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宝贝把腿张开 性奴高潮

  他早就练就了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本事,可是看到顾意满烧的满脸通红的躺在床上,他心慌的厉害。

  他早就练就了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本事,可是看到顾意满烧的满脸通红的躺在床上,他心慌的厉害。

    这一刻,他特别后悔。

    后悔不该把顾意满从他身边推开。

    在他身边时,顾意满一直好好的。

    才离开他没多久,先是遇到了两个渣男,又受了伤,现在又发着高烧昏睡。

    在他身边时,他哪舍得她受这种苦?

    他又是自责,又是着急,又是心疼,一颗心像是被架在火上烤,难受的无以复加。

    时间过得从未有过的慢,就在他等的心急火燎,感觉五脏六腑都像是烧着了一样的时候,迟皎皎和他的私人医生先后到了。

 毅勇候府主院。

    王二妞今天的情绪平稳了许多,稍微能够接受一点宁安远的靠近,不过也只是仅限于坐在她身前半米范围处。

    王二妞不是王菀,她骨子里还是那个恪守规矩的乡下姑娘,再她看来,宁安远与外男无异。

    哪怕眼前这个男人俊美得令人窒息,哪怕她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嫁给了他,他是她的夫君,但她还是不敢与他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宁安远很受伤,委屈坐在床尾,看着床头低着头的女人,怕吓到她,尽量放柔了语调。

    “菀儿,你还记得是谁把你推下水的吗?”

    女人抬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去,摇了摇头。

    她不敢看宁安远的眼睛,她怕被他看出来她在撒谎。

    因为她记得。

    当时她透过王菀的眼睛,看到了凶手,只是,她怕了,就连自己还活着,她都不敢让那个人知道。

    她怕她把她当成王菀,还要来杀她。

    这个人连这么厉害的王菀都对付不了,更何况是她这个小村姑?

    不过,林家的人,一直都好奇怪啊,林美依强大得像是妖怪,每每回想起她那双布满杀意的冷漠双眸,她都忍不住浑身打颤。

    宁安远没有得到答案,也没有多失望,他早就知道,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只是再试一试罢了,心想着,万一呢,万一她突然记起来一切,那是不是连他也能一起记起来?

    可是,只是失忆了,怎么就像是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

    宁安远眼也不眨的看着眼前这个畏缩的女人,感觉在她身上完全看不到一丁点熟悉的感觉,实在令人十分费解。

    一个失忆连口音都忘了,这两日他同王菀说话,那一口浓重的南方口音,实在是听得他难受。

    还有,眼前这个女人气质大变,整个人畏手畏脚,全然没有一丝一毫大气端庄。

    就连王菀最得意的制衣手艺,也像是随着记忆消失了,绣出来花朵只能勉强叫做花,实际上针脚杂乱,配色糟糕,惨不忍睹。

    宁安远不想承认自己是个外貌协会,但他到今日才猛然惊觉,王菀的样貌其实算不上多么好看,只能用眉清目秀来形容。

    鹅蛋脸,唇不薄不厚,中规中矩,鼻梁不高,好在小巧,眼睛倒是大,可却无神,自信这种东西,他一点也看不到了。

    如今唯一能够让他觉得顺眼的,就只剩下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以及那身精心养护出来的雪白肌肤。

    罢了,她只是病了,不打扮而已,重新打扮起来,应该还是好看的。

    宁安远如此在心中安慰自己。

    “那你好好歇着,我先去忙了。”宁安远见无法沟通,起身准备告辞。

    他问:“要不要叫岳父岳母过来陪你说说话,你一个人待着我怕你闷坏了。”

    男人漂亮的眸子里盛着她的影子,眸色温柔,还夹杂着隐隐的担忧。

    王二妞看了一眼,心脏砰砰跳,脸烫了起来,耳尖微红。

    她羞涩的低下头去,轻轻嗯了一声。

    同爹娘待在一块儿,她觉得最自在。

    宁安远叹息一声,转身走了,王二妞抬头偷偷看着他,手捂着心口处,男人仅仅是一声叹息,她便忍不住心疼他。

    她虽恨王菀,可宁安远和王菀二人之间经历过的事,她都看在眼里,她知道这二人郎情妾意,互相钟情。

    所以,当宁安远发现他爱的女人已经死掉时,他是不是会很难过?

