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教 你的小尾巴番外*小尾巴很甜免费阅读

教 你的小尾巴番外*小尾巴很甜免费阅读  陈路周拿毛巾随便擦两下头发,趿拉着拖鞋走过去,弯腰全吹灭,人往沙发上懒洋洋一靠,继续摸黑擦头发,“跟她我倒还能接受,尴尬也就尴尬点,咱俩就算了,我怕你对我有什么想法。”

教 你的小尾巴番外*小尾巴很甜免费阅读

 陈路周拿毛巾随便擦两下头发,趿拉着拖鞋走过去,弯腰全吹灭,人往沙发上懒洋洋一靠,继续摸黑擦头发,“跟她我倒还能接受,尴尬也就尴尬点,咱俩就算了,我怕你对我有什么想法。”

    朱仰起把烟拿下来,震惊地舌桥不下:?

    “你搞什么,她对你陈大少爷有想法就没关系?她有男朋友哎!”

    朱仰起之前也就是嘴炮谈胥爽一下,但陈路周这人向来胆子比天大,搞得他突然也有点没底。

    昏暗中,两人轮廓都模糊,但依稀还能就着窗外皎洁清白的月光看清彼此的神态,陈路周擦头发的手一顿,还挺为难,“那你让我怎么办?人又没说什么过分的话。”

    朱仰起甚至都能看见他上扬的嘴角,“你他妈就是期待她更过分一点!你不会真对她有感觉吧?”

    “我告诉你啊,”压根不等他说话,朱仰起一副“我被海王渣过我知道”的笃定表情,“你涉世未深啊,那个徐栀绝对是女海王,包括她那个姐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路周简直无语,仰在沙发上笑得不行,把毛巾丢一旁,坐起来,打开泡面盖子懒得跟他再扯下去,拿起叉子捞了两下,甘拜下风地说:“行行行,哥,你饶了我,下次我看见她一定绕道走。”

    朱仰起这才心满意足地把烟放一旁,跟着打开自己那盒泡面,嗦了口说:“不过,你真打算听你妈的话去国外呆着?”

 教 你的小尾巴番外*小尾巴很甜免费阅读

    “嗯。”

    “你为什么不反抗啊,北京上海那么多好学校,现在还没出分呢,今年数学卷子难度那么大,你都快满分了,光这门课你都能拉不少分,我觉得你总分上A大指不定都还有机会呢,干嘛非要听你妈的出国啊,你就那么怕你妈啊?”朱仰起嗤之以鼻地说。

    “怕吧,毕竟我是领养的,”陈路周拿叉子的手顿了下,说,“而且,这是我唯一的家啊。”

    是这个理,但陈路周什么德行啊,他多少了解。朱仰起气极反笑,拿出青葱少年狐假虎威的腔调:“你少给老子放屁!你压根就是懒,你觉得浪费感情,你没有留恋的人对吧,我跟那帮兄弟你都无所谓,喜欢你那么多年的女孩你也无所谓,反正你对谁都无所谓。”

    他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爸妈什么人,你觉得从小到大,我哪次反抗有效,结果有任何不一样吗?说到兄弟,初中三年咱俩也不在一个学校,联系也少,你不也跟张小三李小四玩到一条裤/裆里去,也没见你像现在这样哭爹喊娘。”

    “我那是勉为其难,”朱仰起死不承认。

    陈路周高大的背脊微微勾着坐在沙发上,一边低着头慢条斯理地把牛肉片一片片夹出来铺在泡面盖子上准备等会儿给小乌龟吃,一边得以预见地说:“一样,我走了你马上会有赵小五。”

    说完,低头嗦了口面。

    他太清楚了,无论对谁,他从来都不是独一无二的那个。

    **

    墙葛下,白日里刚淋过雨的树叶片儿被晕黄的路灯照抚着像片片金麟,巷子里蝉声响亮,墙面斑驳,泛着一股历久弥新的潮腥味。

    “……朱仰起说他和柴晶晶约好考一所大学,但他从来没跟我说过考大学的事情,我跟他高二就认识,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在聊天,”蔡莹莹趴在墙根底下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五分钟前还问我要不要吃蜜雪冰冰,你说他怎么有那么多时间,蔡莹莹,柴晶晶,呜呜呜呜……他以为他在收集星星呢……”

    经过刚才谈胥那一段,徐栀这会儿都不敢随意开口,生怕起到反效果。当下竟不自觉想到陈路周,要是有一张他那样的嘴就好了,反正不管说出来的话好不好听,至少气氛不会这么沉默。

    “要不,我们找人打他一顿,”徐栀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她这人比较直接,“傅叔叔不是认识道上的人吗?”

