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通讯

性奴校花 女女gl全是肉的小说

  沙司真的如庄亦姗说的那样,去吃软饭了?     不然他为什么说就是靠脸吃饭的?

  沙司真的如庄亦姗说的那样,去吃软饭了?

    不然他为什么说就是靠脸吃饭的?

    “其实,你可以找个工作好好挣钱,以前上学的时候我挺佩服你的!”

    想了一会,马琴给沙司回了这么一句。

    她不想直接说出来,毕竟这个事是真是假还不晓得,所以她只是侧面的点了沙司一下。

    “找工作?呵呵,这个我现在不需要!”

    沙司的回话让她心里一颤。

    看来他是真的做了那一行了!

    马琴想到了在初中的时候,沙司的样子,那是一次乡里大集的时候,她跟几个同学去逛大集,结果意外发现沙司在一个修鞋摊上帮别人修鞋。

    那熟练的样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刚干这个了。

    脏的不成样子的衣服,满手的污渍,还有手上的几处冻伤,都不应该是他们那个岁数应该有的。

    可是他却一脸笑容的跟来修鞋的人,一边聊着天一边熟练的修着鞋。

    后来她听说,沙司那时候下课的时候就会在修|铺那里,那里的老板是个残疾,人很好,是沙司主动过去跟人学的手艺,头一年不拿钱,第二年才会有钱拿。

    之后逛大集,或者去乡里的时候,她经常能在修鞋那看到沙司,不过她从没有主动过去跟沙司打过招呼。

    后来高中两人去了不同的高中,她有时候也会从同学嘴里听到沙司的一些信息。

    多数都是在市里那里看到他在打工的消息。

    “那我只能祝福你了!”

    对于沙司选择做这个,她并没有什么看不起,或者厌恶的感觉。

    因为她觉得,或许这对于沙司来说,是一种解脱。

    不用睁眼就想着怎么去挣钱,不用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

    可以像其他人一样享受青春,享受这个年龄该有的生活,这或许是沙司早就该享受的东西。

    ???

    沙司有些搞不明白她这个祝福的意思,不过还是回了一个谢谢,之后马琴好像没有什么聊天的欲望了,就没有再回复他。

    “沙司,我先走了,等事情有眉目或者有什么问题,我再找你!”

    有了沙司给的主意,裴盼青的心明显不在这里了,在这边坐了一会,就主动提出了告辞。

    “好的!”

    把她送下楼,沙司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刚才有裴盼青这个熟人在,沙司还不太好意思跟身边两个人有太过亲热的举动,虽然裴盼青应该不会在意,但是沙司学是觉得不自在。

    现在她走了,沙司觉得轻松不少,这手也开始有些不老实起来。

    他这一有表示,舒婉儿立马就更主动起来。

    甚至还主动把他的手放进了自己的衣服里,而一旁的金宝拉刚开始还有点拘禁,不过很快也不甘示弱起来。

    这样的聚会其实就是个吃喝玩乐的聚会,很快就有人带着身边的人离开,沙司也没有在这里待太久,就带着满脸红扑扑的舒婉儿和金宝拉离开了酒吧。

    舒婉儿与金宝拉两人都有些想在沙司面前压对方一头,取得主导地位,所以在酒店里,两人是变着花样的伺候着沙司。

    很多的的花样,沙司也只从学习资料见过,并没有真的用过,比如说一招号称难度系数五点零的直升飞机。

    “开了眼界了!!”

    早上沙司起床,看着还在熟睡的舒婉儿以及金宝拉,不由叹道。

    下午这些人就会坐着沙司的飞机飞香江,然后去到日蚀号上开始最后的角逐,所以在中午的时候,沙司就叫醒了两人。

    把她们各自送回自己的住处,沙司则回了自己的九号院。

    下午好好休息了一下午,然后晚上吃过饭,沙司又穿着自己的包租公套装开始在河边溜达。

    说实话,那花了三十万一套的衣服,他真觉得不如自己这身系统套装。

    虽然看起来这衣服不怎么样,但是有一点就是那三十万衣服比不上的,那就是恒温,尽管外面天气已经很火热了,但是这身衣服穿上后,沙司觉得就像在空调房里一样。

    夏天的火热一点也感受不到。

    后海这里曾经是上一代王朝权贵们住的地方,也是那个王朝没落之时,人杰备出的那个时代很多名人居住的地方。

    这里不仅有酒吧一条街,还有很多帝都政府保存下来的故居以及打造的古商业街。

    为了打造这里,帝都政府花了不少的心思,不仅将很多民居进行了修复,还还原了一些以前的街道外貌。

性奴校花 女女gl全是肉的小说

    昨天晚上跟王撕葱他们聊天的时候,听其中一个人说,在护国寺这边有个手工制作以前宫廷糕点的铺子,而且是现点现做,所以沙司就想来尝尝。

    为了这个,他刚才的晚饭都没有往饱的吃,为的就是留点肚子好吃糕点。

    “来份芸豆卷,一份奶酪果子冰,一份玫瑰豆蓉酥,一份孙尼额芬白糕,一份杏仁豆腐!”

    富华斋内,沙司看着菜单点了好几样。

    这个富华斋的装修满是王朝宫廷风格,甚至在店里还有一处龙榻,看店里客人没有去这个榻上吃东西,沙司拿着小票走到了榻前。

    既然是宫廷点心,那当然得在龙榻上吃了!

    沙司把插着小票的牌子放在榻上的小桌上,然后就半躺在了龙榻之上,他自以为这是很帅气的姿式。

    但并不知道,在别人眼里,他这倒有点王朝末年那些瘾君子吸食的模样。

    特别是在从门外刚进来的庄亦姗眼中,那简直就是恶心到家了。

    自诩身份尊贵的她,很喜欢这里的点心,她觉得这才是她这样的人应该吃的东西,所以平时她经常来这里买点心吃。

    只是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癞蛤蟆。

    “小人得志便猖狂!!”

    皱着眉头,庄亦姗小声骂道,她觉得这沙司这就是从典型的小人得志的样子。

    以为吃着软饭就跟自己这些人一样了,还躺在龙榻上吃东西,简直是对这家店的抹黑,要是以后这家伙还来这里吃,那自己就得重新找个地方买点心了。

    她可不想跟这样的人吃一样的东西。

    不过一转念她立马觉得不行,自己凭什么因为这种人不来这里吃!

    应该是把他赶走!!

 庄亦姗看向沙司的眼神一下子变的狠厉。

    “姐,你认识什么身手厉害的保镖之类的人么?”

    出了富华斋,庄亦姗拿起电话给庄心妍拨了过去。

    “怎么?有事?”

    庄心妍跟庄亦姗只是本家,其实算起来都是脱了五服的关系,不过因为庄心妍家里生意做大,姓庄这些本家都攀附了过来。

    庄心妍家里就她一个独女,从小没有什么玩伴,庄亦姗算是她玩的比较好的一个,所以她跟庄亦姗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特别是昨天晚上,她发现这个本家妹妹有可能跟沙少能牵扯上关系后,她就对庄亦姗更上心了。

    “嗯,我有个朋友老受一个无赖骚扰,我想找人教训一下那个无赖,让他以后别再骚扰我朋友!”

    庄亦姗肯定不能说自己是看一个人不顺眼,所以就随口编了一个借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46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