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小东西终于长大了,可以做了*让她忘不了的口爱技巧

    白舒雅摇头:“妈妈就不去了,你跟你同学好好玩玩。”    第二天一早,鹿希言是被杨若一的电话吵醒的,鹿希言十分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接了电话,“现在才几点?你能不能让我多睡一下?”

    白舒雅摇头:“妈妈就不去了,你跟你同学好好玩玩。”

    第二天一早,鹿希言是被杨若一的电话吵醒的,鹿希言十分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接了电话,“现在才几点?你能不能让我多睡一下?”

    “睡什么睡啊?”杨若一说:“今天是你的破壳日哎,十八岁成人礼哎,当然要好好嗨皮一下,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赶快出来迎接我吧。”

    “那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挂完电话后,鹿希言换了一身衣服,把披着的头发随便用手抓了一下,扎了个马尾就出门接杨若一去了。

    杨若一今天特意穿了裙子,化这精致的妆容,头发烫成了大波浪披散在胸前,和平时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完全不同,现在的杨若一很耀眼,加上175的身高,鹿希言觉得杨若一不去当模特太可惜。

    她围着杨若一绕了两圈,用手戳了一下杨若一的裙子,又把玩了杨若一的那一头大波浪,然后赞美道:“可以啊,我的一。我怎么觉得你下一秒就要去走T台了呢?”

 小东西终于长大了,可以做了*让她忘不了的口爱技巧

    此刻鹿希言的样子跟杨若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鹿希言穿着宽大的卫衣,紧身牛仔裤,踩着一双居家拖鞋,随手一抓蓬乱的马尾,杨若一十分嫌弃,“你在家就是这个样子?”

    “嗯。”鹿希言一脸茫然,“我这么穿怎么了?”

    “姐妹,注意形象啊,虽然你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但是你要记住,你现在住在林新锐家啊,你这个形象简直一言难尽。”

    “有那么夸张吗?我觉得还好吧,我更狼狈的样子他都见过。”

    杨若一给鹿希言灌输了一大推‘邪念’,鹿希言笑着敷衍着。

    杨若一正准备问林新锐在不在家,还没问出口,就看见鹿希言对着她身后笑得像花痴一样,杨若一一回头就看见刚晨跑完的林新锐,突然就明白了鹿希言为啥笑得像几辈子没有见过男人一样,这也太帅了吧。

    林新锐穿着一套运动服,踩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头上带着一个发带,脸因为刚运动染上一层红晕,脖子喉结上的汗珠在阳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清醒爽朗的笑容,看向她们的眼睛里面仿佛有星辰大海。

    林新锐手里提着早餐,走到他们面前,说话还带着一点喘气,“同学?”

    鹿希言说:“嗯嗯,她是我的同桌,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杨若一。”

    杨若一直接愣在原地,鹿希言碰了她两下,她才回过神来,磕磕绊绊地说:“师哥你好,我是杨若一。”

    林新锐点了点头,眼里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吃过早餐了吗?没吃的话,我刚买了包子,跟学校旁边的那家味道很像。”

    杨若一惊愕的看了鹿希言一眼,用眼神说:“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包子?”

    鹿希言用眼神回了一句::“我说的啊。”

    杨若一笑了一下,然后把鹿希言藏在身后,说:“谢谢师哥我吃过了。”

    被杨若一藏在身后的鹿希言从旁边探出一颗头来,脸上都是莫名其妙,“你干嘛啊?”

    杨若一面无表情的把鹿希言塞了回去,然后又换上笑容,“师哥,言言我先带走了。”

    鹿希言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杨若一拉走了,鹿希言边走边抱怨,“你干嘛啊?我还没吃早餐,等下冷了。”

    杨若一一脸恨铁不成钢,“吃吃吃,就知道吃。”

    林新锐看着她们两个的背影突然笑出了声,看得出来杨若一和鹿希言的关系很好,这让他想起了他高中的时候,他也有两个很好的朋友,一个叫周怿,一个叫黎放,那时候他们也是这样打打闹闹的。

    现在想起了也十分怀念,他跟周怿和黎放的关系还是一样的好,但是他们每个人都经历了不一样的人生,才走到了今天。

    杨若一把鹿希言拖到了鹿希言家门口,示意鹿希言开门,鹿希言说:“来我家干嘛?”

    “合着我手里提着这么大一个袋子你全当做没看见?”杨若一苦笑,“呵,你变了,你的眼里以前只有我,现在你的眼里都是林新锐,这些年终究是错付了。”

    “少来。”鹿希言看着杨若一手上的那个大袋子说:“这是什么啊?”

