他就不信褚会不过来,虽然点心比他重要这点让他很不满,果然褚一听到点心马上从手指缝处偷偷看了他一眼,那哀怨的眼神就像个委屈地小媳妇似的,然後躲回手掌後,犹豫了一会才爬回冰炎身边。冰炎马上继续他的欺负大业,双手搓着褚圆圆的脸,还恶质地把头靠近。

一团幽香口难言_口闭口述

漾漾只感到好热好晕,难道漾漾发烧了?可恶,别搓了,漾漾用力拍打着一直欺负自己的大手。冰炎看到褚眼巴巴地望着他才满足地收手,这时的褚像红透的熟苹果似的,连耳朵也红得快滴出血一样,真是有趣的反应。以前他看到那些向他发花痴的一直连望也不屑,都是一堆以貌取人的家夥,但是看到褚因他的靠近而脸红,因他的笑容而害羞时,他只觉得十分可爱,好想看到更多更多。

“明天想去那里?”把点心盒塞回褚的怀里,有时候欺负过头会被反咬的。

漾漾满足地抱着散发阵阵香甜的盒子,想也不想直接说,“漾漾要去图书馆。”

待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224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