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时政

没忍住在电影院里做了|一起洗澡洗着就开始做

“没事,在大街上他们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就算咱们一直跟着也找不到确切证据。”她那么小小的一个,让我忍不住想要安慰她。

“没事,在大街上他们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就算咱们一直跟着也找不到确切证据。”她那么小小的一个,让我忍不住想要安慰她。

这大概就是男人天然的保护欲。

“啊,我看见他们人了!”田丽有点小激动,拉着我的胳膊,指着一个方向。

原来妻子和程亮就坐在一个窗边的位置,只是刚好之前我们两个人都没看到,我朝那边看过去的时候,正好妻子也望了过来,她明显是被吓到了,餐具差点没拿稳。

“怎么,那是你们认识的人?”坐在他们对面的男人问道。

反正都被看到了,倒不如大大方方过去,我拉着田丽走到了他们三个人面前:“好巧啊,咱们在这儿也能遇到。”

“这位是?”陌生男人看向妻子。

妻子尴尬地放下餐具:“跟我们一起合租的室友。”

合租的室友?

她就是这么跟外人介绍我的!

我顿时怒火中烧,揽着田丽的肩膀说:“是啊,咱们是两队夫妻一起合租的,这是我老婆田丽。”

一种报复的快感升腾起来,我和田丽在吃饭的过程中也格外地亲密,就连田丽喝酒的时候,都是我亲手喂她的,好多动作都是故意做给他们看,而妻子似乎一直欲言又止,程亮则是好整以暇地看着我和田丽的表演。

“我们待会儿还有点事情要谈,杨川你就先带丽丽去逛会儿吧。”妻子下了逐客令。

“好啊,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正好是个难得的二人世界的机会。”

我也不甘示弱地揽着微醺的田丽,直接走人。

没有一句解释,就连一条信息都没有,我放下手机,同时也松开了田丽。她看起来似乎也不太开心,我们两个人恍恍惚惚回到了出租屋,各自躺在分别的那一半床上。

“杨哥,你说他们两个有没有做过那种事情啊?”田丽忽然掀开了床中间的帘子,面朝着我,眼神格外真诚。

“我怎么知道。”一想到妻子被压在别的男人身下,我有点烦躁。

“不如……”田丽犹豫着,“我们……也试试吧。”

“你是不是被气傻了,说这种胡话。”我苦笑着,尽管本能地还是有点期待。

田丽索性跨过帘子到了我这一边来,跨坐在我的身上:“这不是气话,杨哥,你对我是真好,刚刚买衣服的时候,还有吃饭的时候,你都很照顾我,我其实挺喜欢你的。再说了,他们可以背叛咱们,咱们为什么要老老实实当受气包?”

这小丫头想法太危险了。

“你先下去。”我动了动腰,让她坐得不太稳。

“我不。”

田丽抓着我的手往她的身上放:“就当是帮帮我……程亮已经好久没有碰过我了,杨哥,我难受……”

再无动于衷,我可能就不是个男人了,再加上田丽有意无意地在我身上扭动,挺翘的tun部正好压在我的兄弟上面,一股热气在小腹横冲直撞。

“你冷静点。”我很轻易地挣脱了田丽的手。

“杨哥,你知不知道,从我们认识到现在,程亮……程亮他从来都没有连续这么久不碰我……他肯定是更喜欢嫂嫂,是不是我对他没有吸引力了?”

田丽的诉苦听起来更像是一种诱惑,在引导着我不断靠近她。

她怎么会没有吸引力呢,听程亮说她的下面格外的小,那应该是很满意的意思吧。

见我不说话,田丽俯身压在了我的身上:“杨哥你帮帮我,我好难过,你抱抱我。”

“好。”

我咽了咽口水,能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发烫,可能是刚刚吃饭的时候这丫头心里不高兴,一心闷头喝酒,喝得有点多了。

她的丰满就压在我的胸口,小巧的红唇落在我的耳边,而脚下更是不老实地扭动着。

“我想摸摸你。”我也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这种话来,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不该浪费眼前的美好光景。

田丽笑了笑,微微起身:“摸呀,我还等着你呢!”