    比今日还要难过?

    宁安远知道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只是令他失望的是,这目光不是他所期盼的。

    想到心爱之人如今变成了这般模样,宁安远眸光狠了狠。

    “侯爷。”

    护卫头领走了过来,宁安远收起心思,点点头,二人来到书房。
宝贝把腿张开 性奴高潮

 

    护卫头领将门关好,确定周围无人,这才回身跪下说:“侯爷,属下无能,只能查到这些消息。”

    说着,将怀中藏着的消息取出,双手奉上。

    宁安远扫了他一眼,护卫头领心虚的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宁安远心中顿时便是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打开写满消息的信纸,大略一扫,心猛的沉了下来。

    白色的纸张上,苍蝇小字写得密密麻麻,但要表达只有一件事——

    王菀与二皇子妃曾私下会面,商讨刺杀林世俊一事。

    “林家!”宁安远五指一抓,信纸被他紧紧捏在手里,骨节泛白,拼命控制突然翻涌上来的杀意。

    这下事情已经十分明了,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暗害菀儿的人,除了林美依,他再也想不到第二个人。

    原本他只是有些怀疑,但今日看到这份消息,他已经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女人下的手。

    护卫头领见宁安远情绪不对,急忙劝道:“侯爷切勿冲动,眼下没有任何证据,也不能确定就与林家有关。”

    宁安远冷冷扫了他一眼,护卫头领顿时闭了嘴。

    但护卫说得没错,他没有证据,根本不能拿她怎样。

    “呵~”宁安远忽然笑了起来,满含嘲讽,他颓然坐下,“就算有证据,又能拿她怎样!”

    这可是连国师都忌惮的存在,他能拿她怎样?!

    宁安远被无力和内疚包围,目中一片颓色,他重新将捏皱的纸张展开,看着上面的小字,眸中渐渐染上愤怒。

    大军出发前,他千叮咛万嘱咐,叫她不要去招惹林家人……

    “王菀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宁安远不受控制咬牙低吼出声,话喊完,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忽然,门外传来“咚”的一声锐器的闷响,屋内主仆二人神色一凝,对视一眼,护卫小心起身打开房门,在门前走廊的柱子上,看到一个飞镖。

    飞镖下扎着一张纸,他将两样东西一并取下,呈到宁安远面前。

    护卫说:“没看到人,只留下这张纸。”

    宁安远将两样东西接查看,飞镖就是普通的飞镖,纸上写着一句话:凶手乃是林美依。

    落款:大宛国师林音。

    这个落款就像是一剂强心针,宁安远瞳孔剧烈收缩,抬头看向门外,目光逐渐阴沉,心中有了打算。

    又连着下了几夜的雨,京都大街上到处都湿嗒嗒的。买早点的小贩头戴斗笠,身穿蓑衣,脚踩着草鞋,挑着担子走在小巷中,沉重的身躯踩出一个一个水坑,溅湿了他的裤脚。

    突然,小贩在一座宽阔府宅后门停了下来。

    站在门前那几个头戴黑色斗笠的人转过身来,藏在斗笠下几双眼淡漠的看着小贩。

    双方如此对视几秒,小贩只觉脊背发凉,来不及多想,身体下意识的求生欲,促使他丢下自己肩上的担子,转身便朝巷口奔去。

    天湿路滑,他跑掉了一只草鞋,却不敢回头看一眼。

    脚踩积水的声音匆匆远去,直到人影完全消失,后门前那五名带着黑斗笠的人这才将目光收回。

    四人齐刷刷看向中间这名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男子轻轻点了点头,其中一人走出,大掌一抬,一方金色阵盘便出现在他掌中。

    只见他输入灵气将阵盘激活,金光一闪,巴掌大的阵盘脱手而出,飞到空中,瞬间变大,将眼前这座宅院完全包裹。

    此时,若是有人路过,就会发现自己听不到这座府宅里的任何声音,也看不到站在后门的那五人。

    “好了。”

    催动阵法的人如是说。

    黑衣男子点点头,往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这扇普通的门扉,冷声道:

    “那就劳烦诸位了。”

    四人对视一眼,目中饱含不在意的轻笑,显然,他们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信心。

    黑衣男子,张口欲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张口。

    他不觉得,林美依今日还能逃脱!

    “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45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