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朱厚照)全文完整版阅读

《明朝败家子》是大家非常喜欢的历史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上山打老虎额,主角叫方继藩朱厚照,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前励志后苏爽,非常的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第三章第三章:轰动京城“什么什么价?”王金元目瞪口呆。方继藩目光炯炯地盯着他道:“自然是这幅画,能卖多少?”“这虽是赵原的名作,不过毕竟赵原作古不久,也能卖个几百两银子吧。&rd

《明朝败家子》是大家非常喜欢的历史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上山打老虎额,主角叫方继藩朱厚照,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前励志后苏爽,非常的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第三章第三章:轰动京城“什么什么价?”王金元目瞪口呆。方继藩目光炯炯地盯着他道:“自然是这幅画,能卖多少?”“这虽是赵原的名作,不过毕竟赵原作古不久,也能卖个几百两银子吧。&rd

《明朝败家子》(方继藩朱厚照)全文完整版阅读

第十三章

三人又觉得腿软起来,恨不得想要锤自己的心口。

他们在拜师的前一刻,原本是有心理准备的,可万万想不到这个人竟是——方继藩……

看到方继藩朝他们微笑,那沐春风的笑容却格外渗人。

方继藩撇了撇嘴道:“好了,拿着银子,去救你们的同窗去,还有……三日后,来为师府上,乡试就要到了,为师要好好给你们补补课……”

此言一出,欧阳志几乎要吐血,脸色一下子的更显苍白。

补课……

方家的败家子……啊,不,恩师居然还要给我们补课!

这次他们本就耽误了学业,乡试无望,若再让这‘恩师’给补补课,说不定这辈子都考不中了。

三人心里悲戚至极,却是欲哭无泪。

而方继藩却再没说任何话,极潇洒地带着邓健转身,飘然而去。

行善积德的感觉,真好啊!

就看三日后他们登不登门了,若是登门,他也不吝啬出手相助。

北直隶的乡试……现在是弘治十一年,那试题,倒是在北京的府志里有记载……若是对症下药,凭着他们秀才的底子,应该很有希望!

方继藩最遗憾的事,便是自己明明知道弘治年间的所有考题,偏偏作为贵族后裔,却无法参加科举。

既然如此,我方继藩不去考,就收几个门生去考好了。

本少爷,可是有无数杀手锏的人!

刚进家门,门子一见方继藩回来,却是一脸惨白道:“少爷,你可回来了,家里……家里来了客,伯爷请少爷去。”

方继藩便背着手,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什么客?不去。”

门子带着哭腔道:“是英国公。”

听了门子的话,方继藩眼皮顿时一跳。

英国公可不是寻常人,上一次校阅,便是他主考,他的祖上乃是文皇帝靖难起兵时的爱将张玉,先是敕为国公,死后追赠为河间王。

英国公一系,位极人臣,不在亲王、郡王之下。

方继藩的好心情顿时一扫而空,觉得气势也矮了一截。

邓健也跟着脸色一变,惨然道:“少爷,英国公请你,你可不能拒绝,他可是火爆脾气,当着天子,他也敢顶撞的;而且……上一次校阅之后,小的还听到了传言,说是英国公早就放出话来,要代伯爷好好的教训你!”

方继藩顿时觉得后襟发凉了,忙道:“那我还是溜了,先出去躲两日。”

脚底抹油刚要走,便见府里走出一亲兵模样的人,一副不怒自威之态:“可是方公子,英国公命卑下在此专候公子,公子,请吧。”

方继藩在心里挣扎了一下,最后只得乖乖地随这人到了厅里,便见英国公张懋大刀阔斧的坐在首位,父亲方景隆坐在下侧作陪。

张懋见方继藩来了,顿时眼睛猛地朝方继藩瞪着,这目光,很骇人。

“继藩,你来了,方才老夫正和你爹说起你,你来……到老夫跟前来。”

方继藩毫不犹豫地摇头:“不来。”

张懋气恼地拍案牍,冷声道:“为何不来?”

方继藩缩了缩脖子,此时他已全身心的代入进这败家子的角色了:“怕挨揍。”

这么实在的话,也只有方继藩说得出口。

张懋被噎了一下,他确实摩拳擦掌,准备帮老方教训这败家子!

方景隆既不敢得罪张懋,又不忍心看着儿子受罪,便可怜兮兮地看着张懋,欲言又止。

张懋怒了,气呼呼道:“你这小子,自上次得知你卖了田产,老夫就去查了你的底细,方才知道,你这混账东西真不像话,你还堪为人子吗?你爹生了你这儿子,迟早要被你气死!”

方继藩委屈极了,他也是受害者啊!

眼看着张懋要捋起袖子来要行凶,忙朝方景隆道:“爹。”

听到儿子叫爹,方景隆只觉得心疼。

方继藩道:“爹,儿子有一事想要请教。”

张懋这才停止了动作,满面狐疑。

“咳咳……”方景隆道:“你说。”

方继藩一脸郑重地开口道:“爹生了我这个儿子,幸福吗?”

“幸……幸福……”方景隆下意识的回答。

方继藩随即朝张懋一摊手:“你看,世伯错了,我爹没有因为我而气死,他现在很幸福。”

张懋的老脸上,仿佛乌云笼罩,此时他不得不有点佩服方继藩这个小子了。

自己是要教训方继藩,可这家伙把他爹当面拉下水,这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反而让张懋没有了发飙的理由。

张懋此时不禁摇头感慨,这个老方什么都好,唯独对这儿子真是宠溺得不像话,从前还无法想象,今日见了,才知道传言不虚……

都说慈母多败儿,若是摊上个千依百顺的爹,这儿子若是教得好,才见鬼了。

张懋在家显然就是一个严父,此时眯着眼,倒是和方继藩较上劲来了,好嘛,小子你还敢玩心眼,今儿不但要揍你,还要让你爹在旁拍手叫好。

他看向方景隆,语重心长地道:“继藩侄儿可曾婚配?”

方继藩只一听,便晓得这位国公爷实是粗中带细,是想要坑人的节奏。

果然,听张懋说起了婚配之事,方景隆便开始惆怅了。

他难以启齿的样子道:“未曾婚配,方家的情况,公爷是知道的,犬子名声不好,若是高门,人家怕是不肯,说实在话,愚弟这些年,也曾和几个老朋友暗示过,他们家里都有女儿,可谁知……咳咳……”

方景隆确实为这事没少烦心,这张懋堪倒是一下子戳中了方景隆的痛处,方家就方继藩这么个独苗苗,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可要娶妻,不容易……

张懋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眼中微妙地闪过了精光,循循善诱道:“景隆可想过原因吗?”

方景隆愣了一下:“这……这……”

方继藩已经敏锐的嗅到了一种感觉要完的气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273.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