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这样便于我动手摸她,丰满跟我预想中的手感差不多,随着我的抚弄,田丽脸上的潮红越来越明显,不自觉地发出两声低吟来。

身体越来越激动,我不再满足于隔着布料的揉弄,而是将手放了进去,将她的内衣解开,肌肤相亲的感觉格外畅快。

“摸着舒服么?”田丽问。

这句话向来是我问别人,难得被田丽问了一次,我更为激动,诚实地点头了。

出租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随着田丽的动情,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之前的无数个夜晚,她和程亮就在我的旁边,做着现在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程亮霸占了我的妻子,而我此时又将他的妻子压在身下。

这种情绪在不断地ci激着我,让我更加卖力地戏弄起她来:“真的可以么?”

“杨川,难怪嫂嫂喜欢跟着程亮,你看看你这个怂样……”田丽的一声嫌弃,将我的自尊心给伤到了。

的确,程亮的把戏要多得多。

“好,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怂不怂。”

说着,我的手往下移,放到了她的大腿上,细滑的触感让人心旷神怡,被ci激起来的战斗欲不断叫嚣着:我不比程亮弱,凭什么王芸要投入程亮的怀抱!

田丽的呼吸声越来越明显,很明显大腿处是她的敏gan区。我沉默着将她的腿掰开,然后拉开了她短裤的拉链,第一次跟妻子以外的人做这种事情,我有点紧张,但在田丽的催促下,我还是加快了速度,将她的短裤脱下。

诱人的粉色内裤出现在眼前。

“还愣着干什么呀?”田丽见我不动了,将腿分得更开,“我就给你这一次机会,错过可就没了。”

我知道,她现在也在置气。

“不行,不做了。”我想收手。

“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杨哥,原来你这么没胆子。”田丽又开始冷嘲热讽。

“我不是不敢碰你,是觉得咱们这样没意思。”难道我把田丽睡了,就能改变妻子已经跟别人有一腿的事实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

“连你也觉得我没有吸引力,面对我没有想法了……”田丽带上了哭腔,双腿交叠在一起,相互摩擦了几下,“你们都喜欢长腿美女,庸俗的男人!碰碰我难道会死么,就这么不情不愿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尽管我想用言语安慰安慰她,可田丽借着醉意哭闹起来,我的安慰淹没在她的哭喊之中。

还真是个小孩子习性。

我对此有些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答应田丽:“行,我帮你。”

其实我在摸她的时候,某个地方已经精神抖擞了,只是长久以来的道德观在作祟,让我陷入了矛盾挣扎之中。

“你真的愿意了?”

“嗯,你先躺好。”我想哄孩子一样哄着田丽,俯身下去,她高耸的美好就在我的眼前,被推到一边的衣服对其半遮半掩,更添风情。

田丽是美的,只是风格跟妻子完全不同,就连床上的反应也不同,她觉得舒服了,就会微微张开红唇扬起下巴吐出心声,会在我的手拂过她身体的时候提醒我哪里可以多摸摸,哪里再用点力气,主动地拉着我沉入这无边的享乐之中,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自觉地脱下了内裤。

我的右手顺着她的小腹一路来到了……在摸到外面的豆豆时,田丽颤了颤,微微拱起腰肢,朝着我的方向靠拢。

周围已经湿了一片,我的指尖也变得湿滑起来,而田丽下意识地夹紧了腿,又很快分得更开了,喃喃道:“杨哥,你的手指怎么怎么冰啊……”

“没事,你这里是热的,我手很快就暖和起来。”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再矜持,说起了荤话,手上更是一个用力,从她的小口处滑了进去。

“嗯……”

田丽闷哼了一声,里面的汁液分泌得更加旺盛了,我能感觉到指头被一股温热液体包围的温暖,仅仅是进入一个手指节就能感受到周边是嫩肉的疯狂挤压了,可见田丽这下面,还真的跟程亮说的一样——小得很。

“我要用力了。”我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说。

“嗯,快点吧,我不怕的。”田丽抱着我的脖子。

终于,我的中指完完全全进入了那个温暖紧zhi的甬道,四周的嫩肉像舌头在tian我的手一样,随着田丽的呼吸而浮动着,这对我来说是个很新奇的发现——

王芸的那里虽然也很紧zhi,但却不是这样的灵活,随着呼吸而动简直令人疯狂。

我想不明白,程亮放着这样一个名器不用,怎么偏偏盯上了我的老婆。

大概是应了那句话:家花哪有野花香。

别人家里的女人玩起来怎么也要爽得多,而这份爽,我想我现在也能理解到了,不仅仅是爱爱上的新奇体验,更多的心理上的ci激感和满足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704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