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啊啊啊太大了插深一点用力 我把老师给日了

    可这帮主播要来,零度知道之前的借口肯定站不住脚了,也不能嘱咐父母配合自己撒谎,就只能从别的地方想办法,前天晚上,他就通过一些朋友关系,敲开了主治医生家里的大门,诚意满满的拎着礼物登门拜访。

    可这帮主播要来,零度知道之前的借口肯定站不住脚了,也不能嘱咐父母配合自己撒谎,就只能从别的地方想办法,前天晚上,他就通过一些朋友关系,敲开了主治医生家里的大门,诚意满满的拎着礼物登门拜访。

    零度脑子很聪明,这种事,经人越少越好,不管是自己这边还是医生那边,最好就是一对一,那就说什么是什么?等到挨过这一关,说不准还是因祸得福了,当大家都知道我的父母得病了住院,到时候自己一段时间不上网顺理成章,或许那位大方的大哥,还会直接‘忘记掉’佣金返还的事情。

零度希望一切快点过去,但表面上,他需要让自己表现出很感动的样子,不止是给前来探望的人看,也是要口口相传给所有的粉丝去听,更重要的是要传到‘大哥’的耳朵里。

    他带着大家来病房探视了正在住院的父母,人很多,也不适合在病房内细聊,只是打声招呼,表示一下问候,将带来的果篮营养品放下,然后被零度带下楼,在车里,他跟大家聊起了父母的病症。

    “现在只是检查阶段,还没有确诊,不过按照目前的检查结果来看,应该是好的,再复查一遍,到时候在我们这里做个手术,恢复一段时间就没有问题。”

    零度将问题摆在了一个相对平稳的程度,多是以表情和态度来体现孝顺。

    我的父母没有那么严重,不需要麻烦大哥在大城市给安排医院,在我们城市就可顺利解决。我这么紧张的原因是我很孝顺,很在意父母,不想他们有任何意外,他们只有我一个儿子,我必须拿出所有的时间来陪伴他们。

    零度还拿出来一些检查数据,多数病人面对来访的亲朋,会聊一聊这件事,不管对方看不看得懂,拿出来拍的片子和一些检查结果,也不一定要让对方看得懂,他会讲一讲。

    零度打电话让家里的亲戚来帮着看护父母几个小时,他热情的带着所有人去城市最有特点也最高档的饭店吃饭,面对着大家转账过来的一些礼金,他也表示深切的感谢。
啊啊啊太大了插深一点用力 我把老师给日了

 

    本也不是喝大酒的事情,零度在城市的五星级酒店给大家订了房,年根底下,有人就不住了连夜离开,有人住一天第二天的机票离开,大家也都告诉零度不必管他们,他们自己安排就可以了。

    在即将分开的时候,零度下意识的想要长出一口气,到是胜子,作为大哥最忠实的马前卒,他本身的性格也是这样,是嫉妒也好,是多管闲事也好,反正是返回来搂着零度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你先忙着,等大哥再开播,去给大哥刷回去,大哥不愿意我们一下子赚太多的钱,刷回去三分之一就可以,自己留下一些……”

    零度很想直接给他一嘴巴子,用你多管闲事,我刷不刷的用你管,哪就显到你了,还用你来提醒我,你是不是欠儿?

    胜子还一副我是老大哥,我好心提醒你的样子,拍拍零度的肩膀,才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转身走开。

    这个时候的零度,很想直接啐一口,TM的,老子好吃好喝招待你们,从头至尾都安排明白的,怎么跑出来你这么一个家伙,用你废话?

    骂归骂,他还是没敢提现,之前觉得应付过了这一关,自己照顾父母,一段时间不去正儿八经的直播,偶尔直播一场,尽显颓废憔悴模样,躲开大哥的直播时段,那么有钱的老板,不会记得这件事的,尽管失去几个月的时间,尽管人气可能有所损伤,可这不要紧,我就算现在退网也值得了,这是最后一步。

    零度也不是单纯被贪心蒙蔽了双眼,他是看过以前一些视频的,也有不懂规矩的主播,那馅饼大佬的表现状态,不会说什么,只是再不去,也就到头了,这样来看,我为了这笔钱,大不了以后就不算馅饼家族主播了,你不来我也不会求到你,过上一段时间,我正常直播或是签约公会,都没问题了。

    对比其他人,零度在后台佣金的面前,思维模式开始转弯了,他开始弱化大哥在现实中的实力和零星片段听到关于他脾气的传说,而是开始强化曾经一些没有进入馅饼家族之主播的经历。这笔钱,提现出来也有一亿多,要刷的话我要刷回去大半,我的主播生涯还有几年,未来几年,我还能赚到七八千万吗?

    如果不把握,那现在这样,是不是最佳选择呢?

    或许大哥还真的不在意呢,过了年,他那么有钱,这件事可能就忘了呢,我也不能将事情想到最坏,谁也不敢说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对不对?兜里的钱是实打实的,对,年前,还有几天时间,到时候没事,就把后台的佣金提现,年后,休息两个月,再去国外旅游一圈再说。

    ‘你辰哥’当天晚上加播了一场,也不能说是加播,只是他难得清闲,霸世传奇那边继续无敌,装备有时间就上去点几下强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做到一个人站在沙巴克对抗一群人,渐渐玩够了之后也不想影响大家的游戏体验,晚上到县宾馆陪同本地的人一起宴请远道的来宾。

    所有在明天晚上登场的表演人员,在今天晚上全部到场,吃饭的途中,厉冰冰、赵丽影、大蜜蜜和小迪,急急忙忙赶了过来。

    吃过饭,苏辰让人给大家送了一些高档水果和饮品,也送了一些东北特产冬季水果,冻梨冻柿子之类的。

    人随后早早就离开了宾馆区域,他不在乎一些传闻,确也不愿意故意去挑衅媒体对这类事言之凿凿的描述,况且这么多人来了,他最理想的方式就是谁也不陪着,县城有两位房地产商人与黑土大叔关系不错,他们单独去喝酒

,也就省了苏辰去陪着吃饭。

    回到家中,父亲大晚上跑去某个水库打鱼,母亲则继续着她每天至少两场的麻将局。苏辰去打了招呼,没再给母亲扔钱,现在他跟网络上一个主播学的,除非是有特殊事,不然每天睁开眼睛,都会给父母发几个满包,或是来一个有特殊数字意义和节日意义的转账,不是以这种方式给父母钱,是让他们知道,远行的儿子每天都会想到他们,每天都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报平安,而他们收红包也是一种回应。

    省了每天千篇一律的问候和回应,也等于给了父母一些零花钱。

    节假日,都是五位数以上的转账,别说供给母亲打麻将,生活过日子都没问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460.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