    傅叔叔是她俩爸爸的好朋友,已经金盆洗手很多年,“退休”后就一直窝在山里整天默默无闻地磨石头,每年暑假老徐和老蔡都会带她俩进山去避暑。

    蔡莹莹哭声戛然而止,抽抽嗒嗒地一边思考一边看着她:“……”

    那傅叔叔的手劲儿会把翟霄打死吧。

    “不行不行,”蔡莹莹啜泣着摆手,哽咽着说,“你不许告诉傅叔叔他们,要分手还是打他一顿我自己想,你不许插手。”

    她下手可狠了。

    徐栀虚怀若谷地叹了口气,“好吧。”

    蔡莹莹生怕徐栀把注意力放在翟霄身上,立马抹了抹眼泪牵着她的手往家里走,岔开话题,“你后来怎么会跟那帅哥去打地鼠了?”

    “是烤地薯,外婆想吃,没地方买,陈路周说他家里正好有。”徐栀晃了晃手里两只热烘烘、新鲜出炉的地薯。

    “什么嘛,朱仰起那什么猪耳朵啊,没用可以蒸着吃了,他还说你俩去打地鼠了,我就说两个人好端端的,怎么可能突然去打地鼠,”蔡莹莹说,“不过,看不出来,陈路周还挺好心的嘛。”

    徐栀认同地点点头,“你不觉得他还挺亲切的嘛?”

    蔡莹莹噗嗤一笑,“他明明就是个拽王。”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个女人吗,就是他妈妈。”徐栀说。

    蔡莹莹一愣,“就你说那个声音习惯和口头禅都跟你妈一模一样的女人?”

    “嗯,”徐栀点点头,慢吞吞地顿了下,似乎在思考,片刻后说,“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尼罗河女人,一部印度片,讲得就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女人,天才建筑设计师,但是因为她过去是个寺庙妓/女,经历不太干净,甚至污点重重,所以无论她后来设计出多么精美绝伦的作品都无法参与评奖,世人对她的评价侮辱性居多,但不乏有人认可她的才华,于是她为了能让自己更有尊严的活着,她抛下自己的孩子和丈夫,跟幕后觊觎她才华的资本家联合起来,制造一场大火,假死后整容成别人的样子,很快她的作品获得了世界大奖,但几年后她沉浸于纸醉金迷,再也设计不出令人动容的作品,很快被资本家抛弃,利用她的声音波纹,曝光了她的身份。”

    蔡莹莹似乎捉到一丝蛛丝马迹:“难怪你刚才看见项链掉在树上,犹豫都没犹豫就去敲他的门了,你难道觉得你妈妈——”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会这么像,不管是不是,我也知道机会渺茫,但我总要确认一下,我才能安心,就是想要弄明白。”

    也不能冲上去就跟陈路周说我想验验你妈妈是不是我妈妈,陈路周一定会拿她当神经病的。

    林秋蝶听说是死在老家,下葬的时候,徐栀当时在夏令营,她没来得及回去参加葬礼,老太太没等她,因为天气太热,尸体放在村子里引起村民的不满。加上老太太信奉风水,出殡日子就那么几天,错过就要等上大半年,骨灰寄存在殡仪馆也要好一笔费用。

    徐光霁坚持要等徐栀回来,因为这件事,脾气一向温和的徐光霁第一次对老太太大发雷霆,但老太太从来都是我行我素。

    徐栀心想,也好,如果自己当时亲眼见到林秋蝶的尸体火化,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吧。

    蔡莹莹仔细一想,“但是不对啊,阿姨是几年前才……不可能有他这么大的儿子,这年龄对不上啊,你不要钻牛角尖啊,越说越玄乎啊。”

    “他应该是被领养的。”徐栀说。

    巷子里静谧,这条青石小径她俩几乎每天都走,蔡莹莹却从没有一刻感觉到像现在这么森冷,越往里越冷,最后在两人分道扬镳的惯常位置停下来。

    蔡莹莹才是震惊地舌桥不下,“他告诉你的?”

    徐栀摇摇头,而是把那天下午在门口听见的对话重复了一遍给蔡莹莹听。

    ——“你说话一定要这么刺吗?”

    ——“您从第一天见我不就知道我是个刺吗?”

    ……

    “如果是亲生的这种对话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徐栀把一晚上的思考结果娓娓道来,她其实已经很累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脑子就是停不下来,“我开始以为是后妈,后来咱们不是一起吃饭吗,好像是有人在微信上骂他,朱仰起问他这你都能忍,他跟朱仰起说了这么一句。”

    ——“看他问候得那么真诚,我以为他知道我祖宗的坟在哪。这不是好奇吗,看到最后也没给我留个地址。”

    她靠着墙说:“说明不是后妈,因为爸爸也不是他的亲爸爸,他估计都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那就只能是领养。还有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算证据。”

    蔡莹莹有点震惊,“什么?”

