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白狐主角张峰白小馨小说-张峰白小馨小说完整目录

张峰白小馨是小说《白狐》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热推中作者是龙翔,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第3章 她竟是妖狐我认真地对她说完这话,便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在我站起来再看向她时,却见她原本的笑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一种显而易见的遗憾和哀愁。她美目间的清泪闪动了几下,好久才对我说:“原来,你都有心上人了?那我就不再打

张峰白小馨是小说《白狐》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热推中作者是龙翔,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第3章 她竟是妖狐我认真地对她说完这话,便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在我站起来再看向她时,却见她原本的笑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是一种显而易见的遗憾和哀愁。她美目间的清泪闪动了几下,好久才对我说:“原来,你都有心上人了?那我就不再打

白狐主角张峰白小馨小说-张峰白小馨小说完整目录

第11章 这种死极其诡异

“当然是真的。”

“那好,你带着我去看看,说实话,我只是听说过那个狐仙洞很神奇,但还从来没有进去过,这次你带路,带我进去看看可以不?”

这家伙还真不傻,让我带路,恐怕要是真的进了那个狐仙洞出了意外,第一个死的也是我,而他在看到事情不妙后,向回跑也方便。

不过,因为我上一次进去后,并没有什么事情,所以,也不用害怕了。

在我爽快地答应他后,便带着他向上两次跟踪小馨的那个山路上走去。

在一个多时辰后,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狐仙洞。

我扭过头告诉我身后的二痞子说狐仙洞已经到了,却看到他脸色煞白,浑身颤颤巍巍地点头应了一声,“嗯,我看到了。”

我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问他,“你冷吗?”

他说:“不冷啊。”

“那你既然不冷,浑身颤颤巍巍的干嘛?”

“我……我还是有点害怕。

”二痞子这时就像个小娘们儿,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痞相,他向我的身边依偎了一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狐仙洞问我,“张峰,你不是开玩笑吧,你真的进去过这个洞?”

“当然了,我没有必要骗你这个,就是昨天进去的。”

“不会吧,那我怎么感觉渗得慌?”他说着还把衣服紧紧地掩裹了一下,指着狐仙洞口冒着的白气对我说,“你看那里还冒着白气呢。”

我笑了一下对他道∶“废话,那里那么潮湿,外面的太阳光这么好,经过太阳一晒,不冒气那才叫奇怪。”

他振了一下精神,呵呵笑了一声,“你说这还真是哈。

那好,那你带路,咱们进去看看咋样?”

“好。”

我应了一声,便向前走去,而二痞子则紧跟其后。

就在我爬进狐仙洞,向前走了四五米远时,却始终听不到后面的脚步声。

我心想,这就奇怪了,那个二痞子明明跟着我一起来的,怎么我都进去走了这么远了,就没听见他的脚步声呢?

想到这里,我便猛地扭过了头,就在我扭过头的刹那间,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卧槽,这二痞子跟着我好好的,怎么就忽然之间连个人影都不见了?这特么的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这个时候,阴冷的气体一个劲儿地向我的身上袭来,让我不由感觉到了一阵寒意。

在阴冷无比的狐仙洞里,也不知是耳鸣,还是怎么的,我竟然听到了狐狸的叫声,叫得是那么凄凉,却又那么婉约。

洞内更加凄冷,我觉得脸部的肌肉都在抽蓄。

就在这时,二痞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张峰,我在这儿。”

我抬头一看,“这特么的二痞子怎么在洞口?”

于是,我忙问他,“你刚才不是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吗?怎么忽然之间就到洞口了?”

二痞子对我说道:“张峰,我刚才的确是在你的身后跟着你,但后来感觉这个洞又冷,又渗得慌,里面的光线又不好,害怕在里面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于是,便出来了。”

“啊,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才没有看到你。”

我这才知道他刚才凭空消失是怎么回事。

“那张峰,你在里面没事儿吧?”

“没事儿啊!”

“那要是没事儿的话,那我就过去了啊。”

“好,过来吧。”

我说着话,二痞子便一头扎了进来,跟在了我的屁股后面向前走了起来。

他一边跟着我向前走着,一边含糊不清地问我,“张峰,你拿着手机没?要是拿着,就赶紧掏出来照照,反正照照也不费多少电,这里面也太特么的暗了。”

“好。

”我应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里面的手电筒照起了明。

这样一照,也确实好了很多,就这样,我们俩便陆续从这个洞内走了出来。

刚走出来,便看到了和之前一样的绿草茵茵。

二痞子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我说:“我觉得现在咱们俩人特别爷们儿,别人都不敢进的狐仙洞,咱们敢进,有的人走进这里莫名的死去了,但是咱们俩还活着。”

我表面上虽然很赞同他的说法,心里却说:“得了吧,也只不过是过了个破山洞,搞得自己跟个英雄似的。”

在这里呼吸了一阵新鲜空气后,二痞子忽然问我,“对了,张峰,你不是说你媳妇的姥姥在这个山上住着吗?怎么这里一间房子也看不到?”

