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带着穿越神器开农庄小说完结

带着穿越神器开农庄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带着穿越神器开农庄》李栋陶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言情小说远离城市喧嚣的小山村开起了一个小农庄这里有七八年十多块一瓶的茅台,有七八块的五粮液有机菜,有机鱼虾,有机煮羊肉,绿色环保味道好。本是中年离异失败男,转身成了悠闲农庄主。山村小农庄,名声远播。拖鞋,芭蕉扇,汗衫,晃晃悠悠一整天。“订餐,没的问题,排队”一天一桌看心情,优哉游哉小日子。李栋摸摸挂在胸口小物件,充满能量了,该去1978年进货了,一个2018年的中年男子,穿越四十年带货开农庄的小

带着穿越神器开农庄最新章节由网友提供,《带着穿越神器开农庄》李栋陶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言情小说远离城市喧嚣的小山村开起了一个小农庄这里有七八年十多块一瓶的茅台,有七八块的五粮液有机菜,有机鱼虾,有机煮羊肉,绿色环保味道好。本是中年离异失败男,转身成了悠闲农庄主。山村小农庄,名声远播。拖鞋,芭蕉扇,汗衫,晃晃悠悠一整天。“订餐,没的问题,排队”一天一桌看心情,优哉游哉小日子。李栋摸摸挂在胸口小物件,充满能量了,该去1978年进货了,一个2018年的中年男子,穿越四十年带货开农庄的小

带着穿越神器开农庄小说完结

第1章 农庄不好做

“李庄那娃,不知咋想的,好好的老师不干,跑山沟沟养鱼。”

白墙黑瓦,马头墙,典型皖南风格老屋前两个上了年纪老人聊着天,这天气可够热的。

“可不咋的,老师多好啊,还有养老钱,你说养鱼有啥前途,别说就咱们那水库能养啥鱼,那天水大点,可不就冲了。”

“对了,我还听说这娃为了养鱼把城里房子都给卖了。”

“啥房子都卖了,这娃是咋了,不准备回城里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城里房子都卖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没着房子难道城里不回了。

“可不是嘛,我也是听我闺女说的,这娃年纪也不大,咋的,想不开,村里现在有啥啊。”

这说话着走过来一老妇人,挎着篮子准备去前边小溪洗菜听着倒是停下脚步。

“她婶子洗菜啊。”

“是啊,门口渠里没水了,去溪里去看看,说啥呢。”

“说李家那娃把房子给卖了,这娃你说咋想的,就咱们这山沟沟能有啥人来啊?”

“你们是不知道,我听说李家小子老婆找人了,闹了离婚,不好意思在城里待了。”

“这是咋说的?”

“还有这事啊,难怪这娃跑山里来了。”

“可这也没必要卖房子啊,你说跑咱们养鱼做饭店能有几个人啊。”

“可不是咋的,这些天来着吃饭的钓鱼,一巴掌都说的过来。”老妇人微微摇头,这个李家娃子,脑袋不好啊,难怪女人跟着别人跑了。

三人正说话呢,见着一三十五六岁,一米八几大高个子却透着点书卷气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婶子,洗菜啊?”

“洗菜,你这是去水库啊。”

“你说这贼老天,一个多月没下雨了,洗个菜都得跑一圈。”韩家村不大却有些年头了,先前修了绕村的小渠,青石板修葺的往常在小渠就能洗菜。

现在嘛,一个多月没下雨了,大溪里都快没水了,别说这些绕村小渠早干了,这不洗菜都要去溪水里,远的要绕半大个村子。

“是啊,水库都露顶了,我这不去看看。”

“还不知道啥时下雨呢,我的去看看把几处水闸能关的都给关了。”

