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大小姐的贴身护卫免费在线阅读主角秦帅《大小姐的贴身护卫》

小说主角是秦帅的小说叫做《大小姐的贴身护卫》,它的作者是李狂刀所编写的兵王文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3章 真正的恐怖眼睛的本能,面对任何袭来的物体都会情不自禁的闭上,但对于受过特殊训练的高手,也可以不受那些突然的东西所干扰。九头兽就是这种受过特殊训练的高手,面对突然袭来的物体,他仍然睁着自己的眼睛,略微的偏头。只要不伤害到眼睛,

小说主角是秦帅的小说叫做《大小姐的贴身护卫》,它的作者是李狂刀所编写的兵王文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3章 真正的恐怖眼睛的本能,面对任何袭来的物体都会情不自禁的闭上,但对于受过特殊训练的高手,也可以不受那些突然的东西所干扰。九头兽就是这种受过特殊训练的高手,面对突然袭来的物体,他仍然睁着自己的眼睛,略微的偏头。只要不伤害到眼睛,

大小姐的贴身护卫免费在线阅读主角秦帅《大小姐的贴身护卫》

第10章 猫鼠杀

看着眼前的惨象,秦帅只感觉心里有一种什么东西在沸腾,慢慢的燃烧,燃烧。

无法控制的怒火,杀气!

这是个什么样的畜生,居然如此的惨无人道!

杀个人也就罢了,还如此故意的让死者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死得如此的悲惨而狼狈!

因为秦帅看出来了,王牌战士的全身上下,最少有五十道以上的伤口。

五十道伤口,只有三道伤口是致命的。

那就是左右太阳穴和颈部大动脉的伤口。

这三道伤口是最后的伤口。

前面那些伤口对于性命并无威胁,却能对死者制造很大的痛苦,并且带着一种戏谑的行为,就好比猫抓住了老鼠之后,本来可以一口吃掉,但它不会吃,而是慢慢的玩弄,慢慢的玩弄。

用它尖利的爪子把老鼠抛来抛去。

开始老鼠被抛得老高,落在地上,摔得虽然很晕,但还有很强的求生意识,还想着逃跑。

后来,被猫一次又一次的这样折腾,既没有了逃跑的气力,也没有了逃跑的意志。

已经彻彻底底的崩溃,只求早死。

当猫玩得索然无味了,失去了任何的征服感,最后选择将老鼠一口吃掉。

眼前的景象,就是这种玩法。

地狱使者不但杀了王牌战士,而且是用戏虐和侮辱性的行为杀死的王牌战士。

他明明可以更早的杀死王牌战士,但他没有。

而是用超薄而锋利的刀片,专门攻击王牌战士的非致命处,让王牌战士像困兽一般的挣扎,反抗,最终伤口的鲜血不断外流,战斗力逐渐下降。

最后,还选择割开王牌战士的左右太阳穴。

太阳穴是致命处,却也不会死得很快,却会向大脑传递那种死亡的恐惧感,等这种恐惧感笼罩着王牌战士最后的意识,地狱使者便用了最后一刀。

割破王牌战士的颈部大动脉,一击致命。

颈部大动脉破开,瞬间鲜血狂喷,大脑缺氧,惨烈而死!

这就是个禽兽!

万恶的禽兽!

秦帅的钢牙紧咬,拳头的骨节发出爆裂般的声音,他发誓,如果不将这禽兽碎尸万段,他秦帅誓不为人!

他的目光在方块八王牌战士的周围寻找着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

对于真正的破案高手来说,现场总会有点什么留下的,就算是用水冲洗干净的现场,也一定会留下什么。

他启动了他鼻子的嗅觉。

血腥味太过浓重,而比血腥味更浓的是,大蒜味!