“是啊,我媳妇的姥姥确实就在这个山上住着,就在那个歪脖树跟前。”

我说着,便站在了之前的位置顺势指向了那棵歪脖树。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一脸蒙逼,“之前那个歪脖树旁边不是有一间精致的石房吗?怎么现在没有了,难道说,有人把那个房子弄塌了?要是这样的话,小馨的姥姥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就着急了起来。

于是,便对二痞子说道:“上次我来这里的时候,那里确实有一个精致的石房,也不知怎么的,今天一看就没了,要不,我们近距离看一下,看看这个石房是塌了还是怎么的。”

二痞子对我的话也很赞成,就这样,我便和他向那个歪脖树所在的方向走去。

看似没多远的歪脖树,我和二痞子走到那里时竟然花费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

但走到那里时,我彻底地呆住了。

我清楚的看到在歪脖树旁不仅没有什么石房,并且歪脖数旁边也是杂草一片,且角度倾斜,根本就不可能盖什么石房。

那之前我和小馨在这里时看到的那个石房又作何解释?

我彻底蒙圈了。

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了二痞子的声音,“张峰,我们离开这里吧,我觉得既然这里的场景和你之前看到的不一样,那就是说明这个地方是有问题的,我觉得还是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好。”

我在看向他时,发现他额头上渗着密密的汗珠,脸色白的可怕,浑身还在不停地哆嗦着,看得出来,他在这里是怕了。

我应了一声,对他道:“好,上次和我媳妇来时,还有别的路,那我们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别的路出去?”

“好。”

但就在我和二痞子找了好久,却发现四周都是悬崖,就是翻山走都没法走,更别说是路了。

于是在无奈之下,我和二痞子只好又顺着原路向回走。

我一边走着,一边暗道:“小馨之前带着我走的时候,怎么还是路,现在和二痞子走时,怎么都是悬崖?”

这下,我有点害怕了。

一想到之前那个无眉男子的话,我的心就在打颤,难道说,自己今天真的要跟二痞子死在这里?

我和二痞子向前走时,耳边再次传来了一声声狐狸的叫声。

但令我感到迷惑的是这一声声狐狸的叫声,我竟然分不清到底从哪个方向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狐狸从草丛里忽然窜了出来。

看得出来这是一只老狐狸了,也不知她是被猎枪打过,还是怎么回事,我看到它走路时有些瘸。

没有等我来得及反应,二痞子一把把我肩膀上挎着的土枪夺了过去。

我一看这,忙厉声对她道:“二痞子,你要干嘛?”

他二话不说,便端着我的土枪想要把这只狐狸打死。

我一看这,便忙上去拦,却见他死活都不肯地对我道:“你小子傻呀,你看这老狐狸,打死后,把它的皮剥下卖不少钱呢。”

“得了吧你,你还嫌你自个儿得到的报应小吗?你要是真的把这只狐狸打死了,你到底得到什么样的报应还说不定呢。”

“少给我玩儿迷信这一套,老子就是相中这张狐狸皮了,等我把这只狐狸打死,把它的皮扒了在市场上卖出高价了你不要眼红就行。”

就在二痞子这句话刚一说完,便猛地扣响了板机。

只听嗵的一声沉闷声响,这支枪冒出的一个子弹便向这只狐狸的身上击射而去。

“啊!”

看着子弹向这只狐狸的身上迅速飞去,我的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儿。

就在我以为这颗子弹必然会将这只狐狸打趴在地上时,却见这颗子弹在打在这只狐狸身上的那一刻,忽然顺着这只狐狸身上的毛滑落了下去。

再看这只狐狸,身上竟然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我这下感觉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

而这个时候的二痞子显然吓傻了,他双手一松,如感应到什么似的扑通一声给这只狐狸跪在了地上。

我一看这,一阵不解地对二痞子道:“二痞子,这到底是咋回事儿,你怎么好端端地跟一只狐狸跪下了?”

但二痞子始终没有回复我的话,就在他眼睛向上一番,身子一阵倾斜,便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我这下吓得连双脚怎么走路都不知道了,只是双腿一个劲儿的打颤着。

直到这只狐狸扭过身走后,我才一屁股坐到了二痞子的跟前,用手指在他的鼻孔前一伸,顿时大吃一惊,原来这二痞子已经没有了呼吸。

这种死极其诡异。

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个无眉男子说得凡是进到这个狐仙洞的没有活着的出来一说并非危言耸听,而确确实实是真的。

但因为我跟二痞子同时进来的,这下他已经死了,那下一个死在这里的会不会就是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62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