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三p小说 打臀缝撅高惩罚

  “怎、怎么回事?”姜甜第一个反应过来,四下看了看。     林三酒愣愣看着房间内的众人,后知后觉地慢慢明白了。

  “怎、怎么回事?”姜甜第一个反应过来,四下看了看。

    林三酒愣愣看着房间内的众人,后知后觉地慢慢明白了。

    原来当她把拥有传声筒的人变成自己传声筒时,那么对方原本的传声筒,就会被“让渡”给林三酒——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可以胜利出局了。

 问题是,现在要把这件事公之于众吗?

    四个人变成传声筒时的神色变化,很快就从他们面孔上划过去了,那奇异的、短短片刻的沉默也迅速被言谈声替代了;除了姜甜与鸭绒神色有些迟疑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有人变成了传声筒。

    当姜甜疑惑地伸手打算拍拍木牙的肩膀时,圆脸男人顿时一皱眉头,侧身避开了她的手,警惕地问道:“你干嘛?”

    姜甜一怔,仿佛没想到他的反应依然很正常,拿不准似的收回手说:“啊,没什么……我看你好像在发呆。”

    “什么发呆,”木牙指着林三酒说,“我这不是在听她讲怎么回事吗。”

    林三酒紧紧抿着嘴,心中又是震惊又是恍然——怪不得,在管南与文亚分别获得了一个传声筒之后,从外表上,她怎么也瞧不出来究竟是谁中招了。

    姜甜提出的称号“传声筒”,虽然贴切,却实在太有误导性了,甚至连姜甜本人都误会了:“传声筒”听起来,好像这个人的人性性格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只能作个复述发声的行走物品;然而实际上,副本规则对他们的称呼却只是“信服者”。

    也就是说,他们仍旧是过去的自己,说话行事、动作表现当然也与平常并无二致——这是指,在林三酒不去干涉他们的时候。

    “你听见刚才她说什么了吗?”姜甜一时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思维误区,又试探着向文亚问道:“我走神了,你跟我说说?”

    “你怎么会走神了?”文亚翻起眼皮,有点不耐烦,“管南是凶手,这你都没听见?”

    “这不重要吧,反正我不承认的。”管南安安静静地说。刚才所有的愤怒、否认时的力道,都从她语气中消失了,就好像大家讨论的是谁多拿了一份午餐。

    “你在说什么鬼话?”海娜果然忍不住吼了她一声——但管南只是冷冷地转开了眼睛。

    局面已经演变至此了,12人中有4人已经无法挽救了,那么接下来眼下最重要的事……应该是怎么样才能在损伤最小的情况下,尽快结束这个副本。

    林三酒想到这儿,心念一动,划过去了一个念头。

    在下一刻,这个连她自己也没有认真考虑过的念头,就在房间中变成了现实。

    “现在没有人对我们暗中下手了,”鼠脸说,“或许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合作了。”

    “对,不要管之前发生什么了,天无绝人之路,”管南说,“我们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让大家都安全出去。”

    “可以和平解决的副本不少,说不定这个副本也是其中之一呢。”木牙仿佛是她的回音一样,说:“规则中有什么可利用的地方吗?大家都想想。”

    文亚刚要张嘴——他要说什么,已经很明显了——林三酒赶紧在心中一“掐”,就掐住了他还没出口的话。少了她的干涉之后,文亚果然如以往一样,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

    姜甜与鸭绒都看得愣了,目光在三个信服者身上转了几圈;慢慢地,明悟与震惊才像是晨雾一样,渐渐渗入了二人的神色里。她们都不傻,看见连续三人都说出了与性格不符、却大意相似的话,终于也明白了——鸭绒紧紧握在一起的手都发白了。

    别说她们了,林三酒自己也忍不住一阵阵战栗,却说不上为什么。

    原来不仅仅是Message……任何她想要传播的话,他们都会一个接一个地张开嘴,用大同小异的语言表达出一模一样的意思。

    只不过,他们似乎丝毫没发现、也不认为自己已经是传声筒了。
三p小说 打臀缝撅高惩罚

 

    “这个场景……”姜甜看了看林三酒,仿佛对她生出了几分忌讳一般,问道:“是你的吗?”

    “不是我的,下一个也不是。”林三酒想了想,说:“这个场景我看也快结束了,有什么话,等下一个场景再说吧。”

    姜甜听了,微微松了口气,眉头也解开了——林三酒看了反而一愣。

    她就空口无凭说一句“不是我的”,姜甜就信了?

    人即刻的神色反应,往往在不经意间就能泄露许多信息;姜甜脸上那种忽如潮水涌来一般的放松感,是很难伪装得出来的……带着疑惑,林三酒以意识力包住手,一手拎起被火烧得滚烫的花盆,与众人一起,看着下一个居民小区的场景渐渐取代了办事处。

    居民区里,除了昏黄稀少的路灯之外,竟没有一户人家的窗户中是亮着光的。她将火盆放在地上,加了些纸和其他材料;众人挤在橘黄的火光范围内,一时都陷入了沉默。

    在不知不觉之间,林三酒似乎成了众人的主心骨。

    “我们现在怎么办呢?”海娜瞪起眼睛,十分不理解似的:“管南杀了晨医生,你们怎么都这么平静?就这么放着她不管了?还有啊,你刚才意思是说,他们各自有一个传声筒了,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出副本?”

    她的一番话落在夜风里,却没有得到多少回应;只有万伏特、罗阿卜不安地交换了一个目光,似乎也搞不清楚,为什么大家从刚才的剑拔弩张,忽然就风平浪静了。

    鸭绒抱着胳膊,看着林三酒犹疑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而没说出口。

    她大概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还没有把传声筒的事情公布出来吧。

    林三酒一边想,目光一边投向了视野右上角。

    因为多了四个信服者的可信度,她自己的数字已经从0.391急速上升到了3.36——也就是说,管南与文亚的叙事都很成功,至少为他们各自赚到了1可信度。

    从另一个方面来考虑,以她现在的可信度而言,不管她说什么,副本内剩余的人恐怕都会相信的吧?

    此刻拿了她Media的人数是2——正是管南与文亚。

    信服了她Message的人数是9——这个数字,是减去了她自己、鸭绒和姜甜之后的所有人。

    因为管南与文亚各自让渡给她的信服者,此刻达成最终信服状态的人数是4。

    眼前摆在她面前的有三条路……

    “我需要你们仔细想想,”林三酒想到这儿,低声说,“规则介绍中,对于信服者的下场,到底有没有交代?

 在林三酒的要求下,众人快把脑汁都榨尽了,直到他们几乎要分不清回忆与幻想时才停了下来。从大家拼凑在一起的信息中,他们去掉了几个实在拿不准的,总算整理出了一张比较有把握的清单:

    一、当产生了获胜者,剩下人数又不足以再产生新的获胜者时,获胜者与自己的信服者一起出局;

    二、若将人数杀至获胜条件以下,人则会被一直卡在副本内;

    三、但副本正常产生了获胜者后,那么即未获胜、也未变成信服者的人,是否也会被卡住出不去,仍是未知之数;

    四、获胜者的奖赏就是不必变成信服者,换句话说,等同于没有;

    五、规则中没有说明针对信服者的惩罚;

    六、在副本内,信服者依然有5%的可能性摆脱这种状态,副本外未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38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