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抢救大明全章节阅读-主角李庆安荔非元礼小说

抢救大明男女主角为李庆安荔非元礼,由高月编写的历史小说,目前已完结。第三章第3章虽然不知他所说硬弩的意思,但李庆安还是点了点头,他想试一试。“好!跟我来。”一群唐军浩浩荡荡跟着荔非元礼上了戍堡三楼,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了期盼之色,他们都知道戍主要做什么。那具伏远弩可是从来没有人能

抢救大明男女主角为李庆安荔非元礼,由高月编写的历史小说,目前已完结。第三章第3章虽然不知他所说硬弩的意思,但李庆安还是点了点头,他想试一试。“好!跟我来。”一群唐军浩浩荡荡跟着荔非元礼上了戍堡三楼,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了期盼之色,他们都知道戍主要做什么。那具伏远弩可是从来没有人能

抢救大明全章节阅读-主角李庆安荔非元礼小说

第九章

十天后,一队五百人的骑兵从戈壁滩上飞驰而过,他们冲上一座高岗,驻马远眺。

为首之人是一名三十五六岁的唐军将领,他注视着远方,马鞭一指白雪皑皑的的凌山,对左右道:

“总有一天,我当率大军翻越凌山,踏平突骑施人老巢,重建我大唐碎叶军镇。”

他一催战马,向山岗下疾冲而去,唐军纷纷跟上,片刻,他们便消失在戈壁深处。

一个时辰后,骑兵队来到了粟楼烽戍堡,带伤的荔非元礼连忙率领手下出来迎接。

“卑职不知都兵马使驾到,有失远迎,万望恕罪!”

唐军将领扫了一眼众士兵,“这次你们杀敌有功,每人赏钱二十贯,上田十亩,记功一次,戍主荔非元礼升大石城镇将。”

荔非元礼犹豫一下,他上前磕头谢道:“多谢都兵马使恩赏,属下不愿升官,只恳求让我加入陌刀军。”

“好!我成全你,从现在起,你就是陌刀军裨将。”

“多谢都兵马使!”

荔非元礼大喜过望,进陌刀军是他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和他一起从军的李嗣业因为陌刀而声名鹊起,而他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戍主。

唐军将领又从戍堡唐军中一一扫过,最后目光落在身材高大的李庆安身上,他后背一把大弓,英姿勃勃,在唐军士兵中是如此显眼,便问道:

“一人射杀四十名突骑施人的火长就是你吗?”

李庆安从戍兵中走出,他上前躬身施礼道:“卑职李庆安,参见将军。”

将领打量了他一眼,问道:“我听说了你的名字,你是哪里人?”

“回禀将军,卑职是东都洛阳人。”

“东都人!”唐军将领点点头道:“拿你的弓箭给我看看,是什么样的弓,居然能射死四十名突骑施人。”

李庆安将弓献上,唐军将领拉了一下,笑道:“和我一样,七石弓,不过这是把劣弓,它真的能射死四十人?”

“回禀将军,射死突骑施人的不是我的弓箭,而是我的勇气。”

将领仰天大笑,“说得好!”

他笑声嘎然而止,身子微微前倾,眯眼指着自己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卑职不知。”

“你居然不知道?”

将领眉毛一挑,傲然道:“告诉你,我就是安西副都护,安西四镇都兵马使,高仙芝。”

“原来你就是高仙芝!”

李庆安脱口而出,却把荔非元礼吓了一大跳,哪有这样说话的,

“七郎,不得无礼!”他低声斥道。

高仙芝却不在意,他笑了笑,回头对亲兵一招手,亲兵举过一把大弓,将领把弓递给李庆安道:“这是京城第一良匠所制,名百兽,你试试看,能否拉开?”

李庆安接过弓,两膀较力,弓被拉开了,这也是七石硬弓,但劲力更强大,手感非常舒适,比他在拔焕城花五贯钱买的弓箭不知强上多少倍。

高仙芝见他能拉开这把弓,不由点了点头,果然有点力气,他又随手用剑挑起一顶头盔,对李庆安道:“你去百步之外,射这顶头盔。”

旁边拔焕守捉使贾崇瓘大吃一惊,连忙劝道:“副帅,不可这样冒险。”

高仙芝没有理会他,他见李庆安没动,不由脸一沉,哼了一声问他道:“你不敢吗?”