大蒜味能刺激警犬甚至军犬的嗅觉,掩盖掉其他气息,可见这是罪犯考虑得相当周全,经验十分老道。

也因而让秦帅的鼻子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气味已经全是血腥和大蒜味了。

但他的目光却突然停住。

落在地面上的一处痕迹上。

方块八王牌战士的手臂之下,露出了一个弧形的痕迹。

秦天宇把他的手臂轻轻移开,这痕迹便完全的显现出来,是一个阿拉伯数字“3”。

“3”,是什么意思?

肯定是有它的意义的,因为那“3”字就在方块八王牌战士的手臂之下,应该是他中了颈部一刀后,地狱使者离开,他用最后的一丝意志写下了这个“3”字,写完之后,断气而亡。

他写这个“3”字,肯定是想要给后面的兄弟提醒点什么,为破案提供帮助。

可这个数字存在的想象空间太大,他没有把后面的字写出来,不知道是“3”什么。

难道,是说地狱使者有三十多岁?

因为迄今为止,全球之内,还没有一个国家知道地狱使者的庐山真面目,不知其年龄,不知其身高,不知其面目,不知其武功,不知其来向何方,去向何处。

不知其要干什么。

地狱使者杀人的每一个现场,监控完全坏掉。

方块八留下这个数字“3”,肯定是想提供地狱使者的某些信息,不可能身高三米吧,不可能体重三十斤吧,所以,最可能的应该是年龄三十多岁。

当秦帅在认认真真勘察着现场蛛丝马迹的时候,不远处的地方,大约也就二三十米的距离,一处房间的窗子后面,露出了一双森冷的眼睛。

那双眼睛毒蛇一样盯着死亡现场的秦帅。

脸上的杀气如霜凝结。

但那张脸却像个柿子一般,令五官格外拥挤。

略显丑陋。

当然,如果整体看的话会更丑陋,因为他的身高应该不足一米,五短三粗。

从窗子看外面的时候,还是踮着脚尖才刚好看得见。

对,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武大郎。

这张脸藏在玻璃窗后面,目光透过窗缝看出来,秦帅站在死亡现场中心,将周围的道路和建筑都仔细的看过一遍,但并没有发现那张隐藏的脸。

毕竟,他是鼻子具有奇特的功能,而不是视力。

视力也就是狙击手的视力,训练得比普通人厉害而已。

把现场大致的看过以后,秦帅走到戴安全的面前,问:“监控虽然遭到破坏,但事件发生的时候,应该有目击者看见罪犯的的形象吧?”

张明亮接话:“这里地处略微僻静,又是正午太阳正烈的时候,就更没有什么人,但我们已经发出公告了,寻求目击证人,但目前为止还没人提供线索。”

秦帅把目光看向听雨楼:“这里面应该有人看见的吧?”

张明亮摇头:“没人看见。”

“没人看见?”秦帅不信,“那么大的打斗,就挨着他们的门口,会没人看见?都是聋子,还是瞎子?”

张明亮说:“我问过了,打斗起来的时候,她们也是很好奇的准备出门去看,结果被一块石头飞进来,将吧台都砸坏了。

里面的服务员都是女的,胆子小,就吓到了,不敢出去了。”

“我看看那块石头,和砸烂的吧台。

”秦帅说。

张明亮当即带着秦帅进入听雨楼。

因为要调查案子,而且要等上面的人来查,听雨楼老板不能一直等在这里,所以就把钥匙给了一把张明亮。

秦帅仔细的看了下那块石头,已经在吧台上撞碎成好多块了,目测加起来可能也只有拳头大小。

而且吧台上被砸出的洞,也差不多是那么大。

秦帅再回头看了眼死亡现场,距离吧台这里,斜角,应该有将近二十米的距离。

可见这家伙的力道之强大,这样的距离,一块石头飞来,砸在木质的吧台上,吧台穿洞,而石头碎裂,这力量是非常可怕的。

但更让秦帅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跟方块八王牌战士正恶战之时,居然还分得开心?

既要察觉到听雨楼里面的动静,又要动手恐吓听雨楼服务员,难道他的武功比方块八竟然高到如此的游刃有余?