李栋笑笑,水库是李栋承包的,加上水库四周两座山头和山脚下十多亩荒地,整个差不多一两百亩,一年十来万承包费用,说高不高,说低不低。

地方不算大,李栋学着别人搞搞垂钓农庄,这不还在水库边建了个一小院子,不算大,三间大房,两间小房拉了个院子,花了二十来万,这要是前些年还要多一些,那会没通水泥路。

现在虽说山村,可通了水泥路,材料费用比先前马驮骡运得要便宜的多了。

院子建设好,李栋又买了十多万尾鱼苗放水库里,搁着到现在小半年了,可农庄生意却不冷不热。周末有三三两两的客人来水库钓钓鱼,少有留下吃饭的赚不了几个小钱。

这也是村里人议论李栋的原因之一,不赚钱可不是脑袋不灵光。

要说这韩家村离着市区不算远,十多公里,加上一段五六公里山路算下来,不到二十公里,多半村里人都去城里了。

整个村子里,要说年轻人真没几个,除却几个不干正事,多半都在城里找活留在城里了。

李栋也是城里人,先前还是在编老师,跑韩家村这边来搞这个不赚钱没几个客人农庄,村里老人没少议论,说啥的都有。

李栋刚老远就听到了,只不过没理会这些闲言碎语打个招呼出了村子,沿着一青石板路走了五六分钟来到自己农庄。

要说农庄开了半年了,李栋把卖房子得的六七十万花的差不多了。

建设农庄花了二十多万,承包水库加上投放鱼苗,加上村里买的一套老房子,三万多,再有几处荒地改造请人忙活,搭设大棚,整个花了五十多万。

眼见着两个山头的果树需要人打理,至少请一两个人忙活两月,算下来,李栋手里只有十多万。

本来以为搞个农庄要不了几个钱,可没曾想花这么多,再有一个花了钱多些就算了,可农庄生意却没多少起色承包费想要赚到都难,李栋苦笑,当时不该起这个念头。

要说李栋为啥搞农庄,这和先前爱钓鱼还有些关系,当老师那会时常周末被家人,或是同事叫着一起去农庄钓钓鱼,采摘采摘,中午在农庄吃顿农家菜倒是挺惬意。

这不今年闹离婚,有些心灰意冷,李栋索性辞了老师工作卖了离婚分的房子,跑山村搞农庄,可谁知道农庄开起来这么不容易,要不是有些老朋友照顾。

加上先前一些关系,还凑合,再有时不时周末给学生补习补习,光靠农庄,李栋觉着自己要不了一年功夫就能破产了。一路想着办法,咋办好农庄,菜棚那边赶明请两人弄起来,看看能不能搞些蔬菜来卖。

“汪汪汪。”

“大黑头,是我。”

大黑头,李栋养的一条土狗,是来到韩家村的时候在街上买的,三十块钱,因为脑袋大又黑黝黝,李栋给起了大黑头的名字。要说这狗还真挺灵性的,看家护院倒是让李栋轻松不少。

水库这边大黑头帮着盯着,倒是不怕有人偷摸着跑来钓鱼了,李栋拍了拍大黑头。“好了,咱们去水库转转。”

一个多月没下雨,又赶着三伏天,这水库水位下降挺快,露出中心几处小石岛,其实准确来说并不算岛,只是几块大石头,最大不过十来平米见方。

李栋划着自己特意去定制的屋棚渔船,来到水库中心石头岛挺好拴好下了船。

“还有个水洼啊!”

几块大石头围笼着一处五六平米的水洼,里边还有些小鱼小虾。李栋回到船上操起渔船上的网兜,准备舀些鱼虾回去,中午搞个小杂鱼锅子。

再来两瓶啤酒倒是舒服,李栋想着今天没客人过来,回头收拾一下就做午饭,再炸点小鱼周末去看闺女的时候带过去。

“哎呦。”

“还有条大的。”

李栋一喜,水库现在没有承包过,李栋放着十多万尾鱼多半都是鲫鱼,还有一些胖头,草混,半年功夫可长不成大家伙,这是先前水库里野生鱼。

好东西,平时来的客人可有不少人和李栋打过招呼,说有野生鱼一定要留着,这东西现在越来越少,大家都爱这一口。

“好家伙,真不小。”

一条大胖头看样子,七八斤,网兜根本不好捞,李栋索性下水,水洼不深。

“汪汪汪。”

大黑头对着水洼叫了几声,李栋笑笑。“没事,这点水可淹不到我。”说话卷起裤腿,扶着边上石头小心翼翼下到水洼,大胖头见着动静竟然撞了过来。

李栋哎呦一声,整个人本来就没站稳呢,这会被一撞,一下摔倒水洼里了。“啊。”

手下意识想要撑着东西,不知道按到什么地方,一疼,李栋脸色一变,赶紧站起来抬手一看,血,手掌被扎了一大口子,还没来及反应,李栋整个眼前一黑。

如果有人在这里会发现一个奇异现象,一个大活人一眨眼没了,大黑头对着水洼汪汪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73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