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银糊涂(苏以沫傅之景)阅读-无需再相濡以沫(银糊涂)

苏以沫傅之景是著名作者银糊涂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咱们接着往下看南城,隆冬,临近年关。

苏以沫傅之景是著名作者银糊涂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咱们接着往下看南城,隆冬,临近年关。

银糊涂(苏以沫傅之景)阅读-无需再相濡以沫(银糊涂)

第1章 睡在院子里

南城,隆冬,临近年关。

南方的冬月不会下雪,也少雨多阴,偏偏今夜天色怪异,莫名其妙的下起了雷暴雨。

雷声滚滚,混合着刷刷雨声,让床榻上的苏以沫更是难以入眠。

她蜷着身体,紧紧抱着右腿。

医生的话,忽的又一次在脑海里回响——

“苏小姐,你的骨癌已是晚期了,再不手术,癌细胞就会扩散到全身,到时候就真的来不及了。”

“手术就是切掉癌变的骨头……手术后,您从大腿中部开始,往下的整个右小腿,都会被切掉。”

“而且,这也不能保证完全切除了癌细胞,后续还需要半年到一年的化疗……”

哐当——

紧闭的卧室门,忽然被人重重踢开,一道高大的人影,从门外闯入,毫不客气,直接把苏以沫从床上扯下来。

“苏以沫,我饿了,我要吃南月斋的虾粥,你现在就去给我买!”

这个男人,是苏以沫的丈夫,傅之景。

苏以沫跌在地上,撞到了右膝盖,原本就疼痛难忍的腿更疼了,她拼命忍耐着,小声说:“之景,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而且外面在下大雨,可不……”

“苏以沫。”傅之景冰冷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今晚外面下雨了,所以今晚的温度,一定比平时更加的寒冷刺骨,所以,我就是要你出去淋雨受冻。”

他抓着苏以沫细瘦的手腕,大力将她扯起来。

“这是你活该的。”

说完,他拽着苏以沫,大步往楼下走,打开了大门,就要把苏以沫直接推出去。

“等一下。”苏以沫挣扎起来,“我还没有穿外套,也没有带伞,之景,你让我……”

“苏以沫,你是不是蠢得没救了?”傅之景狠狠抓着她,用力往外一送,就将苏以沫推出了大门。

“我刚说过了,我就是故意要你折磨你的,怎么可能让你带伞?”

他站在门口,室内灯光明亮温暖,可他的身影,却高大漆黑,充满了残忍的压迫力。

“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内,你要是没把我要的东西买回来,那你今晚,就在花园里淋着雨过夜!”

说完,他狠狠关上了门。

外面,大雨瓢泼,带着冬日刺骨的寒意,狠狠拍打在苏以沫身上。

她只穿着单薄的睡衣,根本抵御不了严寒的温度,低温像是有着实质的针,无孔不入的扎进苏以沫的肌肤里。

冻得她浑身刺痛,连嘴唇也变成了中毒一样的青紫色。

她紧紧抱着手臂,咬紧牙齿,低头冲进大雨。

车子停在靠近大门的花园里,她淋雨一路跑过去,等到钻进车里,已经浑身湿透。

打湿的衣服像是一层寒冰,裹在她身上。

苏以沫浑身哆嗦,好不容易,才启动车子,将暖气开到最大,然后发着抖,将车开了出去。

南月斋并不远,半个小时后,她买到了傅之景要的东西,想着傅之景晚上没吃什么东西,她还买了几份糕点,小心翼翼的打包好,开车返回。

可她运气实在不好,车开了一半,竟然没油了。

苏以沫是被赶出来的,没有带手机,只有车载系统上的钟表,不断提醒着她,一个小时的时限快到了。

车外,大雨终于转小,可变成细密的雨线,刷刷冲击在车窗上。

苏以沫把外卖盒抱在怀里,一咬牙,就这样跑下车,淋着雨,在隆冬的夜里狂奔。

冷,刺骨的寒冷针一样扎着她的每一寸肌肤。

苏以沫痛苦得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着,跑回了别墅。

看到别墅温暖的灯光,她眼底漫出解脱的笑意。

终于到了,她马上,就可以进入温暖的室内,然后把夜宵拿给傅之景了。

苏以沫跑到门口,拍着门喊道:“之景,我回来了,你给我开一下门,之景……”

“苏以沫,你迟到了,一个小时时限已过,你今晚,就给我睡在院子里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919.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