看来,这确确实实是个秦帅生平未见的劲敌。

他这位华夏最牛的至尊王牌,不远万里亲自出马,目前为止所能得到的线索也不过两点,其一,对方的武器是刀片;其二,年龄大约在三十多岁。

其余一概不知。

他本以为能在现场嗅出一些罪犯特殊的味道,没想罪犯本身的侦查能力超强,不但脚印,指纹各种的刻意抹去破坏,还特别的弄了大蒜的味道防备警犬追踪。

这说明罪犯的经验太丰富了,不但考虑到了监控,还考虑到了警犬。

也导致他嗅不出什么来。

秦帅最后的看了一眼现场,上去将方块八王牌战士那睁大的眼睛替他合上,咬着牙说:“兄弟,你就好好去吧,你和其他兄弟的仇,我一定会替你们报,我一定会让这狗日的哀嚎着死去!”

随后,他让戴安全将方块八王牌战士好好收殓,其他警察也都撤了。

留了个电话给张明亮之后,让戴安全送了他一程,过了两条街道他就让戴安全停了车,并取下了骷髅的面具,在身上藏好,告辞戴安全。

此时不过晚上十一点左右。

繁华的唐镇仍然亮如白昼的喧嚣,街道的远处传来鬼哭狼嚎或是震耳欲聋的音乐。

秦帅的脑子里还浮现着方块八王牌战士的惨样,心里有一种被生生压抑着的愤怒,有特别想发泄一场的冲动。

战友如兄弟,兄弟似手足,怎容得别人如此残害侮辱!

他心里的热血烈烈响着,若是不能将此禽兽碎尸万段,他秦帅誓不为人!

不管怎么说,先找一家酒店住下再说吧。

秦帅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步,往前面的街道走去,沿途的看有没有比较可以点的酒店。

大约走了五十米的样子,街道有一个转弯。

转弯便看见一家酒店,一个听起来挺诗情画意的名字:蜜月酒店。

招牌后面的评级还是五颗星。

装修各种的看着也还挺赏心悦目。

秦帅决定就住这里。

前台是个很淑女的妹子,齐耳短发,笑容腼腆而彬彬有礼,穿着职业白衬衫,发育得颇为丰满,有几分诱人的味道。

换以往,秦帅遇到这样的妹子肯定得逗一下的,但今天他全无心情。

直说要一个单间,然后拿了房卡就奔房间而去。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心里堵着的那种难受,或是悲愤,他竟感觉很少有的疲倦,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那就洗个澡睡觉吧,睡好了,明天开始想法在唐镇的老鼠洞里把那王八蛋给揪出来!

可是,当他洗完澡出来躺在床上准备睡的时候,他居然听到了从隔壁房间传来的那种此起彼伏极有节奏“嗯嗯啊啊”的声音!

尼玛,这可是五星级酒店!

隔音效果这么差吗?

秦帅正想骂句粗口,但马上就忍住了。

他想起,自己的听力是比一般人要灵敏的,加上那女的叫声太大,能听得见也不是多稀奇的事。

但那声音真是扰乱红尘,让他根本没法安心睡觉。

秦帅正在想这样不行,得想个办法的时候。

声音停了下来,世界瞬间就安静了,感觉真好。

可他没想到,这不是结束,只是暂停。

只不过是两人中场休息,或者放慢节奏,不过两分钟,那动静又轰轰烈烈的开始了,扰得他心里真是烦躁不安,要知道他洗完澡精神略好些,想躺到床上仔细思考一下案子的。

这叫声疯狂得让他哪里静得下心想案子。

反应都被叫出来了。

秦帅终于忍受不了,翻身下床,直接就跑到了隔壁的房门口,那声音尤其清楚可闻,啊啊啊的激荡人心。

他挥起巴掌就拍门,喊:“屋里的,声音能叫轻点吗,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58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