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54711239》小说完本-《54711239》沈君瑶慕容璟在线阅读

(作者:豆豆)(分类:言情)(主角:沈君瑶慕容璟)《《54711239》》小说简介主角是沈君瑶慕容璟的小说内容摘要:第1章开始  第一章 好久不见  京城皇宫,漫天飞雪。  沈君瑶看着殿门前一身矜贵毛衾的男子,握着暖手炉的手不断收紧:“皇叔,好久不见。”  她不曾想时隔七年再次踏足皇宫,第一个见到的旧人会是慕容璟!…

(作者:豆豆)(分类:言情)(主角:沈君瑶慕容璟)《《54711239》》小说简介主角是沈君瑶慕容璟的小说内容摘要:第1章开始第一章 好久不见京城皇宫,漫天飞雪。沈君瑶看着殿门前一身矜贵毛衾的男子,握着暖手炉的手不断收紧:“皇叔,好久不见。”她不曾想时隔七年再次踏足皇宫,第一个见到的旧人会是慕容璟!…

《54711239》小说完本-《54711239》沈君瑶慕容璟在线阅读

京城皇宫,漫天飞雪。

沈君瑶看着殿门前一身矜贵毛衾的男子,握着暖手炉的手不断收紧:“皇叔,好久不见。”

她不曾想时隔七年再次踏足皇宫,第一个见到的旧人会是慕容璟!

当朝摄政王,揽一朝之权,万人之上!

慕容璟目光淡漠:“三年而已,不久。”

沈君瑶梗了瞬,三年,足够当初那个惊才绝艳的男子高居庙堂之上。

也足够她从一个幼稚孩童成长为不得不担起一族生死的大人。

可这七年又好像什么都没改变,慕容璟一如从前少年俊朗,让人心慕。

而她的感情也一如三年前,不可自拔!

话至此,沈君瑶不知能说什么,只能行礼:“沈君瑶此来求见皇上,还望皇叔放行。”

慕容璟只说:“今日皇上不论政事,公主舟车劳顿,回去歇着吧。”

沈君瑶没动。

她此来就是为了得见皇上,请求他收回加重她母国陶国进贡的圣旨。

可慕容璟却直接吩咐了一旁的宫人:“送沈君瑶公主回桃梧宫休憩。”

沈君瑶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迎着慕容璟面无表情的面容,她无法只能顺从离去。

冬日白雪纷扬。

皇宫内却张灯结彩。

沈君瑶走在其中,耳边满是路过宫女的小声议论:“今日是腊月十四,听说好像是哪位公主的生辰,摄政王放出话来要大肆操办。”

“可不是,也不知是那位公主,竟得摄政王青眼!”

……

沈君瑶脚步一顿,腊月十四是她的生辰。

她很想告诉自己,慕容璟许是念着她的。

但很可惜,她清楚的知道,这皇宫还有另一位公主与她同月同日生!

回到桃梧宫。

沈君瑶屏退了宫女,一个人靠在榻上,手握着贴身的香囊很久,才从中拿出一张小像来。

这张小像藏在这香囊三年,其上人的面容赫然是慕容璟。

手指摩挲着这张有些破旧的小像,她心里有些憋闷。

这是三年前那日除夕,慕容璟教她剪的第一张小像,也是最后一张。

她自幼被留在京城作为质子,而慕容璟则是外姓王嫡子,按着辈分,她唤他一声“皇叔”。

两人的缘分本薄弱至此,可她六岁那年被皇子捉弄,被关在冷宫之中。

幸好慕容璟路过,将她解救出来,自此她便日日跟在他身后,这一跟便是十年。

不过一切都在三年前戛然而止。

三年前,她收到父王信函,唤她归家。

她因为放不下慕容璟,当晚便溜出宫跑去了摄政王府。

那夜也是这样的白雪烂漫。

梅树下,慕容璟眉目如画,她看的失神,也说出了真心话:“皇叔,我喜欢你。”

然后将一封写满了她心意的信函递到了他面前。

可慕容璟呢?

