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豪门夫人又要逃在线阅读-主角孟湘江言霆小说by要发财的橘子

《豪门夫人又要逃》,本小说的作者是要发财的橘子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3章 什么鬼最好听的应该就是狐狸精了,最起码是肯定了我的过硬的在外条件。可赶走欢欢是什么鬼?两年前我本来已经放弃了江言霆,打算用夜场攒的积蓄出国学习,是孟欢拿走了我所有的东西,顶着那张和我八分相似的脸,占有了我原本一片光明的未

《豪门夫人又要逃》,本小说的作者是要发财的橘子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3章 什么鬼最好听的应该就是狐狸精了,最起码是肯定了我的过硬的在外条件。可赶走欢欢是什么鬼?两年前我本来已经放弃了江言霆,打算用夜场攒的积蓄出国学习,是孟欢拿走了我所有的东西,顶着那张和我八分相似的脸,占有了我原本一片光明的未

豪门夫人又要逃在线阅读-主角孟湘江言霆小说by要发财的橘子

 

第12章 落差

我刚出厕所,就看见江言霆站在外面,一脸冷淡,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下意识向后看了一眼,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

但我身后并没有人出来,江言霆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我的眼神也愈发讽刺,“过来。”

我皱起眉,并不是很喜欢在外面跟江言霆靠的这么近,更何况十分钟之前这个男人还义正言辞的告诉我是我的错,要我道歉。

“江总现在知道自己在哪里?要是不介意孟欢伤心,我当然也不介意把我们的事情公开。”这句话显然是赤裸裸的威胁,我清楚的能看见江言霆的脸色在我说完之后变得很难看。

但就算是这样,我自己心里也明白,跟不跟他走我都不一定有什么好下场。

直到最后听见办公室的门落锁的声音,我才隐约察觉到他到底想干什么。

要拉开窗帘的手被人从后面抓住,江言霆就贴在我身后,怀抱炽热,可我却手脚冰冷,犹如坠入冰窟之中。

“江言霆,你疯了吗?这是公司!”我不可置信,可他的手已经顺着我的外套摸进来了。

“我当然知道这是公司,那又怎么样?玩具就要做好随时让人玩的准备。”江言霆说出来的话恶毒的可怕。

我浑身颤抖着,用力挣扎,甚至一口咬住了江言霆的手臂,他也像个疯子,就算是被我咬痛了也不肯松手。

被彻底侵占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感觉自己失声了,喉咙干涩的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好像下一刻就要死过去。

等到江言霆结束,我脸色惨白的躺在办公桌上缓气,拿起衣服穿好的时候才发现领子的扣子被扯掉了两个,外套的袖子甚至都被撕裂了。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狼狈不堪。

江言霆站在我面前,玩味又不屑地眼神钻心刺骨,“既然你想让别人知道,不如就这么出去?”

我被他气笑了,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要掺和一脚的想法,是江言霆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我。

到头来水性杨花的是我,恬不知耻的是我遍体鳞伤的还是我。

“承蒙江总厚爱。”我只是扬起一个微笑,当即扭开了门锁走出门,我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想法离开。

或许是帽子被扣惯了,到现在我忽然浑身上下都轻松起来。

不是说我勾搭江言霆吗?我勾搭了,甚至衣衫不整的从江言霆办公室出来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只是我没有走多久,就被迎面而来拎着个袋子的人往回拖,硬生生拉回了江言霆的办公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这是江总交代的衣服,还请孟秘书换好。”

“谢谢。”这算什么?打个巴掌给颗枣吗?我咬了咬唇角,等到人走后才换上了衣服。

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我却又听见了一些别的东西。

甚至于我衣衫不整的那一次。

“姐姐,听说你之前在公司……不是真的吧?”一听到孟欢这么说,我忽然就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孟欢在背后搞鬼,如果不是孟欢,恐怕这件事谁也不知道。

但事到如今我没有心思再跟孟欢掰扯,有些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足够了解江言霆,他恐怕真的会以为是我把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好让江言霆下不来台。

孟欢没有追上来,我攥紧了手里的文件袋,心里一阵难受,直觉得格外恶心。

“孟秘书。”身后忽然传来的声音格外耳熟,我回过头才发现是刘主管,这个人我有印象纯属是因为他人品实在是有点瑕疵。

据说经常在公司骚扰女员工。

“什么事?”我的确不大愿意跟他搭话,对于这类人我一向敬而远之。

“别装了,那天的事孟秘书自己恐怕也心知肚明吧?横竖都是跟人睡,你不如开个价。”他的嘴一张一合,分明就是在说话,可我一时间居然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除了意外,就是深深的厌恶之意。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抱歉。”我有点反胃,更是一眼都不想多看,回想起刚才他的话,更是震惊到不知道该怎么说。

但是我没走多远,就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他的力道大的出奇,我回过头对上他的双眼,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放手。”我看这自己的手腕被他捏到一片红痕,整个人都近乎崩溃,莫名的恐慌感把我整个人都包裹住了。

“你在我面前装什么贞节烈女?不就是陪睡陪来的?都是陪睡,我又不是不给你钱,这么不情不愿干什么?”他说着就要凑上来亲我,身上的味道让我直犯恶心。

一个个侮辱性的词汇就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我气到浑身发抖却没有力气挣脱开,甚至被他绊住了脚,整个人摔倒在地。

“放手!我警告你,你这是强奸!是犯法的!”我红着眼睛试图吓退他,但他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还扇了我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的力道不小,我眼前发黑,就算是拼尽全身力气抵抗也没能推开他。

“犯法?你就是个出来卖的!”刘主管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我奋力屈起腿狠狠的踹了他一脚,狼狈的爬起身来。

摸到旁边架子上的花瓶时我根本来不及思考那么多,拿起花瓶就狠狠砸在刘主管的头上。

大抵人在危险的时候潜能总是无穷的,我这一下的力道不小,花瓶没有碎,但刘主管的头已经开始渗血,流到了他的脸上。

“你再敢过来,我就砸死你。”我咬了咬唇瓣,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很狼狈,甚至说出的话也让人发笑。

刚才那一下已经耗费了我不少力气,如果再来,我恐怕真的没有办法抵抗。

但是刘主管显然是已经心有余悸,只是狠狠盯着我,那副样子好像要吃人,他伸出手,指着我的鼻子一字一句道:“好你个孟湘!你给我等着!”

等他转身离开之后,我才松开了花瓶,瘫坐在地上止不住的啜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小米资讯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minews.com/143396.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