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晚安,前夫小说(主角薄承寒宋沐晚)免费阅读

薄承寒宋沐晚是著名作者夏雷炮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薄承寒宋沐晚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薄承寒宋沐晚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宋沐晚暗恋薄承寒七年了,一朝意外成了薄太太,人人都嘲笑她飞上枝头,落地山鸡变凤凰。可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薄承寒终于是她的了。

薄承寒宋沐晚是著名作者夏雷炮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文中薄承寒宋沐晚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那么薄承寒宋沐晚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宋沐晚暗恋薄承寒七年了,一朝意外成了薄太太,人人都嘲笑她飞上枝头,落地山鸡变凤凰。可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薄承寒终于是她的了。

晚安,前夫小说(主角薄承寒宋沐晚)免费阅读

第一章 你们薄家人,太恶心了

“哟,嫂子,您这是闹哪一出啊,离家出走吗?”

 

宋沐晚刚提着行李箱从走下二楼,薄婷玉阴阳怪气的声音就紧跟着传来了。

 

宋沐晚没搭理她,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继续拎着行李箱往楼下走。

 

很巧,刚到一楼又碰上了薄承寒的妈,这个一向瞧不起她的富贵太太林青正睥睨地看着她:“大清早的,你提着个箱子去哪儿?”

 

当了三年的婆媳,宋沐晚又怎么不知道林青这是发难的前兆。

 

如果是往日,她必定会小心翼翼地赔着道歉,哄着她,可今时不同往日,薄承寒她都不要了,这个脾气糟糕的老太太,她更不会伺候了。

 

“去哪儿都好,不过薄太太您放心就是了,我以后都不会再来薄家了。”

 

她一改往日的敬畏温柔,话虽然淡然,可那双眼眸里面没有平日迎合的讨好,里面的清冷让宋沐晚变得不同。

 

林青很不习惯从前在自己低头的儿媳妇突然之间这样顶嘴,她脸色顿时就沉了:“宋沐晚,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

 

“您对我什么态度,我对您,自然就是什么态度。”

 

她撩着好看的眉眼,莫名的傲慢和冷然让林青怒火丛生:“宋沐晚你还拿不拿我当你婆婆了?”

 

听到这话,宋沐晚看了林青一眼,随即勾唇笑了一下:“不好意思,很快您就不是我婆婆了。”

 

她话音刚落,别墅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声。

 

宋沐晚挑了挑眉:“我走了,薄太太,房间里面我留下的东西全都是不要的,回头您爱怎么处理都行,扔了好烧了也好,只一点,以后都别再联系我了。”

 

她说着,慢悠悠地拖着行李箱,一边往外走一边吐出一句话:“你们薄家人,太恶心了。”

 

林青还没从宋沐晚那句“很快您就不是我婆婆”的话里面回过神来,就听到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气得人都炸了,“宋沐晚你疯了是不是?你信不信我跟阿远说你——”

 

“妈,你看到宋沐晚那个女人了吗?真是搞笑,大早上的,她居然拖着行李箱,哈哈哈,她该不会是故意在我面前经过,想我挽留她吧?”

 

薄婷玉从别墅里面走出来,看到林青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不禁抬手拉了一下她衣袖:“妈,你怎么了?”

 

林青神色复杂,以前她只要一提到薄承寒,宋沐晚就乖得很,可今天见鬼了,她居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门外,跑车绝尘而去,林青走出门口,只看到车影。

 

“她,她走了?”

 

薄婷玉跟出来,撇了撇嘴角:“走就走了,温姐姐回来了,她现在不走,我哥早晚也把她赶走!”

 

林青想着也是,温家小女儿回来了,宋沐晚这个女人如果能主动离婚,倒也算她识趣。

 

识趣的宋沐晚正坐在保时捷上面,翻着手上的离婚协议书,看完条款内容之后,她满意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一旁开车的乔瑜见着了,轻啧了一声:“真的这么干脆?”

 

宋沐晚把笔帽盖好,“不然呢?”

 

薄承寒的白月光回来了,她还有什么可痴心妄想的?

 

三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宋沐晚以为,再冷的心也能捂热。

 

可是薄承寒没有心,他的那颗心呀,长在了他白月光的身上。

 

宋沐晚觉得自己是不要脸了一点,当初胁恩求报,要他娶了自己,白占了三年薄太太的头衔,如今温知语回来了,她自然得退位让贤,不然怎么对得起薄承寒这三年来为温知语的守身如玉呢?

 

是的,她跟薄承寒结婚三年了,到现在都没有过一次的夫妻之实。

 

这事情得亏够隐秘传不出去,不然那些嘲笑了她三年攀高枝的人,指不定要怎么落井下石。

 

三年,也够了,算是对得起她那七年不懂事的暗恋了。

 

她抬手捂在了眼睛上面,挡住了眼泪,没让乔瑜看见。

 

她是个人,再怎么洒脱,十年喜欢落得这么一个收场,任谁都难受。

 

红色的跑车停下,乔瑜抬了抬脸上的墨镜:“到了,小宋宋尽管往前冲,小鱼鱼在后面永跟随!”

 

乔瑜说完,给宋沐晚发了个飞吻。

 

宋沐晚看着她就笑了,“行了,我上战场了。”

 

可不是,怎么把离婚协议霸气又不失风度地扔到薄承寒跟前,这确实是一件难事。

 

宋沐晚拿着那协议书推开车门下了车,结婚三年,这也不是她第一次来千行,当然,也不是第一次被前台敷衍:“宋小姐,你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上去的,薄总很忙的,如果每个人都不预约跟我说一声就能上去的话,那我这个前台是用来干嘛的?”

 

一个小小前台都能这样刁难她,三年了,愣是不叫一声薄太太,不用想,这追根究底,不就是薄承寒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

 

宋沐晚低了低眉眼,轻笑了一声:“千行的员工培训确实不行,作为薄承寒的妻子都还要预约才能上去见他,那看来,这个薄太太当得也没什么意思。”

 

她说着,冷冷地看了一眼那前台,踩着高跟鞋直接就走向电梯。

 

那前台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宋沐晚,一时之间被镇住了,反应过来嗤了一声,可到底还是怕出事,连忙又给上面打了电话通知。

 

宋沐晚人还没到,薄承寒就知道她找上来了。

 

他皱着眉,“不见。”

 

他五分钟后还有个短会。

 

秘书应声离开,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看到宋沐晚踩着高跟鞋走来了。

 

宋沐晚今天穿了一条半身的碎花塑腰A字裙,人显得温柔端庄,可不知道为什么,眼神看过来的时候,秘书总觉得今天的宋沐晚哪里不一样了。

 

“梁秘书。”

 

宋沐晚主动打了个招呼,不等对方开口,她直接抬手就推开了薄承寒办公室的大门:“打扰一下薄总,有份协议需要你签一下。”

 

她说着,迎着那办公桌前的男人冷冽的视线就走了过去,抬手直接就把手上的离婚协议放到了他的跟前:“签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692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