    “我在他家看到一个签名篮球,我本来以为是全明星的签名,后来仔细看看发现每个签名都一样,是他自己的名字,而且连无人机、iPad上都刻着名字,可能有自恋的成分,也有是习惯使然吧,以前应该生活在一个大集体里,又有洁癖,才会给自己的东西全都贴上名字。就比如福利院这些。”

    蔡莹莹已瞠目结舌,被她彻底说服。

    徐栀叹口气,看着高高的墙头,清白的月光下挂着一串串艳红的夹竹桃,突然觉得特别像她小时候喜欢的色彩斑斓的糖果罐子。哪个小孩不爱吃糖,林秋蝶怕她牙吃没,永远把糖果罐子放在家里最高的位置,她哭闹着求谁都没用,最后只有老徐心疼她,总是隔三差五地帮她偷两颗出来吃。

    徐栀:“陈路周如果在福利院长大的话,是不是就没有能帮他偷糖果的大人呢?”

    徐栀:“那他小时候应该挺不快乐。”

    **

    翌日。

    陈路周拎着小乌龟松松慢慢地走进游戏厅的时候,大概他俩八字天生相冲,原本气氛和谐的游戏厅,突然就翻江倒海起来,好像是陈星齐跟人吵起来,大概就是对方踩了他一脚,没道歉,陈星齐这个小伙子唧唧歪歪地非要逮着人给他大声道歉。一般这种场面,陈路周都懒得管。也就这个年纪还能大声地敢跟不公不允对抗。

    “陈星齐!你哥来了!”旁边有小伙伴提醒了句。

    陈星齐跟人吵得面红耳赤,转头朝着他们战战兢兢所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懒洋洋地靠在某台娃娃机上,不仅视若无睹,没上来帮忙就算了,居然还拿着手机在丧心病狂地录视频,陈星齐下意识拿手挡了下镜头。

    “躲什么躲,都拍完了,我发给你们班那谁看看,叫什么,茜茜?”陈路周把手机踹回兜里,等他走到自己面前,扒拉了一把他脑袋,人还是靠在娃娃机上,“哟,几天不见,长高了啊,你妈又带你打生长激素了?”

    “不也是你妈,”陈星齐没搭理他,“你不许发给刘童茜,还有,人家叫刘童茜!你不许叫茜茜。”

    陈路周冷淡地睨着他:“全中国几万号人叫茜茜,你管我叫哪个茜茜。”

    “陈路周!好,以后我也这么叫你女朋友!叫小名!叫宝贝!”陈星齐从小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典范。

    “行,等哥给你找,你随便叫,”陈路周懒得跟他再扯下去,把乌龟递过去,“你带回去养,别给我养死了,它活多久,你哥就打算活多久。”

    陈星齐说:“我明天就给他煎了!”

    陈路周一脸你试试看的表情,随手又扯了扯他身上非常眼熟且骚气的t恤领子,口气实在欠:“你别老偷我衣服穿行吗,这件全球断码啊,我齐哥。”

    “你都快穿不上了好吧。”

    “你给我洗缩水了吧你。”

    陈星齐理直气壮地把领子从他手里一把夺回来,想半天,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真的不打算搬回来啊?爸爸前几天问起你呢,他那天……是真没想打你的。”

    陈路周神色倒是没变,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靠着娃娃机,直起身说,“行了,你少在这当老好人,我只是懒得搬来搬去。”

    “那我以后找你很麻烦啊。”

    他双手环在胸前笑了下,伸手捋了捋陈星齐脑门上被汗粘湿的杂毛,“找我干嘛啊,我最近很忙,自己流浪去吧。”刚好把他脑门上刘海捋成三柄杂毛服服帖帖地粘在脑门上。

    陈星齐烦死,挡开他的手:“你考试都考完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啊?你就不能回去跟爸爸道个歉?他这几天其实一直在等你,进门第一句话就是问阿姨,你今天回来过没有。”

    陈路周若有所思地眯着眼睛,多少听出一些端倪,“你是不是,在学校又惹事了?”

    “没有,怎么可能。”

    他打算走了,从娃娃机上直起身,“行,那不是快死了,都别找我。”

    “那快死了就能找你了?”

    陈路周推了一下他光不溜丢的小脑门:

    “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快死了你找我干嘛,找我给你盖白布啊。”

    所以就是——

    都别找我。

    陈星齐支支吾吾:“……好,哥,那我跟你直说了,我打算跟同学去山里避暑,但是老妈不让我们去,她说……必须……”

    陈路周了然地睨着他:“我陪着是吧?伺候你们一帮大少爷是吧?可以啊,一天八百,陪吃陪喝还陪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75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