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陆爷又吃醋了》by余九九免费阅读

陆爷又吃醋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作者余九九著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类小说,主角苏遥陆青城的奇事贯穿陆爷又吃醋了小说全文。陆爷又吃醋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苏遥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八点,陆青城已经走了。倒是季杭过来了,帮她调了调吊瓶的速度,道:“帮你安排了明天的胃镜,今天不能吃东西,先打营养液吧。”“谢谢,季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季杭

陆爷又吃醋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作者余九九著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类小说,主角苏遥陆青城的奇事贯穿陆爷又吃醋了小说全文。陆爷又吃醋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精选:苏遥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八点,陆青城已经走了。倒是季杭过来了,帮她调了调吊瓶的速度,道:“帮你安排了明天的胃镜,今天不能吃东西,先打营养液吧。”“谢谢,季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季杭

《陆爷又吃醋了》by余九九免费阅读

“那你就去跟你家少爷说,让他快点娶你的简小姐进门吧。”

痛快了嘴,苏遥才转身离开。

其他几个人本来就没有参和,待她离开之后才对张妈好言相劝,“你在她身上也不是吃了一次亏了,这丫头嘴俐得很呢。”

张妈恨恨的掰着青菜,“看她还能利到什么时候,简大小姐将来过了门,能容得她留在这个家吗?”

“你知道就好,所以别招惹她了,她要是给少爷吹枕边风,你这工作就真保不住了。”

苏遥拿着早餐着急要走,走偏在楼梯口那里遇到了刚下楼的陆青城,脚步一个没刹住,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

她急忙的退了一步,揉了揉犯疼的鼻头,闷闷地道:“不好意思。”

她身上独有的香气像是一把火苗,在这个早晨,勾得人邪火四起。

陆青城轻哼一声,“怎么,大早上的就想投怀送抱吗?”

苏遥有些惊讶的抬头看他,刚刚张妈的话本来她也没怎么当回事,可再听到他又这样歪曲事实,心底的怒火被拱了起来。

她想骂人,但看着眼前的男人,最后还是理智占据了上峰,快要出口的脏话到了嘴边被生生吞了下去。

“少爷想太多了。”

下一秒,她的下巴便被人勾了起来,一双黑眸深不见底,让人不敢直视,“是吗?昨天晚上睡的好吗?”

想到昨天晚上的处境,苏遥轻笑一声,“月朗星稀,好得很。”

明明被叮的浑身是包了,偏偏还是连句求饶讨好的话都不肯说。

“你倒是嘴硬。”

嘴硬?

呵,她现在剩下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不然呢?难道我要坐在院里了高声大哭吗?如果一哭二闹三上吊在少爷这里管用的话,那我下次可以试试。”

“苏遥!”陆青城气的想的撕太她这张不肯认输的嘴。

“咦?你们在干嘛?”

简梦瑶的突然出现让苏遥暗自松了口气,她赶紧退后了一步,躲开他的触碰,然后状似慌张地说道:“我好像又惹少爷生气了,简小姐你来的正好,哄一哄少爷吧,我先走了。”

她不敢再看陆青城的表情,说完这话后便直接跑了。

简梦瑶走过来,看着陆青城沉下来的脸,柔声问道:“她又怎么惹你不痛快了?”

“没事。”

他不想说,简梦瑶也没有再多问,反而说道:“你就别跟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了,行了,去吃饭吧。”

走在路上,苏遥就在想,幸好简梦瑶及时出现,否则她可能真的要迟到了。

她羡慕她又嫉妒她,她轻轻松松就拥有了她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拥有的东西,她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陆青城的身边,接受别人的祝福,而她,只能将这份感情压在心里的最深处,自己都不敢轻易触碰。

但,有些东西,真的不是只要努力就可以争取得到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经过了一天的学习和工作,终于准时下班。

下午六点,各个办公楼之间皆是人潮涌动,然而在‘君威大厦’前却有一个人吸引了大片的目光。

那人鼻梁上挎着一个遮住半张脸的黑超,余下的半张脸线条立体,毛寸的头发把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一身白色的运动服青春逼人,此时他随意的坐在26寸的行李箱上,大长腿懒懒的往前一伸,低头摆弄着手机,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可偶尔一抬头,就愣住了,然后起身,摘了黑超,微笑着张开双臂。

“遥遥,来抱抱!”

苏遥微笑着走了过去,抱了抱他,可也是一触即走,“什么时候回来的?”

徐以枫指了指身边的行李箱,“刚下飞机就来找你了,感不感动?”

“感动死了,你还没吃饭吧?走吧,我请你吃饭,给你接风。”

徐以风搂住她的肩膀,“还是我请你吧,小爷我现在可是富二代了好不好。”

两个人并没有去什么知名饭店,而是找了一间安静的小馆子坐了下来,苏遥看着他,笑了笑,“国外的薯条汉堡很养人吗?你怎么长了这么多?”

当年他跟着他妈妈出国的时候也不过十一二岁,那时候才一米四的样子,像个营养不足的小萝卜头,和现在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别跟我提那东西,我现在听了都想吐,不过遥遥,你可比照片中漂亮多了,不过你从小就是美人,我还记得小时候,咱们那条巷子里的男孩子都喜欢你。”

回忆因为故人的回归被带回到了从前,那个简陋破旧的小巷里,有和小伙伴们玩耍时的欢笑声,也有来自母亲尖锐的叫骂声,还有弟弟呱呱的哭声……

不管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都再也回不去了。

她问他:“还走吗?”

“不走了。”徐以枫神情突然落没下来,“对不起啊,四年前苏叔叔出事的时候,我没能回来陪在你身边。”

苏遥摇头,“都过去了。”

“我以后再也不走了,对了,你还住在陆家吗?”

苏遥怔了一然,然后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为什么不搬出来?”

鸦羽般的睫长垂下来,遮住了大半的情绪,“会搬的,早晚会搬出来的。”

旧人虽然多年未见,但却一点都不觉得生疏,多半都是徐以枫天生活泼,一直在讲他在国外这些年遇到的有趣的事。

苏遥被他逗笑了多次,却鲜少提及自己的生活。

吃完饭,苏遥看了看时间,道:“行了,旅途劳累,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坐公交很方便的。”

徐以枫把行李箱推给她,“那你把这个带上。”

“什么?”

徐以枫挠了挠头,一米八几的大男人居然也会不好意思,“反正你回去看就知道了。”

“好。”

回到陆家,八点五十,还好。

佟管家站在门口,时不时的盯着手里的怀表,守着时间等着关门。

苏遥竟是有些想笑,躲在粗壮的大树后面,抬起手腕看着时间,待到了五十九分的时候才拉着行李箱走了过去,停在他的身边,晃了晃手里表,“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295.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