“大帅既不畏死,我又有何惧?”

李庆安调转马头,奔到一百五十步之外,抽出一支长箭,瞄准了高仙芝剑上的头盔。

就在这时,高仙芝猛地将头盔向左首一抛,李庆安的箭也脱弦而出,箭直奔空中的头盔而去,不等头盔落地,一箭便射穿了它。

唐军顿时爆发出一片喝彩声,“好箭法!”

李庆安策马上前,拱手道:“卑职幸不辱命!”

一名亲兵拾起头盔,献给了高仙芝,高仙芝看了看,见箭杆上刻着‘凌山血箭’四个字,不由呵呵地笑了,“既然你想做凌山血箭,那我就将这个绰号送给你。”

“多谢大帅美意。”

“一个小小的绰号算不了什么。”

高仙芝指着他手上的弓箭笑道:“这副弓箭归你了,从现在起,你就是我身边的牙将。”

戍堡唐军一声惊呼,人人都露出了无比羡慕的眼神,李庆安竟然做了高帅的亲兵牙将。

李庆安抱拳施礼,“谢大帅提拔,我想带几名属下同去,不知大帅能否恩准?”

“可以!”

半个时辰后,大队人马起拔,浩浩荡荡向南面驶去。

“头儿,咱们真要去龟兹城吗?”路上,兴奋不已的贺严明低声问道,他很幸运,也被李庆安一同带去。

“怎么,不想去吗?不想去的话你可以回去。”李庆安笑道。

“不!不!不!我怎么会不想去,戍堡那个鬼地方我呆够了。”

“老韩呢?”李庆安又回头问韩进平道。

韩进平叹了口气,“我当然很高兴,留在戍堡,早晚会死在突骑施人手中。”

“你说他们会报复?”

韩进平点点头,“突骑施人记仇心极强,即使不是针对戍堡,也会时常入境侵犯,凌山不得安宁了。”

“你们放心吧!高帅已经安排好了。”

旁边出现了一个年轻的胡人军官,他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英俊、健壮,仿佛浑身蕴藏着尚未释放的巨大能量,一双湛蓝色的眼中微微闪烁着奇特的光芒。

他的笑容十分明朗,让人感到亲近,“高帅已经安排好了,戍堡的兵力将增加到一百人,加强防御工事,另外大石城也将驻军五百人,保证让突骑施人有来无回。”

李庆安对他很有好感,便拱手笑道:“如此,我就放心了,请问兄台尊名?”

“在下白元光,原是龟兹王子,现为唐军一员。”

“幸会!以后请白兄多多关照。”

“李将军.....“

“白兄不妨叫我七郎。”

白元光点点头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七郎,你的箭法我已瞻仰,果然高明,一百五十步外一箭穿头,堪称我安西第一箭,但不知七郎文的如何?”

李庆安一阵惭愧,他连《论语》都没读过,何以谈文。

“抱歉,我仅识字而已,胸无半点文墨。”

白元光仰头大笑,笑得李庆安面红耳赤,不由有些愠怒道:“从军之人,要那么多文才做什么?”

白元光停住笑声,歉然道:“七郎有所不知,我们安西军的文不是指读书写字,而是指马球,我是想问七郎马球打得怎么样?”

李庆安一颗心微微放下,不是让他写诗作赋就好,他笑了笑道:“说起来难为情,我还从来没有打过马球。”

白元光心中一阵惊讶,从来没有打过马球,这简直不可思议,但他脸色却没有表现出来,欣然笑道:

“七郎这么高明的箭法居然不打马球,简直就是暴殓天物,如果七郎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切磋马球技艺,如何?”

“那我求之不得,只要白兄不嫌弃我不懂就行。”

白元光呵呵大笑,催马到前面去了,远远听他对另一人笑道:“成公,他答应了。”

这时,旁边贺严明这才低声对李庆安道:“这个白元光可是安西第一马球高手,去年曾率安西队去长安参赛,获得大唐第三名,我估计他是嫉妒你箭法高明,才想在马球上羞辱你。”

“小贺,休得胡言!”

韩进平一旁斥道:“安西男儿都是堂堂正正的,哪有你那样的小肚鸡肠。”

李庆安笑而不语,打马球,他倒很想试一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02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