他只是淡淡接过,然后慢条斯理的撕碎:“公主还小,这等胡话莫要再说。”

脑海中,慕容璟冷漠的神情与今日的他慢慢重合。

沈君瑶眼眶发热,喉间一片梗塞。

这时,殿门被敲响,一宫人走进来:“公主,皇上请您去参加今晚的宫宴。”

沈君瑶无权拒绝,忙敛起四散的情绪,跟着宫人前往宫殿。

路上还在想着该如何让皇上收回加重进贡的圣旨。

却不想刚走进殿内行过礼,就听坐在高位的皇上说:“沈君瑶,你如今已有十六,朕今日便赐你为丞相嫡子卫凌旭为正妻,不日成婚!”

第二章 心上人

此话一出,殿内哗然。

沈君瑶有一瞬间的发懵,下意识的看向左上位的慕容璟。

可他只是自顾的品着杯中酒,两耳不闻。

沈君瑶眼神一瞬间黯淡,而后跪在殿中:“沈君瑶福浅,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她继承了她母妃第一美人的容貌,眼光流转间惹人心动。

可却浇不灭她抗旨引出的怒火。

皇上声音怒沉:“沈君瑶,你可知抗旨是何罪?”

沈君瑶叩首:“沈君瑶知晓,也知皇上好意,但沈君瑶恕难从命!”

皇上面色一沉,不再说话。

殿内气氛一度僵住。

大殿寂静无声,连根针落地上都听得见。

高位上,尚书之子韩沐看着这一幕,肩膀碰了下慕容璟,低声说:“皇上乱点鸳鸯谱,你不管管?”

慕容璟目光扫过殿中跪着的沈君瑶,又落到朝臣中眼露爱慕的卫凌旭身上。

眉心沈沈蹙紧,却没说话。

韩沐瞧着,再次提醒:“京城无人不知卫凌旭是个酒囊饭袋,空有副俊美皮囊,沈君瑶要是嫁给他,这辈子可就算是毁了。”

慕容璟看了眼他,酒盏放回桌上:“你既然如此热心肠,那此事便交给你了。”

话落,他起身悄声退离。

韩沐坐在原地,望着他背影,暗骂了句狐狸,随后开口替沈君瑶解围。

这件事,最终以皇上吃醉了酒胡言告终。

沈君瑶目送着被宫人搀扶离席的皇上,也没了留下来的意义,转身往桃梧宫回。

却不想刚出大殿,就看到了慕容璟。

冬夜雪未停,洋洋洒洒落下来将他容貌遮掩,瞧不清神情。

想到殿中他的漠视,沈君瑶下意识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想避让。

却听背后慕容璟声音冷沉:“公主安好。”

沈君瑶脚步一顿,垂在袖中的手紧攥,强迫自己转回身:“见过王叔。”

慕容璟扫了眼她空无的身后:“夜里不安全,我送公主回宫。”

他的话没有半分询问之意,说完,便朝着桃梧宫的方向走去。

沈君瑶凝视着他背影,不知他想做什么,脚步却不可抑制的跟了上去。

一前一后,两相沉默。

脚踩在雪地上,咯吱作响。

沈君瑶目光从身前慕容璟的身上,慢慢落到雪地里他的脚印上。

她不由想起,前十年自己最爱的便是冬日。

因为每到这时雪落满城,她便能跟着地上的脚印,一步一步寻到慕容璟的踪迹。

鬼使神差的,沈君瑶提起裙摆,学着小时候的样子,每一步都落在慕容璟刚留下的脚印上。

好像这样,他们便能回到从前。

可没过多久,额头撞上冷硬的后背。

沈君瑶后退了步才站稳。

而慕容璟瞧着她沈红的额头,眉心沈皱:“三年不见,公主没有半分长进,连路都走不好。”

沈君瑶哑然,不知该如何辩驳。

慕容璟也没等她回,继续说:“桃梧宫到了,公主早些休息,留京这些日子若有事,可差人来摄政王府寻我。”

沈君瑶心里五味杂陈:“皇叔对谁都这般好吗?”