    杨若一笑了一下,卖关子道:“你猜啊。”

    等到了鹿希言房间杨若一把袋子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取了出来,放在鹿希言床上,然后大声说了一句:“鹿希言十八岁生日快乐。”

    杨若一送鹿希言的是一套裙子,是她们之前逛商场看见的,这套裙子很贵,鹿希言不知道杨若一哪来的这么多钱,“你不会干什么违法的事情了吧?”

    杨若一哭笑不得,“放心,我不干违法的事,我把我这么多年的积蓄全都拿了出来。”

    鹿希言眼睛一润,鼻子莫名其妙的发酸,带着一点口腔说:“谢谢。”

    杨若一摸了摸鹿希言的头,安慰道:“你先别着急谢我,我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杨若一突然勾起一抹坏笑,“你要是穿着这身战袍还拿不下林新锐的话,对不起,姐妹没得做了。”

    鹿希言使劲弹了一下杨若一的脑门,“拜托,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

    赶在国庆,游乐场十分火爆,再加上天气晴朗,太阳高高悬挂在天空,今天格外的炎热,像是变天后的回光返照。

    他们也就改成了下午等太阳落山后才去游乐场,鹿希言的计划本来是先去看个电影,然后吃点东西后再去游乐场,奈何国庆档的电影太受欢迎了,票全都买完了。

    杨若一早早的来鹿希言这本来就是想早点出去玩的,现在居然刷起题来了,而且在林新锐的注视下,她居然不敢防抗,硬着头皮和鹿希言刷起来题,这一刷就刷到下午四点了。

    也不知道林新锐是怎么做到坐在那里看资料看了三四个小时动都不动一下的,现在终于结束了,简直是噩梦,杨若一觉得鹿希言和林新锐真的是绝配了,一个比一个能做得,一个是工作狂,一个是学习狂,估计鹿希言以后也是一个工作狂没得跑了。

    五点钟出发。杨若一拉着鹿希言去弄造型,这一弄就是一个小时,林新锐在楼下催促着他们快点,他以为就简单的换个衣服,谁知道弄了一个多小时了还没弄好,他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坐在楼下大厅的沙发上等着。

    等鹿希言下来的时候,林新锐差点认不出来了。

    鹿希言穿着穿着黑色的碎花连衣裙,加入了黄色的花朵图案,露出两条白皙修长的两条腿,脚上踩着一双马丁靴,显得身形高挑曼妙多姿,原本黑长的头发现在变成了被盘起来扎着辫子,放在肩膀的一侧,脸上化妆精致的妆容。

    她正朝林新锐这个方向看过来,眼神清澈干净,樱唇微绽。

    林新锐的心蓦然一跳,这样的鹿希言让林新锐很心动,他看了两秒,然后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说了一句,“我去开车。”

    等林新锐走后,杨若一激动的声音才控制的住的叫了起来,“啊啊,林律师落荒而逃了。”

    鹿希言被杨若一这么一说,脸上浮现出一丝绯红,脸颊烫的厉害,她极力克制住她的心跳,今天才刚刚开始,她不想一开始就因为林新锐心跳如擂鼓般剧烈。

    鹿希言跟杨若一从另一条路走,刚刚鹿希言发消息给江柏滔了,此时江柏滔正在亭子里面等她们。

    杨若一不知道,所以在看见江柏滔的时候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要不是有鹿希言拉着她,她可能就要走出同手同脚的步伐了。

    鹿希言靠近杨若一的耳朵,一脸坏笑,对着杨若一挑了个眉,“姐妹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加油啊我的一,幸福是要自己去挣的。”

    杨若一此时只想掉头跑掉,可以鹿希言拉着她,她只好硬着头皮,跟鹿希言一起走到了江柏滔的前面。

    见到盛装出席的鹿希言和杨若一,江柏滔莫名其妙地脸红了,没敢仔细看,抬脚就走,这个时候的男生看见喜欢的女孩子总是藏不住自己的心思,只是杨若一没有想到令江柏滔脸红的人是她。

    他们走到了小区的侧门,林新锐已经把车开在那里等着他们了,林新锐见到江柏滔的时候,嘴角莫名其妙的抽搐了一下,随意的瞟了江柏滔一眼。

    江柏滔也感受到林新锐那不善的目光,他也回敬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在挑衅,而一旁的鹿希言的杨若一并没有感受到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42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