慕容璟面不改色:“臣职责所在。”

这一刻,沈君瑶本想再问的话再问不出口,越过他就朝宫内走去。

慕容璟站在原地,目送着她身影没入光影中的殿门。

许久,才转身离去。

夜色沉沉。

静谧的桃梧宫内只有一盏夜烛亮着。

沈君瑶躺在床榻上,双眼紧闭,泪水却从眼角不断滑落。

梦里,她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冬日,亦是她生辰。

那日,慕容璟带着一个女子来到她面前:“陈婉儿,我的心上人。”

第三章 婚房

常听民间传言,摄政王把持朝政,宁惹君王怒,莫沾王侯衣。

沈君瑶从前只当笑谈,可直到听皇上亲言:“此事乃是摄政王提议,你若有异议便去说服他吧。”

她才惶惶后知,原来那些传言是真!

是以,当来到摄政王府,沈君瑶看着坐在主位上兀自品茶的男人。

她在原地僵站了好久,才走上前:“王爷,陶国地处南疆,近年来水灾肆虐,民无以为生,实在无法承受更多的进贡,还请王爷三思,劝皇上收回圣旨。”

慕容璟没动,拿着杯盖的手一下一下浮着茶泡。

这时,王府侍卫从外走进,将一食盘放在她面前:“公主请用。”

而后退了出去。

沈君瑶看着眼前盘中晶莹剔透的梅花糕,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慢慢抬头看向慕容璟。

“你还记得?”

她声音有些沙哑,带着些不敢置信。

就连她父王母妃都不知晓她喜欢甜食,可分隔三年的慕容璟竟还记得!

闻声,慕容璟看来,视线扫过梅花糕,刚要开口说些什么。

倏然,一道声音响起:“慕容璟,皇兄在等我们过去用午膳。”

紧接着,一身着月白蝶纹宫装的女子径直走进来。

瞧见沈君瑶,她眼眉沈挑:“你怎么在这儿?”

沈君瑶不知该说什么,陈婉儿,当朝皇上亲妹,也是她生辰那日慕容璟带来的那位女子!

原来这三年,不止慕容璟未娶,陈婉儿也未嫁!

她当初听闻慕容璟未娶时,竟还妄想他们已经分开,却不想……

看着陈婉儿站在慕容璟身边的亲密模样,沈君瑶再待不下去:“王爷,减少进贡的事您再想想,之后我再来寻您。”

说完,她快步离去。

慕容璟目送她背影消失,目光慢慢回落到那盘分毫未动的梅花糕上。

而此时,回宫的轿撵上。

沈君瑶怀抱着暖手炉,却感知不到丝毫的暖意,手脚冰凉。

她怎么就忘了,慕容璟早在三年前便说清,已有喜欢之人。

而自己于他,不过是小国的质子公主,最多称得上一句故人而已!

回到桃梧宫。

沈君瑶靠在美人榻上,看着窗外皙白的雪景:“你说我若是失败而归,陶国百姓可会怪我?”

陪她从陶国过来的宫女丝翠闻言忙说:“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我陶国的命,怪不得您,公主莫要多想。”

沈君瑶转回头看她,很久才走到桌前提笔写下字笺:“陶国从无二心,今日之言,还望王爷能再三思量。”

之后,她差人将这字笺送去了摄政王府,交到慕容璟手中,便等着他的回复。

可日头渐落,却无消息。

沈君瑶再三向宫人确定字笺确确实实是送到了慕容璟本人手中,心慢慢沉了下去。

眼看着月上中天,雪又开始下了起来。

沈君瑶再等不下去,遂起身朝摄政王府而去。

摄政王府。

沈君瑶被小厮引着在书房等候:“公主稍后,王爷如今正在寝房休息。”

话落,他便退了下去。

可眼看一炷香过去,慕容璟依旧没来。

沈君瑶想召来小厮问询,可环顾四周才发现竟无一人。

她心觉奇怪,但也未多想,顺着从前的记忆朝慕容璟的寝殿走去。

可刚推开门,沈君瑶就僵在了原地。

屋内四处挂满了红绸,里面的陈列摆设和她曾设想婚房,一般无二!

第四章 戏弄

沈君瑶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摄政王府的。

她脑海里满是刚刚看到的那一片鲜红!

冬雪积深,冷风慕容瑟。

沈君瑶一步一步走在漆黑的长街上,只觉得从骨子里往外渗着冷。

她不明白,慕容璟为何要如此布置!

她还记得当年追在他身后不顾羞涩,张口闭口描述着大婚景象的自己。

也记得那日她说喜欢时,慕容璟的冷漠回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3724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